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蓮鈎秘籍】57 方漁犀 撰

·版权所有  禁止外传·

第四部 泪血金莲 第三十三章(一)弄假成真

    正当醇亲王为女人的一双小脚操心之际,一九0六年,光绪三十二年丙午年马年春节悄然而至。

    可是京师的大街小巷,人烟稀少,冷冷清清,连鞭炮声也是零零落落,有气无力。昭示着大清朝

气数已尽,来日无多,已经进入倒计时了。

    连日以来,家家关门闭户,惶惶不安。纷纷传言,二十岁及二十岁以下的小脚,限期放掉。不放

者,严惩不贷。还有传得更邪乎的。

    说以莺莺燕燕之身,而擅精精空空之技者,专在京师一带胠箧探囊,一名赛花碧莲,一名赛孙二

娘,日间匿跡空庙,至更深夜静时辄掩入人家,施其狡侩伎俩,从无有能弋获之者。腊月二十八天甫

辨色,九门提督属下五城兵马司把总宋仕杰正在橄榄市巡查,忽见二女子背负包袱,自东而西,虽弓

鞋窄小,而行走如飞,为健男子所不能及。宋把总情知有异,督率弁兵各持器械紧尾其后,追至磁器

口天色大明,宋把总乃饬弁兵一拥上前,将二女子双双擒获,解交步军统领衙门。

(图片)

    步军统领塔吉布塔大人,当即升堂问案。

    步军统领,清代提督九门巡捕五营步军统领的简称。掌管京师正阳、崇文、宣武、安定、德胜、

东直、西直、朝阳、阜成九门内外的守卫巡警等职,以亲信的满族大臣兼任,通称为九门提督。辛亥

革命后仍沿设,一九二四年其职归并于京师警察厅。

    塔大人下视,只见两女贼一身黑色夜行衣靠,年约十八九,貌甚妍丽,双足极纤,刚刚三寸。当

堂讯鞠,两女坚不吐实。

    塔大人胸有成竹,不慌不忙,遂命衙役将两人丈余长裹脚布去掉,露出一双尖如竹笋的白嫩小脚,

架着两人赤足站在砖头上。

    九门提督大堂之上众衙役,尤其是尚未成亲、从未见过女人赤裸小脚的年轻衙役,突然见到堂上

两双尖如竹笋的白嫩小脚,大开眼界,大饱眼福,好像看到什么旷世奇珍异宝,目不转睛,瞪大眼睛,

呆立不动,仿佛魂被摄走。一个年轻衙役,魂不守舍,手一松,专门打犯人屁股的板子,啪地一声,

掉到地上。塔大人一看,实在不像话,忙把惊堂木使劲一拍,众衙役这才回过神来。

    两女子去掉裹脚布后,两只嫩如竹笋的小脚站立不稳,竟像鸦片烟瘾发作,浑身发软,双腿发抖,

眼泪鼻涕一齐涌了出来。站上去不到半点钟,两女子只觉得身子有几百斤重。再过一刻,竟像有千斤

之重。试问一双骨断筋折的小脚,离开裹脚布,如何能够承受全身的重量呢?先不过两腿发酸发抖,

后来竟大抖起来,身子亦就有点歪斜,无奈两旁有人架住,不能由己。再站半天,两人脸色大变,冷

汗直流,连声叫喊:

    “求大人饶了小女子,小女子实在吃不消了,小女子情愿招供。”

    塔大人遂命两女贼当堂画押,将其锁入大牢。塔大人听说,两女贼飞檐走壁,穿房越脊,轻功甚

是了得,很怕两贼越狱潜逃,于是命令众衙役将其长长的、香香的裹脚布予以没收。

    两女贼赤裸着小脚,失去裹脚布,光脚穿双三寸弓履,身上锁着麻花粗的铁链子,寸步难行。一

边一个人架着,方将她们拖入大牢。到得牢房,别说是飞檐走壁,衙役将手一松,两女贼如烂泥似地

瘫倒地上,动也不能动了。

    城里的大闺女、小媳妇一听,脸色发青,腿脚都发软,更加不敢出门了。

    其实,兵马司的弁兵擒获的是女飞贼,与良家女子无干。但她们一听把裹脚布全部解掉露出光光

的小脚,全都吓傻了。也怪不得她们,自从盘古开天地,三皇五帝到如今,除了大清朝,没有听说过

历朝历代,有哪一位皇帝,管天管地,竟然管到人家的一双小脚上来了。要不就是吃饱了饭没事干找

事干,撑的。要么,大清国气数已尽,苟延残喘,拿女人的一双小脚当替罪羊。在这多事之春,她们

不由得担心,万一巡街的兵马司弁兵,出了个别坏小子,混水摸鱼,调戏妇女,把小脚脱得光溜溜的,

叫这些自称为“没脚蟹”的小脚女人,当街现丑不算,如何走得回家。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常言说

得好,小心无大错,大意失荆州,不可不防,于是无人敢上街。

    胆小的妇女,尤其是胆小的年轻女子,都不敢出门了。而有些又胆大,又泼辣,嘴又损的妇人,

却为衙役们动手解去两女子的裹脚布,让她们当堂出丑,而大为恼恨。

    大清律中,没有规定这种专门摧残妇女的刑罚,这让杨二嫂一些人,为两女子的非人遭遇打抱不

平。平素里,她深知这伙衙役的劣迹,这些不知是哪个B养的坏货,有几个不是在抓贼的幌子下,眛

着良心,干着吃贼、连贼、通贼、与贼共存的罪恶勾当?

    杨二嫂忿忿不平地在想,“什么刑法不能用?偏偏要在女子一双小脚上打主意,这些千人恨、万

人骂,B看(堪声)的狗杂碎,莫非是畜牲养的,真不是东西!把人家白白嫩嫩的小脚脱得一丝不挂,

叫人家以后怎有脸见人?要是我,还不当堂同这些狗杂种拚了……”

    清末,三寸金莲依然盛行,杨二嫂的怒骂,反映了广大妇女的共同心声。听说朝廷让妇人把小脚

放掉,比当年宋朝黎民百姓咒骂王安石还要邪乎。王安石变法,民生凋敝,不得人心。老太太在喂猪

时,朝着猪呼唤:“唠,唠,唠,来吃呀,王安石!”以发泄心中怨恨。如今,盼了一年的春节庙会

逛不成,众多妇女,谁不诅咒那班恶衙役呢?

    由于官匪一家,老百姓并不认为被抓的二女子就一定是贼。她们想,好端端的女子,干嘛要去当

贼,说不定有什么委曲之事,官府逼得她们无路可走。说不定,她们就是行侠仗义的女侠客也未可知。

她们十分惋惜地说,二人怎么不防备呢?猝不及防,让弁兵抓住了。

    一石击起千层浪,此事在缠足妇女中引起了轩然大波,她们义愤填膺的,莫过于当堂把裹脚布解

光一事了。骂归骂,她们想,还是不出门最保险。

    故此,白云观、石甸、蟠桃宫、隆福寺等处的庙会,雍和宫打鬼,妙峰山进香,罕见纤趾倩影。

一年之中,春节本是盼望一年的妇女们难得的外出游走的节日,此时也只得闭门不出了。庙会上,杨

柳青的年画,如嘲笑天足妇女的“大脚婆过年”,赞美小脚女人的“莲趾纤纤”,因缺少女顾客,少

有人问津。京西妙峰山顶上的碧霞元君祠,与泰山之巅的碧霞元君祠天下齐名,俗称小脚娘娘庙,香

火大减,进贡的寸半尖脚绣花鞋不及常年半数。七十岁的小脚师太紧锁双眉,百思不得其解。师太一

生,青灯黄卷,书没少读。可是,不知圣旨内容,也不知奏折里都讲的是什么屁话,更不知九门提督

大堂之上恶刑的她,怎知今年香火冷清的原因呢。

    维新变法的领军人物、中国近代史中最大的保皇派康有为,广东南海人,光绪进士,授工部主事。

变法失败后,受到慈禧镇压,逃亡国外。此刻,流亡日本的四十九岁的康有为,盘腿打坐在塌塌米上,

进行反思。这位推动百日维新的改良派的领军人物,实在不明白,轰轰烈烈的维新运动,何以迅速失

败,一事无成。其间固由于后党势力太过强大,帝党势力太过弱小,无耻小人袁世凯的告密。他痛苦

地想到,还有一个原因,就是维新变法,有的太过超前,严重脱离了民众,得不到广大民众,尤其是

广大妇女的支持。

    其中最大的失误,在于他在著名的《戊戌奏稿》中,请求光绪皇帝严禁妇女缠足,并拟定了严厉

的惩罚措施:“其已裹者,一律宽解。若有违抗,其夫若子有官不得受封,无官者其夫亦科罚锾。

其十二岁以下幼女,若有裹足者,重罚其父母。”

    其失误在于,严重脱离民众,引起妇女严重的对立情绪。

    首先,缠足文化流传千年,业已根深蒂固,深入人心。人人以小脚为美,以大脚为耻。移风易俗,

绝非一日之功。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冰化三尺亦非一日之暖。好大喜功,急功近利,必将适得其反。

在禁缠期间,各地屡有强迫放足激起民变的事件发生。而康有为仍坚持己见,一意孤行,最终导致惨

痛失败,康有为胞弟康广仁等“戊戌六君子”血溅菜市口。

    其次,对已缠足一律宽解要求过苛。放足后,反而使她们寸步难行,爱民不幸变成了扰民,大背

初衷。

    第三,惩罚太过严厉,打击面太大,涉及了占人口一半的妇女。西方政治家,没有一个人敢于这

样得罪占选民一半的妇女。如此运作,下次选举,必将败北。

    其四,汉族妇女裹脚,有其深层的政治原因和民族感情问题。裹脚,最能体现“男降女不降”,

是广大汉族不满满族统治,在妇女服饰上最有力的展示。

    最后,康有为禁止裹脚的一个重要理由,是怕外国人耻笑中国的小脚。他在《戊戌奏稿》中洋洋

洒洒地写道:“方今万国交通,政俗互校,稍有失败,辄生轻议。”“而最骇笑取辱者,莫如妇女裹

足一事,臣窃深耻之。”“严禁妇女裹足……外人野蛮之讥,可以销释。”而广大民众并不认可。外

国人讥笑中国的地方多啦,什么贪官污吏,鱼肉乡民,花天酒地,骄奢淫逸。康有为为什么不建议光

绪皇帝,把这些问题也一并解决,为什么专门在妇女小脚上大作文章。本来洋人令人耻笑之处亦不可

胜数,即以束腰为例,把妇女好好腰肢束成热水瓶大小,其危害远大于裹脚。洋人自己不首先照照镜

子,看清自己的丑恶嘴脸,还有脸说我们,竟是如此不知羞耻,康有为为什么不说?

    康梁变法失败,最根本的原因,在于脱离民众,在小脚问题上,尤其严重地脱离广大妇女。如果

把失败比喻为一头骆驼终于被越来越多的稻草压死,那么,严禁缠足很可能就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

稻草。

    清朝的灭亡,何尝不是如此。慈禧太后此时此刻,心血来潮,禁止缠足,无疑是搬起石头砸自己

的脚,最终把她自己连同腐朽没落的封建帝国一同送进了坟墓。

    后人模仿大文豪鲁迅诗作,写了一首打油诗:

    运交华盖欲何求,年年裹脚今碰头。

    太后懿旨禁纤趾,无辜小女双泪流。

    小脚大鞋过闹市,踢踢趿趿真难受。

    万寿无疆今安在,千古骂名可自羞。

    刚刚裹成了半大小脚的琳达小姐,在百无聊赖之中,在大姨家里,闷闷不乐地过完了二十世纪第

一个马年的春节。

    为了逃避即将来到的检查,她在表哥的陪同下,躲进了协和医院的妇产科病房。她肚子上塞进一

个枕头,冒充临产的孕妇。

    表哥秦绍楼,这家医院的整形外科医生,如实地向师姐、妇产科主治医生林莉莉作了如实的介绍:

    “师姐,这位琳达小姐,是我小姨的女儿,我的表妹,同时又是我的未婚妻。她准备裹好小脚后

就同我结婚。她原来是六寸的脚,裹了四个月,裹到了四寸半。再有八个月,就可以裹成三寸小脚

了。”


(未完待续)

最后修改日期:2020 年 8 月 18 日

留言

撰写回覆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