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蓮鈎秘籍】56 方漁犀 撰 (三十二章之三) ·版权所有  禁止外传·     户部侍郎汪容甫回家一汇报,便遭到夫人一阵埋怨:    “你又不是不知道,咱家孙女宝姑的一双小脚儿刚刚只有三寸,已经缠断缠死,离开裹脚布寸步难行,小脚根本放不开。你忘啦,光绪二十四年,康梁乱党闹维新那回,咱们宝姑不是听信放足说教,说什么放足有益健康,富国强种,放过一回足。结果,路都不会走了,差点连命搭上。”    汪容甫惧内,忙陪笑脸,“夫人说的,句句在理,下官听您吩咐。”夫人脸色这才多云转晴。    二十岁的汪宝姑,是汪容甫大儿子汪树德的长女,汪容甫的大孙女,夫人的掌上明珠,真是捧在手上怕摔了,含在口里怕化了,宠爱异常。那宝姑从小聪慧,而且生得花容月貌,娇媚艳丽,尤其钟爱小脚。    一八九一年,大清光绪十七年,早熟的宝姑央求奶奶给她裹脚。小姑娘年刚六岁,却什么都知道,六岁裹脚刚好,再大就难裹小了。宝姑的请求,得到奶奶的满口答应,连声夸奖懂事。夫人本来打算就在这时为宝姑裹脚,正在考虑如何使宝姑接受缠足。岂知宝姑反倒抢先请求开了。祖孙两人竟是不谋而合,想到一块去了。奶奶郑重地告诫刚刚六岁的孙女:    “宝宝,你真想裹得一双好小脚,必须要答应奶奶三件事。答应了,奶奶就给宝宝裹一双最小最小的小脚。”    宝姑望着从小疼爱她的奶奶,完全信任地说道:    “奶奶,您说,我全依您。不要说三件事,为了裹成小脚,再多都依您。”    奶奶缓缓说道,并十分注意她的表情:    “第一,裹脚是很疼的,无论多么疼,都要强忍住。忍不住,裹不小。你行吗?”    宝姑眉头都没有皱一下,斩钉截铁地回答:    “行,没问题。谁怕疼,谁就是小狗。”    奶奶很满意,望着宝姑,又说道:    “第二,脚每次裹好后,不管有多疼,都要多多练习走路。三分裹,七分走。不准久坐。你行吗?”    宝姑不屑地说:    “行,走路有什么了不起,我多走路少休息就是了。”    奶奶善意地笑了,她知道,宝姑太小,从未尝过裹脚的莲味,裹了脚走路和现在天足走路有什么区别根本不知道。说道:    “第三,裹好脚后,行走时,要全脚着地,不准用后跟行走,以致脚尖朝天,成了极难看走路又不便的倒倒脚。”    宝姑哪里知道什么倒倒脚,反正奶奶说的错不了,统统照办就是,遂响亮回答:    “就照奶奶说的去做,决不让奶奶生气。”    宝姑坚决做到奶奶提出的三项要求,裹脚时无论裹脚布裹的有多紧,双脚有多疼,均能一声不吭,一一忍受,绝无半点愁容。裹了两年,脚瘦如锥,纤不盈握,仅只二寸七分。那是在一八九三年,大清光绪十九年。时年八岁。    又过了五年,一八九八年,大清光绪二十四年,光绪皇帝接受了康有为、梁启超的变法主张,推行新政,进行了百日维新。    当时,汪容甫是户部的一名主事,迫于压力,让十三岁的大孙女宝姑放足。当时新政的内容之一就是禁止缠足。    但是, 宝姑双脚缠裹过纤,已到断头难续的程度,根本无法将小脚放开。裹上是小脚,不裹照样是小脚。放足毫无意义,而且无法行走,其弊端有四:    一为宝姑解去裹脚布,每一行走,下压四趾各离舟状窝,足心深缝更是像掰开一样,疼痛难忍,松松放开裹脚布两个礼拜,除了脚背及腿腕子肌肉臃肿外,其余没有一点进步。且行路无力,足软腿肿。后来又缠上裹脚布,仍然完好如初,可以舒舒服服地行走。    二为宝姑放足后的痛苦。宝姑双脚勉强去掉了裹脚布,一到冬天,双脚血脉不流通依然如故,而御寒之物已无,满脚冻疮,春天溃烂,寸步难行。后来复缠,冻疮尽消。    三为宝姑放足后行走之蹒跚。裹成小脚,无论怎样解放,骨骼早已变形,根本无法复原,仅仅只有肌肉作不规则的扩张,绝对不可能增加足部的力量。宝姑放足后,套上硕大的放足鞋冒充天足,如同腾云驾雾,扭扭揑揑,东倒西歪,人活活累死,远不如裹脚时之紧凑有力,舒适方便。    四为宝姑之解放脚异常臃肿难看,不堪入目。宝姑放足使得脚背隆起,双脚肥大,如驼峰,似猪蹄,一只倒来一只歪。既然根本不可能恢复到天足的样子,还不如依旧复缠,玲珑俏利,犹不失小脚之美。    汪容甫想到七年前,自己迫于当时的压力,让孙女宝姑放足之事,至今非常内疚。听到夫人今天揭他的痛处,说宝姑放足“差点连命搭上”,更是使他这位当爷爷的无地自容。    原来,当年宝姑极不情愿放足,且放足比初缠时还疼,沉重的心理和生理的负担,使她病倒了。起初不过是偶感风寒,头痛,发烧,以后变成肺炎,幸得御医诊治,才捡回一条小命。夫人责问道:    “上次放足,差点送命。还要放第二次吗?”    汪容甫无言答对,只得向夫人求教:    “夫人有何高见?说出来,让下官听听,长长见识。”    夫人也不客气,当仁不让,说道:    “这有什么难的。王爷到家来检查时,让宝姑套上一双放足鞋,冒充天足就是了。反正这次无论如何,是绝对不让宝姑再放足。上次放足,过后,我整整花了半年时间才把她的小脚重新裹小。难道还要宝姑再吃二遍苦,重受两茬罪?”    吏部侍郎秦天祥回家一说,叶家慧满脸发愁,五岁孙女秦力励可以暂缓裹脚,等到这阵风刮过去再裹不迟,六岁、七岁,都能裹小,问题不大。比较麻烦的是外甥女琳达,她今年刚好二十岁,属于婉劝放足之列。叶家慧望着丈夫,把自己的打算讲了出来:    “老爷,您看这样可好,叫琳达这孩子,干脆到她表哥的医院里去算了。那是一家美国人办的医院,王爷不会进去查的。咱们惹不起,还躲不起吗?”    秦天祥感觉十分妥当,了却了一件心事,夫人足智多谋,不愧是内当家。    汪容甫和秦天祥是醇亲王一手提拔起来的,一向对王爷感恩图报,忠心耿耿,被王爷视为心腹,倚为助手,有什么疑难差事,常同两人商量,当作智囊团。醇亲王此次奉慈禧太后老佛爷懿旨,具体负责这次移风易俗、禁止缠足的差事,颇有些哭笑不得,不知所措的感觉,一位堂堂的亲王,当今皇上的亲弟弟,朝廷重臣,把许多急待处理的军国大事置于脑后,管起女人的一双尖尖小脚来了,真正好笑极了,便把刚才自己的一些想法向两人讲了。    两人面面相觑,不知如何回答才能使得王爷满意,极为尴尬。王爷是太后的姪子和外甥,话稍微过头,太后谅来不会怪罪。他们就不同了,随便议论太后,传出去,便是“大不敬”的罪名,轻则丢掉乌纱帽,重则脑袋搬家,任谁都不敢。    醇王爷知道两人不便回答,谅解地笑了一笑,连声说道:    “喝茶,喝茶,我这是今年刚刚薰制的茉莉花茶,两位喝着味道如何?”    两人连声称谢不止。    醇王爷又说道:    “到我们三人府上检查之事,因今天就是腊八,腊月二十八,衙门里不办公事了。我看检查之事,只有等明年过了正月十五再说了。不过,一些准备工作似应照常进行,以免到时误事。”    两人连连答应。王爷见两人俱是自己心腹、智囊,不是外人,便问他们宝珠格格四寸半小脚不便检查之事该如何解决?    汪容甫满面堆笑,讨好地向王爷献策:    “下官想,如果在格格小脚外面套一双六寸大小的放足鞋冒充天足,足可通过检查,又不用放足,可谓两全其美。”    秦天祥补充说:    “格格肯定嫌难看,检查的人走了,脱掉就是。反正是我们自己检查自己,格格用不着为难。”    王爷脸上露出这几天少见的笑容,颇为满意地说:    “我看这个办法好,不妨一试。不过千万别说出去。”    两人连忙答应:    “请王爷放心,我们对谁都不讲。”
(本章完,后篇待续)
最后修改日期:2020 年 8 月 18 日

留言

撰写回覆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