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部分 吹凉节(3)

    我正急不可待地让她体会到我刚才的感受。我把她的一双三寸金莲捧于手中,轻放在自己腿上。我在她的脚踝与跟腱之间的凹陷处写了“低”字,接着又在另一只脚的相应位置写了“头”字。

我把她的双足放下后,又在她的小腿上写了一个。接着又渐渐上升到了她大腿的内侧。我这次靠了下来,认认真真地在一侧写着最后两个字。我还在我手指划过的地方,轻轻吹着气。我知道它将会带给雪花的感受,她的大腿在我眼前抽搐着,一直延伸到她身体的幽深处。

后来我们还一起背诵了这首唐诗。

床前明月光,

疑似地上霜。

举头望明月,

低头思故乡。

我们都清楚那是远行他乡的诗人思念家乡之作,但自从那晚以后,我把这首诗看做是只属于我和雪花两个人的。雪花便是我的家的所在,而我也是她的家。

最后修改日期:2020 年 8 月 18 日

留言

撰写回覆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