山村女人(九)

“谢天谢地,菩萨保佑,你总算活过来了,把我们都急死了。”寻着声音,我睁开眼睛,队长娘子就坐在我的床边,正在用水为我擦脸。我看见窗外西斜射入的阳光,大队长一家人几乎都在场。

“我在哪?”“你在你自己家,你已经昏睡了三天了,今天才醒呀。”我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身体,又摸了摸自己的鼻子—没有环子,却有点疼。

队长娘子轻轻笑了:“那里疼吗?你这几天发高烧、抽筋、吐白沫,医生都没有办法。几个人按手按脚掐人中,搞了好几次,鼻子那里都被掐破了。给你喂药、换药都不容易,真担心呀,翠玉和银环都哭了好几次。今天烧退了不少,我们才放了点心。这次得亏你救了翠玉,我们一家都感谢你。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们怎么向你父母交待呀!”

我一下子想起梦中事,笑道:“我没事,只是做了一个奇梦。梦里有人和你一样好,她说,男孩当女孩一样养,命大。本想当女孩留在那里,可我还舍不得你们呢。”

说着就想坐起来,可是浑身发软,队长娘子讲:“别慌下地,你的脚还肿得厉害,几天没吃饭,我去给你弄点吃的来。”

一连几天都是队长娘子照料我,好吃好喝,喂药换药,咬伤之处很快消肿,怪在被蛇咬伤的右脚还小了一点,也许是中毒太深之故,就是浑身瘦弱,仓白无力,也许还有其它原因。

听说我救人被毒蛇咬伤,又死里逃生,大队、小队很多人来看望,大队小队都送来钱物,让我好好养一养。

其中有人还告诉我,在我高烧不退,生命垂危之时,都急了眼,大队长耐不住队长娘子催逼,找人请来一个有点名气的“仙姑”跳神,神曰:这伢命中有大难,斑龙追命阎罗殿,要躲此劫必许愿,去男扮女又衔环。

队长娘子一口答应:人平安脱险就还愿。还真灵,许了愿,我的高烧就降了下来,人就平安了。

我一听,非常感动,大队长一家对我一片真心。又非常惊奇,和梦中情形如出一辙。

我把梦中故事告诉队长娘子,她楞了一会,才说:“还有这事?和仙姑说的一样,真是命中注定?我不能不信了。”

我很动情地说:“队长娘子,我的心思就只有你知道。如今我孤身一人,家在千里之外。父母祖上几辈都是读书教书之人,一直多灾多难,现在更是自身不保。我无所依靠,就把你当作我的亲人。”我忽然鼻子一酸,眼泪涌了上来。

一下拉住队长娘子伸过来的手:“我心里好难受,你一定要帮帮我呀!自幼我就认为自己是女孩,上学以前都是女孩穿戴。也许命中搞错,我长错了身子,但我真想做一个女孩,做梦都是女孩梦。

第一次看到你,我就打心里喜欢你,我觉得你心好,对人和善,人也美丽,就象观音菩萨一样。

这次昏死了几天,真是做了一个好梦。一个女菩萨让我做了一个女人,尽了心愿,也求得了生路。虽然枷锁环穿看似苦,可那是菩萨的点化心中甜。

很多人都说,是你许愿,我才活了过来。你就是那个女菩萨,只有你能救救我。”

“伢啦,莫哭,你要我怎样帮你?”

“你就把我当作你的妹妹,或是当作你的女儿,能象你一样穿戴打扮,做一个美丽女孩就是我最大的心愿。”

“哎呀,你真让我心疼,又让我着急。我爹过去也是教私塾的,解放时蒙冤而亡,我也苦了几年,这里面的委屈只有我知道,可我晓得你的苦。

我大不了你几岁,你就叫我姐姐吧。你想做女孩不可能,你还不知道女人还有许多事,许多不同的地方,就是要象我一样打扮,也不容易。

我从小随我爹也读过几年书,女扮男装好办,《梁祝歌》里祝英台就当了梁山伯的同学,没有人知道。花木兰女扮男装从军打仗无人识破。可你要扮女孩,那要难得多,让我慢慢想办法。”

“好姐姐,只要能象女孩一样,我做什么都愿意,我也什么都不怕。”

“这事要好好想一想,慢慢来,现在是新社会,除了男扮女装演戏,其它都不行。平时扮做女孩,别人要笑话,也不好做事。”

“姐姐,还有一件大事不能忘,你不是在我病危之时,答应让我扮女衔环还愿吗?许愿不还上天要不要怪罪?我们会不会遇到麻烦呢?”

队长娘子扬头一想:“噢,这事真不能马虎,许愿不还遭报应,不管是不是迷信,不信还不行啊。那天在场的人都知道这事,也只好让你扮女还愿了。

是为了还愿,扮女孩恐怕也不会有人笑话。那天大队长也在场,他很难反对。

不过,真扮女孩还不很容易,从头到脚,穿戴打扮都要象女孩,不然菩萨肯定不答应。还愿不能假,也不能迟,各方面都要象个女孩,要蓄长头发,穿耳环眼子,做衣裳鞋子等,有不少事,现在就要给你做准备。”

最后修改日期:2020 年 8 月 17 日

留言

撰写回覆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