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蓮鈎秘籍】38  方漁犀  撰
 
·版權所有  禁止外傳·     時光荏苒,不知不覺又是一年過去了,到了一九0二年九月二十五日,大清光緒二十八年壬寅年八月二十四,阿莉已是三周歲了,而她的親爹親娘依然杳無音信。“人誤地一時,地誤人一年。”小腳的好壞可是關系阿莉一輩子呵。姥姥決定不再等了,就在農歷八月二十四,既是小腳娘娘生日、又是阿莉生日這一天,為她纏裹小腳,以不辜負上天賜予她的極佳腳秧。她的女兒、同時又是阿莉的奶娘亦極表贊成。    農歷八月二十二,姥姥借了一家王府的帶廂馬車,領著阿莉前往八十里外的潭柘寺小腳娘娘廟進香祈福。奶娘帶著小青看家。一去一回需要兩天功夫。    潭柘寺在北京門頭溝群峰環列的潭柘山山腰,因寺后有龍潭,山間有柘樹而得名。始建于晉代,有“先有潭柘寺,后有幽州城”的諺語,可見歷史之悠久了。殿堂依山勢而建,成階梯形層層高升,東西配殿相輔,古樸雄奇,環境優雅,是一處高山清泉、松柏交翠的天然風景區。    小腳娘娘廟在寺內后部,地勢最高,一覽全寺無遺。芲松翠柏,遮天蔽日,氣勢宏偉。從山門進來,有數百級花崗石階,姥姥抱著年方四歲的英國小女孩阿莉,奮力向上攀登。尖瘦弓彎的三寸小腳,由于蓮術高超,纏裹得既靚麗俊俏,又剛強有力,雖抱著阿莉,亦步武穩健,從容不迫,額上并無汗珠。姥姥身前身后,盡是小腳纖纖的婦人,香風陣陣,蓮趾彎彎。后天即是小腳娘娘生日,香客絡繹不絕。    進得大殿,只見一座約有八尺高的小腳娘娘塑像端坐在佛龕正中,四周香煙繚繞,鮮花簇擁。透過縷縷煙霧望去,只見娘娘慈眉善目,雙目低垂,似在垂憐蕓蕓眾生,將濃濃的愛心灑向人間,保佑天下女孩盡是蓮趾纖纖。再看娘娘華貴繡裙之下,藏著一對絕纖絕美的蓮趾,微露錐樣足尖,令人崇敬不已。娘娘是蓮界至高無上的美麗和指路明燈。每當女孩們在裹腳遇到困難之際,一想起小腳娘娘慈祥的目光,身上勁也有了,腳也不那樣疼了。在經受考驗的漫漫長夜,裹腳女孩們默誦著“天上望著北斗星,娘娘指引方向明”,充滿了信心和希望,迎來了黎明的曙光。    為了便利女客,廟中盡為女尼。姥姥是譽滿京師的四大纏足婆之一,與廟內老年小腳師太極熟,向廟里敬捐了十兩紋銀的銀票。師太少年出家,年已六旬,仍是三寸蓮趾,顫顫巍巍,裊裊娜娜,款動尖尖小腳,贈送了一包香灰和一張蓋有佛印、印有符咒的上等黃表紙,姥姥稱謝不已。師太看到姥姥身邊碧眼高鼻金發的外國小女孩阿莉,甚是不解,難道外國人也要裹一雙中國人的小腳。經姥姥解釋原委,師太疑惑頓解,雙手合十,連稱善哉!善哉!她雖閱歷甚廣,卻是頭一次聽到這樣的事。    姥姥領著阿莉,扭動著三寸小腳,虔誠地向娘娘獻上一雙長僅寸半的精美紅緞繡花弓鞋,與阿莉并排跪在麥草編的厚重蒲團上,連連磕頭,一邊口中念念有詞。姥姥兩旁的蒲團上亦跪滿了小腳婦人,從后面望去,一排排尖瘦精美小腳,挺拔向下,令人眼花繚亂,目不暇接,一個比一個艷麗,一個比一個迷人,精美絕倫,蔚為大觀。    姥姥跪在蒲團上傾訴:“大慈大悲、救苦救難的小腳娘娘活菩薩呀,這次您老人家千萬要保佑我們阿莉裹成一雙世上最美的小腳呀,您老人家沒看見她的腳秧有多好呀,可憐她的父母至今下落不明、生死不知呀!您老人家不知道兩年來信女有多苦呀,您老人家可得千萬大發慈悲救救我呀!”說著,默默的傾訴變成了聲淚俱下的啜泣。阿莉被姥姥哭泣嚇著了,大聲哭了起來。姥姥怕嚇著了幼小的阿莉,停止了哭泣,起身小心地抬起尖瘦纖小的三寸蓮趾,仔細站了起來,隨后又將阿莉抱了起來,掏出手絹揩干了二人的淚水。師太聞訊扭動著小腳,顫顫巍巍,走了過來,將祖孫二人扶入自己的禪房歇息,奉上茉莉花茶待客,姥姥連聲道謝。    姥姥有一事不明趁著進香之際向師太當面求教:“今日弟子欲給干外孫女裹腳,但是她是英吉利人氏,與我們漢族人種不同,可否裹成如我們一般的三寸金蓮?中間還有什么講究?萬望師太不吝賜教。”    潭柘寺內小腳娘娘廟譽滿京畿,師太身為住持對佛學和蓮學均有極高造詣,她手捻佛珠,慈眉善目,娓娓說道:“佛學,蓮學源自一家,觀音在蓮花寶座上得道成仙,窅娘以帛繞足在六尺蓮臺翩翩起舞,可謂明證。我佛慈悲,普渡眾生,愿天下婦女均成纖纖蓮趾。阿莉既已叩見娘娘,娘娘必保佑她裹成極佳蓮趾。”姥姥聞知,雙手合十,稱謝不已。    姥姥領著阿莉,一大清早卯時(五點到七點)從東城王府井大甜水井胡同家中出來,乘上王府車伕趕著的帶廂馬車,一路往西,足足用了四個時辰,于下午未時(十三點到十五點)來到潭柘寺。一路之上,看到三五成群的小腳婦人,有的拄著拐杖,有的搭在別人肩上,風塵仆仆,艱難跋涉。待到從小腳娘娘廟出來,已是申時(十五點到十七點)。    殿門前有一段高高的花崗巖石階,高約三丈,有六七十級。姥姥抱著阿莉,目不轉睛、小心翼翼地從高處走了下來,尖瘦纖細的三寸小腳踩在堅硬的石階上,雙腿微微顫抖,大氣也不敢出一口。好在中間有兩處較寬之處,可供氣喘吁吁的女香客歇腳,似是在當初建廟時,已經充分想到小腳伶仃的為難之處,感到格外溫馨。    到得臺階下完,有一處方圓不大的平坦之地,姥姥將阿莉輕輕放下,長長地出了一口氣,這才感到鬢角微濕,兩只小腳有些痠軟。無意之間,回頭望去,只見三三兩兩的小腳婦人,陸陸續續從上面下來。由下向上仰視,裙下雙鉤格外清晰。若是平地相遇,小腳往往被鳳裙遮蓋,僅露蓮鉤尖端,若隱若現。現在由下往上仰視,裙底雙鉤一覽無遺。昔日蓮學大師方絢在其著名的《香蓮品藻》中,將“蘇州虎丘三山門前,金壇茅山王天君殿后,揚州平山堂桂花樹底”列為“選蓮三勝地”,說“月痕弓影皆可仰窺,無須俯察。”看來方絢為江南人士,未到北國。若是到過北京,會將“北京潭柘寺小腳娘娘廟前”亦列為選蓮勝地。    平地走完,有個精致的月亮門,出得門來,只見一個寬大的院落,是潭柘寺的香客住房,約有近百間之多,亦有齋堂(食堂)配套服務。車伕已定下兩間客房,恭候多時。小腳娘娘廟僅許女香客入內,車伕無緣觀光。    客房陳設簡陋,收費低廉。香客多為女性,又多為平民小戶,囊中羞澀。有的連馬車也坐不起,只得徒步跋涉。小腳伶仃,蹣跚而行。風塵仆仆,備極艱辛。    小腳婦女,平日大門不出,二門不邁,囿于家中,平日出門很少,旅游更是奢望。到潭柘寺小腳娘娘廟進香,同時亦是難得的旅游觀光機會。寺廟大多建在名山大川,風景極佳,小腳婦女雖行動不便卻樂此不疲,原因在此。    中國的纏足是世界最高水平的人體美容術,空前絕后,無以復加。將女性柔美發揮到極致,同時也將肢體的變形發揮到極致。纏足是一個平臺,將婦女的聰明才智也發揮到極致。時至今日,依然找不到其它美容術可以同它媲美。    從古到今,從東到西,正如天上不會掉下餡餅,世上沒有免費的午餐,美麗是要埋單的,要想得到絕世的靚麗,必須付出絕世的代價。在風靡華夏千年之久的纏足史中,億萬漢族婦女是這樣想的,更是這樣做的。她們為了自己的偉大理想,以大無畏的英雄氣概,勇往直前,百折不回,創造了人類歷史上的奇跡,應該受到我們發自內心的崇敬。
(未完待續)
最后修改日期:2020 年 8 月 18 日

留言

撰写回覆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