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邊風月傳03B  吳雙熱  著

第三回  良辰乞巧姊妹聯歡  競繡敲詩主賓盡興(二)

    杜蘭方欲儳言,而鏡郎出自内院。鏡郎貌亦昳麗,可頡頏呂鵬。斯時渠玉立于姊妹羣中,彼意珠若慧鸚不禁同時起一種審美的感触。各以一雙澂波慧眼耽视鏡郎,而於意像中揭掛一呂鵬之影以與鏡郎較看,鄒忌與城北徐公孰美。既而慧鸚失声告镜郎,陈素秋字呂鵬,行且嫁矣。杜蘭哂曰:“人家婚嫁關汝底事,岂以素秋一人故罢乞巧會之議乎?鏡哥趣为妹捉刀作小啟,報李棠素秋知也。素秋或能撥冗来亦未可知。岂一經字人,便与姊妹行疏往來耶?”镜郎曰:“乞巧會乎妙人妙事,怪底適聞阿父语我母,謂梅花館又添一重佳話矣。得毋即指此乎?”蘭曰:“然。妹固稟命雙慈而後行也。”斯时柰珍欲留看鏡郎作小启。慧鸚曰:“日云暮矣,吾儕归休,詰朝當早來向蘭妹乞巧也。”遂曳柰珍同出。杜蘭叮嚀曰:“必踐約。”柰珍等既去,杜蘭挽意珠鏡郎入梅花館,館中亦有書案,墨於床,筆於架,笺於匣。鏡郎據案坐,屬草作乞巧會啟。杜蘭意珠坐兩旁,蘭喃喃言,授以意,意珠则为鏡郎含毫而磨墨,已而脱稿。其文曰:
 
    蘭言,入秋来第一良辰,非七月七日乎。稽之古昔,不少美谈,乃若開襟楼上,玲瓏穿七孔之鍼,百子池頭,連愛羈五色之縷;妆樓剪彩,吉慶花落遍空庭,果實翻新,笑靥兒别饒異味;流星夜墜,金梭自天上飞来,喜子秋縈,珠網占匣中神巧。重重佳話,永永流傳。雖今人不必從同於古人,而良日亦當别開一良會。蘭也胸慚鸠拙,心靳龍雕,爰逞良辰而乞巧。願同學以偕来,记取梅花館裏,瓜果纷陳,姊妹盡竟日之歡。雅集極一時之盛,相與拾韵,賦詩穿鍼剪綵。如有餘興,未妨卜夜看雙星渡河,亦七夕韵事也。所冀不我遐棄,惠然肯来,临颖叮嚀,竭誠翘盻云云。

    杜蘭意珠聚首讀一過,蘭詫曰:“哥安得如許故事,腹中何時置書櫥耶?”鏡郎曰:“七夕佳話不僅此,此三數年前,阿父与阿母於七夕坐月下,盡談靡遺,爲予所竊聞者也。”杜蘭點首微笑,旋谓意珠:“此啟佳甚,妹与姊各端書一紙,分簡素秋李棠何如?”意珠曰:“诺。”鏡郎亟啟錦匣,出薛濤箋,授其姊、若妹,伏案左右,顧看渠等運玉腕、作蠅楷,状忙甚,亦樂甚。已而意珠書且竟,忽扑嗤一笑,举其蝤首,視蘭鏡曰:“儂度素秋得此小啟,必不肯來。”蘭鏡齐叩以故。曰:“簡招素秋,當於穿鍼剪綵之下文,直接七夕韻事句。”杜蘭曰:“語氣亦自可接,然姊意何居?”意珠但笑不言,鏡郎固促之。意珠之面微絳,俯其蝤蠐之領曰:“七夕雙星,人间天上,素秋竹抱虚心,方且羞答答地,以为字裏行間,分明調侃,以是知其必不來也。”鏡郎曰:“姊非素秋,安知其芳衷委屈?”杜兰曰:“珠姊殆以已度人也。”於是意珠之面益絳,益俯其首,捉筆續書如原稿。蘭於案底蹴其舄曰:“請恕妹子唐突”,意珠乃以一笑解嘲。書己,俯而整鞋,乘間力撮杜蘭蓮瓣,曰:“汝之舌,當亦尖銳如锥,如此裙底雙弓也。” 杜蘭亦下其手,欲還撮之。意珠持蘭手,皆起立。鏡郎为之解圍,一笑而罷。

    明日之晨,鏡郎昧爽即起,匆匆衣著,竟即往蘭閨覸其义妹,以杜蘭隔夕与之约,詰朝谁先起者勝,負者罰捣鳳仙花朵,供諸姊妹染甲云。鏡郎既抵蘭閨,門乃未闢,款之,亦無聲,则喜,自語:蘭妹負矣!而門内笑声作,扃亦随拔,曰:“鏡哥負耳,妹起久矣。”鏡郎曰:“信耶?”因上下目杜蘭結束,則見紐扣兒有未整者,而鞋縧且未繫,其一且靸焉。鏡郎拍手曰:“妹妹欺我,妹果下床久,自瑕整有餘地,今也,紐不盡扣,舄亦未整,必因聞予叩扉,倉卒起,然則妹妹負耳。”二人龂争不已,帳中戀曉之意珠被擾,不得安枕,遂微愠曰:“鏡弟蘭妹各癡絕,直恁起早,可知天孫此時方在廣寒宫里香梦沉酣,不因此間开乞巧之會而夙興也。”杜蘭揭其帳曰:“天孫儘可温汝香夢,何喋喋爲?”意珠語塞,遂推枕而起。杜蘭置不顧,復与鏡郎争曰:“妹實先哥起,待儂入園去带露摘鳳仙来,哥其捣之”。鏡郎曰:“莫又滑跌,且妹負,乃强予搗花耶!”杜蘭竟翩然去。鏡郎欲尾之,而意珠忽失声曰:“咄!阿蘭惡作劇!匿我鞋矣,。”鏡郎爲之搜索室中,得於柂下。意珠疑鏡郎同謀。鏡郎力白其誣,但曰:“好姊姊,今日可以證渠我誰先起者,惟姊待蘭妹来,请以一言判勝負。好姊姊其许我?”意珠笑曰:“索得雙舄便望報耶?弟且助蘭妹採花去,儂自有以解雙方之爭也。”。

参考译文03B

第三回  良辰乞巧姊妹联欢  竞绣敲诗主宾尽兴(二)

    杜兰方要说时,忽见镜郎从内院而来。镜郎长得一表堂堂,与吕鹏不相上下。意珠、慧鹦等见镜郎来,都来审视镜郎,心里有把镜郎与吕鹏作一番比较的想法。见大家都不发话,慧鹦就对镜郎说:“陈素秋许配吕鹏,马上要嫁了。”杜兰说:“人家婚事与你什么相干,哪能以素秋一人的原因停办乞巧会呢?镜哥快来帮我写请帖,通知李棠、素秋,或许素秋能抽时间来,也说不定。哪能嫁了人,就与我们姊妹断了来往呢?”镜郎道:“乞巧会这个创意很好,可以说是妙人妙事。怪不得刚才听父亲对母亲说,梅花馆又要增添一个佳话了,莫非就是指的这件事么?”杜兰道:“正是如此。我是先稟告了双慈才来办这个会的。”这时,柰珍想留下来看镜郎作请帖的内容。慧鹦道:“太阳快落山了,我们还是早早回去的好,明天早些来,向兰妹乞巧吧!”于是拉着柰珍的手一同走了。杜兰叮嘱道:“明天一定要践约呵!”柰珍等走后,杜兰请意珠、镜郎到梅花馆,馆内也有桌椅并笔墨纸砚等。镜郎在桌前坐下来,准备写帖子,杜兰、意珠坐在两旁,杜兰向镜郎交待了一番请帖的大意和主题等,意珠则为镜郎准备笔墨。不一会儿,帖子就写好了:

    杜兰以为,七月七日是入秋来第一个良辰,察古论今,有不少美谈佳话,汉代就有宫女在开襟楼比赛穿七孔针的趣事;还有人在百子池畔用五彩丝线编织各种小物品,表示“相怜爱”;有的大家小姐在闺房用彩色纸剪成各种图案张贴以求吉利,这样的吉庆花贴满了院子厅堂;很多人家在家中摆满了各种新鲜瓜果,大家在这里尽情享用,笑语不断;看天上的流星在夜空划过,那是织女在飞梭织锦;还有人捉来蜘蛛放在小盒中,看蛛网稀密以喻得巧多少。说不尽的佳话,世代流传。今天虽然不一定要与古人一样,在佳节到来之时,也应该举行一个盛会。杜兰惭愧自己没什么技艺,所以想借此良辰而乞巧,希望同学们都来聚会,在梅花馆举行瓜果盛筵,让姊妹们高高兴兴在这里过上一整天,大家在一起做诗填词,或穿针,或剪彩,如果还有兴致,还可以看夜空里的银河和牛郎织女星,也是一件七夕的韵事。希望大家不要见外,赏光莅临,特此致信于各位同学,我在这里专等各位到时前来!

    杜兰、意珠看过一遍后,杜兰诧异道:“哥怎么知道这么多典故,什么时候让肚子变为书橱了?”镜郎道:“有关七夕的佳话还不止于此,记得几年前,父亲与母亲过七夕时,坐在月下,谈过很多典故,我不过听到了一点点而已。”杜兰点头微笑,又对意珠道:“帖子写得非常好,妹与姐各抄一份,送达素秋、李棠处好吧?”意珠道:“很好。”镜郎马上打开箱子,取出纸来,递给意珠姐和杜兰妹,看她们伏在桌上挥动玉腕写小楷帖子,忙个不亦乐乎,但是很高兴。不一会儿,意珠写得差不多了,忽然扑嗤一笑,转过头来对杜兰道:“我估计素秋收到此帖后,一定不会来。”杜兰、镜郎一起问:“为什么?”意珠道:“请帖上要在穿针剪彩下文,直接接七夕韵事这句。”杜兰道:“从语气上看,这样接也是可以的,但姐这样做的意思是什么?”意珠只是笑而不答。镜郎一再催促,意珠的脸微微发红,低着头说:“七夕双星,是说的天上的事,但也隐喻人间事。素秋本来就怕人取笑她,正羞羞答答之时,看到这帖子,以为字里行间,分明是调侃她,所以知道她不会来了。”镜郎道:“姐姐又不是素秋,怎么会知道她的心里会想这么多?”杜兰道:“珠姐大概是以己度人吧?”于是意珠的脸越发红了。头低得越发低了。拿起笔来照原稿抄写,不再有他议。杜兰在桌子底下用莲钩轻触意珠的小脚儿道:“请原谅妹子说话没遮拦。”意珠笑了笑,也就罢了。写完了,意珠在整理自己的小鞋时乘机捏了一下杜兰的小脚儿,说:“看你这根舌头也像你裙下的小脚一样,又尖又利,像把锥子!”杜兰也把手伸下去,想还捏意珠小脚儿,意珠拿住杜兰的手,站了起来。镜郎为意珠解围,劝说杜兰,杜兰也就一笑而罢。

    次日早晨,镜郎天不亮就起来了,匆匆穿上衣服,就往杜兰房中去看义妹。因为杜兰前天晚上曾与他约好,第二天早晨起得早的得胜,输的罚捣凤仙花供姊妹们染指甲。镜郎因记着这事,就早早起来,跑到杜兰门口,见门还关着,敲了一下,也没人答应。心是暗喜,心想:这下兰妹可输了。然而紧接着门内就有笑声传出来,门也开了。杜兰道:“镜哥输了!妹妹起来很久了!”镜郎道:“真的吗?”于是上下仔细看杜兰衣服,则发现有的扣儿没有扣好,鞋带也没系好,还有一只脚是靸着鞋,尚未穿进去。镜郎拍手道:“妹妹在说谎吧?如果真的是下床很久了,衣服鞋袜自然会收拾得整整齐齐。而现在的情况是,扣子也没扣好,鞋也没穿好,一定是听到我敲门,慌里慌张地起来,看来是妹妹输了!”二人为此争个不停。还在睡觉的意珠被扰,睡不成了,有些不快,道:“你们两个起得太早了,可知天孙(即织女星)这时还在广寒宫里做着美梦哩,不会因你们开乞巧会而早起呵!”杜兰揭开她的帐子道:“天孙尽可睡你的好觉,还啰嗦什么?”意珠无语,也就推枕起床。杜兰又接着与镜郎争论谁先起床,道:“实在是我先起床,待我到园中摘些带露水的凤仙花来,哥就做捣花瓣的工作吧。”镜郎道:“不要又滑倒了,再说,本来是妹妹输了,还强拉我捣花。”杜兰不再与镜郎辩白,竟自翩然而去。镜郎要去追上她,忽听意珠失声叫道:“好个阿兰!搞什么恶作剧!怎么把我的鞋藏起来了?”镜郎忙帮忙寻找,结果在床下找到了。意珠怀疑是杜兰与镜郎合伙搞的鬼。镜郎矢口否认,并说:“好姐姐,今天可以证明她与我是谁先起床,等兰妹来时,请你作证好吧?”意珠笑道:“不过是找鞋的小功劳,就指望报答?你且去帮阿兰采花,我自有办法解决你们的争端。”

最后修改日期:2020 年 8 月 18 日

留言

撰写回覆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