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蓮叢夢回》(四)  古鴻銘    《三寸金蓮》網站2002-11-22制作  三、山西大同及附近地區
    大同即《采菲錄》中所稱“云中”之地,大同自明朝始,即以纖纖金蓮而馳名,至清代則為最盛之時期。
    余思大同婦女之金蓮纖小之原因頗多,一者該地較涼爽,便于纏足,夏季緊裹雙足,亦不致太熱;二者晉地之人皆喜食醋,醋可使骨質柔軟,易于纏裹;三者該地已近蒙疆,受禮教束縛較少,思想較為活躍,故有“賽腳會”、“晾腳會”等名目,不惟能推動女子纏足,且把纏足提高到一個新水平,使大同成為全國聞名的金蓮勝地之一,云中金蓮是為天下一絕,并非妄言。加之該地偏北,婦女膚色皆白凈,故“大同婆娘”一詞,即為纖足美人之意。
    余曾于五十年代赴大同附近之柴溝堡,至街上望去,滿目皆纖纖蓮瓣,三十歲以上之婦女,無不蓮鉤纖纖。亦有二十歲之纏足婦女,實令人大開眼界。
    每逢集市之日,婦女皆服飾絢麗,對于金蓮則更是精心包裝,自小鞋、小襪以至腿帶,五顏六色,光艷奪目,多坐于無蓬馬車上,翹出一對絕妙弓彎,供人鑒賞。蓮鉤窄窄,樣式各異,爭奇斗艷,令人目不暇接。余將于后文詳述當時之見聞。
    其后,余又至大同,則如墜金蓮陣中。大同街頭,蓮足對對,皆纖小周正,其纖小至極者,則因站立不穩,蓮步姍姍,或扶墻而躑躅,或扶小童而款動。亦有年不及三十而扶杖者,其嬌弱之態,令觀之者頓生愛憐之心。甚多纖足仕女閑坐街頭,小鞋小襪甚為鮮艷,真是姹紫嫣紅,光彩奪目。遇行人注視伊之雙彎,則微羞而款動其金蓮,似對其精心纏成之小腳頗為自得,時而翹一足于膝上,以手輕捏慢撫之,此亦為街頭之一景也。
    街上之鞋店有纏足鞋、天足鞋銷售,纏足鞋則有布質、絨面、系帶金蓮皮鞋、無帶金蓮皮鞋多種,其中較小者,僅二寸余。陳列方式為:二鞋并列,一鞋插入加一鞋中,四鞋或六鞋鞋尖相對,擺成花瓣式,亦有鞋跟相對,鞋尖向外如星狀者。余于店中見小腳女子伸小腳試鞋,露出著潔白小線襪之蓮足,尖瘦齊整,直如新剝之小角粽,且足心彎彎而不著地,著實勾人心緒,令人留連忘返。
    余首先柴溝堡之見聞。柴溝堡又名懷安,屬河北省,距張家口甚近。余在張家口,雖見有金蓮女子,但不多,而年輕女子小足伶仃者,則不可見。蓋因該地北京移民較多,風氣有所轉變也。由張家口坐車,一站即至柴溝堡。
    車停時,即見一四十余歲之纖足女子,立于站臺上,藍衣褲,足小如錐,綠襪紫色平底小鞋,扎黑腿帶,金蓮僅三寸余,站立多時,似不像候車者。見余等下車,則頻頻注視,又翹動其纖弓,似專為展示其如若春筍般之纖足。余遂仔細觀看伊一對弓彎,見足尖纖細而微上翹,惟足背稍有隆起,較豐滿,足跟處有腳檣,即足踵不向后突出,且微微向內縮進,有和弓之形,而足腕細細,纏有黑色腿帶,此為此地金蓮之特點,足形玲瓏雅致。
    余為觀看更多之纖菱,不得不離開此對妙蓮,行至街上,見對對金蓮,或坐或站或行,姿態樣式各異,且較年輕。時值夏季,售冰棍之女子亦玉筍纖纖,商店之中有女老板者,亦緊纏雙彎,在店內扭動蓮步,招呼顧客。而年齡較大之小腳婦女,則在街頭閑坐,伊等之纖鉤更小,多小于三寸,著各色小鞋,白色或肉色小襪。較小之玉筍,足背多隆起,而足腕細細,且有向后折之腿腕。雖值夏季,皆纏腳帶。因該地一日中溫差較大,夏時夜間亦需棉被。纏腿帶者,防涼風吹腿上而致病也。該地夏日中午亦不甚熱,故金蓮緊纏,縑約多層,亦不致太熱。此適于纏足之地也。坐街上之女子,多翹一足,而以手撫弄之,似對自己精心纏成之蓮鉤十分珍愛者,亦有向路人展示之意。
    現將印象較深之金蓮,記述如下:
1、 青春妙蓮:余坐路旁休息時,附近坐二女子,皆十七、八歲,梳雙長辮,蓋為大姑娘也。一女子之褲腳下竟露金蓮一對,穿深藍色尖口小鞋,棕色提花線襪,長四寸余,雙彎較豐滿,足尖亦不十分尖細,因穿散腿襪,未系腿帶,可看到細細之足腕。余見此小腳大姑娘,心中十分激動,不禁暗暗稱奇:現在竟然還能看到如此小腳之年輕女子,真是機會難得。遂坐而欣賞伊一對香鉤,伊之女伴穿天足平底皮鞋,然足背甚高,不似天足,二女子休息后起立離開,二人皆將雙足成八字形扭動而行,蓮步姍姍。余常見中老年婦女以此姿勢款款而行,今乃見年輕婦子聳動雙肩,扭動而行時,覺十分愛憐。
2、 售冰棍之弓足女:街上有售冰棍之女子,僅三十余歲,著小白鞋,小白布襪,纏白腿帶,金蓮四寸,潔凈齊整,布襪之正面有針線所縫的接縫一條,小襪為細漂白布縫制,較厚,表面有裹布纏裹交叉之輪廓,足尖尖而上翹,鞋底為布底,亦甚干凈,雙彎于地上擺為八字形。伊覺有人注意伊之纖弓,亦不戒意,反有得意之神態,以此纖小弓足而自得。余遂細加諦視,見伊之鞋尖上有一小紅絨球,乃知伊為伊祖父母之輩穿孝。但聽當地人講,纏足女子常以穿孝為由,以潔白之鞋襪裝飾蓮鉤,估計伊之孝服已穿數年矣。
    余思白色之鞋襪,由于光線所致心理作用,常顯較肥大,故惟有尖窄纖小而靈巧之纖菱,方敢以白色小鞋襪炫耀也。
3、 木底弓鞋蓮:街上有二年齡較大之婦女,走路嗒嗒有聲,視之則兩對北式木底小弓鞋也。鞋為深藍色,上繡小花,但無鞋后之“提跟”,弓鞋上套有膝褲,而褲甚肥,無花飾,金蓮不及三寸。二人款動金蓮,頓頓而行,如蹈蹺之狀,與平底小鞋走路之狀不同。
4、 二寸余之絕小蟾鉤:當日下午,余于月臺上候車回張家口,坐于石臺上,稍感困倦,遂閉目養神,后覺有物觸余右膝,視之乃春筍一只,為余右側一四十余歲之小足,金蓮絕小,僅二寸半左右,潔白小線襪,深藍小鞋。概因眾人擠坐,伊翹足于膝上,故而觸及余膝,余乃假作養神,仔細欣賞,見纖足小如玩具,足腕細細而向后彎折,鞋后有白色窄帶系于足面,足雖絕小,然足背無隆起臃腫之狀,足尖不甚銳,然以其纖小掩其不足。至此,余已醉矣,十數分鐘后,火車至,余不得不舍此妙蓮而登途。
    余去柴溝堡時間較短,而去大同時間較長,且去多次,故記載較多之金蓮,現記述如下:
1、 白鞋帶蓮:領小兒購票看電影之纖足女子,金蓮三寸,白線襪,黑布鞋,為晉式,足尖窄如錐,鞋后有白鞋帶系于足面,行走甚快而不需人扶。
2、 扶墻皮鞋蓮:金蓮三寸余,白線襪,金蓮皮鞋,站立及行走不穩,需扶墻而行,令人愛憐,余乃扶伊至各商店,伊坐而休息時,余乃細觀其纖足,其皮鞋之鞋尖部分,中間有一線縫,故鞋甚尖窄,足腕細,纏黑色腿帶,見余仔細看伊纖弓,不覺羞笑。
3、 新月蓮:長四寸,黑鞋黑襪,纏黑腿帶高至小腿之一半處,足尖上翹,足跟不顯,全足上彎如新月。
4、 高背蓮:身材較高,而弓彎僅三寸許,黑鞋黑襪,纏腿帶,自細細之足腕至足底之高度較一般金蓮為高,雙纖鉤足尖向外較八字形角度尚大,二纖菱幾成一直線,且有明顯向后彎折之折腿腕,伊款款而行時,彎折之足腕相對,足身高峻而平直,不扶墻而穩步,實為另一種風味之病態美也。
5、 靴蓮:節日時,街上常有游行,觀者甚多。一纏足女子穿清代上衣及寬腿褲,立于街頭,而纖足三寸竟穿木底弓鞋,為棕白兩色,靴上罩有綠色繡花膝褲,靴后則拖有長長之“提跟”,古色古香,站于街頭觀看游行,亦有多人注視伊之古裝及金蓮,伊亦頗為自得。游行過后,伊又坐街頭多時,翹金蓮供路人鑒賞,至中午時則款動纖鉤回家,雖著木制高底,然行步甚穩。
6、 二寸余皮鞋蓮:看游行之纏足女子,著絕小之金蓮皮鞋,僅二寸余,扶路旁之欄桿而立,回家時家中人欲扶之,而伊竟拒之,款動一對纖小妙蓮,緩緩回家。此為作余印象最深者,其絕小而閃亮奪目之小皮鞋,靈巧可愛。
7、 風箱蓮:該地做飯皆用風箱送氣助燃,一纖足女拉動風箱,因需用力,抬一纖小弓彎登于風箱之上,棕色小襪,黑絨鞋,長僅三寸,足背不高,足腕細瘦,但無折腿腕。
8、 布襪蓮:長三寸余,黑鞋,白布襪,襪較厚,款款而行,見余注視伊一對纖菱,不覺微笑。
9、 跑蓮:一纏足女子見公共汽車即將開至車站,竟飛跑起來,步伐甚大,小皮鞋踏地噠噠作響,后因距汽車站太遠,未能趕上,伊乃坐便道上,等下一班車,余乃坐余旁,與伊交談,問伊為何能跑動如此之快,伊曰,伊雖自幼纏足,然亦習武,故能跑跳,余見伊之雙趺僅及四寸,亦甚尖窄,竟能健步如飛,不知伊是否有鐵尖鞋否。
10、以纏代襪蓮:自農村而來之金蓮女,黑布尖鞋,長四寸許,不穿襪而露足纏,鞋上露緊纏之白色裹腳布,層層相疊,足背微微隆起,足背上有一蝴蝶結。蓋露足帛在外,縑約易松弛,故將腳布之末端分為兩叉,如繃帶之扎結方法,繞至足面打結。其它城市以纏代襪者絕無,余能直接看到纖足纏有腳布,倍覺新鮮,觀看多時,伊亦不怪也。
11、扶車蓮:一纖足女,站立不定,扶墻及停放之自行車艱難行步,乃為之攙扶,伊笑謝,曰自原平來,余仔細審視伊之金蓮,見雙彎并非奇小,四寸許,棕色小襪,小腳皮鞋,問伊為何行走不穩,伊曰,因幼時初纏,以猴骨等洗足,纏足時不甚痛,然足過于軟,故不穩也。
12、襪破露纏蓮:一年紀較大之纏足老奶奶,金蓮不及三寸,然鞋襪不整,淺灰小襪,于足背內側有一大破洞,露出緊纏之白色足布,仍坐而休息閑談,毫不在意。
13、拖鞋蓮:一中年蓮足女,將尖小布鞋之后部踩倒,拖拉如拖鞋,露大部穿棕色小襪之弓足,小足背彎曲至甚,足心處高高懸空,樣式精巧,長三寸余,布鞋為黑色,伊拖小鞋穩步而行,無搖擺欲倒之狀。
14、皮鞋折腕蓮:穿四寸金蓮皮鞋之弓彎,灰色小襪,小足向后極端傾斜,足腕先向后,再垂直向上,余曾為之留影,惜照片丟失,余回憶中,伊足背較隆起,鞋尖不甚銳。
最后修改日期:2020 年 8 月 17 日

留言

撰写回覆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