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蓮鈎秘籍】45  方漁犀  撰
 
·版權所有  禁止外傳· 二十九  大姨愛蓮     吃過早飯,姥姥把阿莉和她自己洗腳以后換下來的長長的裹腳布,放在大木盆里認真搓洗。    裹腳布是小腳終生相伴的最新近之物,須臾不可離開。裹腳布成就了阿莉一雙美麗的小腳,也成為她的小腳最親密的伴侶。    蓮學大師方絢把裹腳布列為香蓮十友之首,稱為益友。    當時中國民間尚無肥皂,肥皂是高檔的舶來品,一般平民百姓是用不起的。用的是草木灰的淋汁,或是皂角。肥皂稱為洋堿,是洋人的東西。    姥姥邁著纖細的小腳,踩著迷人的蓮步,腰桿筆直,步履穩健,一步一步走到院子里,把裹腳布晾到院子繩子上。長長的曬衣繩上,掛滿了長長的裹腳布,尖瘦的凌波小襪,三角形的蓮褥,以及衣物。    活潑好動的阿莉,扭動著一雙尖尖瘦瘦的小腳,滿面喜悅地拉著媽媽的手,也來到院子里。安德魯夫人牽著女兒的手,欣喜地望著女兒剛剛三寸的小腳,關切地問道:    “阿莉,告訴媽媽,裹腳時候疼嗎?”    “不疼,一點也不疼。就是有一些麻,還有一些脹。”    阿莉輕輕松松,連想都沒有想,就回答了出來。    安德魯夫人憐憫地望著阿莉和她那一雙出色的小腳,問道:    “你喜歡裹腳嗎?”    “喜歡,很喜歡。大人們都說我的小腳好看。小朋友都是小腳,她們說大腳難看死了。”    阿莉緊緊抓住媽媽的手,也許是撒嬌,把尖尖的小腳踢得老高,好像在踢毽一樣。    安德魯夫人有些欣慰,但仍有一絲酸楚,為了美麗,自己的女兒腳裹得這樣小。要是阿莉在她身邊,她是無論如何也舍不得給阿莉裹腳的。她忍不住又問:    “阿莉,告訴媽媽,小腳走路方便嗎?”    “方便,很方便。什么地方都能去,想到哪里就到哪里。踢毽,跳繩,全不礙事。”    阿莉說的是實話。她從記事起,就已經裹了小腳,她已習慣于小腳行走,想不起天足行走是什么樣子了。    安德魯夫人又問:    “阿莉,媽媽很想知道,你心甘情愿裹一輩子小腳嗎?一輩子都裹著裹腳布,穿不成漂亮的高跟鞋。”    阿莉是一個聰明的小女孩,她從媽媽一臉嚴肅的問話中,似乎預感到有什么不妙的事情。一絲眼淚從阿莉眼眶里流了出來,哭著對媽媽說:    “媽媽,你是不是要我放腳?我不要放腳!我不要放腳!我決不要放腳!我要永遠裹小腳!”    嗚咽變成了嚎啕大哭。    安德魯夫人呆呆地站在原地,手足無措,不知如何是好。姥姥也在院子里,離母女不遠,她們的對話聽得清清楚楚,心中有一絲不安,聽到阿莉哭起來,連忙顫顫巍巍地走了過來。    安德魯夫人看到姥姥款動尖瘦的小腳,搖搖擺擺地走了過來,深感內疚,一臉尷尬,不知說什么好。    她也不知道,她的問話,正觸動了阿莉的傷心之處,同樣的問話,姥姥昨天也問過阿莉,而且問得更為直接了當。阿莉以為媽媽真的是要她把她自己最心愛的小腳放掉,從而變成一個小朋友人人厭惡的丑八怪。    其實,安德魯夫人自己也弄不清楚,自己無緣無故會問阿莉這樣一個,對阿莉來說非常傷心極為敏感的話題。這個話題,昨天已經惹的阿莉傷心不已,嚎啕大哭了一場。想不到,安德魯夫人今天,鬼使神差,在同樣的事情上,又讓阿莉嚎啕大哭了一場。    奧地利心理學大師弗洛伊德告訴我們,人們除了正常的意識之外,尚有一種潛意識,常于不知不覺之中產生作用,安德魯夫人的潛意識即是。阿莉最好還是一雙天足,她實在舍不得女兒裹一輩子小腳。    萬分委曲的阿莉,看見從小最疼愛她的姥姥來了,像是來了救星,扭動著尖尖瘦瘦的小腳,顫顫巍巍,迎上前去,撲到姥姥懷里,迫不及待地告訴姥姥:    “媽媽要我放腳,我不放腳!我死也不放腳!我要永遠裹小腳!小腳多好看,我為什么要放腳變成丑八怪?”    姥姥大感欣慰,連忙安慰道:    “媽媽是哄你的,爸爸、媽媽可喜歡你的小腳了。我們阿莉小腳多好看,誰叫放也不放,我們阿莉要裹一輩子小腳。”    安德魯夫人有說不出的內疚,深深自責,萬不該輕率地向阿莉提出這樣令她傷心的話題,傷害了她幼小稚嫩的心靈。安德魯夫人有說不出的難受,阿莉之所以裹成小腳,完全是自己一手造成的。如果當初不撇下阿莉,獨自逃回英國,便不會有這樣的事情發生。也一絲一毫怪不得姥姥。姥姥不辭辛勞,不但拯救阿莉于危難之中,把她養大,而且按照中國的國情,為阿莉裹了一雙一輩子受用不盡的艷麗小腳,完全正確,勞苦功高,不但怪不得,感謝都來不及。    安德魯夫人聽到姥姥安慰阿莉的話,滿面堆笑,對阿莉說:    “姥姥說得對。媽媽是同阿莉開玩笑的。爸爸、媽媽可喜歡你的小腳了,姥姥的手藝真高。我們阿莉小腳多好看,我們阿莉要裹一輩子小腳。”    安德魯夫人說完,嘴里有一股說不出來的苦澀,不知怎的,忍不住下意識地又看了一眼阿莉被裹腳布緊緊裹著的小腳。    阿莉是一個天真活潑聰明的小女孩,小眼睛骨碌碌一轉,向她母親提出一個問題:    “媽媽,你說我的小腳好看,你的媽媽為什么不給你從小裹一雙像我一樣的小腳?”    姥姥會意地微笑了,臉上一片陽光燦爛,深深為阿莉的聰明折服。    安德魯夫人被自己的女兒問住了,她不能講小腳的壞話,那等于自己打自己的耳光。可是這樣一個說大不大,說小不小的問題,怎樣才能講得清楚,聽得明白呢?其實,面對一個年僅七歲的小女孩,在對待纏足上,東西文化的巨大差異,無論怎樣解釋,她也是聽不懂的。    正當安德魯夫人思索之際,阿莉又問她母親:    “小腳好看嗎?”    “好看,真的很好看。”    安德魯夫人不加思索地回答。    “你的媽媽,也就是我的姥姥,也認為小腳好看嗎?”阿莉又問。    安德魯夫人又被女兒問住了,她不能講小腳不好看,不能講小腳的壞話。她深知英國婦女對中國的小腳是極不理解的,認為那純粹是加在女孩子身上的一種酷刑。可是又怎樣回答呢?為了不傷女兒的心,她違心地回答:    “我的媽媽也認為小腳很好看。”    “既然我的姥姥也認為小腳很好看,為什么不從小給你裹一雙?讓你更加美麗,人人都說你好看,小朋友都喜歡同你玩。”阿莉的提問,令她母親防不勝防,無法回答。    安德魯夫人情急之下,只得老實回答:    “我媽媽也是大腳,她自己從來沒有裹過小腳,不懂得給我裹小腳。”    聽了媽媽的回答,阿莉的腦子一片空白,幼小的她,想像不出她的親姥姥,竟是長著一雙同男人一樣的大腳;與朝夕相處的干姥姥一雙好看的小腳,竟是千差萬別。    “我們英國人是從嚴不裹小腳的。我們都是大腳。只有中國才裹小腳。”媽媽這樣回答。    阿莉暗自慶幸,幸虧出生在中國,才有機會裹成一雙好看的小腳。如果不幸生在英國,那里又沒人會裹小腳,一雙大腳難看死了。    安德魯夫人也在慶幸,她慶幸自己是一個英國人,如果是一個中國人,從小裹成像阿莉一樣的小腳,她無法想像,她將如何度過她的一生。不錯,安德魯夫人是喜歡小腳,但是,要她也裹一雙小腳,做一個小腳女人,她從來沒有想過,她認為那是不可思議的事情。    在古老文明和現代文明之間,在東方文化和西方文化之間,橫亙著難以逾越的鴻溝。    但是,安德魯夫人心里仍然隱隱作痛,她心疼阿莉好好的一雙天足被裹成了一丁點大的小腳,但那已經是無可挽回的事情了。既然阿莉自己喜歡,就成全她的愛好吧 ,萬萬不能再傷害阿莉那顆稚嫩的心了。    然而,又有一事迫在眉睫了。阿莉已經七歲了,應該讀書了,“人哄地一時,地哄人一年。”小孩子讀書可是躭擱不得的。
最后修改日期:2020 年 8 月 18 日

留言

撰写回覆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