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蓮叢夢回》(二)  古鴻銘    《三寸金蓮》網站2002-10-26制作      余家中諸女仆皆來自北方農村,亦皆纏有金蓮,為余首次接觸者。為便于家務操作、上下樓梯,蓮足皆稍稍放長,長度為四寸半至五寸之間。因余年幼,彼等脫鞋褪襪、解縛濯足、修剪蓮鉤等,皆不避余,故得以仔細觀看彼等之赤裸金蓮。
    嫩筍狀之裸蓮各有特點。其潔白者則白如美玉,且白中透紅,呈粉紅色,嬌嫩溫香;而膚色微黑者,則通體圓潤而閃閃發光如綢緞之閃亮,較之白嫩之肉蓮更顯其優美之輪廓。另有較年輕者之金蓮,則血色充盈,膚色紅艷、嬌嫩欲滴。大趾及壓伏足底之四趾皆圓潤飽滿,趾甲光亮,踵圓如珠,足背豐滿多肉,以“玲瓏剔透”言之,實不為過。較差者為膚黃而缺血色者,然以其纖小瘦削且裝飾齊整而掩其顏色不足之缺憾。
    余常戲穿伊等之尖尖小鞋,在地上行走,且作扭動狀,伊等皆笑而不嗔怪也。
    諸金蓮之式樣,皆為四趾壓伏足心,形如握拳,余稱之為“握拳式”。余識字后讀《鏡花緣》,中述林之洋于女兒國被迫纏足時,五趾并攏纏尖,是時余不知此兩種纏法何者方為正統,問及諸女仆,皆曰如不彎下四趾,雖加緊纏,亦不算金蓮,似為滿族女子纏“瓜條兒”小足之法。后余于早期之《科學畫報》中有李賦京博士《婦人的足》一文,文中述林燕梅女士纏足,系將四趾彎至足心,且有“金蓮倒影”之附圖,亦為四趾彎于足底,乃確定此種握拳式纏法為若干年來正統式樣。又由該附圖中得知,金蓮之足心處有一明顯深縫,系腳背纏彎時足心折疊擠壓而致。余成人后由《采菲錄》知,此誘人之深縫名曰“折腰”。當時余思女仆諸金蓮,雖小趾與足跟十分接近,然“折腰”皆不明顯,余估計系彼等將金蓮放長時,足弓彎度變小,折疊不大,遂無折腰。
    余已近七旬,愿將余所見而印象較深之蓮足,記述如下,俾使此近百對仙足,永款動于蓮友們之心中,乃余之所愿也。
一、諸女仆之蓮足
1、 母姨:屬大伯房,河北南皮人,足不及五寸,某年夏日甚炎熱,伊為涼爽故,夜間睡于二樓之樓梯間,因該處有風,較涼爽。余住二樓,早起經樓梯間時,見伊正拉動裹足長帶纏裹小足,余乃坐一旁觀之,伊笑而不避,因余年幼也。余見伊之纖足已纏布數層,只露足尖足跟,足布則于解下時,順勢卷好,故無長長之足纏繚繞凌亂之狀。伊裹足時動作雖不甚快,而余仍不能看清纏裹之路徑,而足布已至盡頭矣。伊遂將布端塞于足腕附近之足布縫中,則該只小足已纏好,以手將緊纏之弓彎稍加捏弄整理,再穿潔白之尖足小線襪,最后再穿平底尖鞋。    
    以后每日早起,余必觀伊纏足,伊每剝解足纏之際,可見赤裸弓足,四趾緊貼足底,足趾皆壓成平平之狀,足背彎曲如弓,然大趾直伸而不上翹,足趾縫中皆有白色粉末落下,問為何物,伊答曰白礬粉,灑之可防足出汗。言畢于身旁取一紙盒,以手捏取若干粉末,散布于足趾縫中,再取裹帶纏裹弓彎。
    時夏日甚炎熱,余乃借故亦睡于樓梯間,距伊較遠,伊招呼余睡于伊身旁,然逆向而臥,頭腳相對。余則正對伊一對纖小玉筍,然黑夜間不可見其金蓮。人皆言小腳有褻味,余未覺也。余因年幼,不解風情,亦無欲撫玩此尖小弓足之沖動。夜間伊睡夢中小足移動觸余臉上,余亦不覺伊之小蓮足有何異味。僅轉身而眠。晨起則觀其裹足,觀察多次,方知足纏裹繞之詳細路徑。一日余觀其纏足時,伊笑曰:“你喜歡裹腳,我給你裹腳吧!”余因畏痛,未加嘗試。
    伊睡時,足仍緊纏,外穿線襪,余于書上知,弓足女子睡前需更換睡鞋。乃問伊睡鞋事。伊曰,富貴人家小姐太太睡時穿睡鞋,多為紅色,上有彩色鞋帶,系足腕上,以防睡夢中雙小足轉動而脫落。農村中之蓮足女子則不穿,只穿尖窄較緊之布襪而眠,以防蓮足松弛變形而不周正之用。
    是時男子常以金蓮為題對纖足女子挑逗。當時之國旗為紅黃藍白黑五色條旗,甚鮮艷,似五條彩帶縫于一起者。一男仆指五色旗笑對伊曰:“此旗與汝作裹足布甚佳,頗端麗否?”伊羞而面赤,低頭審視伊一對尖小玉筍。
2、 韓姨:
    屬六姑房,山東人,金蓮微長,約五寸余。然較尖窄,足背極平而無鵝峰,性爽朗、善謔浪,喜纏足之風。一次由山東家鄉返回,言“吾鄉里婦女皆為小腳。”自翌之意溢于言表。
    夏日某時,甚炎熱,伊坐小凳上乘涼,翹金蓮一只向一男仆,笑曰:“今天太熱,吾沒有裹腳布。”眾人皆注意伊之弓足。余見伊之弓足益顯尖窄,深灰薄線襪隱隱透出弓彎之肉色。在眾目注視之下,伊仍高翹金蓮一只,頗自得。
    伊曾睡于余與余母房中多日,晨起裹足及濯洗雙翹之時皆不避余。見余在旁注視其修剪小足,笑曰:“洋學生也愛小腳么?”且任余仔細觀看。伊之尖尖玉筍其赤裸金蓮足背平直,然足心處之凹入甚深,四趾順勢彎下,除二趾外,皆懸空而不落地,故足趾圓圓不似其它裸蓮四趾壓成平平之狀。該四趾排列齊整,相并于一排,十分美觀。伊述自幼纏足時,以足背筆直之硬幫弓鞋以鞋拔強行穿入,直至雙足裹成,故足背雖弓,而足面平直如線,蓋山東一帶以蓮足足背平直為美也。
    夏日陣雨后大晴,空中顯現明亮之彩虹,伊笑曰:“王母娘娘晾裹腳條了!”余視彩虹細長,與裹腳布甚相像。嘗思:如能以彩條足纏裹足,金蓮當更加迷人。
    3、 小韓姨:屬祖母房,面然緋紅,體態豐滿,年僅二十余,性活潑,喜說笑,因身材嬌小,故金蓮亦纖小,不足四寸,然蓮足稍寬,近于蓮瓣式。人皆言其金蓮有褻味。余由書中知,用杏仁洗足,可保五日無味,乃告知此法。十數天后,伊大喜告余曰:“杏仁真有用,吾足怪味已除。”時伊正在房內修剪金蓮,翹小足對余曰:“無它味,只有杏仁味。”一對赤裸肉蓮,紅潤肥嫩,足背足跟皆圓鼓鼓,光潤而豐滿,四趾順勢彎下,圓潤光致,膚色鮮紅,趾甲透出玫瑰色,甚光亮。此一雙可愛弓彎,似為可食之物,極顯青春少婦之美姿。余當時年幼,只覺甚為美觀,無沖動之感。今日回憶當時情景,此一對小弓彎實為天然與人工結合之尤物也。
    自此以后,伊將雙足纏裹整齊,襪亦甚潔白,惟不喜將小鞋穿好。除正規場合之外,總將小鞋之后部以小足跟壓倒,拖拉小腳鞋而行,露潔白無塵之圓潤足跟,對受痛數年而纏成之尖小蓮足,而竟如此作賤,乃伊之性格使然。
4、 大張姨:屬二姑家,為吾表弟之保姆。表弟經常來余家中,故伊亦為余家中之常客,身高而性直爽,人稱“傻張”,伊之金蓮較大,約五寸余,穿著極清潔齊整,一貫白襪青鞋,了無纖塵。表弟亦喜金蓮,伊臥于床上時,余二人常欲脫其小鞋白襪,剝去裹布一看,伊則忙斂足躲避,故未能一觀。
    后表弟談及觀看裸蓮之經過,當伊與表弟同睡一室時,伊不避表弟,脫尖鞋,褪小襪,解下長長之裹布,濯洗雙足,洗畢則先不將足緊纏,而取清涼油涂于足之某些部位,不知是否因足痛而涂。并曰,雙足甚白嫩,四趾排列齊整,有時則修剪趾甲,再取清潔之足纏緊裹之。
5、 白臉:亦為三姑家之女仆,余常去表弟家,故常見伊。“白臉”者,為吾表弟為伊所起之綽號也,而忘其姓氏。伊甚美貌,唇紅,膚白,身段妙婉,年僅二十余。其金蓮微長,約五寸,然足尖甚銳而上翹,足背較平,亦穿黑尖口鞋,雪白之纏足線襪,衣衫亦極齊整潔凈。甚風騷,喜嘻笑,常與余姑父玩笑打鬧,不慎將小鞋脫落,露白白尖尖如筍之小足者,時而有之。是時伊坐臥椅上,一對尖翹金蓮于空中來回舞動,實足令人玩味。
    余曾于近距離觀看伊之金蓮是否纏有足布,則見小襪之下,有高低不平之狀,近足腕處有足布凸起,知伊仍對自己之蓮足緊纏不輟,但余與表弟均未見伊赤裸金蓮。
    6、 小張姨:曾在余房中短期工作,年僅二十許,河北人,面目姣好,金蓮四寸,著淺藍小布襪,黑布尖鞋,不喜多言,對金蓮保護甚嚴,除后敘述之“點小腳”游戲而外,從不于人前脫下小腳鞋,坐床上時亦不脫鞋,乃盤膝而坐,以小鞋之鞋幫接觸于床上,露潔白而尖尖之鞋底。余因好奇,而欲聞其蓮味,遂暗記金蓮與床接觸之位置,候伊離開時,伏于床上而聞之,乃非香非褻、為一種特有之體香,有特殊之刺激。
    伊對自己之小襪,裹腳布卻不甚防護。洗后即曬十院中。余曾偷偷取下觀看,見小藍襪以較厚之布縫成,襪底更厚,以細密之針腳納成花樣,襪之前方有一長縫。裹腳布為白色,質厚而經緯線甚粗,聞之未覺有味。
    一日,伊改穿白色小布襪,站立時重心未穩,雙足扭動,足背上之足布亦隨之牽動,狀極動人。
7、 高姨:在余母房中工作一段時間,河北靜海人,金蓮近五寸,較瘦窄,屬骨腳型,性格較開朗,對纏足事從不避諱。曾言伊幼時初纏,為自行纏裹,因緊甚而足痛,乃將小足伸于灶洞中以取涼止痛。其母勸曰:“松松吧,松松裹腳布吧!”而伊為愛美故,仍忍痛而不稍松。
    伊又曾述,伊結婚時,鬧洞房者甚多,混亂之中,伊金蓮上之木底弓鞋一對竟被人偷偷脫下竊走。蓋伊因該日將小足纏裹至緊以求纖小,致鬧洞房者玩金蓮、甚至脫去弓鞋亦不覺也。
8、 孫姨甲:為余四祖母之女仆,偶與四祖母來津,其它時間則住于河北河間,金蓮四寸半,其小鞋甚古樸,鞋幫高而鞋口深,將足之大部遮住,有金蓮靴即木底弓鞋之遺風,鞋尖極銳,瘦窄如錐,正面觀之甚為動人。平時著藍色小布襪、黑色鞋,對于金蓮,則密護不露,從不當眾脫鞋。濯足及裹足時則閉門,且下窗簾,故未見伊之赤裸蓮鉤。惟見過晾于室內之長長白色裹腳布,及卷成卷之足布及藍色小襪,一雙金蓮小鞋放于床旁,余見鞋內墊有極厚之潔白棉花。
9、 孫姨乙:屬四叔房,河北人,金蓮五寸,伊常不施足纏。一日,見伊脫下一只小白襪進行縫綴,伸一只赤裸金蓮,蓮足很黑,然極有光澤。豐滿而圓潤,因膚色淺黑,較淺色皮膚更能顯出金蓮各部之輪廓線條。如微翹之大趾,順勢彎下而滾圓之四趾,圓圓之足跟,豐滿多肉之足背,俱有反光,膚亮如綢緞之閃爍,誠為蓮足中之黑牡丹也。
10、王姨:屬四叔房,河北武清人,面微麻而俏,金蓮四寸,白襪青鞋,足纏緊緊,蓮弓尖窄如錐,了無纖塵,雙足尖向外作極端之八字形,搖動雙臂挺胸而行,腰肢扭動如楊柳,坐久時,則當眾脫蓮鞋,露小襪尖足,并以手撫摩,頗自我欣賞。
    伊曾敘一金蓮奇事,伊識一女子,蓮弓僅三寸許,甚珍愛伊蓮足大趾之趾甲,從不剪斷,已留至一寸余長,蓮足之鞋則有尖尖之鞋尖,以保護趾甲,亦不慮金蓮外形上之加長,亦新奇之事也。
11、董姨:為吾房女仆,伊為吾等日夜辛勞,故不愿形容伊之蓮足,僅將伊之足服加以敘述。
    因伊之鞋襪均放于余房中,故可仔細觀看。以此而知詳略:鞋有布鞋、絨鞋、棉鞋、皮鞋,余覺最能保留蓮足之蓮味及輪廓之金蓮小鞋當屬金蓮皮鞋。
    伊之鞋中有絨鞋一只,僅三寸許,極瘦窄,不知是否出嫁時之鞋樣。
    伊之小襪則放于方形而有圓角之紙盒內,此盒稱為“糊箱”,為北方纏足女子放置足服之器。伊之箱內有線襪、布襪、簡易布襪多雙,裹腳布則卷成卷狀,洗凈之足纏無味。
    伊濯洗金蓮之腳盆甚考究,為一小木盆,漆成紅色,底亦甚淺,較大之金蓮無法放入盆中。盆下有一高木架,樣式古樸別致。一日,伊洗足之后,將換下之足纏浸于洗金蓮之水中,余趁伊出室時取出裹布聞之,覺有強烈之刺激。

最后修改日期:2020 年 8 月 17 日

留言

撰写回覆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