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女人(十一)

队长娘子半个下午就让我改变了命运,穿耳穿鼻缠脚,就象做梦一样。

屋子里静静的,我一人对着镜子,仔细地端详自己的脸庞:白嫩的皮肤,温顺的眉毛,黑亮的眼睛,微翘的鼻子,红润的嘴唇,纤细的脖子。

嘴唇上生有绒绒的汗毛,颌下未见男性的喉包。只见两个晶亮的小珠子在耳边轻轻地晃动着,越看越喜欢自己的脸蛋。侧脸细看新穿的耳环眼,再轻扯穿鼻而过的丝线圈,都蛮好。

也许是皮肤好,也许是治了蛇毒的作用,穿耳和穿鼻之处,没有红肿变型,带来难看。我庆幸自己有一个清秀的面目,白晰的皮肤,温柔的性格,瘦巧的身材。

我恨不得马上穿戴齐全,走出家门,向世人宣布我就是女孩,我就是女人。我轻轻站了起来,脚下涨疼涨疼的。

看看缠得紧紧的双脚,虽然不是三寸金莲,可它是被真正的裹脚布缠得紧紧的,裹的尖尖的。快感油然而生,大脑产生着兴奋冲动,胸中荡漾着愉快的心曲。

苦辣酸涩终是甜,它来源于十几年女儿情节的决堤暄泄,也引发于穿环缠脚带来的幸福痛感。

我细想古代仕女的姿态,模仿队长娘子走路的韵律,按队长娘子的交代,坚持在屋里走动。走路时的脚疼,集中在脚前部,几个脚趾尤甚。

用脚跟走路,就好多了,这才明白小脚女人多用脚跟走路的道理。

我忍住疼痛,力求走出队长娘子那种轻盈妩媚的韵味来。实在走累走疼了,就在床前休息一下。

“吱”地一声门开了,“肚子饿了吧?我娘做了好吃的,我给你送饭来了。”说着,翠玉端着晚饭,走进屋来,轻轻放在桌子上。边摆碗筷边说:“知青哥。”

自从我上次救了她,她就悄悄在“知青”称呼后轻轻加了一个“哥”。

“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公社要通广播了,大队小队都要出钱,这几天,家家户户要按喇叭,你在家就可以解闷了。听说每天都要播送样板戏—”

她突然停住了,惊奇地望着我:“哎呀,你,你怎么穿了耳朵眼?而且两边耳朵都穿了呀!这是怎么回事?”

“这是你娘给我穿的,也是我要她穿的。你还记不记得,我病危时,你娘曾向大仙许愿,若救我活命,扮女衔环。这是做女人还愿第一步,女人都要穿耳环,你不也是穿了耳朵眼吗。你娘还要给我做女人衣裳和绣花鞋,蓄长头发就去还愿。”

“哦,是的,我们这里的老人都说,不还愿,要遭报应的,咳,没办法。知青哥,你愿意做女孩吗?”

“你娘说了,不还愿不行,我觉得做女孩也挺好,只是不能做一辈子女孩。我不但穿了耳朵,还穿了鼻子呢,这叫衔环,你瞧鼻子上。”

我抬头让她看了看鼻子。她瞪大眼睛,轻轻摸了摸我鼻尖上的线圈圈,摇了摇头:“真的呀!是我娘给你穿的吗?穿鼻子一定很疼。”

“还好,你看,这不是好好的吗。”

“在这里穿上环子,那不是象牛一样?”

“是的,戴上环子,表示象牛一样报恩。你看,你娘还为我缠了脚呢,她说从头到脚都要象女人才灵。”我抬脚让她看看。

“这是我妈给你缠的?还挺好看的,我妈都没给我缠过脚。呦,你的脚缠的这么小,肯定很疼。还愿太难了,为了我,你吃了好多苦,也不怕疼,我打心眼里佩服你。你吃饭吧,都快凉了。”

   我吃着饭,翠玉在边上瞧着我,眼睛亮亮的,她很象他妈,眼睛特别好看。

“知青哥,你长得可太象女孩了,队里的人都说你象女的,比女人还秀气,说话也象女人那样,细声细语,我娘也这样讲过。

我娘还说,你长得虽秀气,倒还蛮勇敢,是你救了我,我们一家都喜欢你。那些天,真怕你活不过来。我爹我娘急得不得了,为你请神许愿,我家姑姑姨姨还为你烧香呢。

这次,你要是把头发留长,耳环一戴,花褂子一穿,就真和女孩一样了,外面人肯定看不出来。我很喜欢你扮女孩的样子,肯定很漂亮。对了,你可别把脚缠得太小了,象我娘那样,就不能做事了。”

“不会,你娘讲,我的脚已经长大,最多只能缠到和你的脚差不多大,只要放开,还会长大一点。”

“那你就别放了,和我穿一样大的鞋子,我们可以共鞋穿了。告诉你,我也会做鞋子,我绣的花才好看,我帮你做一双绣花鞋,要不要?”

“那太好了,有空,你最好教我绣花,我也想学学针线活,学学女孩的样子,象你一样就行了。”

“还是让我娘教你吧,我娘啥都会。要是我娘把你打扮成女孩了,我就叫你知青姐姐。我要是和你一起出去玩,我就叫你姐,哈哈,别人还会以为我们是姐妹俩呢。”

“行啊,到那时,你可要帮我打点掩护,不然就会露马脚了。不过,真和你出去玩,你得叫我姑姑。”

“不行,你才大我两岁。”

“可我大哥比你妈还大两岁呢。”

“那我不管,我愿意怎么叫就怎么叫,就叫你姐,那时,你要不答应,我就当别人面叫你哥哥,哼,看你怎么办。不早了,我该回去了,不然,我娘要骂我了。”

“你娘说过,我穿耳缠足的事不要声张,少一点人知道好些。”

“知道了,我不会乱说的。”

最后修改日期:2020 年 8 月 17 日

留言

撰写回覆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