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名称:上层社会母子与仆人

      年代:1793年

      尺寸:纵31厘米横20厘米

画家原说明:“中国妇女交际的要则,需依据她们的社会地会而定。社会地位较低的妇女与欧洲同等地位的妇女相比,受的限制要少;但中国中等社会地位的妇女在户外,却很少能见到,贵族妇女就更难见到了。她们的服装从来不会变成时髦的时装,仅有的变化是在珠宝饰物上,或者因季节改变服装才有变化。一般她们用欧洲人做内衣的亚麻布代替丝绸,在亚麻布的衣服外,穿质地精良的棉平纹布的马甲和裤子,除非天气需要,在外面再穿件绣花绸缎长袍。

一般中国妇女都会很仔细地修饰发型,插戴头饰,头发要用油梳得很光滑,在头顶上紧紧地盘成发髻;时髦者用金银簪子别住发髻,再在在前额戴一条天鹅绒制的嵌有钻石或珍珠的三角型饰带,并在头发的两边插戴绢花。图中这位妇女,肩上垂下一条象耳环般的用小珠子串起的梳苏,看上去象是衣服上的饰物。

画妆品的使用在中国妇女中是很常见的,其方式是用粉把脸擦抹得白里带红,在下唇上点一个红点,眉毛描黑,修整得又细又弯。妇女们的小鞋是精致的刺绣品,十分优雅,但因用了一条宽带子把脚缠住,所以人们从来见不到她们的裸脚。男孩子直到七岁都会在额头两边各留个爪髻。图中仆人戴一只低档金属制的手镯,就像低层阶级最常用的那种。”


玩牌的贵妇人 

赖特对东方国家把妇女封闭在闺房里的制度很不以为然。近东国家施行比中国更严格的妇女禁锢制度,中国人对妇女的束缚虽然比近东要轻松,但在远东社会对妇女的限制也有一套。中国自古以来,闺房制度也是十分严密。

这是南京的大户宅第的闺房外景。又是一个春天,女眷们仍然不能出门,为了不误园内的大好春光,只得搬来书桌在闺房的外厅里玩起了纸牌。四个女人,可以从服饰和姿态上区别开来。年长妇女着深色旗袍,左手持扇,右手捏牌,侧对着桌子,显得满不在乎。看她已经习惯了叠腿的坐相,甚至微微翘起一只小脚,这在闺房里当然是可以的,但也只有年长者有资格这样随便。两位年轻些的姐妹,或许还是小妾们,就不敢这样随便,她们很拘谨地平放着脚,紧捏着牌,死盯着看。当然,丫鬟的身份更清楚,她身上的短袍毫无装饰,脚直露着,也裹得大,大约是要出门干活,放脚放得太早的缘故。

赖特说:英国的科学、艺术、技术和整个文明在伊丽莎白一世(1533-1603)女王执政时期得到飞速发展,和当时妇女地位的提高有很大关系。在此以前,威尔士地方的丈夫们甚至还存在买卖妻子的习俗;在苏格兰妇女不能出庭作证;亨利八世(1491-1547)的时候,英国还不许妇女阅读《圣经》。这些在女王时期被废除了。妇女也参加到“文艺复兴”的理性和艺术生活中来,给英国带来巨大活力。正是由于女王的人性发挥,导致了英国历史上的最大进步。赖特似乎认为中国文明的停滞,是因为缺乏这样的执政女王。他说:“不要忘记,一个文明、基督和纯洁的社会,更适合由一种柔软的性别,而不是严厉的女性来进行有效而诚实的统治。”可惜其对于性别政治的高妙判断在中国不灵。西太后并没有给中华带来“文艺复兴”,反而加速了衰败。

最后修改日期:2020 年 8 月 12 日

留言

撰写回覆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