纏足產生了許多空間距離上的問題與性的影響,整個傳統建築的格局規畫很重要的圍繞在這個男女隔離的意識。對兩性的居處有極為嚴格的分隔與分離,中國大宅院中女眷只能處於內庭,愈是高官門弟這樣的男女分隔愈為鮮明,這可以從清明上河圖中男女分佈出現的位置就可以看出來。

    將閏房放在圍封四週的房間,就不會產生男女求愛的故事,也自然產生纏腳、媒人、相親、娶親,娶親成為家族大事等一系列的文化。這些文化源於男女隔離,纏足是使男女隔離落實的好方法。因為男女空間的隔離只能婚姻由家長做主、由媒人仲介。在房屋中定下了種種的規矩,不允許男性或女性闖入。大家閏秀、高門弟的女子,愈加避人、愈多規矩。

    女性幾乎成為被豢養的寵物,過著與外界隔離、安逸、休閒的生活,高牆內成為女性唯一的生活空間。纏足通常避開在內部偏僻的房間為之,這需要一個有隔間的房屋;女性,女子獨立的生活空間稱做閨房。閨房是女性私密的生活空間。唐代用屏風做為室內的空間區隔,進室內穿厚襪脫鞋,這樣的環境不會產生纏足。宋代木頭隔間,進室內坐椅,穿鞋,這樣的室內設計使纏足風俗成為可能。

    屋內的炕上,是女人纏足的發源地,在炕上可以只用爬的不必走,穿著裹腳布及襪子,在北方許多地方炕上是女人一天中大半的時間生活的天地,抽紗、縫補、刺繡、手工都在炕上盤坐在炕上,這也是女人的經濟生活空間。

    為了瞭解皖南婦女生活,專程去一趟安徽,看了許多民宅古蹟民俗村,可是卻連女性閨房的真像一個也沒看到、沒有一間留下女性閨房的原始樣態展出,直到現在閨房的世界對多數的人來說都還是個謎。徽式建築女性閏房都放在閣樓上,少女終年不離開閨房所以出嫁是第一次離開閨房,也叫出閣。徽式建築為防女性紅杏出牆,採用高牆隔開民居,且不在高牆上開窗戶,採光由天井採光,讓女性完全生活在隔絕的空間裡;美人靠是女孩子從天井上面向下望的欄杆,高度是女性跪在上面的高度,坐時朝向閨房,跪立可朝家中樓下廳房張望成為唯一的對外消息管道。

    家中男主人在不在有明顯的標示,男主人在家把帽子放在帽筒上把兩個八卦桌合放這樣鄰居才能來訪,女性單獨與人唔談是非常失禮的事,尤其男人不在時,更不行,有些話應該由家中男人出去代傳話。

    私人花園是家眷女性遊憩的地方是女性唯一的休閒世界為了讓內容更豐富,將園林放到小小的園子裡,花費極大的工藝心思精雕細琢創當雕樑畫棟。為了方便纏足婦女步行,女兒牆是女子從花園中,站在假山可以眺望外面世異的低牆,用欄杆延伸到女性所有可以去的地方。這些都是因應纏足婦女生活與男女隔離,所做的建上的特殊設計。

    女性有事要出門時得坐轎子,轎子進入房間室內,女性從廳房起轎,沿路走到目的地不讓人見到。在台灣鹿港,因應纏足女性的特殊設計有名的鹿港三不見,不見天街、不見地、不見女人,因為女人只有生活在閣樓上,在各樓上層的住家互通婦在屋頂互相往來,在街上見不到女人。

    纏足婦女的生活空間嚴格限縮,兩性之間纏足欣賞距離也明顯縮短。纏足從舞鞋,到妓鞋行酒到握蓮、玩蓮的距離愈來愈近也從集體賞玩變成個人玩賞,由屬於眾人的賞玩到成為個人禁臠,進入更狹窄的觀賞領域。

    北宋蘇軾《菩薩蠻》「偷穿宮樣穩,並立雙趺困。纖妙應說難,須從掌上看」-小腳是放在手上欣賞的。在夜間昏暗的燭光下,纏足的主要在夜間使用;嗅覺、觸覺、痛覺,成為最重要的性感覺,「日間憐惜,夜間撫摸此用之在夜者也」。弓鞋圖案的鎖細,要清楚的欣賞弓鞋上的刺繡看來它的欣賞距離是很短的。纏足的兩性世界是一個更這距離的兩人世界、床上世界,纏足文化把人與人之間近距離的接觸與關係呈現出來,描寫的是一個比紅樓夢更近的床上世界,而不只是房中、屋中、大宅門、大觀園內的世界。

最后修改日期:2020 年 8 月 8 日

留言

撰写回覆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