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邊風月傳02C  吳雙熱  著

第二回  春雨樓絳帳隔書聲 梅花館碧紗籠綺夢(三)

    馬意珠入學之次年,杜蘭年亦十五矣,是年十夏,酷暑異恒,其極盛之日,小隨園放鶴亭上之錫葫蘆,炙於日中,竟融化作檐溜,滴滴墮地。夢花因遣散其徒,休業若干日以避暑。園有小池種蓮,池上有亭,石橋通之,銜其亭曰蓮花世界。花時清風習習,荷香沁人心腑,於焉避暑亦佳境也。此外則推梅花館,以其深廣,鮮納日光,且前蔽梅林,後蔭修篁,然多蚊,則冪碧紗方丈以爲櫳,中間安置籐床冰簞焉。夢花燕居消夏,或淺斟葡萄酒,或敲碁遣長日,或烹茶坐水亭,或觀書臥碧紗之櫳,倦則抛書作恬適之夢。斯時鏡郎若杜蘭亦幾鎮日不事事。
    一日,鏡郎早起,徜徉蓮花世界間,時則蓋荷凝露珠,而白蓮二三朵欲開未開,曉風拂之亭亭,顫玉宿花之紅蜻蜓一,徐徐振翅掠水而飛,一時風物可入畫。已而杜蘭亦姍姍來,繡鞋蹴露,亂髪迎風,丰致媚絕。鏡郎曰:“妹,阿母起也未?”曰:“頃隔窗微呼,母不我應,殆未醒也。”杜蘭言時,目注鏡郎,弓彎適蹴滑處,身幾顛,膽怯,不復敢渡橋入水亭矣。鏡郎因掖以過橋,相將入亭,倚檻觀荷,數花朵,挹香氣。鏡郎忽欠伸而呵曰:“昨夜酷熱,展轉不成寐,後啓北窗,迎風稍得安枕,此時乃倦而思睡矣。”杜蘭點首曰:“然。妹亦竟夕臥汗泊中也。”因以葱纖,自掠其髪支頤作倦態。時內院隱約有咳吐聲,鏡郎曰,雙慈殆已睡起,盍偕入作晨省乎?遂復扶蘭過小橋而去。
    又一旦,镜郎隨父出門去,比返,遠寺已撞飯鐘矣。鏡郎從父執虎溪,釣徒許乞得建蘭兩枝,歸以其一奉母,其一將以炫杜蘭。入其閨,無人焉,跡之前,在梅花館之碧紗櫳中倦眠。香夢方酣。玉容似笑。鏡郎因置蘭於其枕畔而出,是日天甚暑,傍晚而濃雲潑墨,風雨齊來,新涼襲人,汗珠盡斂。鏡郎入見杜蘭,猶沉涼夢。念被體者,僅一襲輕紗衫子,得不爲嫩涼所犯乎!乃呼而醒之,此時,杜蘭方遊神於蓮花世界,見其義兄鏡郎向己含情微笑,欲言不言,出其一手遙指蓮花深處。杜蘭循所指而視之,陡見一朵並頭花出兩三翠蓋間,因風動搖,向人似作點頭微笑狀。此時鏡郎昵而就之廝磨耳鬢,且伸手執己玉葱附耳曰,爾我得如此花之並蒂否?蘭乃大羞,覺耳熱如炙欲擺脫摻摻者於鏡郎掌握中。而未得則急極欲呼。杜蘭之夢於此而醒,醒見鏡郎立床下,曰:“妹妹醒矣,天氣驟涼,其速易衣去。”又指枕畔建蘭一枝曰:“此花香甚,予得之父執,特以遺妹者。”杜蘭回思夢境,羞見個郎,不覺嫩頰霏紅,不知所對。遽起納履,翻然竟入,委蘭於枕邊,並置鏡郎於不顧。癡哉杜蘭,惑於一夢,從此情天生竇,形跡皆拘,而與鏡郎陌生生地。鏡郎大疑:“妹豈怒我擾其清睡乎?”居有頃,杜蘭察鏡郎落落寡歡,狀殊頹喪,則又竊竊憐之。遂復言笑相接,親昵如初。然每思量綺夢,輒芳心怦然,俯首不敢窺鏡郎之面。顧鏡郎猶是情懷爛熳,流露一種之愛之誠,絕未稍涉兒女私情而有何等之表示。質言之,杜蘭所形於夢者,如握手廝磨,如指花挑逗,鏡郎未嘗實踐,杜蘭於是爽然自失,啞然自笑癡人綺夢好沒來由,豈月下老人弄其狡獪乎!緣是一腔心事爲之忐忑不寧。著者曰,杜兰自一夢而後對於鏡郎忽萌綺想,枝連翼比,意屬斯人矣。

参考译文02C

无边风月传  吴双热  著

第二回 春雨楼绛帐隔书声 梅花馆碧纱笼绮梦(三)


    马意珠入学的第二年,杜兰也十五岁了。这年夏天,天气极热,更甚于往年。最热的时候,在小隨园鹤亭上的锡壶在太阳的曝晒下,竟然融化,像屋檐滴水一样,一滴一滴的堕落到地上。梦花就把学生放了假,休息几天以避暑。园中有小池,种了莲花,池上有亭子,有石桥通往小亭,就把小亭命名为莲花世界。开花的时候,清风徐徐,荷花的香气沁人心脾,是避暑的好地方。此外,还有梅花馆,由于馆中深长广阔,所以阳光进来的不多,而且前有梅林掩映,后有竹林遮盖,但是蚊子多,就挂上绿纱帐子,作为有遮掩的小空间,人可以里面休息。中间放置籐床竹席子,梦花闲居消夏,或浅浅地斟上一杯葡萄酒,或奕棋以消遣长夏时光,或烹茶坐在水亭,或看书躺在绿纱帐中,累了就把书放到一边,做一个甜美的梦。这期间,镜郎、杜兰也都整日无所事事。

    一天,镜郎起得早,在莲花世界闲游,时而看见荷叶上凝着露珠,两三朵白色的莲花,欲开未开,晨风轻轻吹拂,一只红蜻蜓擦着水边,在花间飞来飞去,一时的风物,足可入画。不一会儿,杜兰也姗姗而来,绣鞋踏着朝露,迎面吹来的风把头发吹乱了一些,看上去真是光艳照人。镜郎说:“妹妹,母亲起床没有?”杜兰说:“刚才我隔着窗子叫,母亲没答应,大概是没有醒吧。”杜兰说话时,眼睛注视镜郎,一双小脚儿刚好踏到很滑的地方,身子几乎颤抖起来,胆小不敢过桥进入水亭。镜郎就搀扶她过桥,一同进入水亭,倚栏观荷,数着开放的花朵,闻着花香。镜郎忽然欠身打着呵欠说:“昨天晚上太热了,翻来复去睡不着,后来打开北窗,迎风吹了吹,才稍稍睡了一会儿,现在又有些累了,想睡。”杜兰点头说:“是的。我昨天一夜都在汗中泡着。”于是,用手掠了掠头发,支着下巴做出疲倦的样子。这时院内隐约有咳吐的声音,镜郎说》:“父母可能都已起床了,我们一起去问安吧?”于是扶杜兰过小桥回去了。

    又一天早晨,镜郎随父出门,等到回来,远处的寺院已经响起了晚饭钟声。镜郎跟随父亲到虎溪,在钓徒许处讨得建兰两枝,建兰是兰花中的上品,回来后把一枝送给母亲,另一枝留给杜兰。到了杜兰房中,见没有人,就顺着梅花馆的路去找。发现杜兰在梅花馆的绿纱帐中小睡,好像在做着美梦,脸上现出笑意。镜郎把花放在枕头旁边,就出去了。这天天气很热,傍晚却乌云密布,风雨一起来了,新凉袭人,很是舒服,汗珠就退回去了。镜郎进去见杜兰还要睡梦中,考虑她只是穿着一件轻纱衫,怕她着凉,就把她叫醒。这时,杜兰还在梦中,神游莲花世界,见镜郎对她含情微笑,欲言不言,一只手遥指梅花深处,杜兰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见一朵并蒂花绽放在在两三个绿荷叶上,迎风摇摆,好像在向人点头微笑。镜郎靠近她,脸和她贴得很近,拉着她的手说:“你我能够像这朵并蒂莲,那该有多好呵!”杜兰羞得耳热发烫,急要解脱他的手,而又挣不脱,急得要喊时,梦就醒了,见镜郎立在床下,对她说:“妹妹醒了?天气突然变凉,赶快进去换衣服吧!”又指着枕边的兰花说:“这枝花很香,是我跟父亲到外面得来,特来送给妹妹。”杜兰回思梦境,羞见镜郎,不觉两颊霏红,不知该说什么,起来穿上鞋,径直往里屋走去,兰花在枕边也不拿,也没有答理镜郎。这是她被梦境所惑,情竇似开未开,行走坐臥都感到拘束不自在,于是,与镜郎反而生分起来。镜郎见此,十分疑惑:“妹妹是不是因我叫醒她,打扰了她睡觉而生气了?”不久,杜兰发现镜郎落落寡欢,失神落魄的样子,又悄悄心疼他,于是与重新与他说笑,还和以前一样的亲热。但是每一想起梦中的情景,就感到心在悄悄地跳个不停,低头不敢和镜郎碰对面。实际上,镜郎完全是出于真诚友爱的天性,绝没有儿女私情的表示。杜兰在梦中遇到的,比如镜郎与她耳鬓厮磨、拉她的手、指花挑逗等,镜郎并没有做,于是杜兰感到茫然无所适从,私下里哑然失笑自己做梦好没来由,莫非是月下老在捉弄人么?由此而一腔心事一直忐忑不宁。写书人写到这里说:杜兰自从梦后对镜郎忽然生出许多奇怪的想法来,说明她的心已经属意于其人了!

最后修改日期:2020 年 8 月 18 日

留言

撰写回覆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