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蓮鈎秘籍】48 方漁犀 撰
 
·版權所有  禁止外傳·

三十  阿莉上學

    英國傳教士報酬微薄。阿綺波德·立德(立德夫人)在《穿藍色長袍的國度》中寫道:“豪斯伯

夫先生說,在中國,他每月只用花10個大洋(合2先令)。但我們雇的中國勞工說,他自己每月吃飯,

就得花4個大洋650文錢。這就是說,豪斯伯夫每個月最多只用5個大洋350文錢,就可以打發一切了。

一個中國勞工的生活費,怎么能養活一個習慣了英格蘭富裕生活的紳士呢?”安德魯夫婦兩人,報酬

同樣微薄。他們來華傳教,是出于對耶酥基督的無限忠誠,甘愿為信仰獻身。說心里話,要不是靠著

祖上有錢,加以補貼,兩次送給姥姥的銀票,雖然區區百兩,也是拿不出來的。

    麥克唐納夫婦,雖然先生貴為主教,情形也差不多,家里陳設簡單。博古架上,沒見到有幾樣像

模像樣的古玩,倒是七八雙刺繡精美的三寸金蓮弓履,熠熠生輝。這些均是女教民贈送的,姥姥也送

了一雙。

    安德魯夫人和麥克唐納夫人,表姐妹兩人,五年沒有見面,自然說起話來沒有完。小表妹向大表

姐詳細敘說了,警方如何抓到罪犯還她夫婦清白得到脫身重返中國的經過。還說,幸得大偵探福爾摩

斯及其助手華生的大力協助,不然還不知要到何年何月。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至今仍是心有余

悸,面帶戚容。

    阿莉年幼好動,雖然裹了一雙三寸弓足,走路顫顫巍巍,晃晃悠悠,卻一點不影響她一天到晚四

處走動,好像小腳是一生下來就有的,具備同天足幾科一樣的行走功能。阿莉聽不懂大人們在講些什

么,一點不感興趣,吵著要到花園里去玩,“媽媽,我要到花園里去玩。”

    安德魯夫人巴不得阿莉出去玩,因為有些話涉及阿莉的小腳,阿莉又十分敏感,這些話實在不便

當著阿莉的面去講,馬上表示同意:

    “走慢點,小心摔跤,把新衣裳弄臟了。不要去爬假山,危險。”

    姥姥面帶笑容,對兩位夫人討好地說:“安太太,麥太太,我一定帶好阿莉,阿莉最聽我的話,

請兩位太太放心。”

    姥姥緊緊牽住阿莉的小手,祖孫兩人扭動著纖細的小腳,仔細地邁過一道道的門檻和臺階,沿著

青磚鋪就的甬道,穿過一道月亮門,到花園去了。

    安德魯夫人,心事重重地望著祖孫兩人扭動小腳遠去的背影,心酸地對麥克唐納夫人傾訴:

    “瑪格麗特,您都看見了吧。阿莉真是個苦命的孩子。自打生下她后,天天鬧義和團,日日心驚

肉跳,沒有過上一天安生日子。奶水也不夠阿莉吃,只得請個奶娘。姥姥一家倒是對我們極好,恩重

如山。不料克林德男爵被殺,我們兩人死里逃生,萬般無奈,只好將尚在哺乳的阿莉鄭重托付給十分

疼愛她的姥姥。”

    安德魯夫人說到這里,眼圈發紅,大顆眼淚,叭噠叭噠,掉在地下,泣不成聲:

    “可憐阿莉這雀斑小的孩子,就裹了這樣小的一雙小腳。一步走不了三指遠,一扭一顛的,不知

腳有多疼,走路有多困難,看著阿莉小腳走路困難的樣子,我好心痛,阿莉是我十月懷胎生下的親骨

肉呵。”

    安德魯夫人用手帕擦干眼淚,接著說:

    “好可憐的阿莉呵,剛剛學會走路不到兩年,四歲就開始纏裹小腳,長長的裹腳布,裹了一層又

一層,裹得嚴嚴實實囫囫圇圇,一點都不能松勁。到后來,骨頭全纏斷了,不知道有多疼,聽說連止

疼片、麻醉針都沒有,硬生生忍著。也不知道,阿莉這三年是怎樣熬過來的。”她認真地注視著她的

大表姐:“瑪格麗特,您不會怪我這個當母親的太殘忍,當初竟然同意給阿莉纏裹小腳,而且裹得這

樣小。”

    安德魯夫人這次來見大表姐,心中忐忑不安,她真不知道,大表姐見了阿莉裹了一雙極小的小腳,

走路顫顫巍巍,叫人看著好心疼,不知道要怎樣責怪她這個當娘的心狠。為了阿莉上學的大事,只得

硬著頭皮來見她。及至見到阿莉對大姨娘十分親熱,想必是早已熟悉,而且關系不錯,懸著的心,放

下了一半。又見大表姐對外甥女十分喜愛,對她裹了小腳,全無責怪之意,心放下了大半,但內心深

處,始終不忍心阿莉小小年紀腳裹得這樣小。

    麥克唐納夫人極力安慰小表妹:

    “葉蓮娜,快不要這樣講,我一點都不會責怪你,還認為你當初答應姥姥為阿莉裹腳,完全是出

于無奈,完全怪不得你。要是我,當時,也只好這樣。”

    安德魯夫人點了點頭,認真地說:

    “姥姥也是好意。萬一我們夫妻二人不幸遇難,不給阿莉裹腳,嫁不出去,可是害了她一輩子。”

    麥克唐納夫人表示完全同意,勸慰地說:

    “姥姥蓮術精湛,把阿莉的小腳裹得既好看,又實用,完全不用為阿莉擔心,小腳不會為她帶來

多少不便。”

    麥克唐納夫人憧憬著小腳美女阿莉為她干出一番大事業。她隱約感到,小表妹十分心疼女兒裹了

小腳,耿耿于懷,說不定有朝一日,會把女兒小腳放掉,壞了她的大事,她要極力打消小表妹的這種

念頭,誠懇地說道:

    “你盡管放心,阿莉不會有什么事情。裹著一雙小腳,依然可以有幸福的童年,無憂無慮,快活

自在。阿莉的小腳,一旦裹成,骨頭已經纏斷,只能一輩子裹著,永遠改變不了了。”

    安德魯夫人既不忍心阿莉裹了小腳,更不忍心把阿莉心愛的小腳放掉,小腳是姥姥夢寐以求的杰

作,更是阿莉賴以生存的性命呵。她堅定地向大表姐表示:

    “阿莉說她要裹一輩子小腳,誰要一提放腳,她就嚎啕大哭,真讓人心疼。我只好答應阿莉,她

既然喜歡就一輩子裹著罷。”

    麥克唐納夫人聽后,心中十分欣慰,她想起阿莉今年七歲,該上學了,說道:

    “阿莉聰明,應該好好培養,為主做出一番大事業。到我們這里來上學吧。”

    安德魯夫人一聽高興極了,我正想求她,她倒先開口了,仿佛“正想睡覺送來枕頭”,說道:

    “阿莉是該上學了,今天正是為此事來的。咱們教會的小學,是大清國京師最好的一所小學,阿

莉能在這里上學,大姨娘又是校長,再好沒有了,只是……”

    安德魯夫人說到這里,像個小女孩,面露羞慚,仿佛做錯了什么事,忸忸怩怩,羞于開口。

    “只是什么呀,說出來聽聽。表姐幫你拿主意。”

    麥克唐納夫人是個急性子,心直口快,忍不住問她。

    “只是阿莉是一雙小腳,不知學校的老師和同學怎樣看待她,會不會岐視她,就像我們英國人嘲

笑中國女人小腳一樣嘲笑阿莉的小腳,她受得了嗎?她可還是個小孩子呵。在中國人面前,阿莉的小

腳廣受稱贊,她很得意。要是在這里截然相反,視為另類,飽受爭議,這種沉重的打擊,她小小的年

紀承受得了嗎?”安德魯夫人,滔滔不絕,一口氣把心中積存已久的顧慮統統講了出來。“我十分希

望,我的這些顧慮,最好實際上不會發生。我堅信,就是學校中有人對阿莉的小腳一時不理解,不接

受,時間長了,當他們真正領悟到小腳的魅力,被阿莉的小腳迷住時,他們一定會理解會接受的。不

瞞你說,連我自己,也是從不理解到理解,從不接受到接受的。”

    麥克唐納夫人專注地傾聽著,陷入沉思,微微皺起眉頭,“作為一校之長,我決不允許學校中有

任何一個學生受到不公正的待遇,甚至岐視,不管是男孩子,還是女孩子,不管有沒有裹腳,如果有

人膽敢因為阿莉裹腳就嘲笑她,岐視她,說三道四,我絕對不會聽之任之,坐視不管。”她的聲音逐

漸高起來,聽得出來,她的態度十分堅決,決不允許這種現象發生。

    安德魯夫人十分高興,連連點頭,不住稱謝。“要是這樣,再好不過。”面露喜色,戚容盡去。

(未完待續)

最后修改日期:2020 年 8 月 18 日

留言

撰写回覆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