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蓮鈎秘籍】39  方漁犀  撰
 
·版權所有  禁止外傳·     姥姥將客房巡視了一遍,見角落里堆著一團東西,拿到桌子上細看,均是婦女腳下之物。一雙三寸藍布繡花弓履,鞋尖已經磨破,鞋底幾近磨穿,紅綠交錯的鞋帶明顯褪色,不知走過了幾許路程,磨成這樣,分明是平民小戶穿用之物。一副裹腳布和一雙尖尖的凌波小襪,淡黃色的土布已經洗得泛白,上面沾著點點殷紅的血跡,想是長途跋涉將小腳磨破所致。同是小腳女人,想到自己以車代步,小腳安然無恙,若是百里跋涉,一雙弱不經風的小腳又不知會變成什么樣子?不敢再往下想,對該婦女油然升起憐憫之心,返程將是更加困難。再往桌子上細瞧,見有不慎掉落的煎餅碎屑,幾只螞蟻正急急忙忙往蟻穴里拖,姥姥心頭一陣酸楚,連五枚“光緒通寶”制錢一份的齋飯也舍不得吃,想到該婦如此困難,卻不辭勞苦跋涉至此,可見其對小腳娘娘的一片虔誠之心,想到這里,姥姥心頭一陣寬慰,露出笑顏。“人各有志,應當尊重。”小腳,就是千千萬萬婦女的志,沒有什么人去強迫她們這樣做,完全是自覺自愿的行為,從沒有一種強迫命令可以延續千年之久,強迫之說純系神話,至此彰顯無遺。    潭柘寺后有一處龍潭,清徹見底,寒氣逼人,系自深山沁出之泉水,相傳飲用此水裹腳不疼。姥姥請車伕滿滿裝了一云,搬到車上。她又采了一些紅花綠葉的草藥,裹腳時,將其搗爛,敷在腳上,可以使腳骨柔軟,減少疼痛。    寺廟客房還可圓夢。一些離廟不遠的香客,往往也住上一夜,希望菩薩托夢給她,得交好運。姥姥夢見小腳娘娘踏著祥云冉冉而來,她連忙雙膝跪地,連連磕頭,聆聽娘娘上諭。娘娘聲似銀鈴悅耳動聽:“阿莉乃我佛賜予爾父母之禮物,日后必成正果,助我蓮界發揚光大。爾父母日前有難,三年后必安然無恙,闔家團圓。”說罷駕著祥云冉冉而去,娘娘八寶瓔珞金蓮腳下霞光萬道,彩云靄靄。姥姥忙磕頭謝恩,恭送娘娘。    姥姥一覺醒來,天色大亮,回憶夢中所見,心中甚為喜悅。待回得城來,給了車伕一兩紋銀以為答謝,車伕感謝萬分,這已夠他鄉下妻兒老小一月的生活費了。    次日即是農歷八月二十四,裹腳的黃道吉日,即是小腳娘娘的生日,也是阿莉三周歲的生日,可謂意義非凡。阿莉要在這一天裹腳了。在中國女人的一生中,裹腳是一件絕對重要的大事,阿莉雖不是中國人,但姥姥出于對她深深的愛,決心把她塑造成世界第一美的絕代小腳美女。對阿莉這個四歲的英國小女孩來說,將用她初次纏裹的腳,邁出人生中重要的一步,具有里程碑意義的一步。    四合院里,菊花和桂花相映開放,人人面露喜色,披紅掛綠,張燈結彩,一片喜慶之氣。    黃道吉日,看似江湖術士之言,實有講究。農歷八月二十四日,公歷在九、十月間,已是深秋,天氣不冷不熱,既非三伏酷暑,亦非三九寒冬,正好為小女孩裹腳。    初次裹腳意義重大,儀式隆重,特地請來了除姥姥之外的京師其余三個聞名遐邇的纏足婆;連同姥姥,這四人號稱“京師四大纏足婆”,簡稱“四大蓮婆”。因此,氛圍有點像現在重大工程的開工典禮,請來佳賓剪彩。    姥姥先請三位老姐妹鑒賞阿莉的腳秧,一見之下,驚為奇珍異寶,贊美之詞不絕于口。姥姥說阿莉腳秧極佳,到底佳在何處呢?根據四大蓮婆的一致評判,好在以下三個方面:    每一,阿莉的腳秧屬于骨腳,又不同于純粹的骨腳,消瘦之中帶著豐腴,七分消瘦,三分豐腴,可稱為“肉骨腳”。另有一種“骨肉腳”,三分消瘦,七分豐腴,亦是絕代珍品,同樣百不獲一。骨腳肉少,肉少則易于纏小,纏成后終身不易放大,容易保持俏麗之形。但骨腳裹成后不夠豐腴,不耐撫摩,是其缺點。而阿莉的小腳卻有豐腴之感,集合了骨腳與肉腳二者之優點,最為難得。    第二,骨腳,腳骨多硬。阿莉雖是骨腳,腳骨卻不硬,骨軟易裹,且少痛苦。    第三,阿莉腳形狹長,腳片單薄,腳趾長順,肉腳呈現梭形,又窄又尖。略微束縛,即成尖腳,毫不費力,省事之極。    阿莉早上起來,姥姥給她換了一身新衣裳,紅襖綠褲,煥然一新。早餐,全家咸菜稀粥,唯獨阿莉是小女孩最愛吃的江米團,又軟又糯。外頭裹著香噴噴的芝麻。江米,是北方的叫法,南方叫糯米。江米團,南方叫糯米團,也叫麻糍,糍粑,糍團。吃下去后,希望腳像糯米團一樣柔軟易裹。    阿莉五歲的小姐姐小青,沒有新衣服穿,也沒有好東西吃,扭動著一雙尖尖的小腳,跟在大人后面轉來轉去,看著阿莉,饞得直流口水。小青,新衣服也是穿過的,好東西也是吃過的,那是在一年前的這一天,她已經裹成了一雙四寸二分長的尖腳,還要繼續裹瘦、裹彎。阿莉看著姐姐腳一天天裹小,覺得非常好看,也要姥姥給她裹,今天得遂所愿。    姥姥將師太賜予的黃表符紙燒化,沖入龍潭取來的裹腳圣水,讓阿莉喝下,說喝了符水裹腳不疼,阿莉順從地喝了,她很聽姥姥話。    裹腳時,僅是將四個腳趾略微彎曲,將藍色的裹腳布在小腳丫上松松地裹了幾圈,繞了幾層,并未用力。套上一雙稍尖的布襪,穿上一雙稍尖的布鞋。因腳趾蜷伏腳下,前高后低,走路不便,在鞋底加上半寸高的木頭后跟,由于是小女孩的初纏鞋,木跟沒用白布覆蓋,僅是一段木頭。由于腳趾彎折,腳掌厚度增加不少,所以纏足鞋(初纏鞋)形狀笨拙,全無弓鞋俏麗,被稱之為蛤蟆鞋。隨著腳形日益尖瘦,鞋形亦日益尖瘦,后跟逐漸升高。為了怕蜷曲的四個腳趾走路硌腳,還在鞋里放進稱為蓮褥的厚厚棉墊。把小腳比喻為人,睡在軟綿綿的褥子上當然舒服了。    剛剛裹腳叫試纏,或者叫初攏,使雙足稍稍受到裹腳布的輕微約束,逐漸適應,符合循序漸進的道理。初裹感覺不到有多少疼痛,時間久了,微微有些痠脹,走路并無大礙,同平時差不多。阿莉一出生就生活在濃厚的纏足文化氛圍之中,周圍全是尖尖的小腳,熏陶感染,潛移默化,使得她在幼小的年紀,就深深喜歡上了小腳,希望自己有一雙和小青一樣的小腳,但是又擔心裹腳疼痛。今天裹腳幾乎沒有多少疼,阿莉高興地想,符水真靈。當天晚上,雙腳仍舊纏著裹腳布,換了一雙睡鞋,上炕睡覺。從這一天起,阿莉和裹腳布結下了不解之緣,行也雙雙,坐也雙雙,閨中密友,終身陪伴了。    以后每三天用藥湯浴足一次,舒筋活血,軟化腳骨,更換裹腳布。阿莉稍感走路不便,似有物絆腳,其余與裹腳前并無兩樣。身體在一天天長高,小腳也在一天天成形。    試纏過了兩個月,進行試緊。即是將裹腳布用松子漿水使其干硬,謂之漿硬,干后捶平皺折,略略緊些裹在腳上,使腳受慣硬裹腳布緊纏之壓力。此時不必求小。再裹過兩個月之后,即往下纏腳趾,謂之裹尖。    清晨起來,姥姥解開阿莉腳上的裹腳布仔細審視,兩個月松松地纏裹下來,四個腳趾微微有些蜷曲,雙腳有些發紅,但不甚紅,皮膚有些起皺,有點像橘子皮。    姥姥用松子漿水漿硬的裹腳布,比試纏略緊地裹在阿莉腳上,四個腳趾更加蜷曲,但還未向腳底深裹。裹后仍是套上尖圓頭布襪和尖圓頭布鞋,依然有鞋后跟。仍是三天浴足一次。走路似有物絆腳,同試纏時感覺差不多。    試緊過了兩個月,準備工作完成了,下面進行裹尖,裹腳趾。它是整個裹腳過程中,最為痛苦,同時又是最為關鍵的階段。它決定著裹腳的成敗,許多小腳最終沒有裹好,其根本的原因就是裹尖沒有到位。    姥姥按照祖上傳下來的秘方,有些還是從明朝大內宮苑中傳出來的,將若干種中藥材,其中包括自潭柘寺采來的草藥,熬成褐色的藥汁,傾入木盆之中,木盆可以保溫蓄熱,不宜用散熱快的瓦盆,銅盆更是忌用。讓阿莉雙腳架在木盆上方薰蒸,濃郁的藥汁蒸汽在阿莉腳下繚繞。水溫合腳后,再將雙腳放入盆中慢慢浸泡、洗濯。阿莉只覺得一股暖暖的熱流,從丹田源源涌出,沿著全身十二經脈、十二經別、奇經八脈,流向每個毛孔,全身處處無比舒暢。熱流到達腳部涌泉穴后,流向全腳。經過四個月纏裹,已經有些發僵發硬的雙腳,頓時松軟了許多,關節仿佛也松開了,無比舒服。
(未完待續)
最后修改日期:2020 年 8 月 18 日

留言

撰写回覆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