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女人(十六)

盼望以九的广播喇叭终于接通了。虽然只是一个纸盆舌簧喇叭,可在那个年代,广播喇叭却给带来了大量的信息和文化享受。

当广播响起来的时候,山村就变得热闹,显出一点现代的生气,议论已久的样板戏一下子送到耳边。

我一身女孩的打扮,坐在床边,一边听广播里的样板戏,一边学做针线活。闲时听戏,可真是句句入耳。

听到《沙家浜》里《智斗》一场,最让人趣味盎然。我学着三个角色,变着声调唱。

觉得我比较适合小生和小旦的唱腔,模仿阿庆嫂的唱腔时最有兴趣。

唱完《沙家浜》又唱《红灯记》,我唱不出李玉和中气十足的高音,学唱铁梅,却感到我的唱腔自有几分娇柔圆润。唱着唱着,,我一下想起小学毕业那年,正是大讲阶级斗争之时。

暑假,剧团开班招收小演员。妈妈自感我升学有难,带我去剧团报考。那开班的女负责人,让我跟她念了几下,就高兴地一口答应收下了。

也许我那以京剧票友闻名学府的教授外祖父一直反对母亲的婚事的缘故,我的父亲坚决反对,此事才未成功。如果那时进了剧团,我现在一定登台演出了。

想着唱着,忽闻一声:“唱得真好啊。”

才知队长娘子已推门进来了。

队长娘子走过来,拿起我做的活看了看:“玉姐,你真是个聪明孩子,学什么象什么。你真象我那唱戏的表哥,聪明、秀气,做什么都是拔尖的。他当年也是你这样漂漂亮亮、水灵俊秀的模样。哎,好人难长寿啊,后来被别人陷害成反革命,他在劳改时病死了,他真是个难找的好人。”

她坐在我的身边,轻轻摸了摸我的头:“辫子梳得很对称,从上到下打扮的象个漂亮的闺女,我仔细看过了,我们大队都找不出比你俊秀的女孩。许愿把你许成了女孩子,这也许是命啊。我表哥在小时侯是算过命的,听说命中要躲过三关,小时侯当女孩养是头一关。他长大了,读了书就不信这些,不信不行,抗不过。过去的事真让我想起来心酸。不说了,你也是个苦命的孩子,我真怕你有个闪失。衣裳穿着还好吧。”

我说:“衣裳还好,就是,就是有一点还不行。”

“哪里不行?”

“我不好说,姐,你肯定知道。”

“你说的是什么?”我用手摸了一下假乳房,脸上顿时发起烧来:“姐,我,我想有个真的,象你一样的那个,我不想要棉花做的。”

她一下子脸红了,红得那么好看,又象一个女孩一样,羞得低下了头。好一会才抬起来,目光是那么地温柔,让我感到她是那么美丽,那么动人。

她咬了咬嘴唇,目光中闪出一丝慌张,瞬间又稳定如初:“当年,表哥也曾这样过。那时我们两家常来往,虽然他很有女孩子的样子,可我娘很喜欢他。

谁知,他改不了女儿心,他很想和我一样,非要我让他看看,还和我比过,想了不少办法,没有什么作用。还要我帮他想办法,我劝过他,但拗不过他。

听我们这里江上跑船的艄公说过,我们这里清源口镇的窑姐的奶子是吃药发起来的。

你还不知道,过去清源口的窑子在这一带长江上是有名的,有言道:船到清源口,顺风也不走。

我有一个远房的姐姐,家穷被卖进了窑子。瞒着我家大人,偷偷用一个玉镯换了这个药方子,一试,上十剂就灵,发奶也有用。

我帮表哥搞到方子,他用了药,时间长一点,真的起了作用,奶子长得和女人差不多。”

说着说着,她的脸又红了起来。我连忙问:“药方还在吗,姐姐,我真想把乳房发起来。”

最后修改日期:2020 年 8 月 17 日

留言

撰写回覆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