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素服丽人 车帘起处,一个全身素服的妇人,扶着篷车扶手,缓步下了篷车。 她穿着一身素服,未施脂粉,一条白绫带,横勒着满头秀发。 眉梢眼角处,带着淡淡的哀怨,但却掩不住天生丽质,美丽容色。 她微微垂着首,低声说道:“平先生,唤出未亡人,有什么吩咐?” 也许是这素服丽人太美,招来了不少路人侧目。 杜天龙低声道:“平兄,请夫人进厅叙话,这里不太方便。” 平步青道:“杜兄说的是……” 回头对素服丽人,道:“夫人请。” 素服丽人叹口气,举步向前行去,莲步姗姗,登上了白玉石级。 徐二带路,引那素服丽人行入大厅。 这时,两个健壮的镖局伙计,带着一个十一二岁的少女,行了进来。 那少女一身白罗衣,白绫带扎着两条小辫子,面目娟秀,一双天足,穿着白缎面子小剑靴,缓步入厅。 那是位娇丽可爱的小姑娘,也许是历经大变之故,纯稚无邪的小脸上,满布淡淡的哀伤、忧苦。 杜天龙目光一掠柳姑娘一双天足,心中暗暗忖道:“柳家富可敌国,女孩子,怎会留着天足,难道这丫头,学过武功不成。” 在那个时代,世家女儿,大都要缠上一双好小脚,所谓盈盈一握,走起路来,才能够步步生莲。 聪明的柳夫人,似是已瞧出了杜天龙的怀疑,轻轻叹息一声,道:“贱妾无德,只生此一女,因此,极得先夫的宠爱,缠足之痛,使先夫不忍闻哀苦之声,故而留了她一双天足,唉!小女何幸,生为柳家女……” 语声微微一顿,接道:“残妾曾为此事,和先夫有所争辩,先夫却笑语贱妾,柳家女儿,别说是一双天足,就是麻脸、丑女,也不愁嫁不出去啊!” 杜天龙点点头,道:“原来如此。” 不知是有意,还是无心,柳夫人轻提白罗裙,露出了一对小金莲。 那是不足三寸的一双好小脚,尖尖白绫鞋一手可捏。 第10到12章 还有素服母女,都穿着一身白衣,是特别的偏爱白色.还是为人戴孝。 凌度月没有看清楚那白衣少女的面貌,但那一双动人的小脚,细碎的莲步,行走自然摆动的柳腰,直觉得给人纤弱,诱惑的美感。 但闻杨非子呵呵一笑,道:“三夫人,没有撞伤吧!” 夏秋莲道:“未亡人伤得不重……” 缓缓坐起身子,一对小巧的莲足,首先伸出了罗帐之外。 目光一触那尖瘦,纤巧的莲足,杨非子忽然心震动了一下。 那不是妖媚迷术,摄魂的魔功,而是精精巧巧的一对金莲。 货真价实,一对天下缠得最好的小脚。 一双白嫩的玉手,缓缓伸了出来,拨开了垂下的罗帐。 夏秋莲发乱钗横,缓缓下了木榻。 右手理着鬓前散发,星目含蕴着晶莹的泪水,小莲足走几步,身躯摇颤,像煞了杨柳枝摆随风。 有些凄凉,有些儿黯然神伤。 杨非子已然站起的身子,又缓缓坐了下去,心中的火气,也似是消减了不少,淡然笑一笑,道: “三夫人一双好小脚。” 退两步坐在了床沿上,似有意若无意地抬起了小莲足,凄楚一笑,道:“听说你用毒之能,可能无声无息地杀人于八尺之外,刚才可是对我用了毒。” 杨非子道:“武林中朋友抬爱杨某,说的未免夸奖一些……” 语声顿一顿,接道:“但如说到了药物杀人的本领,杨非子说一句狂妄的话,虽然未必能后无来者,至少是前无古人。” 夏秋莲举手拭去了目中的泪痕,黯然说道:“我中的什么毒,还可以活多久时间?” 杨非子道:“你根本用不着死……” 夏秋莲接道:“为什么,难道我没有中毒?” “杨某人无形之毒,向不虚发,三夫人何不运气试试看,是否中了毒?” 夏秋莲道:“我……” 杨非子笑一笑,接道:“你不会武功是不是?” 夏秋莲道:“会一点。” 杨非子道:“你一双天下最好的小脚,但你的头脑,却和那一双小脚相差太远了。” 夏秋莲道:“杨兄的意思是……” 杨非子道:“我从药书上练成了一身武功,一身很特别实用的武功,任何人只要他能在眼前走几步,却无法逃过我的双目,你不但会武功,而且武功还很高明,连你的那位小女儿也练得一身好本领,但更高明的你很会装作,但你低估你那位大伯柳凤阁,他早已对你怀疑……” 冷漠一笑,接道:“自然他也不够聪明,因为目前为止,他还是只对你有些怀疑。” 夏秋莲叹口气,道:“江湖上称你回天手,我看那还不够,应该给你加一个通天眼。” 凌度月回顾了夏秋莲一眼,道:“红颜薄命,也许夫人生得太美了。” 轻轻启动了一下朱唇,露出来一个凄迷的笑意,道:“那不是我的错,错的是父母替我缠上这一双好小脚,如是我有着一双大脚板,也许会改变我一些悲惨的际遇。” 她轻轻抬动一下纤巧、瘦小的金莲,引得凌度月也不自主低头看了一下。 白绫小鞋,是那么盈盈一握,使人兴起一种同情的怜惜。 在那个时代中,流行着祟尚小脚的风尚,夏秋莲的一对金莲是最完美的一双小脚。 这是有计划的挑逗,但又是那么不露痕迹,有意无意间,夏秋莲显露出她所有的美感。 凌度月强自收回投注在那对足上的目光,暗暗吁一口长气,道:“是的,不应该太完美,夫人如多一些缺憾,也许不会引起杨非子的非分之想了。” 夏秋莲道:“上天并非太残酷,所以,给了我很多的智慧,也遇着了很多的好人帮助我。” 凌度月道:“是的!夫人是一位很会运用自己美丽的人。” 凌度月道:“好吧!我答应你,杨非子和柳凤阁,都不是什么好人,真要能除了他们也许可以为人间除大害。” 夏秋莲似是高兴得有些忘我,一眨眼落下了两行泪水,娇躯摇颤,似是要向地上摔去。 这就使凌度月不得不伸手去扶。 就是那么一个巧合,凌度月伸出左手,扶住了夏秋莲的左肋柳腰,右手却撞上了夏秋莲的前胸。 三夫人穿的衣服不多,凌度月感觉着撞上一团捏实的棉花团,轻轻的,但又有着一股弹性。 凌度月初试风月情,不禁一呆。 但夏秋莲却像是触上了电流,口中嘤宁一声,全身倒在凌度月的怀中。 叫的声音很轻柔,但却是动人心弦。 忽然间,凌度月感觉血行加速,一股热气,由丹田直冲了上来。 但他太缺乏经验了,夏秋莲说的不错,经验多些都带着苦涩的味道。 凌度月只觉心头上升,气血浮燥,但却不知道如何处置。 还是夏秋莲吁口气,站直了身子,双颊上飞起了两片红晕,似怨似爱地望了凌度月两眼,轻轻推开凌度月在柳腰上的左手,低声说道:“凌少侠答应帮助我们母女,贱妾太高兴了,高兴得站也站不稳啦。” 凌度月整个脸红得像一团火,呆呆地望着三夫人出神。 娇媚入骨的夏秋莲,却突然变的一脸端庄之色,道:“我站得太久了。” 本来嘛,那样小的一双脚,站了那么久,自然是有些支撑不住。 把凌度月让在妆台前的锦墩上坐下,夏秋莲却坐在床沿上。 第29回 夏秋莲行近凌度月,轻轻踢了一脚,道:“喂!姓凌的!” 夏秋莲小脚一抬,一脚踢向了凌度月的前胸。 凌度月心中暗道:“让你踢一脚吧!只要你不伤了我的穴道……” 小脚突然在胸前停下,脚尖儿,已然接近凌度月的衣服。 轻轻吁一口气,夏秋莲缓缓说道:“杨非子,他怎么才会醒过来。” 第30回 忽见刀光一闪,柳凤山突然挥手一刀,刺向了夏秋莲的前胸之上。 这一击快速绝伦,刀光一闪,直刺向夏秋莲的前胸。 夏秋莲似是早已有备,娇躯一闪,避过一刀,右脚无声无息地飞了起来,踢在了柳凤山的小腹之上。 那是天下最好看的一双小脚,但中人之后,却有着无比的威力。 柳凤山大叫一声,吐出了一口鲜血。 夏秋莲身躯一闪,绕到了柳凤山的身后,一掌拍出。 柳凤山一跤,跌倒在地上。 这一跤摔倒下去之后,就未再挣动过。 凌度月低声道:“慢着!夫人,你为什么一定要走!” 夏秋莲目光投注在凌度月的脸上,缓缓说道:“我许过重愿,一旦报了大仇,就削发为尼,这也是我师父答应传我武功的条件。” 凌度月哦了一声,道:“夫人,你……” 杨非子接道:“凌少兄,由她去吧!” 夏秋莲笑一笑,举手理一理飘动的长发,迈着小脚,晃动着柳腰而去。 凌度月回头望了杨非子一眼,道:“杨前辈,她真会削发为尼吗?” 杨非子道:“应该不错。” 凌度月道:“为什么呢?” 杨非子道:“太多的钱,太美的人,都是祸害,夏秋莲已经了解自己。”

最后修改日期:2020 年 8 月 14 日

留言

撰写回覆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