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长篇金莲小说】《莲钩秘籍》107 方渔犀  撰
 
·版权所有  禁止外传· 四十二章 埃玛迷莲(六)     艾琳教授满面笑容地对林莉莉说:“你好,罗莎莉·林同学,我们又见面了,你已经入校读书了吧,生活还习惯吗?”    林莉莉感激地对教授说:“谢谢教授对我的关心,这里的学习条件、校园环境非常优越,我已经逐渐习惯了这里的生活。埃玛一家人对我非常好,我们亲如姐妹。”    埃玛走过来挽住艾琳教授的手臂说:“姨妈,你出国一年多了,我们全家都非常想念您,我妈妈前天还在说快回来了吧。我们回家去吧。”    林莉莉惊喜地发现,艾琳和玛丽娜是一对姐妹。    埃玛调皮地对林莉莉说:“你还不知道吧,艾琳姨妈和我妈妈是一对双胞胎,我妈妈从外婆的肚子里早出来五分钟成了姐姐,我姨妈晚出来五分钟就成了妹妹,就差那么五分种时间。”    艾琳教授得知林莉莉住在埃玛家里,非常高兴,她研究中国古老金莲文化已有二十多年,她的博士论文的题目就是《金莲文化与东方文明》,对三寸金莲推崇备至,认为小脚最能代表中国妇女对于身体艺术的追求,集中代表了一种看似十分奇特而内涵极为璀璨的文化。她多年研究,却未能近距离地与缠足妇女亲自交谈,直接得到第一手的资料,这成为她莫大的遗憾。不料时来运转,她遇到了罗莎莉·林,她认为林是她最好的人选。罗莎莉·林的英语相当流利,不用另外请人翻译,非常方便,可以直接对话。罗莎莉从小裹了一双三寸金莲小脚,可以用英语准确地译出有关裹脚的专门术语,这是普通翻译很难做到的,弄得不好,云天雾海,讲了半天,不知所云,岂不误事?罗莎莉经历裹脚,又有高中文化,又懂英语,可以把有关裹脚的事项,一五一十,原原本本讲清楚。最后一条,也是最重要的一条,用不着遥摇万去去中国实地考察小脚,小脚女生,昨天还是远在天边,今天已是近在眼前了。    艾琳教授坐在小轿车里遐想。与教授并排坐着的林莉莉并不知道教授在想什么,教授想什么是教授的事,与己无关,用不着费这个脑筋。林莉莉这回可是想错了。教授在轮船那样关注她的小脚,奉为至宝,现在同在一个大学,朝夕相处,反而会不闻不问了吗?    慈母高丽云的担心并非多余,她当过多年的“高少爷”、“高公子”,知道江湖的险恶,知道衙内、恶少的卑劣,知道小脚正是他们追逐的猎物,知道女人小脚正是第一件招蜂引蝶的万物。为了避免麻烦,高丽云给林莉莉特制了七寸皮靴,扮成大脚。    可是皮靴毕竟不是龙虎山张天师的驱邪灵药,随身佩戴,可以百邪不侵。    说来林莉莉皮靴扮成大脚,笨重得要死,一天下来,两只尖尖瘦瘦的小脚又酸又胀又麻又痛,有说不出的难受,既无奈,又委曲。    如果林莉莉知道了艾琳教授之所思,把她当作学术研究的最佳人选,不但委曲,且是酸楚了。    林莉莉会想,自己的一双小脚,是每天用来走路、读书、生活用的,不是供教授作学术研究用的。艾琳教授也真是的,你这样大的学问,是鼎鼎大名的剑桥大学的教授,你研究什么不行,偏偏要研究中国的金莲文化,也叫缠足文化?说白了,无非就是姑娘们的一双小脚嘛,哪里有那样多的学问,值得你这位大学教授几十年如一日研究的?退一步讲,研究什么,别人不懂不好乱插嘴,可你干嘛偏要找上了我?找别人不行?我每天穿大鞋扮大脚,就是怕别人知道我是小脚,跟在我身后起哄,干扰我平静的学习和生活。可好,你竟然把我当成了你的研究对象,你还怕别人不知道我是小脚,研究我,无异于敲锣打鼓替我作广告。我每天已经够堵心了,你还要来添乱。    如果艾琳教授知道了林莉莉上述的一番表白,同样委曲。教授会说,研究小脚,是当今世界最热门的话题,许多人趋之若鹜地进行研究,得到了硕士,甚至博士学位,我也深受其惠,因此当上了博士。金莲文化,博大精深,魅力无穷,深受喜爱,要我不研究了,如同夺我最爱,万万不行。再说,你不远万里到剑桥深造,在我看来,无疑是一个送上门来的大礼包,岂有不笑纳之理?    艾琳教授问林莉莉:“是不是想当一个英国人,中国传统的服装鞋袜也不穿了?”这分明是同她开玩笑,意思是,林莉莉为何把靓丽的一双小脚藏了起来,舍不得让人看见?    林莉莉苦笑着说:“让教授见笑了,实是无奈之举,迫不得已。皮靴是家母为我准备的,为的是不致因脚小引起别人注意,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少一事,不如没有事,避免惹麻烦。”    教授发自内心地说:“还是你们在船上的那身打扮更好看,充分体现了东方女性的美丽。”    林莉莉非常同意,说道:“教授之言有理。穿弓鞋走路多方便,人也精神了许多。”    教授发现埃玛的脚比前小了许多,一问方知,从前穿39码的鞋,现在改穿34码的鞋了,问埃玛脚怎么小了?    埃玛见到姨妈关注自己英式金莲,有些不好意思,说道:“让姨妈见笑了,是试着玩玩的,效果不错,同学说好,准备效仿。”    艾琳教授不由感慨地说道:“可见东西方妇女爱美之心从皆有之,不过,埃玛的截趾术,远没有罗莎莉的莲术先进、合理、安全、实用。”    回到三层别墅后,玛丽娜和艾琳双胞胎姐妹俩,一年未见,分外亲热。    三人一早从伦敦乘上开往剑桥的火车,此时已接近午餐时间。在餐桌上,艾琳姨妈讲了一年的经历及轮船上邂逅罗莎莉·林和她姑父一家人的情景。当时,她尚不知晓崔国英的特殊身份。    午餐后,艾琳在玛丽娜的卧室里,将房门紧闭,姐妹二人说起了悄悄话。艾琳向姐姐仔细询问了罗莎莉·林入学后的情况,并特别提到了她的小脚,说道:“玛丽娜,我在轮船上看到她一身中国传统衣裙,裙底一以尖尖小脚,非常迷人。罗莎莉·林为何现在扮成大脚,不肯以小脚示人?”    玛丽娜一边思索一边说道:“罗莎莉不肯露出小脚,必有难言之隐情。小脚是中国缠足妇女最私秘之处,一向秘不示人。想是不肯因小脚引起公众注意,以致影响她的学业和生活。她除了肤色不同和裹着一双小脚,各方面都非常优秀,并不亚于我们英国本土的学生。老师和同学们对她的印象非常之好,她学习成绩优秀,英语流利,待人彬彬有礼。虽是小脚,并未影响她的学习和生活。大家并未看出她裹着小脚,仅是感到她走路不便,她说是从小患有脚疾所致。”    林莉莉说自己“从小患有脚疾”,实际是一句十分巧妙的掩饰语,掩饰她小脚行走不便的窘态。她把从小裹成小脚,巧妙地说成了从小患有脚疾。任何脚疾,恐也不及裹脚对行走影响之大了。    林莉莉身在异国他乡,对无奈扮成一双大脚,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苦涩。裹成小脚本为莲步婀娜,不料却成为假扮大脚走路的累赘,令林莉莉啼笑皆非。早知有今日之难堪,当初何必多此一举裹成纤纤莲钩,真是始料未及。但这又是一个说不清道不明的奇怪悖论,若非从小裹成小脚,恐也难以到此留学。 (未完待续)
最后修改日期:2020 年 8 月 18 日

留言

撰写回覆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