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第二性徵:

  纏足是當年婦女性別角色認同的教育,纏足後身體妝飾成為女性的特權,尤其是腳部鞋子的妝飾,成為女性特別誇張的表徵,連帶的使走路身軀扭動、突顯臀圍,也成為女性的特色,男女從幼小予以分別加深男女差異、後天性特徵,強化男女性別的不同,增加第二性徵,穿著、打扮、行為、舉止、聲譽、愛慾男女不同,並藉由不穩定、拘泥的鞋子,穿出、走出與男人完全不同的走路風格,這種差異,變成非常重要的性別差異特徵,也就是利用行走纏足弓鞋,以界分出男女的不同,纏足加強了、亦加深了男女兩性的區別,形成男女標誌。 

二、婦女間互動關係:

  身為女人,一旦纏足以後完全改變生活方式,因為纏足,女性從此大門不出、二門不邁,群聚學習女紅、洗衣、刺繡,勤於妝飾,僅守本份、待字閨中、不外出爭強、顧家持家、不易紅杏出牆,悠雅閒適,離開外在世界進入身體感覺世界與近距離世界,纏足文化有助於婦女在狹窄的空間世界中,追尋個人的內心平靜世界,母親負擔教育幼女的責任,纏足使母女之間有最長的接觸時間、共同生活經驗的時間,婆婆負責教育媳婦,母為女纏足、主為婢纏足,都是女性在教女性、管理女性、督促女性的角度下進行。女性群聚生活的社會,男女授受不親,很明顯的男女兩性分開。

  纏足文化代表固定的農業生活,男耕女織式的男女分工式生活,女性手工業鼎盛,是一種男女分隔、男女分離、女性互相關懷、照顧女性和兒童生活在一起的環境。因為纏足是讓婦女更為集中於深宮內苑,富室巨宅因為纏足使婦女群聚生活在一起。纏足讓婦女遠距離交流活動接觸減少,使得各生態區域(流行區域)的分割愈來愈小。 

三、家庭:

  千年來中國政治政權不斷更迭,但家族制沒有改變,中國人的婚姻比較像是兩個家庭的連繫結合,而不是兩個當事人的愛情結合,中國人似乎是將婚姻跳脫了兩人之間的愛或不愛,而進入一個更穩固的家庭形式中,也就是婚姻以家庭、家族的結合為主。

  唐代婦女可以改嫁,這種形式的婚姻與現代可能是比較相近的,宋以後對婦女的限制完全不同,女性終身僅守的是:餓死事小,失節事大,男性雖然必要時可以休妻,但不能離婚,休妻也是社會大事,對寡婦的貞節限制,翁婆有絕對權威,媳婦與娘家不能有太密切的關係,這些對婦女的種種限制,明顯的是發源於對宗族、對家族的要求,這也就是說唐、宋代以後的婚姻方式有顯著的不同,纏足當然有助於促使這種家族式的婚姻形式存在,在千年中漢民族追尋的,不是西方人所追尋的生活,以生命為最高價值,而是有更高的追尋目標,如家族家庭倫理、道統、和協、三綱、五常等。   

  守節、守寡,這些概念強調的是團體的榮譽、家族的榮譽,較個人的生命重要,纏足的社會背景是一個個人身體並不太受到重視的環境,犧牲個人換取家庭家族和諧,這種社會與今天以個人身體健康生命價值無限相比起來,今天可以說是個人主義的時代,纏足的年代則是家族主義的時代。 

四、產業手工:

  商業的發展是演變成男主外、女主內的原因,因男性在社會上交往的能力活動範圍,比過去社會的女性為廣,男性主導了許多商業貿易行為的交際部份,所以讓男女分治的情況更加落實,尤其是在邊境的商業城鎮,更加促成纏足的盛行與商業繁榮。街頭是男人消費的環境,女性的消費在家中,如清明上河圖所顯現的-大街上是男人的世界,深宅大院高牆內成為女人的世界,為了滿足纏足婦女的生活需求,提供各行各業不同的製作與供銷方式,製作各種精巧的小巧玩藝,登門入戶的推銷、沿街叫賣,送貨的貨郎進到府內銷售,這種各式各樣的沿門推銷式賣貨郎與纏足文化有一定的關聯,婦女的手工製造,形成農產品家庭加工業,成為城市興起的基礎,也定下了男主外女主內的社會基本分工模式,擺脫了游牧或農業社會的時代,進入農產品加工貿易的時代。   

  纏足是一種民族融合性很強的風俗,不同的民族生活中有不同的人群社交溝通方式,如原住民的唱歌應和式的生活方式,婦女群聚河邊洗衣的聊談方式,婦女共聚紡紗織布的工作交流方式,纏足婦女在纏足生活過程中一定有更多的身體體會與經驗交換,成為更深層的身體感覺交換,她們注意些什麼?創造出什麼樣的文化出來? 

  細膩的衣著飲食文化,互相饋贈、欣賞、愛慕的生活文化,互相噓寒問暖、互相照顧的文化,產生像金瓶梅、紅樓夢那樣細膩的婦女生活故事,細膩的飲食文明、花藝、織繡、麻將,都是在這樣的環境中產生出來的,製作醬菜、香腸種種的食品再加工,農產加工、家庭手工業加工,足以供養家庭生活的商業環境,家族鄰里中的親善大使,互通有無、互助合作,女性不須靠勞力粗重工作,即可生存的生活環境,進入一個一級生產有餘、二級生產可使生活更為優裕繁榮的時代。

五、建築:

  春秋時代就有的儒學,到了宋代被用於對宗族的規約,宋代家族力量興起,形成極為重要的社會基本組成,纏足也是在這樣的社會背景下所產生的。從五代以後中國進入莊園氏族時代,這是全世界最大規模的氏族時代,這一個氏族社會就等同於纏足時代,纏足對於維持家族的力量還未曾仔細的評估,小腳放了,家族制也頻臨崩潰了。 

  女性纏足之後絕少出門,且多居於室內,宋代開始房間有了實質的間隔,取代了以前的屏風,室內佈置、房間分隔、內外分開、婦女有閨閣、男女分居、分格式的設計、大門、內門分開,這樣房子有了真實的房間區隔,增加了女性的隱密性,因為女性纏足是須避開男人,避開眾人私秘性的行為,石階馬路直通屋內,地面砌上石板,人們進屋時不再脫鞋,解除了纏足女性的困擾,也不再席地而坐,而是開始使用椅子和高的桌子,為纏足婦女行路方便,在建築中可見摸乳巷、欄杆、窄小的樓梯、窄廊的設計,包圍式的花園、假山假水、林園式山水,讓婦女在家中也能欣賞山水,室內隔間,進門穿鞋,房屋重重包圍,甚至整個國家、城市、莊園,都圍繞在長城、城牆中,保護婦女,成為中國人最基本的建築設計概念。

六、社會改變:

  中國近千年來是「家族體制」而非「個人體制」,在這個體制下,發展出許多有利於家族繁衍的法則,纏足為其中之一,雖不利於個人,但有利於族群生存。 纏足代表了怎麼樣的社會?一個長久穩定,生活富庶安定,穩定定居式的農業社會,自給自足男女分工,家族分工的社會,男耕女織,女性處於二級生產、家庭式手工生產位置,以家庭、家族的手工生產主導經貿的時代,纏足風俗廣泛的出現在旱田的耕作區而不是出現在水田的耕作區,出現於城市的大量興起集市而居商業發達地區,出現在家有存糧、生活優裕、富庶的年代。

  纏足以後改變了:儀態、姿態。生活方式。家族中的群體關係。個人命運。甚至整個族群、整個社會的生活方式都因此改變了,現代人的最高追求目標可能是生命、財富、身體、經濟、政治目標,在金蓮文化中,追求的是美麗、道德崇高、良好的家世,小腳成為一種身份的象徵與社教禮儀,纏足所附生的多妾制度,將美女或小足美女逐漸推入豪門的手段,在這種社會下,長久以來,也造成官宦世家的兒孫逐漸繁衍,貧苦簡單家庭愈趨末落凋零。 

  中國傳統社會兩性關係我們看到的是一個男系社會,借由纏足把婦女穩定的留在家中,子女也因而留在家中,在保護中成長,這樣結果自然家族繁衍,女性的角色獲得家族、家庭、社會的充分保障,讓在外奔波的男性有一個根的家,可以落葉歸根、尋根、返鄉,女性長者成為家族中不動的因子,成為籍貫的來源與意義,千年來借用纏足來鞏固家族的地位於不散,使家族永存,重視家庭倫理的組構與夫妻關係的建立。

  纏足風俗喚起中國式的文藝復興,婦女創作、手工精巧的追求,婦女姿態美學、美的追求,中國人對近距離感覺的欣賞與重視,婦女對身體的瞭解,母親對女兒的教育,如何更靈巧的處理人際關係,纏足的過程是一種肢體感覺的訓練與教育,這是一個複雜多層次的行為,須要很多的學習,纏足是一種學習,學習用生命、身體來換取美麗與換取崇高的道德,這一種追求的順序,也許不是我們現代人所能瞭解的,只有少數纏足者認為,這雙腳纏小後是為了供給那個男人欣賞、愛憐的,絕大多數的少女纏足時是為了提升自己、增加自己的涵養,這與西方式的為愛奉獻、為愛犧牲的哲學是不同的,纏足奉獻、犧牲的對象,不是愛人,反而是一種倫理體制,一種社會規範與類似教育的自我提升。 

  如果說纏足是男尊女卑,以婦女為奴役的社會形態下發生的,不如說是在一個社會上有廣泛奴僕系統供驅使的環境下所產生的,婦女希望在身體適當的改變下,能徹底的改變個人的未來的命運,纏足在這樣的前提下,被付予極重要的任務。這是在人類尋找到智能的開發之前所想到的。對人類影響最大的身體改變形式在人類智識無法巨大影響生活前,纏足確是對人類生活最大影響的身體改造,因為纏足之後所有一切都改變了!

最后修改日期:2020 年 8 月 8 日

留言

撰写回覆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