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的很敬佩我的老妈妈,八十高龄的她,竟然还能回忆起古老童谣,出于强大的好奇之心,我拿着笔和纸,准备着记录,她老人家对我说:“哎呀!这首歌谣,今天可能不起着用了吧!现在的女人又不兴裹小足了,说了也没有用,还是算了吧!”她把手一挥,“不说了,不说了”,我为了想听听过去她们那个年代新奇的事和古老的歌谣是咱回事,就坚决要求她老人家一定得说出来,否则,我是不会罢休的,我肯请老母亲道:“如果您把想好了的这几首有关女人裹小足的童谣说完了,我决不再提问了,您老人家还是快点说给我听听吧!只当是讲故事一样,说完了那就算了”。就这样,我死皮赖磨地缠着我的老母亲,老母亲出于我的无赖之求,终于说出了我们这个年龄段的人,闻所未闻的童谣:

“大脚拍呀拍,拍到娘屋里一沫黑。小脚颤呀颤,颤到娘屋里吃早饭。”

老人家解释说:“那个时候的女人,基本上都是裹小足的,这首歌谣,是取笑没有裹小足的女人的,因为,没有裹小足的女人,脚很大,走起路来就特别地快,一拍一拍地,一下子就回到了娘家,天都很黑了,娘家人的晚饭早就吃完了,谁还做饭给你吃呢?所以,女人裹小足,还真是好,走起路来特别地慢,一颤一颤的,等走回到娘家时,已经是第二天的一大清早了,娘屋里的人都还没有开早饭,一到家,休息一会儿,可高高兴兴地与娘家人一道吃早饭。这样就很好,就很有福气。所以说,还是裹成‘三寸金莲’小足一双真好”。
由这首儿时古老的歌谣,带动了老人家的联想,紧接着, 她老人家又想起了二首类似的童谣:

“豌豆开花角对角,我劝小妹裹小足,妹的小足裹得小,哥的洋烟定断掉。”

“小足二寸八,鞋绣喇叭花。等我到了家,告诉我爹妈,就是当掉了房子卖了地,我也要娶她。”
后面这二首童谣,是那个时代的男人,对女人裹小足的称赞或崇拜,以及要求寻找心目中未来的对象或妻子首选的条件。反应了那个时代人们的审美观、价值观或心里的恕求。

虽然物转星移,时光如过眼的烟云,将这些逝去得很快、很快,我的老母亲她老人家那个时代的童年,就是这么样的一个时代,千真万确的、真真实实地在我们中华大地上发生过,她们这个年龄段的老人,都曾亲生经历过、品尝过裹小足的痛苦或不幸。

她老人家对我讲述,她四岁开始(1929年左右),她的娘趁她的爹下汉口不在家的时候,给她裹小足,足紧裹着,不许松开,足痛的很是利害,特别是夜深人静的时候,足痛的沾心,足发烧,血脉不畅,白天还要练习走路,一瘸一瘸的,那真是很痛,那种痛的确是无法形容,有时候痛得吃不下饭,睡不着觉。她的娘还把自己的一双小足给她看,讲述一些裹小足怎么样、怎么样好的事给她听,让她接受裹小足怎么样好的理念和尽快裹成一双让千人百众都称赞的纤小小足。

有一天,她的爹从汉口回到家中,看见女儿裹着一双小足,就叫她的娘赶紧把脚给放开,说城里的人,现在都不再裹 她老人家小足了,今后,城乡、乃至全中国的女人都不准许再裹小足了,并讲了许多有关女人裹小足有害无益的事给她娘听,于是,就这样,她的足就得到了解放。

刚刚放足的时候,比裹小足还痛得利害,现在,她老人家的足指形状都还是奇形的,脚也被裹得古怪难看,鞋子也不太好买,脚上有许许多多的疹子,(各种大大、小小的鸡眼),常常需要用小剪刀进行修剪,走路也不是太方便,现在每当回忆起这些事情,她老人家还念念不忘了感谢她的爹,要不是她的爹回家回得早,那么,她的足,早就给缠裹成为了一双纤小的“三寸金莲”了。

象这样的事情,对于今天的人来说,是不可思意的,乃至是不可相信的。但是,这样的事情,就是真真切切地在那个年代发生过、经历过、演绎过,象她老人家八十岁这么大年龄的老者,今天能够这么清晰、详细的记忆或回想起那个年代的这些事和童谣,这对我们50岁开外的中年人及年青人来说,确属不易之事,难能可贵。在此,我祝我的老母亲身体健康、长寿。祝福我们的祖国更加美好。祝福我们的人民永远年青、快乐。

最后修改日期:2020 年 8 月 12 日

留言

撰写回覆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