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蓮叢夢回》(八)  古鴻銘    《三寸金蓮》網站2002-12-20制作  47、西四外地蓮:外地來京金蓮一對,長及五寸,白布襪,黑布鞋,足背平直,為典型山東式樣,取小凳坐西四路口之行人圍欄內,伸二小足于水泥墩上,露白色尖尖之鞋底,閑坐觀看行人。然數位好奇之行人皆議論伊一對緊纏之金蓮。
48、總工會院內為一小花園,常有一纏足女子坐此,年齡已較大,穿綠色有格之尖鞋,花格小襪,喜與人閑談,金蓮長五寸,已不纏足布,足面有軟肉凸出,小襪之襪統較低,露出紅潤之足腕,雖較細,然圓潤多肉,踝骨不大明顯,蓋因以前緊束腿帶之故。
49、膠東地區來京蓮:為附近劉某之母,雖年紀較大,而容顏姣好,身段妙婉,衣著整潔,不扎腿,襪腿較短,露不足四寸之纖足,黑絨鞋,肉色小襪,足前部尖尖而上翹,足背平直,足跟圓圓,行動敏捷,益顯伊蓮足靈巧瘦整之形,《纏足史》述,膠東金蓮甚秀麗,余曾在青島多日,未見出色之蓮,蓋因城市中多行放足,農村中恐有精妙之弓彎也。
50、拖鞋藍襪蓮:余家曾與某工程部門之家屬相鄰,其一家系蘭州人,母女二人皆膚白貌美,臉形橢圓,鼻直,目秀,母僅四十余歲,常于樓內相見談話,行路及足部均未顯纏足之特征,而至夏季,一日,伊穿藍色襪,塑料拖鞋,余忽見伊鞋之前部外側空而無物,細審視之,乃尖尖之金蓮也。除大趾外,四趾皆彎折于足底,足前部極尖窄,而足背較平直,因可見四趾之輪廓,故可知已不纏裹布,然金蓮較長,已近六寸。余曾與之交談,言蘭州一帶仍見有三十余歲而金蓮窄小者。伊笑曰,“吾四歲時即纏足矣,小不足三寸。”現已不纏足布,但足趾不易伸開,僅將足背之折曲展開,現腳已長大,平日穿天足鞋,恐城市人見怪也。但鞋底仍需墊棉花,防足趾壓痛。
51、吳母蓮:吳某之母,膚黑,鼻高而深目,貌似印度人,雙足纏裹,金蓮四寸余,一貫穿藍色小布襪,足背平直,尖峭瘦整,然對自己之小足防衛甚嚴,從不當眾脫鞋,伊為京東通縣附近人,據說通縣至三河一帶,纖足較多。
52、姚母蓮:姚某之母,年僅四十五六歲,纏有金蓮,因身材較高,足亦稍大,已達五寸半,然為一對軟蓮,足背低平,足尖不銳,但全足曲線平滑,混為一體,鞋亦為軟幫,金蓮似無定形,綿軟柔弱,是典型的纏枝蓮。比之纏裹緊括靈巧的蓮足,以其慵懶的外形別具風味。
53、申母蓮:年齡較大,雙足甚纖,三寸余,足背高高隆起,但足尖不上翹,常著白線襪,黑布鞋,甚齊整,有時穿雙拼之小襪,甚新奇,襪為潔白之布襪,于足面之兩側各縫一半橢圓形之淺色藍布,藍白相映,甚誘人。有金蓮小靴之遺意。
54、高母蓮:金蓮較大,五寸半左右,已不纏布,喜脫鞋露足,穿薄襪,四足趾排列甚整齊,然突出于足底之外甚高,故鞋中墊甚厚之棉花。
55、親戚蓮:余曾與某遠親共同搞電子設備之開發,暫住其家,家有老嫗,平時穿天足鞋,故余未注意。一日,伊脫鞋撫足,為一對尖尖金蓮也。足長五寸,每晚赤足洗腳,時與余談笑,不避人。見蓮足底部四足趾壓伏,而把骨亦折彎,故足甚尖,然較長。蓋因足背之彎折已伸直之故,自足尖外視之,則只見大趾及大趾與二趾間之縫隙,其它足趾則不可見,足背窄窄,甚平直,屬山東型。伊曰,早已不纏足布,然行走仍不便,常坐床上修剪足底之硬皮,且時發嘆息,其為世事滄桑之慨乎?伊于天氣溫暖之時,常于洗足之后赤襪其小足,與家中人同看電視,家中人亦不以此為異也。數日前,伊不幸仙逝,余甚念之,乃于《夢回》尾篇以記述之,以資記念。
    《夢回》所述,皆為余所見之事實,至此可算草草結束,而余尚感意猶未盡,然尚未形成總體構思,余將換一寫法,對余之其他回憶,擬加藝術渲染。以增閱讀意趣。
    拙文發表期間,蒙各版主及各位網友的大力支持,愚兄在此有禮了!余之拙作實乃拋磚引玉,企盼諸網友將自己所見所聞多多載文發表,乃余之愿也。
古鴻銘于2002年12月12日
 
(全文完)
最后修改日期:2020 年 8 月 17 日

留言

撰写回覆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