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回 恋香莲 盼莲女聚会

第二天一早强子醒来,天已经大亮了。看到自己不知什么时候睡到小莲的脚头,小莲的两只小金莲放在胸前自己两只手抱着,小脚的大脚趾微微的顶着强子的下巴颏。这时小莲还没有醒。强子不由的轻轻吻着小脚,又舔着每一个小脚趾,昨天小莲上的香粉今天依然喷香喷香。勾起一阵冲动。小莲被弄醒了“又啃人家的脚,怪痒痒的”。“我喜欢,你不让啃”。“不让”。小莲轻轻地向回抽她的小脚。那那抽的回去,被强子死死地抓着。强子更猛烈的亲着咬着。“疼疼”。强子也不管。两人又滚到一起,小莲发了疯似的叫着,强子无论怎么翻云覆雨手始终就没有把小脚放下。
“看来你们男人都是小脚弊,看到女人的小脚就不管不顾了”。“嘻嘻,喜欢你啊”。“你一晚上都抱着我的小脚睡,还把大拇脚指头含在嘴里睡,搞得我半天没有睡着”。“是吗,我都不知道,你要喜欢我每天都抱着你小脚睡,但是你要每天洗脚奥”。“你再躺会儿,我先起来收拾脚。”“我看着你收拾”。
小莲穿上上衣、小裤,探出身子把裹脚凳拖过来,坐在床沿裹起脚来。先两只手将一只脚上下轻轻地揉搓。“这是干什么”?“把脚搓热、搓软了好裹”。“我来给你搓”。小莲转过身把一只脚递给强子,强子两只手用力搓着。小脚的皮肤就像一层薄薄的、半透明的膜嫩嫩滑滑,白里透红,好像轻轻一碰就要破了,一会小脚更红了,摸起来热乎乎的。小莲拿起雪白的裹脚布认真的把稍窄一点的布头压在大脚趾下面,一手拿布一手按住二脚趾的侧面用力往里压,同时缠上裹布,然后握住裹住的脚趾用力向脚底转揉,边揉边紧裹布。让它更接近圆润、裹紧。“这叫裹尖,转着揉是为了裹瘦,不一个一个压、裹脚尖就不正脚脸就宽,不好看”。再裹下一个,也是同样,四个脚趾都裹完小莲有认真地把裹布的压缝抚平。然后将裹脚布绕到脚跟再交叉绕到脚背,用力向后拉。“这叫裹短,放开一个晚上原来三寸就变成三寸三了,有点疼,不这样脚就越放越大”。小莲边裹脚边给强子讲。强子也不时帮忙抻一下裹脚布。缠完一只穿上粉色的小袜。小莲继续裹这两一只脚,强子拿过另一只小袜摆弄着,小袜薄薄的,袜尖尖尖的,整体想一个三角形,还有点弹性,明显比小莲裹完的小金莲小一号,所以穿的时候要用力才能穿进去,这又加固了裹紧的效果。
小莲曲腿把裹好小脚蹬在床沿另一只脚蹬在裹脚凳上继续裹。强子趴在床上,手摸着小莲的纤细纤细小脚腕,轻轻捏着小莲细细的小腿肚,小腿肚上肉非常松弛,摸起来软软的,来回拨动会自然晃动,好嫩啊。小莲这是已经裹完了另一只脚。“来,你看看”。说着把两只穿着粉红小袜的小脚脚并排放到强子面前,自己抱着小腿,头放在膝盖看着强子。“嘿,真小比昨天更小了”。“昨天我妈跟我一说,没多少时间就匆匆的一收拾,今天有时间就好好弄弄给你看。”“好了我去做饭去了”。说着,两脚用小脚尖找到红绣鞋伸进去,提上后跟。回头俯下身亲了强子一下。轻移莲步,飘飘的出去了。
强子躺了一会也起来了,穿上衣服。来到外面,小莲和她妈妈还在厨房做早饭。就听母女在嘻嘻笑着聊天。“他什么都懂,连女人的月事都知道。”“是吗”“他说这两天同房就容易怀上娃”。“真的,那你俩行了吗?”“行了”“他莽撞吗”。“还行,就是总抱着我的小脚又亲又肯,都搞疼我了”。“男人就那点出息,你不喜欢”?“嗯。。嗯。。喜欢,搞得我心理直痒痒”。“做那事了”“嗯”“疼吗”“有点”“我给你的白布用了吗?”。“用了”“给我”小莲从袖口里拿出那块布交给妈妈。妈妈展开看看,一大片红色血迹,还有一片淡淡黄色东西。“我的好丫头,你终于圆了妈的心愿”。“来了几次?””妈。。。看你”。“跟妈妈还害羞”。“两次,早晨醒了还非要,又来了一次”。“下面还疼吗,”“有点,但没事,你说怪不怪刚开始挺疼,但是他越亲咬我的小脚,反而就不疼了”。“是啊,我从小就告诉你,裹小脚的好处,就在这那,男人喜欢小脚,反过来女人的感觉就越好。“”妈,你和我爸洞房是不是也这样”.“臭丫头,你爸那天晚上差点没把我吃了,把我的小脚咬的都是牙印,我也不敢说。不过心里高兴。”“现在我爸还咬吗?”。“不咬了,这些年每天睡觉都要抓着我的小脚。今天你们干什么?”我带他去小脚娘娘家看小脚,你跟我爸说一声”。“好,你们吃完饭就去吧”。强子进来“呦,你起来了,睡得好吗?”“好,很好”。“小莲说你很会照顾人”。“哪里哪里,小莲那么漂亮,您给了我,我哪敢造次。心疼还来不及.””还挺会说话。”“我去昨天结婚那家把机器拿回来,去去就回”“好快点,回来吃饭”。

强子大步流星的出了家门,直奔新郎家。进了门正看见新娘子从新房出来。今天没有了长裙,一身利索的红衣红裤,头上还带着一朵小红花。下面的一双金莲穿着昨天的红绣鞋,但是尖尖的小脚尖个多了一个小铃铛,轻移莲步叮当作响。新郎也跟了出来“爸、妈我们给你磕头来了”“哎。。。。”新郎的母亲扭着小脚“跑出来”。父亲迈着方步走出来。新郎新娘一起跪下磕头。“快起来,快起来”。“妈我给你们到尿盆”。“哎。。。好媳妇。在里面”。新娘轻移莲步进了屋。新娘端着一个陶制的尿盆,从里面晃晃悠悠的出来,迈门槛时侧着头看着地生怕伴着。强子知道只有是老风俗。“你们好,恭喜恭喜,我来拿机器的”。话不多说,强子去了摄像机,立刻到回家。
小莲和她妈已经做好饭,她爸爸也出来坐在院子里的紫藤加下的圆桌旁。“快来吃饭”。小莲妈说。“今天去小脚娘娘家看小脚,爸爸已经给说过了,你可以随便看,随便问。开心了吧,小色鬼”。小莲说。“不许胡说”。“就是嘛,谁让他就想看女人的小脚”。“女人小脚就是给男人裹得为什么不能看”。老爷子说。“开玩笑嘛”。“赶紧吃饭,快开始了”。
吃过饭强子背上器材,两人出了院子。小莲挽着强子,两只小金莲一步一步挪着,有了强子的臂膀好像,走起路来坚实了很多。有了强子的臂膀小莲的身子不扭了,更显出两只小金莲的妩媚。两人走过两条巷子来到一个巷子口,有两个小脚大娘坐在那里“来了,进去吧”。巷子很宽,进去有50米有一个高大的门楼。“这就是小脚娘娘家”。

最后修改日期:2020 年 8 月 13 日

留言

撰写回覆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