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女人(十四) 看着她那美丽善良的大眼睛,我的眼睛模糊了,我顺从地点点头。她轻轻抹去我眼角的泪水,拿起梳子为我梳头。四面梳了一下,梳到前面,头发已过了眉毛,挡住了眼睛。再向后梳,头发勉强可扎在一起:“人瘦毛长,你的头发长得还比较快,刘海已经足够了,梳辫子还差一点,再有个把月肯定可以。到时候,万一不够长,翠玉那年剪的长辫子还留着,接一下,一定好看。好好休息,我该做饭去了。明天我给你找点针线活做做,学点手艺,也解解闷。” 队长娘子为我戴上耳环、鼻环,让我足足兴奋了一下午。我掂着缠裹的脚,在家里走了好一会,心里想着队长那扭腰摆臀轻盈妩媚的模样,希望感受那耳环、鼻环的晃动。只是耳环、鼻环一点不晃动,碰一下多少还有点疼痛。不过,眼前的一切都让我高兴,拿起那本《镜花缘》,又细细地品味女儿国的章节,想着林之洋男扮女装惶惶不安的样子,摸着自己的耳环,看着自己缠小的半尺金莲,美美地享受着眼前的女儿梦。剩下的一个愿望—就是盼望自己的头发快点长长,能够梳上一对小辫子。 一眨眼,几天过去了。队长娘子为我换上了短一点的裹脚布,薄薄一层。我试了一下,居然可以勉强穿上翠玉做的绣花鞋。虽然很紧,可紧中有一种难言的兴奋,去掉了裹脚布就一定能穿上。她还给我带来绣花的绷子、布料和针线,教我绣花,做鞋面。这几天,我戴上耳环、鼻环,吃饭睡觉整天不取,已戴成了习惯,一点胀痛感都没有了。由于银打的环子较重,坠大了环眼,我在练走步时就可以感到它们在晃动,我也走出了队长娘子一步三摇的韵味。我试着把耳环取下,再戴上,试了几次就熟练了,不看镜子就能戴好。原以为鼻子戴上鼻环会碍事,可实际上,鼻环戴在鼻中隔上没有一点妨碍,只是偶尔擤鼻涕时要擦一下鼻环。我没事时就把玩鼻环,让鼻环在鼻中隔上来回转圈,想向着在那上面栓上链子,最好是让队长娘子牵着锁着。挂上钥匙链一拽,还真是有点疼呢,难怪那么大的牛,一穿鼻子就乖乖跟人走。身体比以前好了不少,胆子也比以前大了不少,偶尔出门,上个厕所,就穿上队长娘子放在这里的旧衣服,不慌不忙地走一趟,那种感觉非常好。我更希望头发长快点,出门不用怕了。一有空,我就学做女红,模仿翠玉做的绣花鞋样学着绣花。虽然较慢,可做的活很让我自己满意。拿给队长娘子看,她很高兴,一边夸,一边教,让我越学越有劲。 一次,我正在绣着花,好几天没来的翠玉敲门。我放下活,迎她进来。她是来给我送报纸的,大队长隔三差五常带给我看,这也是我难得的一点精神食粮。她一进门就上下仔细打量我,两眼闪着惊喜的亮光:“哎呀,耳环都戴上了,还戴了鼻环,真不错,蛮好看。呀,头发也长长了,脚也缠的尖尖小小的,我的这双旧绣花鞋你也能穿上脚,上上下下是不一样了。难怪我妈说,你比我们还象女孩。你越看越象女孩子,还是一双小脚,你能走路给我看看吗?”“那你不能笑我”“不会的。”我挺起上身,眼睛平视,轻移莲步,随步子轻摇着腰臀肩脖,耳环鼻环也一起有节奏地晃荡起来。翠玉看得两眼闪亮:“呀,真象我娘走路的样子!缠了小脚,再戴上耳环就是好看。我妈真偏心,银环子都让你戴上了,你看我的耳眼上只插了两只细棍子。真羡慕你,能把耳环取下来让我戴上看看吗?”“行,这耳环本来就是你的,我只是借戴一下。你妈说,戴一下银耳环,耳朵眼长的快一些。我把耳环取下来,你来戴上。”我把耳环摘下来,翠玉摸着拿下自己耳环眼上的细棍子,对着镜子戴耳环,半天没戴好,对我说:“你帮我一下。”我接过耳环,摸着她那柔软的耳垂,轻轻穿过耳朵眼,一下就戴好了。翠玉对着镜子来回照着,脸上露出欣喜的神色:“耳环就是打扮人,瞧瞧,我戴也好看。你的手真巧,一下就戴上了。听我妈讲,你的花绣得非常好,拿给我看看吧。你试过我做的绣花鞋吗?我娘要我把鞋做成尖脚的样子。”试了一下,我喜欢你做的鞋,样子好看,尺寸正好。”我脱下旧鞋,用翠玉做的绣花鞋比了一下缠着脚布的脚:“裹脚布拆掉就能穿了。”翠玉接过鞋子,一手抚摸了一下我的脚尖,一手把鞋套在我的脚上,比看了一下:“你的脚缠的真好看,我的绣花鞋没有白做,尖尖翘翘的,穿上真漂亮,我好羡慕你啊。”她抬头看着我,目光闪闪,看得我很不好意思。我连忙拿过我做的鞋样递给她:“你看,我绣的花是照着你做的样子绣的,你看哪里还要改一改?”翠玉拿过我绣的鞋花,赞不绝口:“绣的真好,花是花,朵是朵,难怪我娘总夸你,你要跟她多学两天,什么都可以自己做了。你没有去看,我娘给你做的女孩衣裳和东西都快做好了,真的蛮漂亮。”说得我心里甜滋滋的,真想立马拿来穿上,打扮一新。她还告诉我,公社附近大队早些时就安了广播,公社中学正在教唱革命样板戏呢。她抬起眼睛:“听说广播里每天都有样板戏,我长这么大没有看过戏,你最聪明,学什么都快,装好喇叭你天天都可以跟着唱,学会了,唱给我们听一听。你看,这报上还有样板戏的照片呢。”她翻开报纸,第四版登了整版的样板戏剧照,有《红灯记》、《沙家浜》、《智取威虎山》、《红色娘子军》等。“听我娘说,过去我们这里唱戏,都是男人演女角。我表舅才会演戏,演花旦最绝,比女人还漂亮。成立合作社那时,还请他的剧团演过戏。我娘看他演的小姐呀丫鬟什么的,都迷住了,我娘才喜欢看他演的戏呢。我看你要唱戏,也能象他一样演女角。”  她又用那忽闪忽闪的大眼睛看着我:“你细皮白肉,生的真好看,你要演戏几演不了李玉和、杨子荣、郭建光,更演不了鸠山、胡传魁那样的坏人。只能演这里面的李铁梅、阿庆嫂、小常宝,你若化化装,一定比她们还漂亮。你要是演戏,我们天天来看。来,把耳环还你,我帮你戴上。”她侧脸摘下银耳环,我连忙说:“你戴耳环很好看,不要取了。”“那把行,你的耳环眼要长死的。”“已经长好了,要不然,我就穿上你拿下来的小棍子。”“你还要还愿呢,戴上吧。”“那我自己戴吧。”“不,我要给你戴上。”她上前轻轻按住我的肩,向前拉了一下:“脸靠近一点。”她把我头发向后理了理,一手捏着我的耳垂,一手把耳环穿进耳朵眼,她在把耳环捏圆时,手直哆嗦。戴另一只耳环时,我感到她的确呼吸很急促,哆嗦得更厉害了。我侧过脸看她,只见她脸色绯红,浑身发抖,我连忙问:“你怎么了?”
最后修改日期:2020 年 8 月 17 日

留言

撰写回覆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