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女人(四)

初夏时节,天气变化快,白天还是大晴天,傍晚就下起雨来。这天晚饭后,雨还淅淅沥沥下个不停。

我不便出门,就顺手看起<<聊斋>>来。蒲翁也是怀才不遇,讥讽世道,人能无道,鬼魅有情,狐獾草木,得道之后,变化多端,但多为侠义之人,温情之女,落难书生竟得红袖添香夜陪读书之福。

昏昏油灯下,我忽然想到小时候看到的神话电影<<画中人>>,墙上贴画,画上的仕女竟然款款走了下来。云髻高挽,环佩叮铛,长袖漂逸,步步金莲。

女人啊,女人,娇柔妩媚,风中春柳,溪中清水。

林之洋深痛穿耳缠足苦为女,可我却期盼乳丰臀圆染甲描眉扮婵娟。

不知不觉,夜已深了。忽然,屋外传来一阵阵尖利的猪叫声,接着猪叫不止,却渐渐远去.

我感到不妙:有人偷猪!我赶忙起床,胡乱穿上衣裳,在门后找到一根冲担,开门顺着猪叫的方向赶了过去。

屋外雨已停了,月光之下,我模糊看见小塘那边田埂上有一个人,又叫又拍手,声音好象大队长。

我急忙赶过去,才看见那人前面不远处还有一只麻花花的家伙,朝大山方向走去,那里还可以听到猪的哼哼声。

那麻家伙知道有人赶来,稍停一下,放下一团黑呼呼的东西,接着滚下田里。

那家伙回头一看:啊,一双绿莹莹的大眼睛叫人毛骨悚然!我一下子明白了,这是山上下来的金钱豹。它并不怕人,不慌不忙径直走了。

大队长下到田里,抱起那只猪,费力地放到田埂上,我和他小心地往家抬。

远远看到大队长家后门已开,灯亮着。大队长娘子看到我要进来,慌忙抓起一件衬衫往身上穿,她好象只穿了一条裤衩。

进屋放下猪,抬头看见大队长娘子朝我抿着嘴笑,笑什么!该不是笑我看到自己光膀子了吧?

回头再看大队长,噢!天哪,大队长不仅光着脚,还光着屁股。幸好抱猪时,污泥已经染黑了大队长的肚皮和小家伙,要不然,哈哈!大队长接过娘子递过来的毛巾和衣裳,转进小屋。

那只五十来斤重的黑猪躺在墙角只哼哼,脖子上还有不少血。队长娘子端过油灯,对我笑着说:“哎呀,这可好,你又帮了我们的忙,又看了我们家的香因(占便宜),看样子你明天还得帮我的忙。”

借着灯光,我看见猪脖子上下各有两个指头粗细的深洞,豹子可真历害呀。队长娘子对正在洗脚的大队长讲:“你明天去大队搞点药,让知青伢给猪打两针。”

她又接着和我说:“今天辛苦你了,明天还要请你帮忙。”我担心猪会死掉,问要不要今天就想办法打针,她说:“不要紧,猪贱得很,死不了,明天再打针不迟。”回到家,想到大队长光屁股一肚皮泥巴黑鸡鸡就好笑。后来才知道,那里不光有光屁股睡觉的习惯,结了婚的女人还有光膀子乘凉的习惯呢。

最后修改日期:2020 年 8 月 17 日

留言

撰写回覆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