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蓮鈎秘籍】43 方漁犀 撰 ·版權所有 禁止外傳· 二十八 慈母情懷 葉蓮娜抱著五年來朝思暮想、魂牽夢縈的小女兒,抱著她血肉相連、至親至愛的親骨肉,充 分享受著做母親的幸福;經過了白天母女團聚極度喜悅之后,已經相當疲勞了。當阿莉沉沉入睡 之后,葉蓮娜卻沒有絲毫睡意;她本想酣然大睡一覺,但睡神卻遲遲不來光顧她,也許是極度的興奮 使她久久不能入睡。中國人有時百感交集,這位英吉利女郎此時也何嘗不是百感交集!束腰、隆胸、 婷婷玉立的葉蓮娜,忽然之間忘了自己的貴族身份,她此刻只想到自己是個對不起女兒的母親。 像小天使一樣美麗可愛的阿莉,被生母緊緊摟抱在懷里,嘴角上掛著甜甜的微笑,睡得格外安祥。 她的呼吸合著母親的呼吸,她的脈搏合著母親的脈搏,是那樣的和諧一致。阿莉對母親的呼吸和脈搏 真的是太熟悉了,她就是在母體中感受著這樣的呼吸和脈搏,一天天長大的。 阿莉的上身和胳膊被母親摟住,動彈不得;在睡夢中,兩條小腿卻是可以動來動去。 她那一雙剛剛裹成的三寸弓足,緊緊地纏裹著長長的裹腳布,裹得緊繃繃的。撫摸起來,硬硬的, 全無小女孩腳丫軟綿綿、肉乎乎的感覺,加之小腳經纏裹后血脈流通不暢,皮膚溫度較低,摸上去, 有一絲涼涼的感覺,更加異于小女孩暖暖和和的腳丫,葉蓮娜認為,小腳的造型倒極像是工藝美術大 師用黃楊木或是黃玉精心雕刻而成的藝術珍品。 葉蓮娜認為,從小腳異常俊美的形狀看上去,更像是巧奪天工的藝術珍品。原來的腳丫,就像是 吃西餐用的叉子,齒狀的五個直直的腳趾并列在腳掌前端,枝枝杈杈,缺乏美感。現在四趾蜷伏腳底, 大拇趾一枝獨秀,尖尖瘦瘦,窄窄弓弓,線條流暢,比例適中,要多好看有多好看,要多漂亮有多漂 亮。 阿莉正在甜蜜的夢鄉,小臉上露出了甜甜的笑靨。她也許夢見,她正同一群小女孩在嬉戲。年齡 差不多大,小腳也差不多大,尖尖瘦瘦,窄窄弓弓。她們大多四五歲就開始裹腳了,由于骨頭軟,腳 本來就不大,也不過三年時間,恍如作夢一般就裹成了小腳。問她們裹腳疼不疼,她們大多已記不得 幼年裹腳時的情景了。她們開始裹腳時年齡實在太小了,她們僅模模糊糊記得,剛裹腳時,雙腳有些 發脹,也不怎么疼,走路有些磕磕絆絆,慢慢習慣了,后來越來越習慣了。等到她們長大以后,人人 從內心深處由衷感謝母親從小為她們裹了一雙漂亮的小腳;仿佛那小腳,是天生就有的,是從娘胎里 帶來的。也許沒有裹過腳的人會認為,裹了小腳,好看是好看,但走路太不方便了。可是,從小裹成 三寸金蓮的人并不這樣認為,她們從小裹成小腳,已經十分習慣于用小腳走路;去掉裹腳布,她們反 而倒是十分不習慣了。在她們看來,用小腳走路,和用大腳走路,除了走路姿式兩樣,并沒有什么 不同。那些為小腳走路擔心的人,無異杞人憂天;天下本無事,庸人自擾之。 在筆者的記憶中,一位人稱“天祥大嬸”的小腳婦女,曾經盤腿回憶年輕時的一件趣事:一位要 好的小姐妹的兄弟,曾為她腳裹得太小而故意對她說:“嫂子,咱倆看誰跑得快吧!”“我的腳乍能 跑過你?”“看誰走得快吧!”“我不和你比。”天祥大嬸感慨起來,高興地笑著說:“小腳乍能 和男人大腳比。”她老了,回憶時很坦然,她還清楚記著,這件讓她感到有趣,而又哭笑不得的事。 當時,她已嫁人,而這位兄弟尚未成婚。 在小腳走路的問題上,大腳的感覺和小腳自己的感覺,差別很大。大腳感覺,小腳走路,顫顫巍 巍,蓮步細碎,與大腳走路,有很大的不同。而小腳女人則感覺,自己用小腳走路,同用大腳走路, 沒有什么不同。她們感覺“小腳也能像大腳一樣走路,像大腳一樣過日子,并沒有什么不便。”也許 是長年累月經久不息地用小腳走路,習慣遂成自然。 等到女孩長大以后,盡管她們走路時顫顫巍巍,站立時仰仰合合,但在踢毽時,一雙小而又小的 小腳卻是異常靈巧。曾有資料報道,大同的小腳姑娘三九寒冬在結冰的井臺上踢毽不會滑倒,這是大 腳都無法做到的,由此可見小腳超人的平衡技巧了,令人嘆為觀止,也使人們對于小腳懷有深深的敬 意。小腳,是歷史,是文化,我們應當尊重歷史,尊重文化。否定歷史,無異否定我們自己;因為我 們今天的一切,明天也必定會成為歷史。如果我們不想明天被否定,我們就要尊重歷史;尊重歷史, 就是尊重我們自己。 也許阿莉剛巧嬉戲到高興之處,情不自禁,便手舞足蹈起來。夢鄉中的阿莉,被母親緊緊地摟抱 著。手舞,是無法舞動的了。足蹈,倒是大有可為。她那一雙尖尖的小腳,有時向下蹬,有時則向前 踢,尖尖的,硬硬的,涼涼的腳尖,正好踢在母親的肚子和大腿上。 正摟抱著愛兒甜甜睡去的葉蓮娜,在睡夢中,感到有一種尖尖的,硬硬的,涼涼的,像錐子一樣 的東西,在觸及她的肚子和大腿,有一種觸電一樣的感覺。 在朦朦朧朧中,葉蓮娜想起來了,那個讓她有觸電感覺的東西,正是阿莉的一雙尖尖的小腳。不 管是阿莉的小腳碰到她的身體,或是她去撫摸阿莉的小腳,都有觸電一樣的感覺。這個感覺的由來, 便是小腳讓人感覺到它是尖尖的,硬硬的,涼涼的,是一種完全不同于天足的十分異樣的感覺。葉蓮 娜朦朦朧朧地想著,一只手下意識地去撫摸阿莉的小腳。用手摸上去,阿莉身上肉滾滾的,小腿卻是 異常瘦削,沒有腿肚子,僅有薄薄的一層肌肉。她以后會知道,裹成小腳以后小腿全是這樣。再向下 摸,只有一雙粽子一樣的尖尖的小腳,像是小腿的延長部分。 葉蓮娜摸到阿莉尖尖硬硬涼涼的小腳,一種觸電的感覺,從手指立即傳向全身。她想,這大約就 是小腳的魅力所在,千嬌百媚。 阿莉的三寸金蓮,讓葉蓮娜有觸電似地感覺,猝然之間,在她的慈母情懷上,產生了巨大的波瀾。 她發現女兒小腿很細,肌肉萎縮,沒有腿肚子,甚至連膝蓋骨都萎縮了,與正常小女孩,大不一樣。 阿莉身體上的這些顯著變化,讓慈母葉蓮娜為之心疼不已,茫然,目瞪口呆,心里像是打翻了五 味瓶,酸,甜,苦,辣,咸,一齊涌上心頭,使她透不過氣來。阿莉由于裹成小腳,從而使得她的小 腿發育不正常,這是身為生母的葉蓮娜無論如何也想不到,也理解不了的:一雙千嬌百媚的小腳,竟 要付出如此昂貴的代價。 但是,木已成舟,無可挽回了,這位碧眼金發的英國女郎,只能面對現實,無可奈何了。想不到, 讓中國男人勾魂奪魄的三寸金蓮,竟讓葉蓮娜驚跑了三魂六魄。 她被震撼了,小腳無異是世界婦女美容術的巔峰,是中國億萬婦女對世界文明所做出的重大貢獻, 登峰造極,無出其右。 葉蓮娜深深被小腳迷住了,被纏足文化迷住了。葉蓮娜對小腳的癡迷,使她對小腳的纏裹方法, 即小女孩的一雙天足是怎樣神奇地纏裹成千嬌百媚的一雙蓮足的,產生了深深的好奇心,懷著濃厚的 求知欲望一探究竟。在這個專業性和技術性很強的領域,一般纏足婦女,雖是天天裹腳,往往知其然 而不知其所以然,講不出多少道理。可是阿莉的干姥姥,號稱京師四大纏足婆之一,則與平常小腳女 人大不一樣,不但蓮術、也就是小腳的纏裹方法精湛,經驗豐富,而且在婦女拗蓮理論上有很高的造 詣。不但能裹出上好的小腳,而且能講出一套一套的道理,不但知其然,而且知其所以然。聽者大為 折服,受益匪淺。自然,姥姥就成為葉蓮娜一探究竟的最好老師。 當葉蓮娜向姥姥誠懇且畢恭畢敬地請教時,姥姥受寵若驚,深感榮興。葉蓮娜是阿莉的生母,姥 姥是阿莉的干姥姥和阿莉小腳的施纏者,兩人關系自非尋常,且葉蓮娜身為出自名門的貴族小姐和外 國傳教士,身份自非一般,雖說小腳對中國婦女至關重要,但纏足婆這個職業的社會地位很低,為一 般人看不起,難登大雅之堂,難授榮譽稱號。因此,葉蓮娜不恥下問,姥姥喜出望外,倍覺光彩。針 對葉蓮娜一探究竟的諸多不明之處,姥姥毫無保留,傾其所有,一一作了回答,使葉蓮娜受益良多, 增加了知識,開闊了視野,對纏足文化有了進一步的了解: 這種世界上最奇妙的美容術,僅僅借助一條一丈多長、二三寸寬,最普通不過的,被稱為裹腳布 的布條。 裹腳的原理,就是從小將小女孩的雙腳,用長長的裹腳布緊緊纏裹,日日夜夜都不解開,小女孩 發育長大了,雙腳卻被限制住,無法發育長大,依然纖小。 五個直直的腳趾,同手指一樣,除大趾系由兩段趾骨組成外,其余四趾,均由三段趾骨組成。它 們是可曲可伸的,本身是無法固定的。再者,蹠骨也是由幾段組成的,本身也是無法固定的。最有效 的方法,就是在千年傳承中,幾乎達到盡善盡美的裹尖、裹瘦、裹彎的裹腳方法。它不但將四趾深深 蜷伏腳底,而且使前掌緊靠腳后跟,尖瘦彎小,無以復加。整個腳體,裹成尖尖的粽子形狀,裹得嚴 嚴實實,囫囫圇圇,絕無再有長大的可能。不但如此,裹得緊繃繃、鐵石般緊硬的小腳,不但極為美 艷迷人,而且具有通常的行走功能和使用功能。 一百年以前,江湖賣藝的小腳女孩子,一雙走路顫顫巍巍的三寸纖細小腳,居然可將百余斤重的 大水缸蹬得滴溜溜地轉,缸中還藏著一個百余斤重的男人。一雙尖瘦弓纖的小腳,將一副大車輪子蹬 得飛轉。不轉時,車軸上還可坐一個大人,大人肩上還坐著一個小孩子。 想一想,一雙纖瘦的小腳,承擔了令人難以置信的重量。 三寸金蓮受到中國男人,以及中國女人自身的狂愛,莫過于小腳雜技女演員,在賣藝時,擠得人 山人海,水泄不通了,葉蓮娜在旅途中也拚命擠上去看,并為小腳雜技女演員的精采表演而深深震撼。 作為葉蓮娜個人的見聞,或者是在雜技之鄉的吳橋見過賣藝女子,在武術之鄉的滄州見過練功女 子,或者聽到別人繪形繪聲地說起過,但那只是個別女子的特別現象:從小既裹腳,又同時練習武功, 刀槍劍戟,十八般兵器,柔功,蹬缸,走繩等。小腳,在這些女子肢體上,具有特殊的使用和表演的 功能,個別心旌高的小腳女子,在與多數纏足女子相比之下,走路時,有較好的表現。但是說到底, 小腳限于生理條件,能夠具有通常的行走功能和使用功能,但不可能有超強的行走功能和使用功能。 即便是葉蓮娜親眼所見,她只能感到“神奇”,或“大惑不解”。但是,對于身為母親的葉蓮娜來說, 阿莉的一雙小腳即使有通常的功能,她已經心滿意足了,她不可能奢望什么超強的功能。 現在,我們依然可以見到雜技女演員的蹬技表演,那也不過是蹬一個人,或僅僅一個缸,比昔日 差遠了。 這其中的奧秘就是,小腳必須纏裹得像鐵石般緊硬。當然地,小腳還必須裹得小。像五寸的半攔 腳,由于沒有弓彎,是纏不緊的,絕無這樣好的腳力。當然,還必須從小練就,絕非任何人都行的。俗 話說,臺上三分鐘,臺下十年功。又說,若想人前受稱贊,必須背后受磨難。 葉蓮娜聽后,對小腳有了較前更多的了解。 在蹬技上,昔日小腳遠勝今天大腳,這是歷史的事實。小腳遠勝大腳的承重能力,完全是長年累 月刻苦訓練的豐碩成果。婦女不但具有超強的智慧,而且具有超強的表現。她們在千年之前不但想出 了這種絕世的美容術,而且用這一雙駭世驚俗的小腳無所不能,幾乎沒有做不到的事情。 除了姥姥告訴葉蓮娜的以外,還有許許多多有關小腳的膾炙人口的故事,是葉蓮娜平生見所未見、 甚至是聞所未聞的。 葉蓮娜不知道,明成祖朱棣于永樂十年(一四一二年),命工部侍郎郭琎等人督軍夫三十余萬人 在武當山大興土木,歷時十年,建成了擁有八宮二觀、三十六庵堂、七十二巖廟、三十九橋、十二亭 的龐大道教建筑群,自此以后,各地婦女,成群結隊,朝拜金頂的事。她不知道,纏足婦女們虔誠朝 拜所走過的艱辛倍至的旅途。她若是知道了,那她才會感到確是纏足婦女的壯舉呢! 中國婦女自古即有朝山進香的習俗和傳統,五岳名山,古剎佛寺,處處留下信女三寸金蓮的纖纖 履痕;山路崎嶇,步步艱險,都有小腳婦女頑強攀登的動人場面,這一些,葉蓮娜是無法想像的。 葉蓮娜也不知道,明末江南名妓董小宛,曾經游過“五岳歸來不看山,黃山歸來不看岳”的黃山。 當年的黃山不像現在,是沒有整齊的石階路的。真不知道,她一雙纖纖蓮趾,是怎樣極其艱難地登上 這座異常險峻的天下名山的。 如果葉蓮娜知道這些小腳女人的出色表現,就會使得她對阿莉小腳行走不便的擔心減去不少,內 心更加寬慰。 年方七齡的英國小女孩阿莉,在一九0五年,大清光緒三十一年,剛剛裹成一雙人見人誇的三寸 小腳。為了保持小腳尖瘦彎小的俏麗形狀,裹腳布自然片刻不離。不但片刻不離,還得裹得緊繃繃的。 裹得緊繃繃的,血液流通受阻,自然涼涼的。 由于小腳是涼涼的,所以即使盛夏,三伏天,小腳上裹著七八層裹腳布,還有鞋襪,也不會感到 悶熱,也不會出汗。 葉蓮娜是不明白這些的,他們老是悲天憫人地看著小腳,她實在弄不明白,把腳裹得小小的,怎 么走路呢?腳上一層又一層的裹腳布,夏天不熱嗎?既然不方便行走,夏天又悶熱,她們為什么還要 如醉如癡地纏裹小腳呢?甚至大人不叫她們裹,自己還要偷偷地裹呢? 大腳世界和小腳世界,是兩個完全不同的世界。正像小腳當年在億萬婦女中居于主導地位時,不 裹腳被視為不男不女的怪物和另類。今天我們回過頭觀察小腳現象,深刻理解其精邃的文化內涵,顯 然需要漫長的探索過程。 清晨,一夜睡得十分香甜的阿莉醒了,仍然在被窩里不肯起來,撒嬌要媽媽把她抱起來,小臉上 還留著昨夜的笑靨。五年來,她第一次睡在父母中間,充分享受了父母的慈愛。 (未完待續)

最后修改日期:2020 年 8 月 18 日

留言

撰写回覆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