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蓮鈎秘籍】36  方漁犀  撰 ·版權所有  禁止外傳· 二十五  阿莉身世     女校長一八九九年,大清光緒二十五年,生于大清國京師(即北京)一個英國傳教士的家庭,父母俱是英國基督教會派往大清國的傳教士。一九二三年,按照英國周歲的算法,該是芳齡二十四歲,按中國的算法,該是二十五虛歲。其實,中國的算法也有道理,在母親肚子里待了十個月,還不應算一歲嗎?    在洗禮之后,賜名艾莉斯,昵稱阿莉。她父親姓安德魯,這倒像一個中國人的名字,尤其是山東人的名字,有個魯字。所以小女孩就叫艾莉斯·安德魯。結婚以后,也是傳教士的丈夫,現在是住在洛陽的河南教區主教,姓哥倫布,與發現新大陸的航海家哥倫布的姓一模一樣,所以女校長的名字隨了夫姓,喚做艾莉斯·哥倫布夫人。她是一個很有身份的人,當地人都稱她哥倫布夫人。閨友則昵稱她阿莉,這倒極像中國小姐妹的昵稱。    艾莉斯,不,還是稱她阿莉罷,她除了黃頭發、藍眼睛、高鼻梁,完完全全是一個中國小腳女孩,叫她阿莉,更親切,也更溫馨些。她的父母一天到晚,也是阿莉長阿莉短地叫她。    阿莉的老爸名叫蘭德爾·安德魯,老媽叫葉蓮娜·安德魯。夫妻二人到中國傳教已有多年。阿莉上面還有兩個姐姐,一個哥哥,一直由倫敦的爺爺、奶奶帶大。傳教士飄洋過海,萬里迢迢,身旁帶著孩子,著實不便。    阿莉出生在一八九九年九月二十八日,家歷恰好是光緒二十五年己亥年八月二十四日,正是中國小腳娘娘生日這一天。據安德魯夫人回憶,她夢見一位貌極美,腳極纖的小腳娘娘,將一個可愛的女嬰送入她的腹中,不久腹部開始陣陣作痛,到了天色大亮,阿莉呱呱出世。是時,室外滿天彩霞,室內異香撲鼻。    連夜請來的中年接生婆,扭動著三寸小腳,小心翼翼地抱著襁褓中的女嬰,向夫人報喜,一口脆生生的京片子:“恭喜夫人,是位小姐。天庭飽滿,地闊方圓,將來定是大富大貴之人。”夫人忍著生育后的疼痛,雙手小心接過剛剛出生的女兒,一行喜悅的熱淚情不自禁地流了出來。    接生婆又神神秘秘地向夫人報告:“小姐腳秧極佳,如果裹腳,定是上品。”    當時,安德魯夫人并未把這句話放在心中。一是,她根本不懂腳秧是個什么意思,與小腳又有什么關系。    其實,不要說外國人,就是現在的中國人,對他說起腳秧,他也是一片茫然。打個并不十分妥貼的比喻,當時講一個女孩子腳秧好,就如同今天講一個孩子天資聰明。腳秧好,可以裹得上好小腳,嫁得上好夫婿,一生榮華富貴。天資聰明,必然學習成績好,將來有望考入重點大學,一生吃穿無愁。當時,對應“書中自有黃金屋,書中自有顏如玉,書中自有金鐘粟。”“腳小自有黃金屋,腳小自有好夫婿,腳小自有千鐘粟。”也是成立的。    二是,英國人男女一樣俱是天足,來到中國前,從來不知小腳為何物。安德魯夫人從來沒有給女兒裹腳的念頭。看來,好心的接生婆并不知道萬里之外的英國人是否裹腳。如是為中國人接生,聞訊早已笑逐顏開,紅包格外豐厚了。    安德魯夫人產后奶水不多,而接生婆的兒媳奶水充裕,女兒已周歲可以斷奶,遂過來成為阿莉的奶娘,因家中無人照料,周歲的女兒小青也一同跟了過來。兩家相距甚近,不過隔著一條胡同,一里之遙,小腳女人行走甚易。    此時,京畿大地上正洶涌著義和團反帝愛國的革命洪流。苦難深重的勞苦農民不堪忍受官府與洋人的壓榨盤剝,舉起了造反的大旗。在“扶清滅洋”的口號下,得到清廷慈禧皇太后的支持,大批義和團民涌入京師,團團圍住了外國使館聚集的東交民巷。    不用說,外國傳教士首當其沖,成為義和團的眼中釘,肉中刺,安德魯夫妻如熱鍋上的螞蟻,惶惶不可終日。    此時,偌大的北京城成為頭包紅布、手執大刀的義和團民的天下。    腳下蓮趾纖纖的婦女也被組織起來。未婚女青年稱為紅燈照,紅衣,紅褲,紅鞋,紅襪,頭包紅布,腰束紅帶,直垂腳背。這些平日里小腳纖纖,顫顫巍巍,大門不出,二門不邁的大閨女,今日手執大刀,英姿颯爽,喊聲震天,天天出來踩街,即是游行,成為這個特殊時期的一道靚麗的風景線。    從古到今,人們對小腳的喜愛是盡人皆知的。平日里北京城內居民,尤其是小伙子,對心儀的小腳難得一見,今日大飽眼福。從前門箭樓,直到永定門城樓,五里長街兩旁,全是觀看紅燈照踩街的一層又一層的人墻,一眼望不到頭。人們驚奇地發現:在踩街的少女中,模樣越是俊,小腳越是裹得小,走路越是輕快,步態越是瀟灑;模樣越是丑,小腳越是裹得笨拙,越是舉步維艱,越是不堪入目。紅燈照的領軍人物,稱為大師姐的,是天津船家女林黑兒。人們傳說她貌極美,腳極纖,在一次賽腳會上曾拔得頭籌,得到“津門至美”的榮譽。因此,林黑兒在小腳姑娘中的聲望極高,她又擅長拳腳功夫,女中豪杰,如日中天。當義和團興起之時,她振臂高呼,紛紛響應,大師姐非她莫屬。    今天,年方二九的紅燈照大師姐,走在踩街小腳姑娘的最前面,被眾女簇擁著,如群鳥朝鳳,眾星捧月。只見她約有五尺一寸(一米七)身材,艷若桃李,冷如冰霜,正氣凜然,威風八面。在肥大的燈籠紅布褲腿下面,露出一對端端正正窄窄弓弓尖瘦纖細剛剛三寸的金蓮小腳,一雙不到三寸長的木底高跟大紅緞子滿幫刺繡的網子弓鞋無比艷麗,網子鞋鞋尖似錐子般銳利,益顯小腳尖瘦。一雙三寸金蓮走起路來,似行云流水,舒暢有力,嬌小柔美,婀娜多姿。大街兩旁黑壓壓的人群,鴉雀無聲,看呆了,也看傻了,忽然間爆發出雷鳴般的叫好聲來。    在林黑兒背后,緊跟著一眼望不見頭的紅燈照眾家姐妹,個個金蓮窄小,異常俊美,勾魂奪魄,眼熱心跳,仿佛具有極大的吸引力,把大家的眼球緊緊吸引住。據一些當年親歷者回憶:“啊呀,就像有什么定身術定住一樣,半天喘不過氣,回不過神來。”    如此眾多的小腳姑娘,勇敢地走上街頭,參加義和團反帝愛國革命運動,同時展示了風靡華夏千年的小腳的無窮魅力,在中華民族五千年文明史上這還是頭一次,寫下了極為壯麗的篇章,永遠為人們景仰。    在義和團的革命群眾運動中,除了未婚婦女組成的紅燈照外,還有已婚婦女的藍燈照,寡婦的青燈照等,但遠不如紅燈照有名。    眾人走上街頭觀看紅燈照踩街壯舉之時,安德魯夫婦卻是躲在家中,如坐針毯,大氣也不敢出一聲。緊接著,又有一個令人沮喪的壞消息傳來,德國駐華公使克林德男爵,在東單牌樓北總布胡同西口,拒絕檢查并開槍行兇,被神機營一位章京開槍擊中身亡。英國基督教會決定將在華英國傳教士全部撤回國內,以保障他們的人身安全。    安德魯夫婦聞知,處于兩難的境地。不趕緊撤離,性命難保;如此危險的處境,尚在哺乳的女兒難以帶走,今日一別,天各一方,無異生離死別,痛斷肝腸。    他們萬般無奈之下,只得將阿莉托付給接生婆和奶娘,并拜奶娘為干娘,奶娘的丈夫為干爹。接生婆就是干姥姥。大阿莉一歲,奶娘的女兒小青就是干姐姐了。為了日后相認,安德魯夫人又留下一件祖上傳下的翡翠玉墜。并留下一張一百兩戶部銀票。安德魯夫人抱住阿莉不肯松手,眼淚止不住地落在阿莉的小臉上。    臨別之際,接生婆依然念念不忘阿莉上佳腳秧:“今日一別,不知何時才得相見。倘若小姐日后長大,到了我們中國的裹腳年齡,我們是替她裹腳呢,還是不替她裹腳?小姐腳秧極佳,如果裹腳,定是上品,將來不愁嫁得好人家。按照我國風俗,一雙大腳難以嫁人。此事關系小姐一生榮華富貴,必須請老爺和夫人定奪。”接生婆的話十分誠懇,也十分重要。    安德魯夫人時間萬分緊迫,也不及多想日后阿莉一旦裹腳,一個碧眼金發英國女孩卻裹著一雙中國小腳,會是什么樣子,是找一個中國丈夫,還是找一個英國丈夫,等等諸多問題,毅然決然表示:“托付給您們,就是您們的女兒了,就是一個中國人了,就應該按照中國古老的風俗習慣,該干什么就干什么,該裹腳就裹腳,該嫁人就嫁人。只要阿莉平安無事,我們絕無他求,決不會埋怨您們。”說著把小小的阿莉十分鄭重地交給了接生婆。    接生婆喜不自禁,趕緊扭動三寸小腳,顫顫巍巍,走上前去,將阿莉滿心歡喜地接了過來。她美好的愿望終于沒有落空,憧憬著為阿莉裹出一雙世上最美的小腳。    就這樣,安德魯夫婦與女兒灑淚而別。
(本章完,后篇待續)
最后修改日期:2020 年 8 月 18 日

留言

撰写回覆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