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蓮叢夢回》(五)  古鴻銘    《三寸金蓮》網站2002-11-22制作  15、買油餅蓮:長不及三寸,黑鞋白線襪,極尖窄,足背不高,尖尖之鞋尖上沾少許白灰,遂引余注意。
16、影院前皮鞋蓮:站影院旁,衣著齊整,戴藍色頭巾,小藍襪,四寸金蓮皮鞋,閃閃發光,上面扎褲腿,顯出細細足腕。
17、亮襪蓮:坐街上之金蓮一對,四寸絨鞋,黑色,淺灰色小襪,閃閃發光,仔細觀察,小襪似用綢緞類之面料縫制而成,故閃閃發光。引人注目。余曾見一本名《纏足》一書,中有照片多幅,有在同纖足女照片數幅,皆穿此種閃光小襪,此襪似為民初某一時期于大同流行之小襪。
18、速度蓮:一纖足女,年齡不大,剛近中年,白襪黑鞋,蓮弓四寸,扭動而行,行走甚速而穩,雙足作八字形,腰肢搖擺,雙臂亦隨之,狀如舞蹈。
19、纏枝蓮:一較年輕之纖足女坐階上,伸其纖趾,白襪藍鞋,長四寸余,然足背不高,全足皆呈甚圓潤之線條,雙蓮相并,美妙絕倫,吸引甚多欣賞之目光,伊亦甚為自得。
20、無感蓮:余坐街上休息,旁坐一纖足女子,足長四寸余,足背不高,足亦尖窄,然所穿鞋襪甚呆板笨拙,鞋為橫向條絨所制,式樣極差,幫高,鞋尖又鈍,穿紅棕色粗線襪,極厚而松弛,一對精心纏裹之弓足,竟被如此拙劣之包裝丑化,故纖菱之包裝至為重要。
21、涼鞋蓮:一中年之蓮足女,金蓮四寸,竟穿一雙涼鞋,白色細線小襪,仔細觀察,此小涼鞋為自制,由藍色布帶組成,底為布制千層底,其結構美似女式天足涼鞋,涼鞋露出大部穿小襪之蓮足,足心稍有懸空,足之前部尖尖,足跟圓圓,足背及足兩側可見足布交疊之痕跡。蓋蓮足仍緊纏裹布也。余來大同多次,僅見此雙金蓮涼鞋,實令人激動,因伊突破禁忌,大膽創新,為蓮足之包裝開辟新路。該鞋為平底,若用高底或坡形底則更美觀,若伊能赤裸金蓮而著涼鞋,則更加動人。余曾于南方見金蓮赤裸而著拖鞋者,當在后文敘述之。
22、姊妹花蓮:大同街頭,二近中年纖足女子,面目身高無一處不相似,蓋為雙胞姊妹也。皆深藍衣褲,裁剪得體,金蓮之大小、樣式亦完全相同,皆穿黑色平絨小鞋,棕色細線小襪,四瓣纖蓮,漫蹈銀街,人皆注視而稱贊。
23、自行車蓮:一近中年纖足女子,坐于自行車后座上,其夫推車載伊游玩街上,雙小足垂于車旁,甚纖小,僅二寸許,黑色布鞋,提花小襪,上有棕色及橙色方格,足背甚高,足尖甚尖而微上翹,因未扎腿,為黑色散腿褲,且坐于車上之故,褲腿提起,露細細之足腕,稍向后折,因襪較厚,未見襪內足布折疊之輪廓,然露潔白之布底,前端至尖窄。
24、撫足蓮:一中年金蓮女子,坐石上,右足翹置膝上,以手撫之,足三寸,黑布鞋,白線襪,伊對其纖足輕加撫弄,恐為行路較多,至蓮足疲弱而微痛,撫弄多時,又換左足撫之,觀看蓮女撫足,亦為一景也。
    以上為余印象較深之弓彎,余曾對各金蓮拍以黑白照片,后因搬家等原因,連底片亦皆失落,買屬遺憾,后余根據記憶,余當于身體恢復之后,用photoshop予以描繪,并包括“夢回”的第一部分,有局部特寫,亦有全身。
自“夢回”托站長發表之后,受到蓮友們的支持,余心中甚感寬慰。“夢回”尚有北京、東北、其他地區三部分,余當于身體條件允許情況下,盡快完成,以謝各位蓮友!
三、東北地區
    余曾于哈爾濱市短期住留,見精巧之金蓮亦甚多。有關書籍嘗認為東北地區金蓮纏束不精,外形粗笨,此結論恐與東北氣候有關。因該地冬季甚冷,蓮足女子需穿極厚之棉鞋,藏纖巧弓彎于笨重棉靴中,惟于室內、炕上,方顯其纖纖蓮影。在較溫暖的季節,則可見羅襪小鞋,蓮足之小巧,其美觀不遜于其它地區。
    因東北地區夏季較短而又不甚熱,故便于蓮弓之纏裹,不致因夏日炎炎而增其熱感也。
    因余在該地區時間不長,金蓮之見聞亦不多,現將印象較深者記敘如下:
1、 藍鞋蓮:哈爾濱道里七道街有一纖足女,甚白皙,額前有劉海,淺灰綢衣,小足僅三寸許,厚厚而潔白之細線小襪,淺藍平底小鞋,鞋后部有二三分寬之白色鞋帶,橫搭足面。余先見伊金蓮之正面,甚覺尖窄,后伊坐小凳上洗衣及小襪、裹布等,余乃假作休息,坐路旁觀賞之。見足背不高而較平直,稍有折腿腕,足尖不上翹,但較尖細。
2、 灰幫蓮:坐中央大街一纖足女,面容平平,白上衣淺藍散腿褲,雙翹極為動人,長僅三寸,時余正坐伊之后面,見伊坐時,一足平放,一足足尖向地,見其尖窄之白色布底,鞋尖處超出鞋底數分,鞋底之后部圓圓,裝有厚約三分許之布制鞋跟,鞋底之前部尖尖,鞋幫以灰色隱條布料制成,即“凡爾丁”類。鞋臉甚短,有“剪刀式”弓鞋之風。但鞋尖不上翹而微呈圓形,小襪為白色針織,潔白如雪,甚緊括,無折痕及松弛之處。小足之外側可見裹腳布交叉折疊之輪廓,小足之后部寬僅寸許,小鞋自鞋口處向下逐漸變窄,至鞋跟處則最窄,形成優美之輪廓,此即“和弓式”蓮足的特點之一。后余與伊平排而坐,以觀小足之側面,見足甚纖小,而足背平直,足跟向前微傾,即足跟愈向下則愈向前收,使弓足之側面更加優美,為和弓式金蓮之另一特點。
    伊所照看之小女約三四歲,十分淘氣,競乘伊不備,舉其穿小紅皮鞋之小天足踩踏伊之纖弱金蓮,伊驚呼一聲,雪白之小襪上已沾污痕,小腳似亦被踩痛,伊忙用手撣去窄窄足背之灰塵,仍覺羅襪被污,蓮鉤有爾美觀,乃領女孩回家更換小襪,整理鞋腳,遂款動一對尖小弓彎,緩緩而行,至七道街之一門,準備上樓梯時,一小足作大幅度之扭動,足面之交叉纏裹之裹布亦隨之牽動,其狀至動人也。
3、 花間白蓮:南崗有一花店,店前陳列各種鮮花,陸離璀燦。一小腳女人坐花間之小凳上,金蓮四寸,白腿帶,小白襪小白鞋,潔白之纖弱蓮足與店中鮮花相映成趣。蓋伊乃花店之女老板也。此對妙蓮實可招徠顧客,弓足之足尖微翹,尖窄瘦整,足面平直,時而翹一小足于膝上,露尖窄鞋底,對顧客微笑,此種風情,實令人心醉也。
4、 操場蓮:余所在學校之運動場中有一戶人家,可能系維護場地人員之家,中有一纏足女子,身材較高,面白而膚色紅潤,雙趺僅三寸,著白襪,淺藍小鞋,足形極軟,自足腕直至足尖,成為一圓潤之整體曲線,足跟不顯,腳形舒紆,乃精妙之纏枝蓮也。步履甚艱,行走之時需扶墻或扶小兒以防跌,其狀甚令人愛憐。伊又甚喜潔凈,常刷洗小鞋掛柵欄上,余曾以尺量之,僅二寸九分。
5、 黑褲黑鞋蓮:一纖足女,黑衣黑褲黑襪,小鞋亦黑色,金蓮不足三寸,行走不需扶墻,亦無扭動之狀,行走時一頓一頓、一顛一顛,如踩蹺狀。
6、 格蓮:道里一門口,坐一纖足女,僅三十許,金蓮近于五寸,置小足于臺階上,小襪潔白,而小鞋則為金蓮皮鞋樣式之自制布鞋,其布料為棕色格子,鞋尖較金蓮皮鞋為尖,且微上翹,白布為底,有一公分厚之后跟,亦為布制,為山東式。
7、 襪蓮:道里一纖足女,坐路旁石凳上,將一對小鞋脫下,為黑絨尖口鞋,放于身前地上,金蓮近五寸,淺灰色線襪,一蓮足側放,露出足底,其形如弓,足跟前部至足尖之間,為一穹窿,因纏有裹布,故未能見其彎下之四趾,余坐伊近旁觀看多時,伊亦不怪,時而撫弄其金蓮,以示珍愛。
8、 江沿蓮:松花江畔,一纖足女,衣著齊整,白襪,藍色繡花小鞋,纖小精妙,將及三寸,游人皆驚其小,咸稱贊不已,皆曰:“此乃真正之三寸金蓮焉。”伊微笑不語,低首下顧其雙鉤,甚感榮耀之至。
9、粉襪掉鞋蓮:金蓮一對,長四寸許,著尖小閃亮之金蓮皮鞋,粉紅色小襪,因金蓮不及四寸,小于皮鞋,故每行一步,鞋之后部即掉下,露出圓圓之足跟,隨走隨掉。余乃步行隨之觀看,亦為一種情趣也。
10、余亦曾去沈陽、吉林等地,亦見有精纏之小足多對,因時間較久,已無印象,近年方知“沈陽頭,遼陽腳”,惜未能去遼陽一行,東北地區之蓮友,年齡較大者,如能有妙蓮之印象,望能為諸友記敘之。
四、其它地區
    除余前述之京、津、哈、大同之外,余于南北方各地亦見有印象較深之蓮足。
1、 泉州蓮:《纏足史》述,福建之廈門,漳州一帶,纏足較盛,傳說為宋代朱熹在此地為官時之影響。余又聽說廈門附近之島上,遺有纏足之老人,如東山島、黃岐島等。后于電視上及網上見過穿金蓮靴之弓足,皆甚小巧,而余至泉州附近,見老年婦女皆天足,時為八十年代,余于長途汽車站見乘車之人中有不及五十歲之纏足婦女,淺灰色綢衣褲,白襪,淺紫色平底小鞋,鞋上繡有小花,弓彎長四寸余,甚尖窄,足背微隆,足尖不上翹,由小女孩攙扶,款款而行,如北方纏足女子行走之狀,但扭動不甚大。
2、 邯鄲年輕紫襪蓮:五十年代中期,余于邯鄲旅店中見一年輕女子,面紅潤,抱一小孩在院中走動,視伊雙足,乃一對不足五寸之尖尖金蓮,穿自制之黑色小絨鞋,其式樣與金蓮皮鞋同,鮮艷之紫色線襪,襪較薄,透出白色裹腳布,亦可看出足面及足腕處足布交疊之狀,著藍衣褲,散褲腿,未系腿帶,行走時雙小足作八字形,自內向外以足跟為軸扭動,此時腿部亦隨之扭擺,肩亦隨之搖動。余乘機與之相談,伊操山西口音,言來自山西,丈夫在河北某地工作,至此轉車至丈夫工作地定居。余問伊鄉是否有纏足而未嫁者,伊曰,伊村年輕女子,原皆小足,現已放足,因伊已遷出,故仍纏裹。又低聲曰,其夫不愿其放足,伊亦不想放足,談話之中,頻頻扭動足腕,甚為自得。
最后修改日期:2020 年 8 月 17 日

留言

撰写回覆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