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蓮叢夢回》(三)  古鴻銘    《三寸金蓮》網站2002-10-26制作       以上為余對諸女仆金蓮之印象。現介紹一有關金蓮之游戲,名曰:“點小腳”,系余兒時常與眾女仆同玩,此游戲只兒童與婦女,不能有成年男子。游戲時皆脫鞋,坐大床上,圍成一圈,每人伸一足,先由一人以食指輕點每人之足尖,口中念一詞曰:“點,點,點小腳;小腳痛,流花膿,一流流到北京城;北京城放炮,一流流到大道;大道吹喇叭,一流流到老馬家;老馬家蒸包子,一蒸蒸了個禿羔子;賣給誰?賣給她”。“她”字落在誰的腳上,誰即被點中,如被點中者為纏足之金蓮,則主點人可撫摩之,并可置于掌中邊捏邊夸獎,撫弄時間不長,之后被點中之人即成為主點人,進行下一輪“點小腳”。
    余參加此游戲多次,因之前述各女仆之金蓮皆曾撫摩,因余年幼,蓮鉤在手,亦無沖動,僅覺金蓮均纏布多層,無法托到彎下之四趾,各人金蓮前部寬窄各不相同,足跟都較寬,踝骨皆不明顯而已。
    如今余認為此一游戲系由纏足之小姑娘所創,初纏數年,雙足疼痛,乃用此種游戲以減輕足痛,互相撫摩者,可互相安慰,并可借此交流纏裹經驗。《纏足史》中所述之“釣魚”游戲與此類似。
    此游戲皆在女仆之工作間進行,此屋為成年男子之禁區。故平時不在人前脫小鞋之女仆,如小張姨等,亦伸穿布襪之小足參加此游戲。
以下余再敘述二纖足親屬:
12、親屬甲:年齡已較大,然對金蓮極重視,穿藍緞或黑緞平底小鞋,足長四寸半,小鞋之鞋尖繡花,常穿潔白之小線襪,伊對自己一對菱角小足極盡開放之能事。夏日則赤足穿鞋,露窄窄而白嫩之足背,常借屋內光暗為由,坐室外伸赤裸金蓮修剪之,伊曾住余家外室。一日,余覺外室有香味甚濃,出室觀看,則見伊正坐床上,一對白嫩金蓮赫然在目,香味即來此一對形如小粽之蓮足。余故問:“哪里這樣香?”伊笑答曰:“我腳上的香粉味,是香草粉加白礬粉。”余就近觀之,伊笑而不掩其小足。余見伊之裸蓮不似某些老婦之小足瘦骨嶙嶙,伊之金蓮仍圓潤豐滿,足背微弓,四趾斂伏。
    伊之金蓮有時纏以足帛,至夏日則去行纏,然睡時著鮮紅軟底睡鞋。
13、親屬乙:年齡較輕,喜雀戰,常約余父母打麻將牌。夜間余父另宿他室,伊則睡于余母室中。睡前必解行纏,以香皂濯洗,再將小足緊纏,并曰:“坐著打牌,腳都有些發脹呢。”再換藍色睡鞋而眠,余不能長時間注視伊洗足、裹足,只偶觀之,以防伊嗔怪也。
    伊之金蓮僅四寸,常穿藍緞繡鞋,有時則著棕紅色金蓮皮鞋、白線襪。后取伊之襪觀看,搓之滑膩,為絲質者。
    以上為余所見之家中之諸金蓮,余是時年幼,不解風情,多出自好奇之心。金蓮越行隱密,余必以探其秘密為快,如纏裹之路徑、層次等。
    如今對此加以回憶及分析,則金蓮之吸引人,在于其神秘性,及與天足之極大區別。如將諸多金蓮盡皆赤裸任人觀看,則吸引力將銳減也。金蓮另一項吸引人之處,在于包裝,小腳穿以美麗之羅襪弓鞋,清潔鮮麗,則引人喜愛,如金蓮雖纖小周正,但如著敝襪敗履,則會大煞風景。
二、天津所見:
    天津市內之人大都為南方之移民,主要來自安徽省。系隨明成祖朱棣進行“燕王掃北”軍事行動的部隊及家屬,后定居天津,故天津異于北京。因北京民族較復雜,而天津語言及風俗仍有皖省之余韻,金蓮亦如此。金蓮資料巨著《采菲錄》之作者姚犀靈先生即天津人,而該書亦在天津出版,由此可說明天津蓮風之盛。
    余之幼年時代,已歷經天足運動,金蓮逐漸減少,然亦可見到較引人之蓮足,今記述如下:
1、 小學生之保姆:富家之小學生,由保姆接送上學,余于小學上學時,見一學生之保姆甚年輕,僅二十歲左右,而微黑,然甚俏麗,梳盤頭,額前有流海,燙為小卷形,深藍衣褲,褲為散腿褲,不扎腿帶,下露纖足,長四寸許,棕色小線襪,黑色平底尖鞋,鞋臉甚短,近于蘇杭式剪刀型弓鞋之式樣,足尖微上翹而尖尖,足背平直,無鵝峰狀之隆起,步態安祥,款款而行,美麗端莊,為城市中少見之小腳美人。
2、 神女之假母:街上常有賣笑神女走過,而其后則有鴇母跟隨。鴇母皆肥胖而兇惡,亦有纏足而金蓮纖小者。一日,余見一鴇母甚美艷,僅三十余歲,膚白而眉目清秀,身段嬌小而妙婉,黑綢衣褲,飄飄如仙女,足下竟為一對絕小之金蓮,長不及三寸,配以齊整之白襪青鞋,益顯安祥恬靜。如此美麗之纖足佳人,與鴇母之身份實難相合,可能原系神女,現轉而做老板娘者。亦未可知。伊行走甚穩,無顛顛寸步之態。
3、 四十年代,南市某影院旁一商店之女主人,年不及三十,燙發而長發披肩,有時穿時裝旗袍,時而穿短衣,竟纏金蓮一對,長不足五寸,淺紫尖鞋,肉色絲襪,襪薄而透出白色腳布,雙小足成八字形,扭動而行之,蓮步甚為動人。有熟人問伊為何還纏足,伊操山東口音曰:“俺們那里女的都裹腳呢!”
4、 三十年代末,家中聘短期工縫被,在地板上鋪席工作,一女工脫去深灰色薄線襪,然未纏裹腳布,故金蓮之細節皆清楚可見,幾如赤裸金蓮。小足之足背彎起,彎于足心之四趾已不落地而懸空,四趾纖細,趾端漸銳,而排列整齊,足跟圓圓,且可見到足心之深縫,有男子來此,伊亦不避,反而頻頻移動小金蓮,有故意顯示其美足之意。
5、 折腿腕蓮:南馬路有一纖足女,散腿褲,而褲甚短,露小腿之半,金蓮四寸半,黑色尖鞋,潔白之長統線襪,足腕細瘦,向內側折彎,形成一對向內彎曲之折腿腕,一般折腿腕皆向后彎折,而此種內折式別有風味,即“同心蓮”也。每一行動,纖細之足腕左右扭動,為別有風味之病態美,且步伐輕快,亦令人驚奇,褲選較短者用以“秀”(show)美麗之折腿腕耳。
6、 七十年代,河北區見金蓮一對,不足五寸,白襪藍鞋坐室外乘涼,襪薄,透出緊纏之裹布,一般裹足皆將裹布纏至足腕附近,而該蓮足之足帛竟纏至小腿之一半處,不知是何地之纏法。
7、 河北區昆緯路一帶,夏日傍晚,一女子赤裸金蓮,僅穿小腳布鞋,只四寸余,露潔白而窄窄之足背,甚平直,膚白而細,但欠豐滿,足背上有多處小白斑點,不知何故。
8、 七十年代,北門附近纖足一對,僅三寸許,淺綠平底小鞋,白色小襪,身材嬌小,故行步甚穩,款步而行,不需扶墻,服裝甚整潔,可提重物而行,曾欲與伊交談,后未見到,不知遷居何處。
9、 六十年代,教堂前金蓮一對,法白小襪,藍灰色緞鞋,但無繡花,長四寸余,足背不高而甚尖窄,綢衣綢褲,緩步而行,步履較艱,然鬢發墨黑,似年齡不甚大者。
10、徐姓同學之母:足小僅三寸,足背隆起如鵝峰,余思如此高聳之足背足布應如何纏裹才能裹緊,同學告余,其母甚喜纏足,伊之足原約四寸,經多年纏裹,足即縮短,然足易生雞眼,余曾由女仆處學得治雞眼之巧法,乃告同學,其母依法治之,甚見效,一日余至其家,其母至,操山西口音曰:“你的辦法真好,雞眼自己能掉下來。”言罷視其雙足,未亮出赤裸金蓮示余。
11、趙姓同學之母:足長四寸許,棕襪黑鞋,甚瘦整,坐床上時則脫鞋,露尖尖足底,襪薄,透出足布緊裹之狀。因礙于情面,余不便仔細觀看,僅覺足背平直,足底如弓,為骨腳型。
12、七十年代,于車站中坐余對面之金蓮一對,長四寸許,穿閃亮之黑色金蓮皮鞋、小白襪,足背高高隆起,以致皮鞋之系帶部分不能合攏露足背突起之部分,鞋帶松松,然小皮鞋極整潔,尖尖的鞋尖于燈光照射下閃閃發光,鞋之后部圓圓,亦閃亮光。鞋跟微高而窄,足跟部分向內縮進,形成上寬下窄之勢,甚美觀,此即和弓式也。自足后部視之,鞋形亦上寬下窄,鞋跟又窄于鞋底,金蓮經此鞋裝飾,即顯玲瓏,增加很多美感也。
    余于天津所見之妙蓮仍有很多,因時隔較久,未能回憶其細節,日后想起時再將靈感寫出。除天津之外,余將敘述北京、東北、大同、南方等地所見之金蓮,容當一些時日回憶整理,以饗讀者!

最后修改日期:2020 年 8 月 17 日

留言

撰写回覆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