纏足是一種野蠻的身體風俗還是一種高尚、節制、典雅,嚴格禮儀下的生活社會風俗。南宋出土纏足僅現於官宦世家,代表當時具有一定的社會地位象徵,而不是代表情色、情趣。

    中國是衣冠的民族,華夏一直有以衣飾區分種族、文化、夷夏、衣冠之邦,也以服飾來做為統治管理的依據,所以纏足成為禮教、教養、教育、教化、同化的手段。和科舉制度,和儒家理學制度一般,嚴肅的說纏足將婦女的行為舉止、生活儀態、人生目標等等齊一化了,成為一種強烈的社會標準,與人生準則,成為女性一生無法掙脫的臼巢。比較要注意的是千年來女教或婦女律法、社會風俗並不相同,但纏足如故,纏足反而成為核心價值,甚至以纏足推出更多的社會倫理規範。纏足成為女性間重要的標準與密碼,成為女性世界重要的祕密,我曾經訪問多位思路開闊的老一代婦女,她們對纏足充滿了高度嚴肅的使命感,那些嚴格的規範與教義就像社會教育、禮儀教育。

    在名製作人包珈的講法中,纏足的婦女充滿了道德與禮教的責任,這是一個女性文化人的觀點為,原來在纏足的世界中,原動力是來自於道德與女教,這是一個很重要的教義,有這個教義讓纏足可以傳之久遠,但這一個教義卻鮮少見於文字記錄中,從女書的出現,可以發現纏足的時代是一個男女兩性分治的社會,女性的道德家規,以另外一個形式體系傳播,與男性的學堂、家祠、公堂廟堂不同,女教有不同的地點,重點與方式,這一套女教維繫了婦女間的道德倫常,也維繫了纏足的延續。

    如果說纏足是一種宗教,這一宗教的目的充份的表現在弓鞋繡花圖案上,充份的表達了中國人人生追求的目標,這些目標沒有透過宗教或政治的宣傳,在男性的探討中也不是那麼主流鮮明的目標,可是這些祈求卻成為女性很單純的目標:福、祿、壽、喜、如意、平安、喜鵲、步步高升、萬事如意、雙錢如意、富貴花開、多子,吉祥如意,就是這麼簡單的人生目標。與男性間標榜的忠、孝、節、義,道德倫理,生活哲學,女性的「纏足宗教」顯得非常單純,非常道教-也許這就是中國一千年來女性的期許,無為恬靜但對未來充滿了幸福的期待,道家無為的哲學。

    纏足過程中所體會的各種感覺,可以說是對身體,對性體會的學習,也可以說是對身體感覺學習的開始,這種感覺透過纏足過程,更容易進入核心的了解,遠勝於書本學習和其他各種生活教育方式這可以說是女性的身體學習。

最后修改日期:2020 年 8 月 8 日

留言

撰写回覆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