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今年43岁,是24岁结婚的,一直没有孩子。我和我丈夫是在大学里认识的,我丈夫在工作上出类拔萃,而我远远不如他,因此家中几乎所有收入都靠他,他的收入很高,我们住一幢大别墅。但是,我以前还是很不懂事,一点家务活也不肯做,说要男女平等,他都忍着。但在我27岁生日那天,他拒绝所有应酬回家陪我过生日,但我却躺在床上看电视,所有家务都要他做,还吵闹要他带我出去玩。他忍无可忍,就把我按在椅子上,拿起一根鞭子抽我。那时的我当然不允许他这样做,我大叫说要男女平等,但因为我们住在大别墅里,所以没人听见,他也不管我。我想反抗,也和他倔强了好久,还是他赢了。我渐渐精疲力竭,而他还精力充沛,他就把我绑在椅子上,自己出去了。我非常愤怒,但是被绑着,无能为力。他那天晚上十一点才回家,我已经昏昏欲睡,他即不为我松绑,也不吵醒我,就睡了。第二天一大早起床,我一看见他,也不管他还在睡觉,就对着他大声嚷嚷:“混蛋,昨天我生日你竟然这么对我,看来我一定要在房间里贴一张标语‘男女平等’了。”“你说你过分吗?”这时候他的情绪平静下来,心平气和地和我谈话,“你用的是我的钱,还不做一点家务,那也就算了,你还成天吵着要男女平等,吵着要这要那。你说你付出了多少?要得到多少?你尽了多少义务?要享受多少权利?你生活全靠我,一点没有付出,还嫌得到的不够。”我感到羞愧。“从现在起你必须一直穿高跟鞋。”“为什么?”我又震惊又害怕,因为我在这之前很少穿高跟鞋,只在婚礼那天穿了一次,那疼痛无法用言语形容,现在突然要我一直穿这么受得了?“你不做家务,也不出去挣钱,还不应该为美丽受点折磨?”那时的我当然不同意,但我被绑着,也没办法。他随即为我换上了高跟鞋。我感觉疼痛难忍,不断哭喊,但没有换来他的同情,他毫不手软。

穿上鞋后他为我松绑,我寸步难行。但我还是没有改变我固有的观点。他就逼我穿上20厘米的鞋,让我行动不便。他给我讲男女不应平等的理由:“大多数女性和你一样,在工作上不行,思考问题能力差,但她们与你不同的是,她们不会成天叫男女平等,甘愿为美忍受疼痛。当然,她们也有不足之处,就是忍受的疼痛过少。我现在终于知道古人发明裹脚的深谋远虑了。从今天起你开始裹脚。”二话没说,他把我按在椅子上,为我倒了一盆热水,为我洗脚。我不断挣扎,他用力把我的脚拉到水中,洗完脚后他把我的一只脚放在他的腿上夹住,把脚捏成弓形大姆趾扭正对准脚心然后在把另外四个脚趾扭转连同小趾的脚步面骨使劲用力按到脚心处使之贴在脚心上二趾按放到大姆趾下边并在脚缝隙处洒上明矾便用布缠裹,边缠边缝,缠好后硬把缠裹的脚穿进缠裹小脚期间的小鞋里,脚本来就被缠裹的紧紧的在穿上小鞋就更紧了,脚热的不行。我大声哭喊,他毫不留情。裹完后我彻底丧失了行动能力,也无法反抗了。那天他给我一字一句的讲解《女四书》,他越讲越有劲,我也越听越有兴趣。从那天起,我彻底改变了我以前的观点,开始实行《女四书》上所说的内容。但我还不是很听话,一个月后我对缠足之痛忍无可忍,解开了裹脚布。他发现后,给我狠狠地裹上。我再也没有解开裹脚布,直到三年后我裹成了三寸金莲。

最后修改日期:2020 年 7 月 31 日

留言

撰写回覆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