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女人(十七)

“啊!你也想这么做?这是怎么回事?玉杰,你是不是真要这样?”队长娘子怔怔地看着我,我连忙抓住她的手,说:“姐姐,我做梦都在想,真想长出一对高高的乳房来。你一定能帮我,姐姐,我求你了。”

队长娘子叹了一口气:“我这也是命啊,过去的事情,今又重现了。那个药方子可能还在,当年表哥用的时候,一直是我在王老爹那儿为他拿药。

有些药还不好找,王老爹费了不少劲,上山挖,药铺配,总算都弄齐了。

王老爹是个好人,从来没有多问什么。不过那时,他还是有点奇怪。

今天,又象当年一样了,我该怎样向他讲呢?好吧,我还是去办。这事不知道能不能成,不管怎样,你自己可要保密!”我连连点头应诺。

药很快就拿来了,好大一包,有几十袋。队长娘子告诉我,对别人就说是疗伤驱毒的中药。

她还告诉我,见效时间有点长,要有耐心。用药后,每天早中晚三次提气,从中极、元关、气海向上走,每次做十五次。

每次提气,两手分别用手掌心握贴两个乳房,从外向里匀力旋转揉乳房三圈,不要间断。为了减少麻烦,我要自己熬药,队长娘子答应了。

她看了看我的身体和穿着,对我说:“自己动手做事,可不能太花哨了。再就出门多了,简单一点好些,我给你改变一下穿戴,免得人家议论。”

她让我换上她的素色旧衣裳,穿上翠玉的旧鞋子。取下我的耳环,给我的耳环眼里插入两根细棍子。

又笑着说:“戴鼻环的人太少,见怪的人总要多嘴。你的鼻环孔洞已长成了,鼻环可以暂时不戴了,环洞怕长上我就给你穿根棍子。到还愿的时侯,你再穿上鼻环,系上根绳子就可以当牛了。”

她帮我摘下鼻环,细心地在我鼻中隔的小洞中穿进一根稍粗的小棍子,怕不好看,又影响擤鼻子,就把小棍两头剪短。

我对着镜子照了一下,脸上少了耳环、鼻环,耳朵、鼻子上空荡荡的,好象逊色不少,真有点不习惯。

队长娘子见我对着镜子端详,有点舍不得的样子,就说:“你别舍不得,以后有很多机会戴上耳环鼻环,够你美的。你穿素净也一样好看,怎么看也是一个漂亮的女孩子。别忘了,你要抓紧做你想做的事。有什么不好,就告诉我。”

中药真是难吃,一天两次,嘴巴苦,胃里也难受。头两天,没有动静,我还是坚持提气,按摩那干巴巴的胸部。

不过,几天以后,开始出现效果。两个乳头涨疼,慢慢整个乳房也开始涨疼,小腹及睾丸也慢慢的有点酸兮兮的。

按摩乳房,涨疼越甚,涨疼中却有一丝欢欣愉快发自大脑,渗入全身。随着时间的推移,乳房真的开始发育了,乳头明显长大,颜色变深。

乳晕扩大,和乳头一样,呈现出美丽的深红色。乳房也在慢慢地长大,从乳头开始骄傲地向上挺起,向外扩展。

我拿掉胸罩里的棉花团,让它们有一个自由伸展的空间。乳房的发育带来了全身心的变化,最突出的是心情的愉快。

按摩它们带来的是全身的兴奋,抚摸它们产生的是满心的欣喜,走路可以感觉它们的存在、它们的份量。

随着脚步,它们在晃动,它们在疼痛。这一阵阵的晃动和疼痛,让我一阵阵兴奋,由衷欣慰地感受着它们的成长。

它们的挺立,让我有了一种全新的感觉,脚下半尺金莲不再是一种简单的走动,金莲交替轻移个它们上下颤动形成了和谐的韵律。

我体会这美好的感觉,慢慢体会着,真实体味着,我感到我已经走出队长娘子那种妩媚动人的姿态。

我的皮肤也在变化,变得更细腻了,脸色粉嫩,秀发乌黑,汗毛绒细,嘴唇更加红润。我的体态也在变化,臀部肥玥,肩部下垂,肢体线条显得圆滑柔美。我的嗓音比以前更显得尖高圆润,把样板戏的女角唱腔唱得自然流畅。

我的变化,队长娘子最先感到。她到我这里,听我唱戏,教我做针线活。经常仔细地打量我,微笑地看着我。那眼神带有一点惊喜,而更多的是爱抚,但似乎还有一丝隐忧。

我喜欢她的眼睛,美丽、温柔、妩媚。迎着她的目光,我感到的是一种沁人心脾的温馨,我好想迎上去,融化在那芬芳之中。

当她看到我胸前的衣服下,乳房已悄然挺起的时侯,轻轻地问我:“那里是不是真的起来了?”

我轻轻地点点头。她笑了:“你真不简单,男孩硬是长成女孩的身型,脸色也越来越好,面似桃花,人更好看了。难怪人家议论,人家说的也没错,就是一个漂亮女孩子。”

她停了一下,皱了一下眉头,说:“人多嘴杂,有人看到你的打扮,有点议论。妯娌们听到一些话,有人说你得了怪病,也有人说,我们家在搞迷信,大队里有的人也有点这个意思,大队长有点架不住了。

我又把他说了一顿,有些事他也信,但他还是有点不踏实。也难怪,谁让他是大队干部呢。好在你真的好起来了,许愿的一些事情也都具备了,这两天,我们就去还愿,了却一件大事,也是一件心事,好吧?”

作者自述:尘封的故事,在磨难中延伸,难释的情结中又迎来一个开放的年代,很难有一个圆满的结尾,我很害怕継续写下去。上山容易,下山难,我真不知道如何收尾,骑虎难下,也许有姐妹能援手帮我。

最后修改日期:2020 年 8 月 17 日

留言

撰写回覆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