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蓮鈎秘籍】47 方漁犀 撰
 
·版權所有  禁止外傳·

    麥克唐納夫人想到這里,對她的小表妹說道:“你真舍得給阿莉裹小腳,從小把腳裹得尖尖的,

丁點大,走路都困難,還要旁邊有人攙扶,這是真的嗎?”

    安德魯夫人哽咽道:“舍不得又怎樣?當初只顧逃命,根本來不及想這些事。只要保住阿莉性命,

既使阿莉裹成一雙極小的小腳,我們也認了。總比丟掉性命強,權當把阿莉送人了。阿莉即使小腳,

將來也有見面的一天。”她想起無奈滯留在萬里之外,異國他鄉的小女兒,音信全無,生死不明,禁

不住放聲大哭起來。

    麥克唐納夫人百般勸解,勸她放寬心,仁慈的耶酥基督一定會保佑阿莉,逢兇化吉,遇難呈祥。

安德魯夫人這才慢慢止住了哭聲。麥克唐納夫人鄭重保證,她返回北京后,一定找到阿莉像對自己的

親生女兒一樣照顧她。安德魯夫婦連聲道謝。

    最后,姐妹二人緊緊擁抱,灑淚而別。

    一九00年圣誕節后的第一天,十二月二十六日,麥克唐納夫婦,同許多返回中國的英國基督教

教會的傳教士一起,在倫敦西南的樸次茅斯港,登上開往中國的輪船,沿途經直布羅陀海峽,地中海,

一八六九年剛剛開通的蘇伊士運河,紅海,印度洋,馬六甲海峽,南海,臺灣海峽,東海,黃海,渤

海,歷經整整三個月,于一九0一年三月二十七日,大清光緒二十七年辛丑年二月初八,抵達天津塘

沽港。說來也巧,他們在樸次茅斯港登船那天是星期三,在塘沽港下船那天也是星期三。

    他們這次經蘇伊士運河來華,無需繞道非洲最南端的好望角,節省了許多時間,在一八六九年運

河開通前,來華需要半年時間。

    大沽口炮臺被八國聯軍拆毀,花費巨資購置的克虜伯大砲,也被德國人當作戰利品運回國內。北

京大門完全敞開,列強軍艦橫沖直撞,如入無人之境。

    按照安德魯夫人提供的地址,麥克唐納夫人順利找到了王府井大街大甜水井胡同內姥姥的家,見

到了阿莉。阿莉三歲了,生得眉清目秀,活脫脫一個洋娃娃,南方人稱之洋囡囡,是小女孩最喜歡的

玩具。見阿莉很好,大為放心。

    姥姥自阿莉回國后,一直沒有他們的音訊,心中甚為掛念,得知平安到達,甚為寬慰。問何時回

來,麥克唐納夫人不便明言,只說快了快了。

    姥姥見到阿莉的大姨娘,自然非常高興,阿莉遇到什么事情,盡可向大姨娘訴說,自己肩上的擔

子便可減輕許多。姥姥顛著一雙二寸七分的小腳,顫顫巍巍,跑前跑后,招待貴賓。但姥姥又有一絲

憂慮,假若將來,阿莉到了裹腳年齡,阿莉的大姨娘不同意給阿莉裹腳怎么辦?

    不管自己面前這個比自己年齡還要大的英國中年婦女,是否真是阿莉大姨娘,單就憑一個英國傳

教士身份,丈夫還是北京教區的主教,不要說姥姥一個專門為女孩裹腳的老婆子,就是京師所在地,

順天府的知府大老爺,大興、宛平兩縣的知縣老爺,沒有一個人惹得起。給英國女孩裹腳,本來理虧。

一個狀子告到總理各國事務衙門,必輸無疑。八國聯軍之后,官府見了洋人,就像耗子見了貓一樣。

洋人見官,無理成了有理,何況自己本來理虧。

    就在姥姥心里嘀嘀咕咕,忐忑不安之際,在阿莉裹腳這件事上,麥克唐納夫人十分坦然,認為,

阿莉如生在英國,當然不應裹腳,顯而易見,既不符合國情,也違背情理,脫離大眾,不被社會認可。

可阿莉情況特殊,她生在中國,在中國的傳統家庭中長大,在中國,從小給女孩纏裹小腳,是一件天

經地義、理所當然的事。不裹腳,反而脫離大眾,不被社會認可。

    說來說去,麥克唐納夫人認為,不就因為阿莉是個外國人嘛,難道在中國的外國人,就沒有一個

纏裹小腳的?她清楚知道,在中國的外國人,不但有人裹腳,遠不止一個人,不過大家不知道罷了。

    中世紀,從以色列移居到河南開封的猶太人,受到漢文化的影響,猶太婦女認為小腳好看,女性

后裔逐漸裹了小腳。弗蘭西斯·L·K·蘇教授,在一九五三年說:“猶太人中的老年婦女,像她們的

中國姐妹一樣,也都有裹小的腳。”

    明朝時,菲律賓蘇祿國國王,到北京去向明朝皇帝進貢。歸國途中,不幸在山東德州病逝。明朝

皇帝御賜在德州建立陵園安葬國王。國王男女隨從,為守靈,在德州安居下來。他們后代的風俗習慣

變得同當地漢族人一樣,婦女從小也裹小腳。

    甘肅臨夏的東鄉族,他們的祖先,是十三世紀時,從中亞細亞遷徙來此的蒙古族。他們的后代,

逐漸接受了漢文化,婦女裹小腳。

    在亞洲,除中國以外,蒙古、日本、朝鮮、印度尼西亞,也曾有人裹腳,盡管人數很少。

    因此,麥克唐納夫人認為,姥姥要為阿莉裹一雙極小的小腳,也沒有什么不可以,欣然接受了姥

姥“阿莉腳秧極好,最適合裹小腳”的合理化建議。

    姥姥大為驚喜,感到麥克唐納夫人真是自己的知音,極大地加深了對她的感情,大大地拉近了彼

此間的距離,成為無話不談的好朋友。在小青和阿莉開始裹腳時,姥姥均恭請麥克唐納夫人作為觀禮

嘉賓,受到隆重禮遇。

    麥克唐納夫人贊同給阿莉裹腳,并未違背阿莉父母臨別所言,何況他們已允諾姥姥為阿莉裹腳有

言在先。她的贊同,本屬無意。不料,“有心栽花花不開,無心插柳柳成蔭。”

    原來,自從一九00年八國聯軍入侵中國,攻陷京師,燒殺搶掠,無惡不作,引起廣大人民強烈

的民族義憤。同時,必然嚴重損害了外國傳教士慈善救民的天使形象,必然嚴重影響了他們在華的傳

教活動。

    麥克唐納夫人此舉,無疑有助于改善傳教士的形象,重新以愛民如子的形象出現,得到她的丈夫,

英國基督教教會北京教區主教邁克爾·麥克唐納的高度評價。

    邁克爾是個明白人,深知,中國婦女千年裹腳,根深蒂固,深入人心,廣為婦女喜愛,絕非一朝

一夕可以改變。立德夫人在華創辦第一個天足會,遇到重重阻力,可為明證。清朝開國之初,康熙三

年,康熙皇帝曾下詔禁止婦女纏足,四年之后,不得不收回成命,漢族婦女裹足如初。難道外國傳教

士,竟比中國皇帝還厲害。邁克爾認為,他的妻子瑪格麗特順從中國民意,贊同裹腳之舉,無疑是高

招。

    邁克爾只說出了事情的一小部分,還有一大部分,不可能從他嘴里說出來。

    西方殖民者,在一八四0年鴉片戰爭以后,在中國開拓殖民地時,嘲笑中國男人的辮子和中國女

人的小腳,是別有用心的,是妄圖以此作為“中國野蠻落后”的“證據”,為他們對中國罪惡的剝削

和侵略進行無恥的辯護,用心險惡,為人不齒。

    英國女傳教士,瑪格麗特·麥克唐納女士,欣喜地注視著阿莉的一雙稚嫩的小腳,在京師四大纏

足婆之一的姥姥的精心纏裹下,一天天更尖,更瘦,更小,更加弓彎,終于完美地裹成了一雙姥姥朝

思暮想極其靚麗的三寸小腳,充分展示了姥姥在中國蓮界的高超技藝以及出神入化的蓮術。

    小腳女孩阿莉,既是姥姥的精心杰作,更是麥克唐納夫人的未來希望。她想,既然自己一雙大腳

都能令中國婦女引為知音,阿莉一雙驕人的小腳更比自己強上十倍,必然能對未來的傳教事業發揮更

大的影響力。她想到這里,不覺陶醉,飄飄然了,仿佛她已遠遠望見了阿莉五光十色、輝煌壯麗的前

景。

    麥克唐納夫人,是英國著名的劍橋大學十九世紀七十年代的畢業生,英國文學博士,具有很高的

文化修養。深知,阿莉光憑一雙小腳,是遠遠不夠的,還必須接受良好的教育,有很高的文化素養,

才能成就一番大事業,將基督教在中國的傳播發揚光大。她不禁想起她的前輩教友、英國十七世紀的

大科學家牛頓爵士,他發現了萬有引力。當有人問他,龐然大物地球是怎樣動起來時,他說上帝用了

一個手指頭就把地球推動了,即著名的第一推動力。麥克唐納夫人決心把阿莉培養成一流的學者。


(本章完,后篇待續)

最后修改日期:2020 年 8 月 18 日

留言

撰写回覆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