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女人(十)

队长娘子一下决心,马上就行动。她找到自己的衣裤和翠玉的绣花鞋,比试了一下尺寸。

我比队长娘子只高一点,衣裤大小差不多,只是翠玉的鞋子小了一点,尤其是左脚。

她看了看我的脚:“你伤了元气,要好好养一养病,我让大队长找队里照顾你在家休息两个月,可以把头发蓄长点。反正不少人知道我要给你还愿,我干脆帮你学作女孩打扮。左脚大一点,就给你把左脚缠一下,总能缠小一点。再给你把耳朵眼穿好,你可不要怕疼啊。”

她找来针线和保留多年的裹脚布,一一放在我的面前,看到这些东西,真让我从心里高兴。

她让我坐在她面前的凳子上,准备穿耳环眼。她把针穿上丝线,就揉捏我的耳垂。

边揉边告诉我:耳垂揉麻木了,穿起来不疼。刚揉了几下,她把我两个耳垂都摸了摸,问我:“你两个耳垂里都能摸到小肉跎跎,搞过什么?”

我不好意思地说:“十三、四岁时,我自己穿过耳朵眼,后来长死了。”

她笑了,边揉边说:“难怪有小跎跎,乁是早就要作女孩呀。穿耳环眼要吊个东西,长好了,要戴一段时间耳环。耳环要长戴,不戴了,要插根细棍子,时间再长点就再也长不死了。”

原来如此,难怪有些女孩耳环眼里常插着细棍子,就是不让耳朵眼长死。

队长娘子把耳垂揉得热呼呼的,当一针穿过耳垂时,我不觉得疼,反而感到一阵兴奋。

队长娘子把穿过的丝线系上一个小珠子,她告诉我要把耳朵眼吊大一点才行。接着,她很快又穿好另外一边的耳环眼,吊上同样的小珠子。

穿好耳朵,她端着镜子让我照照看:我的头左右一晃,耳朵上的两个小珠子就晃个不停,我又是一阵兴奋。

队长娘子看看我:“很漂亮,头发留长,梳一梳就是一个好看的女孩。”

我问:“衔环以报,是不是要在鼻子上穿环子?”

她说:“我们这里是有许愿穿鼻戴环的,也有许愿给自己锁上铁链子的,那是作牛作马报答恩情的意思。那是许的很重大的愿,不多,但我的确见过有人鼻子戴环的。

是我代你许的愿,那是没有办法呀。天理在上,不还愿怕不好,但穿鼻子又怕你不愿意。我只见过给牛穿鼻子,粗针穿上细麻绳,长好再穿上木棍做的牛鼻圈。我想,穿鼻子可能比穿耳朵要疼些。”

我说:“姐姐许愿是为了我能活命,还愿也是天经地义的事。许愿要穿就一定穿,姐姐给我穿鼻子吧,我不怕疼。”

她看我非常坚定,叹了一口气,拿起针线,捏着我的鼻中隔,看好位置,小心对准,一针穿过,确有一点疼,但没有流一点血。

她用的是肉色丝线,在鼻子尖下中间处系了一个小圆圈。

我拿起镜子照了照,线圈不大,不注意就看不到。没想到梦中的穿鼻子也成了现实,心中不由一阵激动。

队长娘子摸了摸我的鼻尖:“过两天不太疼时,把线轻轻两边扯一扯,活动一下,多长两天,再在那个小眼里插上一根细棍子,还愿时就可以戴上一个小环子,就是衔环以报了。我看,鼻子上戴个银环子肯定也好看。小弟,你真勇敢,不怕疼,什么都能承受,现在我给你缠脚吧。”

她让我坐在床上,她坐在小凳子上,为我洗干净脚,在左脚抹上爽身粉,把脚尖握紧,用裹脚布使劲缠将起来,动作娴熟。

她摇头笑道:“我没有给我姑娘缠过脚,却给一个小弟弟缠小脚。不过你这脚已长大,不能缠成弓型,只能缠得窄一点、小一点,短时间效果不会太好。”

由于用劲很大,她额头上沁出汗水点点,唇红齿白眼明亮,银耳环随着动作愉快地晃荡着。她一抬头看见我看着她,对我一笑,那样子美极了。

她看我那么羡慕,就说:“别急,耳环要等耳环眼吊大一点才能戴上,我真攒了点好东西,有几副银耳环放着,到时让你戴上一副最好看的。”

左脚缠完了,她看了看,觉得没有缠小,又拆开使劲再缠,并问我紧不紧,我说不紧,实际又紧又涨,但心中很高兴。

缠完一看,脚掌比原来瘦小不少,窄了一公分多,短了半公分多,尖尖翘翘的,她感到缠得满意了才用针线缝上。

她把两只脚比了一下,说:“干脆把右脚一起缠了,稍缠松一点,大小一样就行。”

一会就缠完了右脚,大小差不多,用针线缝好。她把大队长的鞋子套在我的脚上,正好松松一穿。

她要我下地走走看,脚一落地,的确很疼,队长娘子告诉我:“就这样在家走路,尽量多走,三天一洗脚,洗后我给你重缠,你要坚持走路,不要怕疼,慢慢就会习惯,直到定型为止。我马上给你做鞋,比翠玉的鞋再小一点。”临走告诉我,要少出门,尽量不让别人知道了。

最后修改日期:2020 年 8 月 17 日

留言

撰写回覆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