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蓮鈎秘籍】53 方漁犀 撰
 
·版權所有  禁止外傳·

    秦紹樓面帶愧色,以一個醫生的身份對琳達說:

    “表妹,祝賀你裹了小腳,得遂心愿。所有這些不適,皆因雙腳緊緊纏裹所致,并無大礙;如果

現在解開裹腳布,一切不適將馬上緩解,并很快消失。”

    琳達一聽,急了,馬上打斷表哥的話:

    “我決不解開裹腳布,再疼再苦,也能忍受。千千萬萬的姐妹都裹成了小腳,我也能行,你看著

好了,我一定能夠穿上三寸金蓮繡花鞋,同你拜堂成親。”臉上露出十分堅毅的表情。

    李婆婆以十分欽佩的表情說:

    “大小姐講得好極了,我們小腳女人就是有志氣,再苦再累都不在話下。”

    琳達若有所思地說:

    “表哥,小腳就是我的生命,我已盼望了多年,再也等不及了。我知道裹腳很疼,我已做好了吃

苦受罪的準備,但還是大大出乎我的意料,想不到竟然是出乎尋常的疼痛,不過經過了一夜,疼痛已

經有所減輕……”

    秦紹樓是一位專業的整形外科醫生,這在一百年前極為稀少。他在英國劍橋大學醫學院學習中實

習時,曾為愛美的英國女人做過截除四、五小趾以便穿進更尖更瘦的高跟鞋的外科整形手術。他知道,

運用外科整形手術的方法,將二、三、四、五趾的趾骨和部分蹠骨及相應的筋腱割除,一般可以將天

足改成小腳。可是,只剩下一根大趾,四趾俱無的腳,外形雖似小腳,內則全無小腳韻味,不能稱為

“小腳”,只能稱為“殘足”,無異違背初衷。他對中國傳統的,僅用一條裹腳布便能裹出千嬌百媚

的三寸金蓮的方法,贊不絕口,認為是當今世界最高水平的美容術,是將天足變成小腳的最成熟的千

家萬戶皆可自己施行的手術方法。他非常耐心地對琳達說:

    “表妹,對于裹腳來說,疼痛是必然的,不可避免的。裹腳的整個過程,就是始終與疼痛進行斗

爭的過程。只有戰勝疼痛,才能最終勝利裹成小腳;在疼痛面前退縮,只能是半途而廢,遺恨終生。

在你最疼痛的時候,也是決定最終能否裹成小腳的最關鍵的時候。”

    李婆婆對秦紹樓的話非常贊同:

    “想不到,大少爺在外國留洋,對中國女人裹腳知道的這樣多,這樣透,令我這個以此為業的老

婆子十分佩服。小女孩在三年的裹腳時期內,極痛的時候,只有半年時間。在這半年之之中,極痛的

時候,只有兩個禮拜。在這兩個禮拜之中,極痛的時候,只有七天。

    “裹腳的人,都知道腳大是自己最大的羞恥,無論如何痛苦,定要忍耐七天,以期裹成三寸金

蓮。”

    琳達聽到表哥和李婆婆的話,很受鼓勵,加之服用了大姨送來的人參湯,俊秀的臉上漸有血色,

露出笑容,問道:

    “表哥,你是洋大夫,你說說看,裹腳為什么這樣痛?”

    外科整形醫生非常內行地對琳達解釋:

    “裹腳,把六寸圓膚裹成三寸金蓮,長度僅為原來的一小半,體積僅為原來的五分之一,形狀完

全兩樣,四趾曲折,其疼痛可想而知。所以才有‘小腳一雙,眼淚一缸’的說法。

    “裹腳時的疼痛,是多種原因造成的復合性疼痛,主要原因有三種:

    “當裹腳布緊緊裹住二、三、四、五趾,極力纏往腳底時,趾關節和蹠關節,被極力拉伸,最終

導致脫臼。如果此時中止纏裹,脫臼尚可復原,這是裹尖早期的情況。到了裹尖中晚期,關節周圍的

筋腱、肌肉被完全拉斷,趾骨完全斷開,僅以薄薄的一層油皮相連。所謂裹腳時將骨頭裹斷,并非骨

頭攔腰折斷,而是從關節處拉斷。在裹彎時,二、三、四、五趾的蹠骨與腳背上的骰骨、楔狀骨的關

節被拉斷,筋腱、肌肉被撕裂的情形,與此一樣。由此造成了劇烈的疼痛。這種疼痛,與跳舞和練功

壓腿時,肌肉拉伸造成的疼痛,在性質上是一樣的。十趾連心,其疼痛要遠大于壓腿。

    “解決關節痛的辦法,是要反復地試纏,讓關節松弛,足掌肌肉群適應受壓,逐漸萎縮,疼痛得

以緩解。一般來說,裹尖需要十個月到一年時間,道理在此。這是疼痛的第一種原因。

    “第二種原因是,四足趾緊壓足底,血脈被阻斷和缺血造成的疼痛。人體四肢末端,手腳神經十

分靈敏,微血管豐富,一旦缺血,其疼可知。加之四趾蜷伏腳底,踩在腳下,僅以一層薄薄的油皮與

地面接觸,全身重量,壓在四個小小的腳趾上,痛徹心脾。待到腳趾表皮磨出老繭,疼痛得以緩解。

所以裹腳時,要多走路,勤走路,三分纏,七分踩。

    “這種疼痛,在裹上一小時后開始發生,會持續很長時間。一直到麻木時,才感覺緩解,這也是

最難忍受的疼痛。但熬過第一個二十四小時后,以后就可以忍耐了。

    “第三種是全足受壓后造成的淤血性疼痛,一般在幾小時后發生,因引起腫脹,持續時間較長,

大約一個禮拜。發燒是淤血水腫引起的,疼痛尚可忍受。”

    琳達知道,疼痛將會逐漸緩解,增加了信心。自己既然決心作一名小腳女人,就絕不能怕疼怕苦。

疼和苦,正是裹成小腳的必經之路。每忍受著劇烈疼痛熬過一個時辰,就會又接近小腳裹成一個時辰。

    琳達為了早日裹成小腳,強忍著雙腳的劇烈疼痛,下地行走。李婆婆告訴她,要把腳趾頭早些裹

到腳底下去,能夠早裹到腳底下一天,就少受一天的痛苦。這時,應當忍痛急裹,越快把腳趾頭裹到

腳底下越好。

    琳達在兩個丫鬟一左一右攙扶下,一瘸一拐忍痛來到院中。前掌不敢著地,用腳后跟墊著向前行

走。李婆婆關心地告誡她,切記不可用腳后跟走路,不利于將腳趾踩下去,且裹成后走路時腳尖懸空,

行走極為艱難,姿勢極為難看。但是,整個腳掌踩在地面上,如同踩在碎玻璃上,疼得滿頭大汗,渾

身顫抖。又像踩在炭火上,火燒火燎,渾身冒汗,內衣盡濕。

    琳達外觀文靜,性格剛強,不達目的誓不罷休。兩個年方二九的小腳丫鬟攙扶著她,在青磚鋪地

的大院子里一圈一圈地行走。被長長的裹腳布裹得緊繃繃的雙腳,四趾被彎折腳掌下面,逐漸疼中帶

麻,后來完全麻木了。后來連帶小腿、大腿也麻木了。不聽吩咐的雙腳,踉踉蹌蹌,東倒西歪,機械

地在院中走著。

    劇烈難忍的疼痛,像一枚枚鋼針扎在腳底的四個腳趾上,使她渾身不適,六神無主,坐也不是,

站也不是,躺著也不行,不知如何是好。在最難忍受時,她真想把裹腳布解開。可是,對小腳長年累

月、日日夜夜的渴望,化作巨大的力量,使她很快打消了這個念頭。

    對大腳的羞愧,也打掉了她放足的念頭,尤其是在從小陪伴自己的這兩個丫鬟面前。

    她身旁的兩個丫鬟,身高一米六五,模樣俊秀,小腳三寸,婉麗可人。左邊的叫春蘭,右邊的叫

秋菊,俱是大姨、侍郎夫人的貼身丫鬟。十三年前,一八九二年,大清光緒十八年,夫人花了二十兩

紋銀,將雙胞胎姐妹,從京師西北宣化府延慶州一戶即將餓死的赤貧農戶家中買了回來,救了姐妹倆

和全家人的性命。

    當時,姐妹倆只有小名。夫人將姐姐大妞起名春蘭,妹妹二妞起名秋菊。才來時,面黃肌瘦皮包

骨頭的姐倆,不過半月時間,已是容光煥發,白里透紅了。

    當年,夫人即命纏足婆為年方五齡的姐妹倆裹腳。不過三年時間,到了一八九五年,大清光緒二

十一年,兩人即裹成一雙尖尖瘦瘦窄窄弓弓剛好三寸的金蓮小腳。

    當姐妹倆開始裹腳時,七歲的琳達剛好由廣州來到京師大姨家中。她看到纏足婆每天為春蘭、秋

菊姐妹倆裹腳,十分想同她們一同裹腳,雖然大姨也很想為外甥女裹一雙美麗的小腳,由于琳達父親

堅決反對,終于沒有裹成。

    此刻,琳達望著亭亭玉立的姐妹和靈巧的三寸小腳,又無可奈何地看著自己剛剛開始纏裹,舉步

維艱,狼狽不堪的一雙六寸大腳,羞愧難當,雙頰發熱,難道還有臉想什么放腳嗎?這時,一種對小

腳的無比渴望,化作源源不斷、無比強大的力量,完全打消了放足的念頭,也戰勝了難忍的疼痛。

    疼痛并不是琳達裹腳的唯一困難。她始料未及,萬萬沒有想到,更大的困難,接踵而至,令她瞠

目結舌,手足無措。


(本章完,后篇待續)

最后修改日期:2020 年 8 月 18 日

留言

撰写回覆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