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明:此文111,在莲苑论坛发布,一阅欣然,为平生之难得。赏莲,品莲无不完备。唯以文言写作,求高手转译为现代文,以飨同好。

==============

余君之言 ,余君愛同曰 。余知好色時 。便得領略蓮鈎奇趣 。

初不待受室後而後知也 。其原因有二:一爲偶然獲覩一冊秘籍 ,一爲親暱一少艾傭婦 。

讀畫情景,雖只在頃刻間,若論畫中愛寵,儀態萬千 。說來頗長。余有筆記,容當奉閱 。

暱近傭婦一事,爲余知人生世味開端,不能不述 。

我家婦女皆纖趾,即僱傭亦比較上好用纏足婦。間有一人,名曰梅兒,年可二十許,來自鄉間。豐滿白晢,楚楚可人 。

雙鈎在五寸左右,原不足稱。且以其爲傭役,更無人肯 注目。惟伊頗自珍重,勤修飾。人亦不過以其雅潔伶俐,不加厭惡而已 。

其爲人溫和,作事勤謹,強健有力。手提一大桶水,行時捷而不溢。衣服浸滿浴盆,雙手抱向乳下而行,如抱嬰孩 。

於是漸爲驚異,然彼自若也。所謂端莊雜流利,剛健含婀娜二語,斯人誠足當之。人於驚異間稱道之詞,遂起余注意 。

余却愛其提重物行步姿態之美,非驚佩其有力。其屢引余迎眸者,爲其柝柝之屐聲。其聲之來,余之思想及工作,便暫時停頓 以待之。

伊見余痴視頻頻,若有所感,臉泛桃花,行步如有慌張淩亂之勢。余會其意,亦頗赧然,不敢正視。然不能因此而不再視。

後遂佯顧左右而竊窺,偶然四目相觸,皆覺羞慚。心中則不勝愉快也,窺之不已。伊有時報以一笑。

余有時說,“梅兒,你真有 氣力哉。”此語非吾本意。本欲讚伊小足行步精妙,但小足二字,對男人已難出口,何況女人。故不敢直說。

有一次伊工作完畢,藉故而來。輕聲告余曰:“少爺,你輒目灼灼 視人,真不成體統。”

余知無人在旁,大膽而答曰:“你這雙小足真好看。而在提重物行 時更有致,所以我愛看。誰叫你纏得這樣好看,來誘惑人耶。”

伊謂:“你勿胡說。這裏人誰比我這雙脚大?你特故意取笑耳。”語時將脚伸出,語畢乃縮入。余未及再說,伊已翩然而退。

自是之後,伊行來,余便敢正視。且每讚其美妙。伊行步亦不淩亂。無人 在側時,多批評幾句,伊似慍而實喜。

過後,輒來囉唣。又有一晚,伊過余房前,余又讚之。即入房與余閑談。囑我以後勿爾,恐人聞及,有所不便。

余謂,“我亦甚恐懼。”此等言語,皆非吾兩人攀談本意。至此遂弄成僵局,片晌無言。

伊遂輕移蓮步,似欲行者。余乘勢視其足,且云“你今晚這雙鞋新而艶,請借我一觀。”遂俯而撫之。

伊欲移其足,余立舉起坐於椅上。將其足放置膝間,把握不放,恐其逸去。

伊於是移近旁一椅陪我坐,蹺起鞋尖,任余撫摩。至余握足尖較重時,始出聲曰“痛甚,勿如此用力也。”

余 謂:“然則輕輕把玩可乎?”

點首曰“可”。余把脚尖握在掌中,復以他手扶其後跟,擎起細視。

素聞人言,小足有奇臭。距鼻間咫尺 ,即不敢再舉。略嗅幾下,並無惡味。意欲接近一嗅,因初次相會,未敢放浪也。

既復撫足背,覺得甚光滑。以指伸入鞋中足心處,亦裹得甚緊實。全足只有後跟柔軟而已,所謂一彎軟玉,握如棉之趣。雖未領略,惟想象已能體會。

稍停,又力握之。復蹺一足授余。余雙手握其雙弓,開闔比較,反覆端詳。相視而笑。

伊則兩頰漸紅,忽然顫喘抽搐,急推余手,將足縮去。起立嫣然走 出,並不言語。

去後,余嗅手掌,略帶香粉味,餘無所覺。是香是臭,此際尚未能辨也。

翌日,相見之下,却似無情,蓋故意矜持,使人不覺耳。自是或伊來閑坐,或余私到 其房中探視。

爲時數月,所得欣賞者,僅其穿得整齊艶麗之金蓮而已。

伊每來時,弓鞋膝袴,顔色花樣,屢屢變易。

余常與之批評欣賞,意在使其喜悅。心中則以爲脚樣如佳,雖淡素簡樸亦妙。故余對於鞋襪質料技巧,每略而不論。質言之,惟恐貴匱而賤珠也。

況余長育於金蓮世界,鞋之花色常觸於目,已屬司空見慣。所望者只求得一握。既得 一握,復想領略軟玉溫香之趣。故每欲鬆解之,都被阻止不許。第一次摸得其素足時,係在七夕午夜。

伊在房中換鞋將睡,余掩而至。伊廻避不及,遽納足股際。余必欲觀之,伊急吹熄燈火,苦勸余出。余亦喜懼交迸,不敢逗留,遂暗中摸索然後返。

翌晚,伊 似有意使余一觀。常時婦女洗足,日間則掩閉房門,夜間不喜燃燈。此夕則燈火依舊光 輝,故余不以爲意。及聞水聲潺潺以後,乃入內一視。

伊方洗畢,踞坐床前,見余至,搖首顰眉,揮手令余退出。惟口不出聲,亦不吹熄燈火。

余即將洗足矮凳移近床前坐下,舉其玉足細觀。伊將足伸出,秘處則以手掩之,余亦無暇兼顧。

對此雙弓,又驚又愛 又奇,神魂飄蕩,不知所可 。

察其真相,則大拇趾尖细,比天足尖瘦,仍保持原狀。

四 小指屈伏於蹠間,斜列而上如一排珠,止於脚心。與向內連於拇指間一片肉並列,中有 一直縫不甚深。

足心則一橫溝與後跟相隔,如高跟底,使與前段分而爲二。足背由上而 斜出,中部稍隆起,比天足高 。

足縫就向內者一邊看去,彎而深,向外一面則幾不見其 溝。

所與天足異者,係指尖由劍頭形變爲圓錐形。中段由扁平而改成弓彎。後跟不變,惟略向前傾。足踝後之骨節微見圓輪凸出,所以金蓮之全形。

如在結束停當時,能似一瓣紅蓮,繡鞋甫褪,恰如一隻去籜春笋。及至赤裸時,尖秀勝於一只剝淨嫩菱肉,有曲線,有度角。任何美的條件都備。

本來足在全身爲最下賤,一經美化,竟成高貴。真有化腐朽爲神奇之巧思。難怪拜脚狂之風,能盛行千餘年。乃竟有人嗤之曰心理變態,真是醉漢笑不飲酒者昏迷也。

余細觀之後,復放其雙足垂床沿。由玉腿下窺,足背微隆,拇趾蹺起,似一對出壳乳鴨。

使其足伸直,兩隻並列置掌上,足尖向上,拇趾如人首。諸小趾及足縫如衣服皺痕,恰似兩尊瓷質觀音坐像 。

又把其兩足底心心相印,足尖密接,足背適在左右兩邊,成一三角形,如一座埃及金字塔。稍遠處尚有一奇景,則儼然 獅身人首之古跡也。

再將玉足高舉,使足尖相背馳,後跟相抵觸,又似蠶蛾展其雙翅。更將其足分開,各如一枝玉筆,上下搖曵。不啻臨風之玉樹,真百玩不厭也。

伊任余翻 來覆去,心似願意,態度若不勝厭煩者。余乃以雙足分架肩上,欲其休息。伊疑余不懷 好意,立即縮去。

余急再握住,向伊一笑。伊以指向我頰上一抹說:“你這個人,真 不害羞也!”

余把其兩足底頻向頰上摩擦,軟滑細膩,儼如偎嬰孩小手。又若傍乳母酥胸,萬分爽快。

伊至此,竟自併雙足,抵余鼻口之間。余扶而力嗅之,又張口含其一拇 趾吮之,如吸乳狀。

伊亦將指尖在余口唇間屈伸進退。余更以舌尖舐其足心。伊似不能自持,極力掙扎。說一聲“玩得夠了”催余速去 。

余遂將其足放下,接吻而出。

回來,不能成寐,反覆深思。

金蓮滋味,余已領略之矣。其味奚似?初觸及鼻管時,略帶香皂 氣息,當非真味 。

迨與唇舌接近之後,絕似幼童蘋果之頰,佳人蓮藕之臂。是香非香,耐人尋思,無物可比。

比之爲牡丹,牡丹有其艶而無其香。

比之爲寒梅,寒梅勝其香而 遜其艶。

惟蓮花略近,香遠益清,近嗅淡如,亭亭淨植,不冶不凡。

名之曰金蓮,可謂 天然巧合,非匠心所能到也。

梅兒雙鈎,所以異於標準金蓮者,因生長鄉間,纏時較晚,又只求好樣,不求短小。故不事硬拗,以此皮膚完好,從不潰爛。瑩潔綿軟,勻稱周正。真是豐若有餘,柔若無骨。

故接觸唇吻之間,能使人心爲之醉。余對其雙鈎印象之 深刻,亦以此也。

嗣後相遇,輒解其足紈把玩。談話時,則長握不釋。伊謂以余之手,暫代足帛,頗覺舒適。

余亦因此可以多握幾時,不勝欣幸。

余謂:“我試爲爾裹足,看 能合汝意否?”

伊云:“此何可哉?此是不長進的人做的。”

余謂:“那是懾於雌威,不得而爲。我是愛你,願意任勞,以資消遣。”

遂無中生有,舉些小說上人物以爲例。伊 雖是沒字碑,却曾聞許多才子佳人故事。

余知其好聽講小說逸聞,每擇小說之精粹者爲 之講解。講至美人之金蓮,輒加形容。

但伊一聞及金蓮細小 。如有妬嫉 。說到大脚 。亦甚忸怩 。余即諱小字不談 。

提起蓮鈎七字訣,特改爲“瘦輭尖彎香白正”。

又講蕩寇志陳麗卿劉慧娘,欲登樓遠眺。麗卿脚大,信步而上;慧娘足小怕痛,竟推諉不進。

伊甚喜,謂“如麗卿者,才可愛也。”

余講到鞋杯故事,伊令我以茶當酒,試行一看。余遂斟滿 一大杯,擎而共飲之,覺得無奇。伊因自詡鞋美,頗得意也。

大概玩此者,必座上客輕 狂拘謹不一,愛憎交雜中舉行之,方可藉此以資笑樂。余已層層深入,對此何樂之有。

憶有迷樓秘記,述吳絳仙赤足擎杯,令袁寶兒扶其玉腿以飲隋煬帝。煬帝賜名曰仙掌玉蓮杯,即爲之說明,令其一試。

惟兩人對坐,欲以脚底併合承杯,而使酒不傾瀉者,甚難。所以吳袁二人,須互相顛倒而行。伊只能以兩足尖夾杯而舉起。

余請其仰臥余床上,舉足向天。伊笑而搖首曰:“此須得你娶得佳婦,從容嘗試,我敬謝不敏。”

余謂:“必 無他圖,試之何妨。”

伊謂:“此實不雅相。我下次另想一套,使你飽嘗滋味,可也。”

伊果教余爲其纏足,緊扎一層,指導一回。後爲之穿履,便無須伊費詞矣。

伊謂:“你既不憚煩猥,以後由你解放,責你收束,當兩得其樂也。”

數日後,伊又來。余謂:“你欲使我飽嘗新滋味,將如何施?”

伊云:“我想不出,前言不過藉以解圍耳。”

余云:“不成不成 ,如無新滾味給我嘗,當將你這兩只大菱肉,作點心吃。”

伊竟蹺起一隻授余,曰“由你飽吃一頓。”

余脫其鳳鞋後,解其足紈,發現足心彎處,附以紙包,另以紅絲縛蓮足背,故足紈雖解而不脫落。解開一視,爲細碎熟菱肉。

伊云:“此便 是新滋味。如不嫌穢褻,這邊一脚尚有一小,儘管一嘗,毋須吃假的大菱肉也。”

余 復解放另一隻金蓮,將兩足心併合,橫置余膝上。脚心有一洞,以碎菱肉納其內。請其取以餉我。

余曰:“此當稱爲仙掌玉蓮盤,比絳仙之玉蓮杯爲切當矣。”

後次再來,余 問:“今晚又將何以餉我?”

伊云:“一之爲甚,其可再乎。”

余曰:“無物可食,試玩玉 蓮盤亦妙。”仍解放其雙足,合置膝上。

伊忽向懷中取出一小包建蓮子授余。余喜曰:“食菱肉食蓮子,循實質實,真有意思。能再思得其三乎?”

伊云:“玉笋固可解饞,但欲安置此間,却做不到,適可而止。與其勞形怵心,何如暢談胸曲較爲安然也。”

余對伊無所不談,余因此知其從前凡忍俊不已,便欲辭去。蓋小溪泛隘,恐被人識破耳。

余既了悟之後,常盡意撫摩把握,使伊淋漓盡致以爲樂。但伊嬌喘戰慄之際,常顛倒余 懷。

余輒同時莖露噴射,緊緊摟抱之而不可收拾矣。

余從幾次經歷之後,已習得一種撫 摩功夫。

撫摩時,苟伊無所感者,則安然不動,談笑自若。

如痛苦,則陡然縮去,或以 手推我。

倘麻癢痠癮,則若即若離,歛眉縮頸。

至暢快之後,只要人緊握。如再摩弄,輒被拒絕。

故余之撫摸程序,亦有分寸。凡其最能興奮之處,如足心與小趾 。必不先動,待最後關頭乃挑撥之 。

其動情最易者爲赤足時。穿履時稍費功夫,穿履時撫摩次序,須先握足尖,輕重疾舒相間。

此一手須長握之不可放,另以一手摩其後跟,摩其足背,摩其鞋底。此處雖近脚心,但爲鞋底鞋跟阻礙,實搔不着癢,即以指入鞋內撫摩,亦無 效力。

最後一步,必雙管齊下。一手緊握鞋尖 ,另用力在小指處重按。另一手則將其足背彎折之骨節揉搓,又將後跟籠住。

伸大指食指按揑兩個足踝,於是以兩手把金蓮首尾上下屈折,左右搖擺,俾小腿與足盤相連處,時俯時仰 。

伊此時已有欲罷不能之勢,但尚 有一脚感覺空虛,必能伸縮動搖。須立即釋放一手,將那一隻拿來。乃出力高低分合搖曳,伊便飄然欲仙矣。

至摩玩赤足之步驟 ,亦可照此。惟工具較多,如鼻舌唇齒等,應用無窮。除用手法外,兼用一項,已足濟事。

玩赤足手法,毋須始終長握脚尖。最先可 撫其足盤向外之邊沿,即與小指同位置之一方。此方甚平滑,撫之極爽快。而伊較不怕 癢。

次撫足背及大拇指,次以他手指後跟及踵底。所以要用他手,係順勢之故。

再次揉按足踝,或足盤屈折凸起之處,至此伊已漸動。再以指弄其指縫,把四個小趾尖順序揑 揉。她們最喜人揑者爲小趾。

因此處小得若有若無,揑之若痛若癢。

再次撫與大拇指同位置之邊沿,而進入脚溝輕挖,又以一手將全足輕籠重勒。

最後仍如弄穿繡鞋時之勢,把脚與腿推挽攀折。更握兩足而搖曳之,伊自有融融之樂。

如同時玩兩足,可兼用指尖輕捻,用四指輕打脚底。用掌心按在膝上搓揉,搓揉時以輕爲妙。

先搓脚盤至脚尖,後 搓足踝。搓足踝頗有奇效,金蓮能順勢左右搖擺,上下起落。

她們足痠時,亦每自揉揑。至若並用鼻嗅,其快慰是在心頭。

因脚從來視作賤物 ,男子肯爲之嗅,使伊大有驕矜 得意之色。用齒雖輕亦能令伊戒懼,故非有被淫虐狂者,不感痛快。用唇舌,她們最感 舒適,但跡近猥褻,不須多述。

神而明之,存乎其人,說破亦不值一文錢矣。其有不用 手鼻唇舌,而趣味淵永者,可收其玉足緊夾股際,脚尖脚心挨迫性器。兩方都覺溫軟融 和 。靜以待動,別有一番奇妙。反覺以前所爲之輕舉妄動焉。

此外尚有許多逸致,如以 足向金蓮輕勾微踢,臨去時緊握不放,藏鈎在懷任其搜索。

纏束時頻頻掣肘,解羅紈後故嫌其臭。

爲之胡亂約束,撫赤足時假欲抱出房外。

先濯間助其料理,鳳鞋着泥代其剔 去,選美鞋赴宴爲決可否。跪床前理衾指量弓底 。

在人前稱其足佳,剪裁鞋面代描花 樣,薄言逢怒縮足拒握。

推崇天足向伊注目,都能使她們輕顰淺笑,亦嗔亦喜,不遜於因愛夫妻。

寒夜被底加足腹上,夢中伸腰踢落睡鞋。

病後洗足代剔雞眼,同遊歸來爲易舊履 。

醒後拾墜鞋枕上共玩,偷脫鳳鞋驚醒午夢 。

臨睡清晨觀其纏裹,女伴比較短長偷窺被覺。

久別重逢握緊忍痛,和衣而臥待郎易履。

腿兒相壓感覺足麻,穿睡鞋下床輕躡迅步。

頭枕小腿左右摸揑,以及踢鞬踏琴,登梯下階,採花撲蝶,彈琵琶,上秋千,放 風箏。

一切風流蘊藉,春意盎然也。

而比較秘畫中所描繪諸勢,如縱蝶尋花玉樹搖曳,餓馬奔槽雙鳧飛肩。

走馬看花雙鈎交背,旁敲側擊一柱擎天。

稍婆搖櫓蘭橈分飛,隔山取寶兩腋生蓮。

聞香下馬雙鴛交頸,南轅北轍出人頭地。

兩心相印別有洞天,群雌粥粥暫充玉杵。

雲散雨收魚龍漫衍,較爲幽雅閒逸。

愛蓮者必就其雅致者深深玩味,其他則 不可頻試。

却有惡作劇者,故意使人難堪。如將兩巨掌拶其玉足,用力搓勒如搓粉團。或以齒咬脚趾跟,或以指爪搔挖其脚心,或以硬物敲其足踝。

有俟其濯足時,強取鞋襪置 遠處而逸,俟其虔心禮佛時,剝脫其弓履,取重物經過而阻其行徑。在寬廣之地扶其腿使之單足着地。換新鞋試步踏其鞋尖,赤其足使之直立椅上,未穿履而狹之以行。

更有戲 縛其雙足,使之高舉作金龍探爪勢 ,皆能使她們叫死叫活,笑啼皆非。

此實大煞風景,不足爲訓,雅人所不爲也。

三十年前外洋香水極少輸入。婦女洗足香湯,多用沉檀 ,麝香則絕無僅有。

余偶從一洋客索其花露水一罇,並噴射瓶一只。伊見之不解作何用。

余令其伸出足來,欲爲噴射。初頗恐怕,疑爲興奮劑,一定不肯。余出不意把樹膠球一揑 ,香露向伊噴射。雲鬟沾濕 ,玉臂覺寒,慍而起走。

余進前抱之復入,告其爲香水 ,以 花露水製成者,能使玉蓮生香 。伊雖未曾見,却早聞知,至此始信。

余擁之在懷,願爲 解纏噴射。

伊不許,請余准其帶回自試。坐余膝頗久始去。

伊云:“今晚得你一抱,比握足爲樂。”蓋纏足婦女最喜人抱,尤其在洗足換鞋後。

余於伊雖曾遇此機會,卻未體會到此,此回爲之一抱。故伊不勝感激,而有是言。

嗣後再來,果覺徧體生香矣。

最后修改日期:2020 年 8 月 12 日

留言

撰写回覆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