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长篇金莲小说】《莲钩秘籍》104 方渔犀  撰
 
·版权所有  禁止外传· 四十二章 埃玛迷莲(三)     玛丽娜没有想到,她聪明能干的小女儿埃玛,不知哪根筋出了问题,竟然也要去作这种截趾术,还不仅是割掉五趾,而是四、五趾全要割掉。埃玛想穿一双伦敦巴塔鞋厂最新推出的又小又尖的高跟皮鞋,尺码仅为34码。埃玛身高一米七一,穿34码的鞋,只有割掉掉两个脚趾头才穿得进。    英式小脚是地道的残酷无情。中式小脚,尽管四趾深折脚底,却是一个都不少。英式小脚,经过切割术后,只剩下光秃秃的三根脚趾头,脚形尽失,形状骇人。    尽管慈母苦口婆心,晓以利害,说四、五脚趾千万割不得,割了会减少双脚的支撑面积和稳定性,好看归好看,但不利于行走。    埃玛像是中了邪,根本听不进,利用暑假,就去作了这种手术。伤口长好后,穿上了盼望已久的极尖极小的高跟鞋,博得周围女孩子们的艳羡。    但是,埃玛刚刚制成的小脚,毕竟走路还不习惯,还是一双“生脚”,并未成为“熟脚”。这不,乐极生悲,今天埃玛下楼梯,一不小心,三个脚趾头没有踩稳,把脚脖子葳了。    怎样治疗呢?众说纷纭。晚上,黑灯瞎火,去医院不便。    林莉莉受到玛丽娜老师一家无微不于的照料,总想为他们做点事情,报答他们。林莉莉皮箱里有中药“八珍护莲汤”,专治小脚肿胀。这八珍护莲汤,乃是由八味活血化瘀、消肿止痛的中药组成,用时煎成药汤施治。    林莉莉对老师作了说明,得到同意,在劳拉的协助下,在煤气灶上将八珍护莲汤煎好,一股股浓郁的中药气息弥漫开来。    林莉莉亲自为小姐姐埃玛疗伤,趁热先将埃玛受伤的左脚架在脸盆上方薰蒸,埃玛感到伤处不那样难受,紧锁的眉头开始舒展。    待药汤温度不烫脚时,林莉莉将埃玛的左脚浸入盆中洗浴。浴足不到一个小时,肿胀即开始消退。浸泡了两个小时,效果明显。    趁为埃玛浴足疗伤之际,林莉莉有幸鉴赏了她的莲足。林莉莉原先以为英国医学发达,用先进科学技术研制出来的小脚一定有模有样,看后也不过尔尔,并没有多少可取之处。由于割去了四、五趾,双脚尖瘦了不少,可长度并未减少,依然有七寸三分长,可说是莲船巨足了。    第二天晚上和第三天晚上,林莉莉又为埃玛伤脚浴洗两次。到第四天,埃玛的左脚完全好了。她仅肌肉扭伤,骨头并未受伤。    即使妇人裙下纤弓小脚没有受伤,八珍护莲汤对小脚通经活血也有良好的保健作用。刚开始,林莉莉怕大家不习惯浓重的中药气味,不敢用。现在大家知道了,经常晚上用药汤浴足,对于消除一天疲劳,极有益处。    通过为埃玛疗伤,林莉莉与普尔曼一家的关系更融洽了。他们对林莉莉助人为乐的精神,称赞不已。    林莉莉是一八九八年十一月二十八日,光绪二十四年十月十五来到剑桥入学的。过了一个月差三天,十二月二十五日,一八九八年圣诞节来到了。她到姑父崔国英家中去过圣诞节。    西方的圣诞节,是一年当中最热闹的一个节日,像中国的过年。    大清国首任驻英公使崔国英,头戴单眼花翎红顶子,身穿锦鸡图案的二品官服,足登厚底高统官靴,在公使馆里举行了盛大的圣诞节晚会,盛情招待以英国外交大臣司丹立及夫人为首的各界贵宾和知名人士。    按照西方惯例,公使夫人应负责招待女宾。林兰英裹着一双二寸五分的纤弓小脚,对英语一窍不通,一句也听不懂,也只有勉为其难,抛头露面了。幸好有侄女林莉莉陪侍在侧,充当翻译,心宽了不少。    林兰英貌似天仙,遍身罗绮,服饰华丽。公使夫人“头上戴着金丝八宝攒珠髻,绾着朝阳五凤挂珠钗;项上戴着赤金盘螭璎珞圈;裙边系着豆绿宫绦,双衡比目玫瑰佩;身上穿着缕金百蝶穿花大红洋缎窄褃袄,外罩五彩刻丝石清银鼠褂;下着翡翠撒花洋绉裙。”(引自《红楼梦》人民文学版每41页)    这套异常华丽的服饰,令人眼花缭乱,目不暇接,究竟是怎样的服饰,还得笔者细细加以说明:    “金丝八宝攒珠髻──用金丝穿绕珍珠和镶嵌八宝(玛瑙、碧玉之类)制成珠花装饰的发髻。攒:凑聚。用金丝或银丝把珍珠穿扭成各种花样叫“攒竹花”。    “朝阳五凤挂珠钗──一种长钗,一支钗上分出五股,每股一支凤凰,口衔一串珍珠。    “赤金盘螭璎珞圈──螭:古代传说中的无角龙。璎珞:联缀起来的珠玉。圈:项圈。    “双衡比目玫瑰佩──佩:玉佩,古代贵族佩带的玉器,常雕琢成各种形状。比目:鱼名,传说这种鱼成双而行。“比目玫瑰佩”,是玫瑰色的玉片雕琢成双鱼形的玉佩。衡:佩玉上部的小横杠,用以系饰物。    “缕金百蝶穿花大红洋缎窄褃袄──在大红洋缎上,用金线绣成百蝶穿花图案的紧身袄。褃:上衣前后两幅在腋下合缝的部分。    “五彩刻丝石青银鼠褂──石青色的衣面上有各种彩色刻丝、衣里是银鼠皮的褂子。刻丝:在丝织品上用丝平织成的图案。石青:淡灰青色。    “翡翠撒花洋绉裙”──翡翠:翠绿色。撒花:在绸缎上用散碎小花点组成的花样或图案。洋绉:极薄而软的平纹春绸,微带自然绉纹。”(引自上书第41页注释)    林兰英脚下穿着一双大红缎面平金满绣木底高跟弓履,长度只有二寸五分。林莉莉穿着同样一双绣花弓履,那长度却是三寸,相比之下,稍逊一筹。但是,林莉莉如果裹成了二寸五分的极品小脚,拖动七寸大鞋,不知又会增加多少难度,额外付出多少艰辛了。    林莉莉在学校里吃够了大鞋的苦头,今晚决心不穿。她想,使馆里的人,都知道自己是小脚,用不着对他们遮遮盖盖,这样做毫无意义。来宾又不知道她是哪所大学的,剑桥离此八十公里,小脚的秘密不会泄露到学校里去。    林莉莉想,唯一的麻烦,可能就是和自己同来的埃玛,不知道她会不会将自己是小脚的事情讲出去。    埃玛是代表全家来参加晚会的,崔公使为了答谢对侄女的热情照料,特地给她家发了请帖,请派一位代表到会。    一路之上,埃玛对比自己仅小一岁的林莉莉充满了好奇心,她很想问林莉莉有关小脚的事情,可是妈妈有言在先,不让打听,她只好忍住不问,心里却是很想问。    不难理解,对于不曾裹过脚的人来说,裹脚实在是一件非常神秘的事情,存在着太多的未知数。    在从剑桥开往伦敦的火车上,埃玛和林莉莉坐在头等车包廂的沙发上。林莉莉仍是原来的一身打扮,西装套裙,七寸半高跟黑皮鞋。她饶有兴趣地观赏窗外田园风光,埃玛对此毫无兴趣,她早已司空见惯了。她关注的目标,却是本来远在天边,如今近在眼前,裹着一双三寸金莲小脚的大清国留学生罗莎莉·林。    埃玛问林莉莉:“罗莎莉,你今天晚上,还穿这身衣裳吗?”    林莉莉回答:“我想换一身衣服。”    埃玛又问:“为什么?”    林莉莉说:“我姑父的公使馆,是大清国后帝钦命设立的,它代表中国。回到公使馆,就像回到了祖国。我是中国人,当然要穿中国的传统服装。在晚会上,你会看到的。我们汉族妇女传统的民族服装,非常肥大。袖口和裤腿,比你要大出一倍,有一英尺四英寸宽。”    埃玛惊讶地问:“那是接近我们袖口和裤腿两倍宽了。”    林莉莉说:“一点不错。袖口和裤腿不但宽大,还要镶上很宽的花边,上面绣满了精美的图案。上衣和裤子,花团锦族,五彩缤纷。”    埃玛问:“皮靴还要穿吗?”    林莉莉回答:“汉族妇女传统的鞋子。是用绸缎和棉布绣制成的,刺绣巧夺天工,美不胜收。皮靴当然是不能穿了。不然,不土不洋,不中不西,不成体统。” (未完待续)
最后修改日期:2020 年 8 月 18 日

留言

撰写回覆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