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蓮鈎秘籍】54 方漁犀 撰 三十二  太后懿旨     琳達裹腳,是從一九0五年九月二十二日,大清光緒三十一年八月二十四,小腳娘娘生日這一天開始的。這一天,歷來是裹腳的黃道吉日,相信在小腳娘娘的保佑下,腳會裹得很小。說來也巧,這天正是琳達十九周歲生日,使她同小腳結下了不解之緣,也許就是命中注定吧,命中注定她要成為一位小腳女人。    又過了四個月,一九0六年一月十七日,大清光緒三十一年十二月二十三日,正值禁止纏足的上諭頒布四周年。四年前的今天,大清光緒二十七年十二月二十三日,慈禧太后傳下懿旨,在以光緒皇帝名義發布的上諭中說,“漢人婦女,率多纏足,行之已久,有乖造物之和。此后縉紳之家,務當婉切勸諭,使之家喻戶曉,以期漸除積習。”    當時,朝野上下,從達官貴人到平民百姓,從大家閨秀到小家碧玉,全部受到了強烈震撼,掀起了軒然大波。    雖然上諭中并未嚴詞厲色,針對的是“縉紳之家”,手段是“婉切勸諭”,要求是“漸除積習”,誰知道老佛爺葫蘆里到底賣的什么藥。    慈禧太后此舉可謂老謀深算,一箭雙雕,既可以“維新派”的面目出現,掩蓋其獨裁專制統治的實質;又可以此為借口,懲罰那些與己二心的人,從而鞏固自己的地位。    在清末民初的革新者中,無一不是在纏足問題上大作文章,仿佛它是中國落后的根本原因,將一切責任全部推到中國婦女的一雙小腳上。好像只要將小腳在一夜之間統統解放,一個富強、康樂、文明的中國便會立即出現。他們以為,他們鞭撻纏足越嚴厲,便越顯示他們“文明”。    從十九世紀末,到二十世紀三十年代,解放小腳成為當時最時髦的事情。風靡華夏千年的纏足文化被潑滿了污泥濁水,看不到一點“文化”的影子,那里還有什么文化!有的只是愚眛、落后和無知。難道五千年文明史,竟然出現千年斷層,豈不聞所未聞!    四年之前,慈禧從禁止纏足中撈取了不少政治資本,嘗到了甜頭。四年之后,她故技重施,頒布懿旨,決定從光緒三十一年十二月二十三日開始,以一年為期,認真檢查上諭四年來貫徹、執行的情況,成立專門的檢查衙門,由光緒皇帝的親弟弟、醇親王載灃具體負責。    人們的恐慌是必然的。在歷史上,滿清統治者為了保持本民族的風俗習慣,不被漢族同化,曾經三令五申,嚴禁滿族婦女纏足。    由于漢族婦女的三寸金蓮對滿族婦女有極強的吸引力,為了平息滿族婦女的不滿怨言,從根本上落實禁止纏足的政策,康熙皇帝于一六六四年(康熙三年)頒布上諭(圣旨),明確規定大清臣民在康熙元年(一六六二年)以后所生之女,嚴禁裹足。若有違法裹足者,一律嚴懲不貸。“其女父有官者,交吏兵二部議處。兵民交刑部責四十板,流徒十年。其失察枷一個月,責四十板。該管督撫以下,文職官員,有疏忽失于覺察者,聽吏兵二部議處。”    這就是說,如果有人一時疏忽,不幸為康熙元年以后出生的女兒裹足,一旦查實,四十大板不算,還要流放十年,屁股皮開肉綻、血肉模糊,外加押送東北寧古塔或新疆伊犁不毛之地受苦十年。一雙小腳,十年流放,使得雖已早過了二百四十一年,人們仍聞“禁”色變,心有余悸,不寒而栗。    當時正在辛辛苦苦裹腳的琳達,聽到這個不幸的消息時,像晴天一聲霹靂,把她驚呆了;又好像迎頭一大桶天山冰水,從頭頂心一直涼到腳后跟。    這時,她正由春蘭攙扶著,一圈一圈地在院子里行走,“晾腳”,三分裹,七分踩,為的是早日裹成朝思暮想、魂牽夢縈的三寸金蓮。    這四個月里,琳達無日無時不在同疼痛進行艱苦的斗爭。開始裹腳那天,李婆婆用了一丈四尺長、三寸寬的藍色裹腳布,外加兩條六尺長、一寸寬的機織帶子,纏在裹腳布里面,專門纏四個腳趾頭,把兩只腳裹得緊繃繃的,四個腳趾頭一點動彈不得。裹完后,兩只腳疼得好像不是自己的,又麻,又疼,又痠,又脹,有說不出的難受,好像生了一場大病,一點不能下炕行走,那里還能好生挪步。由春蘭和秋菊這兩個小腳丫頭鬟攙扶著,用腳后跟墊著向前行走。由于劇烈疼痛,往前一挪步,就一蹩拗,強忍著疼痛向前行走。就是坐在椅子上,兩腳痛的,有時輕一回,有時重一回,時常用手把腳揑揑握握的,希望減少裹腳造成的痛苦。晚上睡覺時,常常腳痛得睡不著,自己覺著兩只腳又撅又脹,痛得難受。若遇熱時,雙腳發燒,痛得更厲害。若遇涼處,痛苦略有減輕。就是痛得輕時,睡著了,那兩只腳都還痛得抽筋,一夜痛醒幾次。口中無味,沒有胃口,吃不下飯。一氣挨過七天,那四個腳趾頭,都已壓在腳心底下去了。再裹腳時,雖痛,也差了不少。    李婆婆向琳達傳授:    “我們有志裹腳之人,在這極痛之時,盡管緊纏密裹,裹期要斟酌延至七八天裹一次的。當雙腳痛得十分劇烈的時候,也可以延至十天半月再裹一次。總之,要等到兩只腳都痛過了勁,有所緩解了,再來纏裹,才不會因為裹腳而生病。”    琳達感到,李婆婆所說,誠為金玉良言,一語中的,受用不盡。纏裹小腳,全在志堅,精誠所至,金石為開。仿佛一縷陽光,透過迷霧,照亮了自己的心扉。    經過四個月的艱苦纏裹,四個小腳趾的關節已完全踩斷,僅由一層薄薄的油皮相連的四趾覆蓋了一半腳底。雙腳已由六寸裹到四寸半,腳尖像錐子一樣尖銳,已初具小腳雛形。    在這四個月當中,四個腳趾蜷伏腳底是在一次次的纏裹中形成的。最初,僅是腳趾略為彎曲。以后,全部壓在腳底。最后,全部服服貼貼地靠在腳底下了,好像四個腳趾同腳掌長到一塊了。    琳達看到自己的雙腳在一天天裹小,小腳在一天天成型,喜不自禁,歡樂無比。一早一晚,在李婆婆為她裹緊雙腳后,琳達把自己兩只尖尖的小腳反復把玩,愛不釋手。    正當琳達沉浸在裹腳的無比歡樂之中時,圣上欽奉懿旨頒布的“婉切勸諭”“以期漸除積習”,實際是禁止裹腳的上諭,把琳達日思夜想、夢寐以求的小腳理想完全打碎,腦子里一片空白。    按照李婆婆制定的裹腳進度,為裹尖、裹瘦、裹彎各用四個月時間,總共約一年的時間,便可擁有一雙尖瘦弓小俏麗艷美的三寸金蓮。再有八個月時間,到光緒三十二年八月二十四日,小腳娘娘生日那一天,便可大功靠成了。    現在琳達十分苦惱和無助地感覺到,小腳離她越來越遠。就是已經纏就的四寸半長的尖尖小腳,通常稱為半攔腳的,也要離她而去。本來是伸手可及的三寸小腳,現在越來越渺茫。仿佛在她和心愛的小腳之間,橫亙著一座無路攀援、壁立千仞的高山;又好似,出現了一條波濤洶涌、無舟可渡的大河。    琳達十分悲傷地向李婆婆哭訴:    “婆婆呀,我現在可怎么辦才好呀!一旦不讓裹腳,我可怎么活下去呀!一旦把裹腳布解開,纏斷的腳趾頭可怎么走路呀!我天天做夢都在想著小腳,離了小腳我活不下去呀!小腳就是我的生命……”    委曲、悔恨、無助的眼淚,從琳達那雙秀目上汩汩而出,順著腮淌了下來,沾濕了一大片衣襟。她又接著向李婆婆這位親手幫她圓小腳夢的長者傾訴:    “我好糊涂,早知這樣,如果去年就裹腳,現在已是蓮趾纖纖,可以盡情享受小腳帶給我的無窮歡樂和幸福。縱然今日放足,亦無遺憾了。我好糊涂,裹腳疼痛又算得什么!不讓裹腳才是最大的痛苦,比裹腳痛苦十倍。我好糊涂,我能裹腳,那是我的幸福。現在看來,裹腳時的痛苦,正是一種幸福。以后縱然甘愿忍痛裹腳,也是絕無可能的了。我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    李婆婆看著悲痛萬分的琳達,看看她那剛剛裹了一半的小腳,心里直犯嘀咕,不知道自己這雙小腳以后保不保得住,眼前一片模糊,一片茫然,不由自主地,熱淚滾滾而下。    琳達扭動著剛裹成的四寸半的半大小腳,無精打采,有氣無力地,蹣跚跛行在青磚鋪就的院子里。四個月來,日日夜夜,含辛茹苦,廢寢忘食地纏裹,已經使她身心極度疲憊。聽到這個禁止纏足的不幸消息,快要使她精神崩潰了。她萬萬沒有想到,四個月的辛苦,到頭來竟是:水中撈月空歡喜,竹籃打水一場空。
(未完待續)
最后修改日期:2020 年 8 月 18 日

留言

撰写回覆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