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女人(五)

    我是队上的兼职兽医员,家里有打针消炎的一套工具。第二天早上,我带着工具,去了大队长家。

经过屋外豹子咬猪地点,雨后泥地上豹子梅花状的脚印清晰可见,还有猪蹄撑地不走,被豹子拖出的长条痕迹。

大队长已把药拿回,队长娘子刚吃完早饭,坐在桌边。

小猪还躺在墙角不动。我按成人用量的一倍上好针药,在小猪耳后打了一针,小猪只是轻轻哆嗦了一下,看样子小猪已经吓糊涂了。 

大队长道了声谢,到大队去了。队长娘子笑了一下说:“今天,一口水都没有倒给你喝,我的脚划破了,是大队长做的饭。”难怪队长娘子今天没有起身,右脚还包着布,穿着一只大了不少的绣花鞋。  

我让队长娘子给我看看脚,她稍微迟疑了一下,就让我打开了包脚的布。

窄窄的脚掌上划了一条两三分深、一寸多长的口子,伤口鲜红。我问怎么回事,她说:“是昨天搞伤的。昨晚猪一叫,我一听就猜想是豹子来了。

大队长听我一讲,衣裳没穿就往外跑,我怕他一个人不行,赶忙撵出去。下雨烂泥粘掉鞋子,可能被瓦片划破了脚。”

她忽然笑了起来:“哎呀,昨天什么都被你看到了,你可莫笑啊。”

我一下又想到大队长进屋那个尴尬样子,忍住笑,对大队长娘子讲:“伤口需要消毒消炎,上点药包起来。”

两个姑娘已上学了,我洗锅烧开水。

烧水时,我问队长娘子,怎么知道是豹子咬猪。

她讲:“我们这里山上有豹子,我见过那家伙。当姑娘时,一个夏天的晚上,我们家在外乘凉,我们家的狗好好的,却一下子钻到我睡的竹床下面,怕得直抖。我很奇怪,四面一看,发现离我不远的树后有两盏绿莹莹的灯。我站起来喊了一声,那家伙没有动,死盯着我家的狗。我告诉我爹,树后躲着只豹子。我爹拿起抽烟的火镰,打着火点上灯。豹子还是怕人,马上走了。”

一想到昨天晚上那对绿莹莹的大眼睛,我还只有点后怕。

队长娘子倒还夸我:“看不出你这伢文静静的,又胆大又肯帮忙,没有你去,大队长还真有危险呢,还得好好谢谢你呀。”

“快别说了,我是第一次在野外看到豹子,是大队长给我壮了胆子。今后上山砍柴还要提防一点。”

水开了,倒盆晾凉。我一手托着队长娘子的小脚,一手用药棉沾水将伤口四周轻轻清洗,我感到队长娘子的脚在轻轻抖动。

我问她是不是很疼,她轻轻一笑:“不疼,真不好意思,让你给洗脚。”

我忽然醒悟到,我是第一次给女人洗脚,而且是小脚。握在手中,三寸有余,小巧玲珑,白白胖胖,大趾尖尖伸出,脚背圆圆鼓鼓,好象白面做成的粽子,现在屗好生可爱。

不大的前脚掌和脚后跟紧连着,中间有条缝向上深深凹入。我忍不住摸了一下,队长娘子又是一抖。

我感到自己的心在颤抖,忍不住抬头看了一下,正与队长娘子眼睛相碰。我觉得那目光好亮好亮,与平日不同,又好温柔呀!看得我很不好意思。

忽听她说到:“城里人看不惯农村女人的小脚吧?很难看吧?”我连忙说:“不,好看,我姑妈就是小脚,我小时候还穿过她的小鞋呢,不过你比她的脚还要小,你的脚真小呀。”

队长娘子一下高兴了:“我们娘家姓是一个大姓,娘家又是一个大房头,小时我家非常讲礼仪,接人待物,针线女红,样样讲究。我娘给我裹脚裹得早,也裹得小,还放得晚,解放那年我都没有放,我们那时的姑娘就是我的脚最好看。放了脚还是要长一点,放得晚点脚就小些。现在不兴小脚了,我家玉翠一点没缠,是个大脚丫头,这在过去呀,没有人要了。”

洗干净伤口,我撒上消炎粉,用纱布缠好,让队长娘子站起来轻轻试一试松紧。

她站起来一试,看了看脚,轻轻点了点头,银耳环随着晃动,和她的目光一样明亮。

她朝我高兴地一笑:“行,真不错,小小年纪,心灵手又巧,我的脚已经不那么疼了。哎,大队长和我没有白喜欢你。”

回来以后,好半天都在想着给队长娘子洗脚上药的情景:粉白柔软的小脚,晶莹的耳环,温柔智慧的眼睛。

队长娘子为自己的三寸金莲自豪,同时我明显地感到她似乎喜欢有人摸她的小脚。

我太喜欢小脚和耳环了,自幼生成的女装情结一阵阵冲击我的心扉,心里在说:一定要想法问问有双闪亮智慧眼睛的队长娘子,请她帮帮我。

最后修改日期:2020 年 8 月 17 日

留言

撰写回覆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