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长篇金莲小说】《莲钩秘籍》75  方渔犀  撰
 
·版权所有  禁止外传·     虽说明清禁止官员寻花问柳,眠妓宿娼,但那是官样文章,当不得真的。俗话说,天高皇帝远,哪里还管得过来。再说了,高老爷也只能到妓院去赏莲,不能跑到平民百姓家里去赏。其实,皇帝本人就是头号好色之徒,就拿五百年前,一五0六年登基的明武宗朱厚照正德皇帝来说,三宫六院,七十二嫔妃,他还嫌不够,还要一个人偷偷跑出来,“打野食”。著名的戏剧《梅龙镇》、《游龙戏凤》所演的故事,正是发生在大同,“游龙”,是指正德皇帝,皇帝被百姓视为真龙天子,从京师游到了大同;也许大同莲足在明朝便已闻名天下,大同成了他此次出游的首选之地。“戏凤”,是指正德皇帝扮成一名军汉调戏大同的小脚女孩李凤姐。皇帝调戏民女,那叫“宠幸”,是难得的飞黄腾达机会;如果李凤姐因此被正德皇帝看中,带进宫去,做了贵妃娘娘,更加成了凤凰了。    正巧两天之前,笔者在中央电视台戏曲频道看到常秋月踩跷表演的李凤姐,她扮相俊美,声音甜美,身段优美,尤其是,她站立的柔媚和行走的娇娜,将三寸金莲的神韵,表现得维妙维肖,风情万种,淋漓尽至,叹为观止。    满清朝廷规定,政府官员实行一夫一妻一妾制,官员具有一定资历方可纳妾,不许多纳。但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官员多不遵守,有了一妻一妾,还要偷纳小妾。多纳的,对外便没有正式身份,有小妾之实,无小妾之名。高穆廉官拜知县,已可纳妾。    高穆廉元配夫人岳碧莲是杭州人,小脚三寸五分,堪称当地精品,但与大同小脚实难相比。高穆廉在大同赛脚会上,与金翠莲相遇。翠莲虽出身贫寒,但容颜极美,小脚极纤,为云中第一美女,荣膺该届赛会小脚状元。高穆廉痴迷其莲,难舍难分,遂托德高望重族长说亲。翠莲父母见高知县年轻有为,像貌堂堂,滿口答应,女儿亦喜。高穆将第一位如夫人金翠莲娶来,与元配夫人岳碧莲姐妹相称,和谐相处。    一年之后,道光十八年,一八三八年,二十五岁的高穆廉被吏部调往甘肃省,任兰州府皋兰县七品知县,县衙在兰州城内。    兰州小脚,与大同齐名。高穆廉讨的第二位如夫人,便是兰州有名的美人,赛脚会的冠军甘秀莲。甘秀莲本是名门闺秀,读书识礼,貌美莲纤。后来父母不幸病故,家道中落,家产被族人霸占,一贫如洗,艰难度日。秀莲在赛会上与穆廉邂逅,一见钟情,并不计较名份。    道光二十七年,一八四七年,高穆廉三十四岁时,升任湖南省长沙府五品知府。    高知府官声显著,政绩斐然,深得巡抚、藩台、臬台信任,前程似锦。一妻二妾,全家和谐,日子过得蒸蒸日上。    诸事均好,唯有一事令高大老爷寝食难安,这便是至今膝下无子。    中国传统观念,不论大家小户,必须有后,以继承香烟不绝。没有儿子,便是断了香烟。“不孝有三,无后为大”。    即使高穆廉官居知府,如果生不出儿子,断了高家的香烟,便是愧对高家列祖列宗,成为不孝之子。儒家子弟,历来讲究忠孝两全,对皇帝尽忠,对父母尽孝。如果一旦绝了后,被人背后指指点点,说他生不出儿子,那他堂堂的知府必将脸面扫地,愧对全城黎民百姓。    高知府官运亨通,但在生子的道路上走得极不顺利。    道光十五年,一八三五年,高穆廉刚中进士这一年,二十二岁,年纪轻轻,便已做了父亲。元配夫人、苏州知府岳敬贤大老爷的大小姐岳碧莲,为他生了一个白白胖胖的漂亮女儿。    高穆廉初人人父,并不计较生儿生女,心想,现在年纪不大,以后儿子总会有的。    祖父高明儒膝下只有高穆廉一个儿子,其余五个全是女儿,虽说个个如花似玉,金莲纤纤,尽皆嫁入官宦人家,享尽荣华富贵,但女儿终究是人家的,入不得祠堂,当不得儿子。    高明儒虽然极想抱孙,却也豁达大度,将大孙女起名高逸荪,意思是,也算是我的孙子。    光阴荏苒,又是四年过去,道光十九年,一八三九年,高穆廉二十六岁时,他的二夫人,也就是他在大同娶的第一位如夫人金碧莲,又为他生了一个女儿。高穆廉虽然心中有些遗憾,但白白胖胖、像貌俊秀的婴儿抱在手上,心中依然非常喜欢,毕竟是自己的亲骨肉嘛。    祖父高明儒虽然大失所望,却也无可奈何,生男生女,究竟是命中注定的。这次,他依然豁达大度,将二孙女起名为高茹荪,意思是,虽是孙女,如同孙子。当然也希望,这个如同孙子的孙女,能够借这个名字,带来一个真正的孙子。    不知不觉,又是三年过去,道光二十二年,一八四二年,高穆廉年近三十,他的三夫人,也就是他在兰州娶的第二位如夫人甘秀莲,生了第三个女儿,起名高玲娣,意思是,希望她能领一个弟弟来。    道光二十四年,一八四四年,高穆廉年届而立之年,二夫人为他生了四女儿,起名高黛娣,意思是,希望她能带一个弟弟来。    道光二十七年,一八四七年,三夫人生下了五女儿。祖父高明儒看看以前为四个孙女起的名字:亦孙、如孙、领弟、带弟,全不管用,于是特将五孙女起名高婕婷,意思是,不能再生女儿了,赶快截住、停住,到此为止。    高穆廉已三十四岁了,已经升任长沙府知府。虽说是官场得意,五个女儿,似五朵金花,一个比一个漂亮,终究膝下无子,心中很不是滋味。    为了认真解决生儿子的老大难问题,高知府得到高明儒的赞同,又相继娶了两位如夫人。四夫人是宁波人,据说,宁波妇人擅长生儿子。不用说,四夫人脚也很小,本来江浙金莲,以宁波最为纤细。五夫人则是益阳县桃花江镇的人。    说来甚为有趣,大夫人是杭州人,二夫人是大同人,三夫人是兰州人,四夫人是宁波人,五夫人是益阳人。由于地域不同,小脚的缠裹方法和形状,也不一样。五位夫人小脚的样子分别是:莲瓣,新月,竹萌。和弓,菱角,与莲学大师方绚方荔裳的“香莲五式”不谋而合。    尽管高穆廉的五位小脚夫人,莲钩纤纤,玲珑剔透,荟萃了华夏三寸金莲的精华,使他享尽了人间的艳福,可他怎么也高兴不起来。    道光三十年,一八五0年,四夫人宁美莲为他生了六女儿高莺莺。    咸丰三年,一八五三年,五夫人杨香莲为他生了七女儿高燕燕。    从表面上看,莺莺、燕燕的确是女孩子的名字。但在高知府的心里,却有说不出的失落的感觉。女儿一连生了七个,从五朵金花出世,到七仙女一下凡,连个儿子的影子也没有。截也截不住,停也停不了,也懒得再在起名上下功夫了,就随随便便,起了两个名字:莺莺、燕燕。虽说是随随便便,却也透露了高知府的思想感情。莺莺,就是“蝇蝇”,像苍蝇一倦,令人心烦。燕燕,就是“厌厌”,不讨人喜欢。    也许是时来运转,生子之路出现一线曙光。    咸丰元年,一八五一年,湖南巡抚升任直隶总督,高穆廉也调往直隶,任保定府知府,总督衙门驻保定。保定府称为首府,府衙所在清苑县称为首县。    保定城内有一座娘娘宫,供奉着一位面目慈祥的送子娘娘,因为有求必应,所以香火极为旺盛。    高知府上任之初,经人批指点,便轻装简从亲往娘娘宫进香。    这娘娘宫乃是一座尼姑庵,皆是比丘尼。当家师太,年已七旬,见是知府大老爷亲临,不敢怠慢,殷勤接待。师太款动一双三寸小脚,陪着知府大老爷向娘娘进香,高知府求子心切,恭恭敬敬,顶礼膜拜,磕了三个头,捐了十两纹银,师太连忙称谢。    最关键之处,在于请到一尊类似惠山泥人,俗称“大阿福”的男孩泥娃娃,作为高知府的“大儿子”,以后便会引出弟弟来。    回家以后,高知府便小心翼翼地把这尊泥塑的“大儿子”供奉起来,同祖宗牌位放在一起,天天香火不断。 (未完待续)
最后修改日期:2020 年 8 月 18 日

留言

撰写回覆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