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女人(七)

    虽然队长娘子没有答应我什么,可那是一片好心。我还是天天去大队长家,打针换药,只是情绪低了点。队长娘子的脚很快就好利索了,猪也完全好了。

大队长非常高兴,专门买肉、杀鸡、打酒请我吃饭,以示感谢。

同时请来堂弟、公社教委主任兼公社中学校长一同吃饭,意在引荐一下,谋点什么差事,他答应看看再说。可是我一想到我父母身在黑九类之列,至今没有消息,就一点心思都没有了。

农村的女孩读书很少,翠玉和银环是少数读书的女孩子,不过她们经常抽空帮父母干活,打猪草,种菜地。假期也出工,挣点工分。 

一天下午,翠玉在一块竹林边上的田埂割草,突然尖叫起来。

我正在犁田,吆停牛就三步并两步赶了过去。定眼一看,草丛中有一条黑白相间的蛇正抬起上身朝着翠玉吐着双叉信子。

我急忙上去挡在吓呆了的翠玉面前,照着蛇颈就是一牛鞭子,那蛇一闪,没有打中。

那蛇似乎有六七尺长,并不害怕,竟然向前一跃,上身抬起两尺多高!我横着就是一鞭子,“呼”地一下,蛇颈被竹鞭梢刷断,蛇头倒下,只有一点皮和蛇身相连。

蛇身还在扭动,我又上前抽了两鞭子,用翠玉的割草刀挑起那蛇的头颈,蛇还在不甘心地张合着嘴,我看到那嘴里有两颗弯曲的长牙—毒蛇!

《农村医生手册》上毒蛇图谱就有这样的黑白相间的毒蛇,名字叫银环蛇,以神经性毒液伤人,属剧毒蛇种,但两公尺以上的大蛇却是少见。当地农民叫它竹竿蛇,民言道:“花棋盘、银竹竿,上午被咬下午完蛋。”

正看之时,脚腕被什么东西刺了一下。低头一看,脚边草丛中黑白相间的蛇尾一闪--原来还有一条差不多大小的银环蛇,偷袭了我一口。

我赶上去一连几刀,砍断那条蛇。我再细看蛇咬之处,四个对称的小牙洞渗出了一点鲜血.翠玉看到我的右脚背上流了点血,急得眼泪直流,慌忙撕衣裳下襟给我包扎。

我告诉说不能包,接过布条扎紧伤口上边。我洗净泥巴脚,用力从四周向伤口挤,硬挤出一点血水来。伤口麻木不疼,正符合银环蛇咬人特点。

我不敢大意,让翠玉去告诉队长。队长一听是竹竿蛇咬的,连忙派人把我用竹床抬到大队保健站。

保健站没有治蛇毒的专用药,打了青霉素,用了当地的草药。

回家不久,右脚就肿得非常厉害,当晚就发起烧来,眼睛发蒙,喉咙肿痛。大队长和队长娘子很着急,连夜去找当地治跌打损伤虫蛇叮咬很有名气的草医王家老爹。

他们到来已经半夜,王老爹用利刀划开牙印,挤出不少血水,外敷了一包不知名的草药。

喝了队长娘子煎好的草药汤,朦胧之中,似乎听到王老爹讲:“中毒很深,象是交尾雌蛇干的,此时之蛇凶猛十分,毒性更强。医生医病难医命,用药已到十足,而且是以毒攻毒,男伢性硬而脆,难防毒毒相加攻心锁喉,务必--”话音渐渐逝去,我进入昏暗之中。

最后修改日期:2020 年 8 月 17 日

留言

撰写回覆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