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蓮鈎秘籍】42  方漁犀  撰
 
·版權所有  禁止外傳·

    安德魯夫婦是傳教士,耶穌基督教導他們以寬恕待人,不忍心傷害善良的姥姥。他們在北京傳教

多年,交了許多北京朋友,北京話說得很流利。安德魯夫人抱著小腳尖尖的女兒,十分誠懇地對姥姥

一家人說:“此次阿莉全靠姥姥救了一條小命,恩重如山,我們極為感謝,終生難忘。阿莉小腳裹得

這樣小巧,我們怎么舍得給她放掉呢?只有一事還得求姥姥繼續費心,阿莉還小,不會給自己裹腳,

還望姥姥繼續給阿莉裹腳。”

    姥姥聞聽此言,大喜過望,她千盼萬想的就是這句話。連忙扭動三寸金蓮,晃晃悠悠地走了過去,

親親熱熱地把阿莉抱在懷里,又向阿莉腮上親了兩口,像是失而復得。

    時候不早了,阿莉要跟隨父母回家去了。姥姥整理好阿莉一應裹腳用品,例如裹腳布,鞋襪,明

礬粉末,小剪子,修腳刀等,包在一個藍印花布包袱里。還有幾雙繡花鞋,尚未完工,也帶了過去。

還帶了一個裹腳女孩使用的便器,圓圓的,扁扁的,大肚,小口,像個南瓜,卻比它光滑。一件內壁

掛釉的陶器。小腳女孩起夜不便,在炕上使用。

    安德魯仍在老地方住,不遠,為表謝意,依然雇了一輛帶轎馬車,類似今天打的。姥姥胳膊上挎

著包袱,跟著安德魯一家三口,不大一會工夫,便來到他們南河沿的住處。姥姥扭著小腳,邁著金蓮

碎步,走進了四合院。上一次來,還是五年前,如今院子里的桂花樹又長高了不少,枝繁葉茂,濃郁

的芳香撲鼻而來。阿莉被身材高大的父親從車上抱下來,怕她腳小走路不便,把她抱進院子里。阿莉

本來能走,倚在父親懷里撒嬌;這些年,她從懂事時起,一直懷念父母,小朋友都有,她沒有。在院

子里活潑好動的阿莉,邁著一雙尖尖瘦瘦的三寸小腳,高高興興,小心翼翼地蹓蹓跶跶走來走去,東

張西望,非常好奇。六年前她出生在這里,離開時尚不足周歲,全無印象了。

    房東太太聞訊迎了出來,她中等身材,小腳約有三寸九分,俊俏玲瓏。昔日有“蘇州頭,揚州腳”

之稱。她是蘇州人,蘇州裹腳較北方遲,約五六歲,甚至七八歲才給女兒裹腳。她的女兒茶花六歲裹

腳,到今年才裹了一年,剛剛將腳裹尖,有四寸八分長,穿著一雙初纏的蛤蟆鞋,還不大會走路,一

瘸一拐的。

    蘇州太太看見阿莉的一雙端端正正窄窄弓弓尖瘦纖小俊俏無比的三寸小腳,先是無比驚訝,繼之

艷羨,最后臉紅。阿莉出生時,是她去請姥姥接生的,自然記得。她萬萬想不到,一個洋妞,居然裹

了腳,居然僅有三寸,比她的腳小多了,而且極為俊俏,走路輕快。茶花和阿莉同歲,個子卻矮了半

頭,腳卻大了一寸八分,又是羨慕,又是羞慚,小臉不由得紅了起來,像是做錯了事。

    阿莉看見人們喜歡她的小腳,當然十分高興,甚至有些興奮。小女孩最喜歡說她長得好看。那時

候,女孩好不好看,首先是腳小不小。腳小就好看,腳越小就越好看,腳最小就最好看。其次才是像

貌。姥姥也悄悄問過阿莉:“如果你父母一定要你把小腳放掉,變成和他們一樣的大腳,走路也像男人

那樣難看,漂亮的繡花鞋再也穿不成了,你肯不肯?”阿莉的頭,搖得像撥浪鼓一樣,連聲說:“不!

不!我不放腳!我不放腳!我干什么要放腳?誰要我放我都不放!我要永遠裹小腳!小腳多好看,

放了腳,還不變成丑八怪,小朋友們還不笑話死我?以后誰還肯和我玩?”越說越傷心,眼淚止不住

地流了出來,終于嚎啕大哭起來。姥姥連忙說:“姥姥是說著玩的,我們阿莉不放腳,誰叫放也不放。”

好容易哄得阿莉不哭了,可還抹著眼淚。姥姥深悔不該如此孟浪,以致傷害了阿莉純潔而又稚嫩的心靈。

同時,阿莉對裹腳的堅定表態,使得姥姥十分欣慰。

    英國小女孩艾麗斯·安德魯,在她純正的安格魯薩克遜人的血液中,如今融合進了中國古老的纏

足文化;除了她的外貌,她的頭腦思維,如同她足下的小腳一樣,都完完全全中國化了,是中西文化

交融的結晶,是在特定的歷史環境中形成的獨特的人文景像,在千年纏足史中寫下了絢麗多彩的篇章。

    晚上,姥姥給阿莉洗腳。小腳裹成后,為了清潔衛生,有益健康,姥姥天天給阿莉洗腳。在沒有

裹成小腳以前,頻繁洗腳、更換裹腳布,會使小腳放大,不利裹足,最短要三天洗一次腳,長時要七

天。初纏,要痛過勁才能再裹,則要七天或十天裹一次。

    安德魯夫婦在一旁關切地注視著姥姥的一舉一動。他們倆在中國傳教多年,雖然也曾目睹過許許

多多的小腳,但那僅是外觀,僅是刺繡精美的弓鞋,典雅莊重的藕覆,那里面的肉腳到底裹成什么樣

子,無緣一見。他們熟悉中國民情,小腳為婦女最私密處,除了丈夫等最親近之人,從來不對其展示,

更不用說面對一個外國人。如果真有此事,在視裹腳為“國恥”的人看來,此舉無異喪失“國格”了。

今天親眼目睹自己女兒的小腳,其意義更大有不同。

    姥姥輕輕地把阿莉的小腳放在自己的膝蓋上,她坐在一個椅子上,阿莉同她相對而坐。阿莉生性活

潑好動,踢毽子,跳繩,跳房子,樣樣喜歡。阿莉腳小秀麗,是有名的小美人,小女孩們都喜歡跟她

玩。她們的家長也愿意女兒跟阿莉玩。往日,腳小的概念,同今天好學生的概念相似。今天家長們總

是希望自己的孩子跟功課好的同學玩。那時,腳裹得小,被認為是有教養,肯上進,學好,對自己要

求嚴格。一天玩下來,鞋襪上滿是細細的塵土。姥姥把阿莉的鞋襪一一脫掉,解開兩寸寬、八尺長的

裹腳布,蜿蜒曲折地盤繞在地板上。

    安德魯夫婦從未見過裹腳布,這種私密之物豈能讓外國人看見,也許他們以前也曾看到過,但不

知道是做什么用的。他們顯得十分好奇,難道奇妙無比的小腳就是用這種簡簡單單的布帶裹成的?這

太不可思議,令人難以置信了。這不知道要比外科手術簡單多少倍。他們不了解,中國的小腳,無法

用外國的外科手術的方法形成,只能用中國的裹腳方法,即蓮術,用裹腳布長年累月的纏裹形成。正

像一株病梅,為了欣賞它的殘缺美,用繩索將梅枝捆綁得彎彎曲曲的,幾年之后,將繩索去掉,形狀

依然不變。

    解開裹腳布,阿莉光生生、白嫩嫩的小腳展現在父母面前。這是安德魯夫婦平生第一次看到女人

的小腳,也是第一次看到自己親生女兒的小腳,在此之前,他們無法想像小腳的形狀,因為同天足相

比,差異實在太大了。

    他們看見阿莉的小腳,原來并排的樹枝狀的四個腳趾杈丫盡去,俊俏的大拇趾,一趾獨秀,向前

伸展,微微低伏,像錐子一樣銳利。四個直直的腳趾全被深深地裹在了腳下,覆蓋了整個腳底。腳的

長度被極度縮短,腳背向上弓起,小趾被擠入腳心深深的腳縫中,四趾緊靠后跟,后跟向前傾斜,腳

掌實際已不復存在,只剩下腳跟前的一個小尖尖。尖尖小腳,無比尖瘦,似竹筍,似菱角,又不全似,

比例適中,造型優美,令人神魂顛倒。

    安德魯夫婦第一次看到小腳,就被小腳迷住了。他們無法想像,一雙腳竟能裹成這樣秀美勾魂奪

魄的尤物,簡直是世界的奇跡,體現了中國古老纏足文化的無窮魅力,是對世界文明的偉大貢獻。

    安德魯夫人情不自禁地走上前去,捧起了女兒的小腳,放到嘴邊,拚命親吻,情不自禁地流出了

滾滾的熱淚,那是感激的熱淚,幸福的熱淚。

    正在低頭給阿莉洗腳的姥姥,見安太太如此喜歡小腳,如醉如癡,情不自禁,止不住老淚縱橫,

阿莉父母終于理解了她的良苦用心,以及這些年來在阿莉身上的無私奉獻。

    在一九0五年金桂飄香的季節,在北京一所古老的院落里,中國和英國兩個女人的心緊緊貼在了

一起。

    古人說,洗腳能和血、柔肌、去繭。裹成小腳的女子,腳上緊緊纏著裹腳布,肌肉受了很大的壓

力,血管就細了,皮膚缺乏滋養,腳上好脫小薄皮。天天用舒經活血的藥物浴足,腳上不生病,且對

健康成長發育極有益處。

    雙腳洗凈,揩干,灑上明礬粉末,仔仔細細裹好,最后穿上一雙貼腳的紅布睡鞋,像一對小小尖

尖的紅辣椒,俊俏艷麗。

    自阿莉裹成小腳后,姥姥對于裹腳仍不敢疏忽。她知道,有的人,在裹成小腳后,以為大功告成,

往往松懈,以致數年之后,較原來放大六七分之長,追悔莫及。日日緊纏,不但不會增大,還可獲得

瘦小之益。認真裹腳,是婦女每天的必修課,也是她們的頭等大事。

    晚上,裹著尖尖小腳,穿著睡鞋的英國小姑娘阿莉,幸福地睡在父母中間,享受著父母的疼愛,

她又有了一個可愛的、完整的家。她像一個可愛的小天使甜甜蜜蜜地睡熟了,嘴角上還帶著微笑。

    安德魯夫人幸福地摟抱著她五年來日日夜夜無時無刻不在思念的小女兒,緊緊地抱住,生怕又失

去了她。她親親她的小臉蛋,皮膚是那樣的光滑稚嫩,像煮熟的雞蛋。她幸福地撫摸著女兒柔軟的身

體,隨著呼吸一起一伏的小肚子,圓圓的、胖乎乎的小屁股,光溜溜的小腿,再下面是阿莉的一雙粽

子形狀,像竹筍一樣尖銳的小腳。握在手里,只有一丁點大。

    她握住女兒的小腳,愛不釋手,拚命親吻。她的心在劇烈地跳動,她的手在微微顫抖。仿佛小腳

上有神奇的力量,一觸到它,就有觸電一樣的感覺,她完全被迷住了,迷得魂不守舍。

    她實在弄不明白,為什么竟然會在短短的一天之內,自己的思想竟然發生了不可思議的變化,由

完全不理解小腳,到完全被小腳征服。


(本章完,后篇待續)

最后修改日期:2020 年 8 月 18 日

留言

撰写回覆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