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蓮鈎秘籍】40  方漁犀  撰
 
·版權所有  禁止外傳·

    連薰帶泡帶洗,大約用了半個時辰。洗過,揩干,將摻有香灰的明礬末灑入腳趾縫中。香灰是潭

柘寺小腳娘娘高住持師太所贈,據說有減疼、軟骨、助纏的功效。藍色裹腳布由四尺加長到八尺,仍

是二寸半寬。鞋襪尖了不少。

    阿莉感到今日氣象與往日迥異,她小小的年紀難以知曉,一場驚心動魄的戰斗既將展開。俗語云,

“萬事開頭難”。裹腳首難在于裹腳趾。四個直直的腳趾頭是第一道障礙。“一夫當關,萬夫莫開”。

小腳又稱尖腳,尖是小腳的第一特征,雖非必小,但卻必尖。雖丈八蓮船,仍是尖尖船頭。必須把腳

趾頭徹徹底底地裹下去,才能在小腳的道路上勝利前進。

    姥姥將阿莉雙腳處處關節揉松,尤其是四個腳趾,推拿按摩足足有一柱香的功夫。然后將右腳放在

自己大腿上,將裹腳布緊緊地勒住四個又細又長的腳趾頭,死勁往腳掌底下裹,一面裹,一面用手使

出力氣將腳趾帶跪,裹了又裹,抹了又抹,勒了又勒,并將腳趾間距離拉大,不讓腳趾拱成一堆,日

后腳尖臃腫難看。奶娘在一旁心疼地看著,阿莉是她用自己的乳汁喂養大的,母女情深,血肉相連。

凡女人都要過裹腳這一關,好似美麗的蝴蝶,必須破繭而出,才能鮮艷靚麗。再好的腳秧,不裹成小腳,

也無法顯示其絕世魅力。

    姥姥又專門用一條一寸寬三尺長的窄帶將拇趾及四個小腳趾纏緊,以免日后拇趾粗大難看。纏畢,

用線縫住布頭,以免松開。又套上尖襪尖鞋,腳形比往日明顯俊秀。

    裹完右腳,又裹左腳,用了整整一個時辰。

    裹時,阿莉心中忐忑不安,不知會疼成什么樣子樣子。她感到腳上受到極大的壓拶之力,腳趾頭

被深深地裹向腳底,細長的腳趾橫臥在腳掌底下,她因為骨頭軟,加之薰泡后經絡暢通,“通則不

痛”,雙腳雖比往日疼了不少,但還可以忍受,僅是有些憋脹,不似試纏、試緊之輕松。在逐一往后

挪動小腳趾時,因為雙腳本為梭形,也不甚疼。

    在裹腳的小女孩中,阿莉是幸運的。由于姥姥經驗豐富,蓮術精妙,加之自身腳秧極佳,不知少

受了多少痛苦,同時又裹得了極佳小腳。

    裹過之后要下地走動,謂之晾腳。姥姥說,常走動,腳樣俊秀,易于裹小,且利于裹成小腳以后

行走。別的女孩頭一次裹腳趾后下地行走,剛一觸地,皆如針扎,滿地皆為荊棘。而阿莉由奶娘小

心翼翼地攙扶著,行走在青磚鋪地的四合院里,卻無這種小女孩刻骨銘心的疼痛,只是雙腳痠軟發脹,

軟綿綿地,好像不是自己的腳,一點不聽自己的話,一點力氣也使不出來。阿莉僅止三周歲,腳骨遠

未發育成熟,骨頭很軟,只走了約一炷香的功夫。走久了,弱足難支,易于歪斜,至為大忌。

    姥姥出自纏足婆世家,家學淵博,世代以此為業,譽滿京師。不但有深厚的理論修養,而且有豐

富的實踐經驗。裹腳實質為運用中華傳統中醫中藥學的科學寶藏,僅僅借助于一條最簡單不過,家家

均有的長布帶,施行的一種外科手術美容術,為中國獨創,實是對婦女人體美容最偉大的貢獻,比自

西洋傳入的西醫美容術,不知要高明多少倍。如果按照西醫評定技術職務,技術精湛、德藝雙馨的姥

姥應該評定為外科主任醫師。說句無傷大雅的戲言,如果現在仍允許裹腳,姥姥不但是主任醫師,而

且還可能是學科帶頭人,享受國務院津貼的專家了。

    接著姥姥又采取兩項有利裹腳的措施,先是用高麗參熬成濃濃的參湯讓阿莉服用,又將她的雙腳

浸入燒酒中。補氣安神,疏經活血。人參本是大補之物,大補元氣,幼女本不應服用,但裹腳有損元

氣,影響發育,若無相應彌補措施,有損健康。

    裹腳由于經絡不通,血脈不暢,疼痛實難避免。“通則不痛,痛則不通。”。由于服用了人參,

大補元氣,抵抗力大增,加之藥物薰洗、推拿按摩、燒酒浸泡,因而活血化淤、疏通經絡、殺菌消炎、

消除腫脹、麻醉神經,阿莉雙腳疼痛、憋脹逐漸減輕,全身上下舒服了不少。

    中國的纏足文化,淵遠流長,博大精深。千年傳承的蓮術是一整套學問。裹腳是一種科學性、技

術性很強的細致操作,簡單、粗暴實為大忌。可是,當時在不少地方,由于沒有掌握先進的理念和方

法,村姑農婦為女兒裹腳,蠻纏硬裹,簡單粗暴,全無科學道理可言。由于單憑一味緊纏,沒有相應

減痛措施跟上,雙腳血管阻斷,細胞缺血壞死,肌肉膿腫潰爛,皮開肉綻,鮮血淋漓。日久肌肉化盡,

只剩一層油皮包著幾根瘦骨。雖然亦可裹成尖瘦纖小蓮趾,但疼痛難忍,痛徹心脾,刻骨銘心,使身

心受到嚴重傷害。晝不思食,夜難安眠,活潑紅潤之女,變得面黃肌瘦,呆如木雞。由于消毒缺失,

病菌感染,有的甚至得了骨髓炎,為了保全性命,無奈截肢,不幸成為殘疾。甚至有個別體弱者,因

裹腳不耐痛苦而患病,家長此時仍不肯去掉裹腳布,以致不幸夭折,含恨離世。

    姥姥先進的裹腳理念和方法,則完全不一樣。六寸圓膚裹成三寸纖趾,肌肉必須極度減少。姥姥

不是讓肌肉硬生生爛掉,而是讓肌肉逐漸萎縮。由于藥物的作用,血液并未完全阻斷,但血管和微血

管中的血液已大大減少,細胞雖不會壞死,由于養分的缺失,肌肉逐漸消瘦,萎縮,變細,變薄,腳

形日益尖瘦纖小。由于肌肉并未化膿潰爛,所以疼痛大大減輕,飲食、睡眠影響較小,發育一如往常。

而且腳上沒有一星半點瘢痕,滋潤光潔,如同鮮藕。

    晾腳是裹腳婦女長期以來總結的寶貴經驗。下地行走易于將四趾跪斷。身體的重量,遠大于裹腳

布纏裹的力量。阿莉行走下來,縫住的裹腳布仍松弛不少,說明趾頭在不斷跪折。再裹時,又將腳趾

頭裹進去不少。彎折蜷伏的四趾,原來并排腳前,腳掌擠出一橫溝。現在四趾并列側面,橫溝變成縱

溝。阿莉在姥姥的纏裹下,腳尖由平扁而圓扁,由圓扁而尖圓,成為一個圓錐體。大拇趾也束得又尖

又瘦,趾甲隨之束尖頭了。天足時,拇趾偏安一側,裹成小腳,拇趾居中,“正”為“七美”之一,

非常要緊,馬虎不得。每次都要拚命將大趾向中間裹。

    裹尖裹了十個月之后,進行裹瘦,又名裹腳頭,系將小趾的外腳把骨(第五蹠骨),有的還將

第四蹠骨也深折腳下,也是裹了十個月。

    此時,阿莉的小腳,尖雖有些尖,但還不夠尖,更不夠瘦。五根蹠骨并排腳面,占去不少寬度。

更尖更瘦的有效方法,是將小趾的外腳把骨(第五蹠骨)、第四蹠骨,連同部分腳掌,深折腳下,使

得四趾跪折更深,完全覆蓋腳底,從腳內側可以摸到四個腳趾的趾頭,腳背上只剩下孤零零的大趾蹠

骨。

    裹了兩年,到大清光緒三十年八月,一九0四年十月,在姥姥的精心照料下,阿莉沒有感到有多

少痛苦,順順當當地裹成了一雙極端尖瘦細長、狀如竹萌的四寸小腳。她六歲了,五周歲,梳著一根

油光水滑的大辮子,個子又長高了不少,比小姐姐還要高了。阿莉一雙尖尖的小腳,輕快便捷地在花

草茂盛的四合院里走來走去,自由自在,天真爛漫,無憂無慮。有人認為裹腳幼女會失去童年的歡樂,

其實這是誤會。七歲的小青小腳已經裹成,一雙俏麗的三寸弓足,行走同樣輕快便捷。當然,可能因

為是剛裹成的緣故,用小腳行走,多少還不夠熟練,腳還有點“生”。

    裹瘦為下一步裹彎(裹腳面)奠定了基礎。姥姥在給阿莉裹腳時,拉著裹腳布用力將腳掌拗向腳

后跟。約二十余日即換穿小一二分的新鞋。每次均需用力將腳塞入鞋內。換了大約八九雙鞋,用了一

年時間,阿莉終于大功靠成,裹成了尖瘦彎小香軟正,“七美”俱全,絕佳的三寸小腳。

    這一年是一九0五年,大清光緒三十年。阿莉虛歲七歲,六周歲。


(本章完,后篇待續)

最后修改日期:2020 年 8 月 18 日

留言

撰写回覆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