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羅佩在《中國豔情》一書中說:「小腳是女性性感的中心,在中國人的性生活中起著極為重要的作用。」清代李汝珍在《鏡花緣》中說:「纏足與造淫具何異?」千年來纏足風俗與人類性生活的關係,一直披著神秘的面紗若隱若現。 小腳在一些人心目中是極為幽邃神秘的器官,林語堂說:「纏足自始至終都代表性意識的自然存在。」於是只要能看見、聽見、接觸到一對小腳,都會在男人心湖中震起漣漪,有人指出:纏足是為了增進性生活的情趣,是人類性生活史上創造出來的一片新天地。 一雙可愛的小腳,最讓男人想入非非的莫過於想像一握在手的銷魂,除了握在手裡仔細鑑賞外,前人發現了種種玩蓮的技巧,有愛蓮者大獻殷勤,幫女人洗腳、剪趾甲、磨厚肉、擦乾、敷粉、塗蔻丹,藉機搔弄趾間,撫握小腳,趣味盡在其中。

  裹腳婦女鞋襪都做的極緊,穿脫頗為費勁,有人藉著幫女人脫鞋、脫襪,感受小腳所受的壓迫,有的婦女很喜歡讓男人為她脫鞋,感受到一種溫馨的補償,有時男人進一步為她解纏,就往往縮腳羞拒,女左支右擋,男趁機摸捏,強抓著腳很快剝掉,扭做一團樂在其中。

    自宋代以來文人雅士,稱讚頌詠小腳的詩詞歌賦不可勝數,怎樣的一雙小腳才是人人稱羨的?各有不同的看法,流傳最廣的金蓮七字訣「瘦、小、尖、彎、香、軟、正」,是一般人品評小腳的標準,就是說腳掌得拳彎至盡可能短小外,還須注意腳掌的纖瘦尖生,勤於洗濯保養,足味芬芳,足肉柔軟通體端正。合乎這些標準後,更重要的是行路的姿態,方絢在《香蓮品澡》中提到:在迎風吹拂,上下樓梯,艱難崎嶇的行走,更能看出小腳的楚楚可憐、嬌豔動人,這樣顫顫危危扶牆摸壁的姿態,在情人眼裡是一種飄然若仙的感覺,一種隱密的力量引人遐思,可見在那個時代,一對纖小金蓮姍姍行來,只要讓男人看上一眼,就像奪魂攝魄一樣,勾出蕩漾的春情。

    前人在玩蓮之餘,歸納出種種的握蓮姿勢,有正握、反握、順握、逆握、倒握、側握、斜握、豎握、橫握、前握、後握等十一種握法,這麼多握法,無非是把一雙小腳握在掌中,仔細體會出小巧動人、纖瘦可愛的地方,更重要的是,要藉著捏弄、按摩,體會小腳的柔軟。

    婦女雙腳自幼束縛,未經霜露,裹布層層保護,每日細心浸潤、薰洗,皮膚細薄如嬰兒,一旦解開重重裹束,組織鬆散,輕軟如棉絮,這是男人最朝思夢想一握銷魂的,《飛燕外傳》中有一段「漢成帝得疾,陰綏弱不能壯發,每持昭儀足,不勝至慾,輒暴起。」這是後人所作,把漢朝趙飛燕描寫成小足,寫了一段小足具有振陽起衰的功能,想必是從生活中體驗出來的。

腳上的神經特別豐富,是對痛覺、搔癢、按摩、溫冷極敏感的性感帶,纏腳以後女性一雙腳上骨骼畸形退化,肌肉萎縮,循環衰竭,但是痛覺觸及神經,卻在反覆受傷刺激疼痛下變得更為敏感,雙腳平日以裹布厚厚保護著,一旦解開來,柔嫩纖細的肌膚接受揉弄撫摸的時候,刺激較常人倍增,春情蕩漾,這種感覺除了小腳的婦人,一般人很難想像。

    自幼裹足的婦女,小腿肌肉萎縮,走路時使力在臀部和大腿上,臀部大腿肌肉發達,小腳女人除了高聳搖曳的臀部具有性的魅力,一般認為裹小腳也能增強婦女陰部肌肉的收縮力,讓男人在性行為中有如與處女行房的感覺,也讓婦女增高性行為的刺激性,這自然使兩性樂於接受。

    纏足除了提供男性強烈的性快感,同時也為女性尋找到新的樂趣,《掩耳奇談》中說:

    臨睡前數小時以常約七八尺之足帛,緊繞女子雙足,每間四、五時分鐘,更解而加緊纏繞,如此三、四度至緊無可再,乃強納尖窄之履,再經半小時許,痛不可耐。斯時百脈沸漲,自足緣股,筋皆吊痛,而生殖之道則血管飽漲,約束筋收斂至小,一經接觸格格難容,蹙額支撐力達雙足,足痛更甚而約束筋牽斂益緊。以此反應能力,數倍常時,情興暴熾,不久之間能連續四、五次,為女性平時所未有。

    這是一種性虐的形式,借由纏足的過程,進行身體虐待,產生性興奮,達到更強烈的高潮,纏足以禮教及社會習俗的外衣,為性虐遊戲提供了合理掩護,纏足本將婦女置於全身肌肉緊縮、精神恐懼、楚楚可憐的狀態,等於預置了高潮準備期,再經催化更增快感。

    纏足不同於中國其他的性風俗,並沒有一套繁複的學理,反而處處以道學的姿態出現,呈現出非性非淫的面貌,暗地裡卻是性虐待、戀物淫最強烈而具體的形式,這是不是中國千年性封閉制度下的逆反,對性行為、性知識強力禁絕的結果,反而另闢蹊徑,在人類性生活史上創造出一片新天地。

最后修改日期:2020 年 8 月 8 日

留言

撰写回覆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