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蓮鈎秘籍】46  方漁犀  撰
 
·版權所有  禁止外傳·     當時,一九0五年,還是清朝末年,女孩子都是從小裹成小腳,大門不出,二門不邁,上學讀書,更是難上加難。“女子無才便是德”的古老觀念,根深蒂固,深入人心。女孩子難得有受教育的機會。專供女孩讀書的學校,少之又少;不知道,肯不肯收外國女孩。    英國基督教教會有鑒于此,在十九世紀八十年代,為在華的傳教士,專門在北京設立一所專供他們子女入學的學校。原先僅有小學,九十年代增設初中,現在高中也有了。小學就在王府井大街金魚胡同,離安德魯夫婦南河沿往處不遠。    教會子女小學的女校長,名叫瑪格麗特·麥克唐納。她的丈夫邁克爾·麥克唐納,是北京教區的主教。人們習慣地稱她唐克唐納夫人。一些中國的教民則稱她丈夫唐老爺,稱她唐太太。她還是北京英國婦女聯誼會的會長。    這位唐太太,說來也巧,竟是安德魯夫人,安太太的大表姐,是安太太大姨娘的長女,生于一八五三年,一九0五年五十三歲。唐老爺和唐太太來中國傳教多年,對中國的風土人情,風俗習慣,爛熟于胸,一口北京官話說得非常流利。    姥姥聽說阿莉要去讀書,心中非常高興,在為阿莉裹腳時更用心了,她要將她的精心杰作,阿莉一雙精美的小腳,呈現到阿莉的老師和同學面前,以顯示中國文化的精髓。    安德魯夫人領著姥姥、阿莉,乘坐帶轎馬車來到金魚胡同。過去,她常到大表姐這里來。學校設在一所過去的王府里。王府又寬又高又大的大門前,雄踞著一對張牙舞爪的石獅子,六扇朱漆大門上密布饅頭大小的鐵釘子,顯示了王府不同尋常的威嚴氣象。    這座王府原來的主人,是一六四四年清兵入關時,八個“世襲罔替”的鐵帽子王的后裔,依然擁有親王的爵位。    這位親王,從小便喜歡舞槍弄棒,熱衷武術,尤其癡迷氣功,也不知被江湖騙子冒充氣功大師騙走了多少金銀財寶。    在義和團運動興起之際,聽說義和團武功高強,金鐘罩,鐵布衫,刀槍不入,加之老佛爺慈禧太后支持,便欣然在王府里請義和團大師兄設壇。成群結隊的,頭扎紅布手執大刀的義和團團民,天天出出進進。    一九00年八月十四日,窮兇極惡的八國聯軍攻陷京師北京,殺人放火,奸淫婦女,無惡不作。王爺率領家丁,與義和團并肩戰斗,大刀長矛敵不過洋槍洋炮,義和團全部戰死,王爺全家近百口人,無一幸免,俱被殺害。    后來,這座占地十畝的王府賣給了教會。    安德魯夫人熟門熟路,同門房打了一聲招呼,三人便走進大門。又高又大又厚的一道門檻,安德魯夫人倒是沒有什么困難就跨過去了。七歲的小女孩阿莉可是犯了難,她有三尺七寸五分(一米二五)高,在同齡女孩中算是高的了,即使沒有裹腳也難以逾越,更何況小腳伶仃,只得由媽媽抱了過去,她向媽媽甜甜地一笑,表示感謝。姥姥在媽媽的幫助下,也順利地將尖瘦的小腳高高舉起,跨過了門檻。    看守大門的門房,是一位中年英國男子,高高的個子,尖尖的鼻子,藍藍的眼睛,黃黃的頭發,白白的皮膚,典型的盎格魯薩克遜人種。安德魯夫人他是認識的,以前常來看望大表姐,學校的女校長,不知為什么,好幾年沒有來了。今天她帶了一個英國小女孩來,白白的皮膚,黃黃的金發,湛藍的秀目,高高的鼻子,卻是穿著中國傳統的紅襖綠褲,扎著紅頭繩,典型的中國小女孩打扮,分外引人注目,他不免有些奇怪的感覺。小女孩長得很像安德魯夫人,她是安德魯夫人的什么人呢?是她的女兒嗎?為什么竟然是這樣一身打扮呢?旁邊一位年近五十的中國小腳女人又是什么人呢?更使他萬萬沒有想到的是,這個地道的英國小女孩,不但一身地道的中國打扮,而且明明白白、清清楚楚裹了一雙地道的中國三寸小腳,中國稱之為三寸金蓮,是中國女人最引以為榮的裝飾。這個英國人目瞪口呆,腦子一片空白,半天回不過神來。再望去,三人已經走遠了。    安德魯夫人穿著尖尖的巴塔鞋廠生產的高跟皮鞋在前面領路,姥姥和阿莉邁著妖嬈迷人的小腳,顫顫巍巍,裊裊婷婷,亦步亦趨,緊緊跟在她身體后面。安德魯夫人緩步走著,怕阿莉人小腳小跟不上,后來索性把阿莉抱在手上。姥姥一雙二寸七分的小腳,走起路來,快步如風,一點不比大腳慢。    大表姐住在王府最后面一處小院里。她們走過樹木扶疏的庭院,曲曲折折的回廊,桂花和菊花盛開的花園,來到大表姐的住處。沿途見到,磚墻上彈痕累累,可見當年王府滿門被害之慘烈。    大表姐聞訊迎了出來,站在屋檐下的臺階上,含笑望著祖孫三人。她已經有五年沒有看見過小表妹了,相見分外親熱。    阿莉看見麥克唐納夫人,欣喜地從媽媽懷里掙脫下地,扭動著一雙尖尖瘦瘦窄窄弓弓的三寸小腳,搖搖擺擺,裊裊婷婷,一路小跑過去,邁上臺階,親熱地撲到麥克唐納夫人懷里,仰起稚嫩的小臉,甜甜地叫了一聲“大姨”。    麥克唐納夫人,欣喜地望著阿莉一雙尖尖的小腳,高興地將她抱在自己懷里,親親熱熱地往阿莉胖鼓鼓的小臉蛋上親了一口,阿莉腮上留下了一個鮮紅的口紅印子。    姥姥款動秀麗的小腳,顫顫巍巍,莊莊重重,走上臺階,雙手按在左腰上,雙膝曲了一曲,行了一個問安禮,口稱“唐太太吉祥”,滿面含笑望著麥克唐納夫人。    麥克唐納夫人,雙手抱著阿莉,連忙把阿莉放下來,也行了一個曲膝禮,作為回禮,口稱“姥姥吉祥”,望著姥姥,滿面堆笑。    阿莉和姥姥,已經不是第一次見到慈祥可親的麥克唐納夫人了。    一九00年底,麥克唐納夫人在重返北京之前,去倫敦安德魯家中看望小表妹,她知道她們命案纏身,無法同行,而小女兒留在北京,情況不明,必然托她前去探望。    安德魯夫人拉著大表姐的手,雙淚直流,泣不成聲:“阿莉不知道她現在怎么樣了,但愿她平平安安,不出什么事情。我們兩人不知道何時才能脫身,只有請大表姐多多照看了。”    安德魯先生坐在旁邊,滿臉愁云,雙目呆滯,如坐愁城:“姥姥和奶娘都對阿莉極好,還說要替阿莉裹一雙極小的小腳。我們在臨走時,答應她們給阿莉裹腳。我們只求保住阿莉一條命,其它顧不得那么多了。”    麥克唐納夫人在中國傳教多年,結交過不少中國教民,尤其是中國的女教民。這些女教民個個三寸金蓮(三寸小腳),小腳還沒有腳腕子大。她們的女兒,個個從小裹腳,裹得很小。她也勸女教民把她們女兒的小腳放掉,可是,沒有一位母親肯聽她的金玉良言。女教民異口同聲地告訴她,“裹得稍微大一點都難找婆家,不裹腳更找不到婆家。嫁不出去,在家里當老姑娘,不但誤了她的一生,還要養她一輩子。”    女教民全把她的話當耳邊風,干脆躲開她。后來,連到禮拜堂作禮拜也不去了。    麥克唐納夫人這才知道,中國女人的小腳,是女人的命根子,是動不得的。此后,她入鄉隨俗,盛贊小腳漂亮,這才改變了女教民對她的看法,恢復了對她的信任,到禮拜堂作禮拜的人逐漸多了,前前后后,她費了好大的勁。    有的女教民,甚至對她說,“麥克唐納夫人,您可惜不是小腳。如果您在中國,從小裹成一雙小腳,一定比現在漂亮十倍。”    麥克唐納夫人當時并未聽懂這句話的含義,實際是話中有話,明褒暗貶。實際是說,她有一雙氣死男人的大腳,實在太丑陋了,比小腳女人丑陋十倍。麥克唐納夫人是位西洋美女,容顏本已艷麗,何能再漂亮十倍。實際是說,三寸小腳,比她的七寸八分(相當于穿42碼的鞋,腳長26厘米)大腳,要漂亮十倍。    三寸,僅相當于七寸八分的38.5%,比三分之一稍微多一點,可說是小到極點了。
(未完待續)
最后修改日期:2020 年 8 月 18 日

留言

撰写回覆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