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蓮鈎秘籍】35  方漁犀  撰
 
·版權所有  禁止外傳·

    這是發生在一九二三年的事情,距今,二00六年,算來已有八十三年了。如今,絕大多數人未

曾經歷當年小腳盛況,最近筆者有幸親耳聆聽一位耄耋老人談及幼年見聞。這位德高望重的革命老人,

生于一九二四年,距一九二三年僅一年。

    在他住的一座二十四層公寓樓后的小花園里,他講述了幼年的所見所聞。他說,他幼年從

懂事時起,所見的女性長輩,大多是三寸小腳。他又說,不但腳小,而且大多裹得端端正正,有模有

樣,走路好看。很少見到有奇形怪狀的小腳。我有一位小學老師,她雖然是一雙大腳,卻也認為小腳

走路好看。有一次我問嬸嬸,裹腳疼不疼。嬸嬸說,我們裹腳,沒有吃過大的苦頭。最使筆者有收獲

的是,他的女性長輩認為,裹腳是當時的社會風氣,都認為小腳好看,所以大家都裹腳,因此習以為

常,并沒有感到有什么不方便或不正常。這也就是時尚使然吧。正如現在女人大多穿高跟鞋,都以此

為時尚。其實穿平底鞋比這舒服多了,但大家還是對高跟鞋趨之若鶩,就是這個道理。

    這位老人幼年的所見所聞,應該同大表姐一九二三年的情況極為近似。

    女校開學前不久,大姨夫命家中長工套上騾馬車親自送女兒入學,大姨不放心,也跟了去。

    女校位于洛陽老城山陜會館附近,由遠親領到校長室去報到。當時女校長不在,外出辦事去了,

由一位女教師接待。

    這位女教師,約有二十五歲,面目清秀,和善,一臉書卷氣,一身老式清朝漢族女裝,雖是金陵

女子大學畢業,雙腳卻是一絲不茍地裹著三寸小腳,同大姨一般大小,一樣俏麗。大姨一見,眼睛一

亮,一種親切感油然而生。

    這位女教師也姓張,名瑞蘭,洛陽關林人氏。大姨夫、大姨便親切地稱她張老師,忙叫大表姐過

來給老師磕頭。中國一向尊師重教,對老師最為尊敬,有“一日為師,終身為父”之說,如果是女老

師,該是終身為母。拜師是要行磕頭大禮的。

    大表姐聽了父母吩咐,磕磕絆絆,扭動著四寸半的小腳,雙腿一曲,跪在地上。

    張老師一見,款動著兩只俏麗的三寸小腳,邁著優雅的金蓮碎步,顫顫巍巍,欲攙大表姐起來,

口中說道:“這卻使不得,我們都是主的羔羊,主是叫我們來拯救世人的。我們是新式學校,不興磕

頭,鞠個躬就可以了。”

    大表姐看看父母,見沒有叫她起來不磕頭的表示,便異常恭敬地、重重地磕了三個響頭,因是地

板,且又鋪著厚厚的羊毛地毯,并未磕出聲來。若是水泥地,或是方磚地,怕不要磕出一個大包來。

    接下去,張老師便認真介紹了辦學宗旨,不外是,培養體格健壯,體魄健全,德智體美全面發展

的有用人才,將來造福人類,造福社會。

    又仔細填寫了一張學生登記表,逐一詢問了大表姐的姓名,年齡,出生年月日(公歷),生辰八

字,即按照天地支記錄的出生年月日時(農歷),籍貫,父母姓名,等等,與一般學校大致相同。生

辰八字是將來嫁人用的。

    下面卻是令人大開眼界了。

    學校還要詳盡登記每個入學女生的纏足情況,包括從幾歲起開始裹腳,哪一年哪一月,一共裹了

幾年;中間因裹腳生過什么病,是怎么好的;是誰為她裹腳的,是母親,奶奶,還是姥娘;小女孩本

人對裹腳抱何態度,是非常喜歡,還是消極抵制;現在小腳裹成什么樣子,有沒有完全裹成三寸小腳,

等等,應有盡有,一應俱全。

    張老師又要大姨將大表姐小腳上的裹腳布解開,仔細檢查。只見大表姐裹了一年的半大小腳,依

舊是一副要死不活的樣子,由于腳秧骨頭太硬,腳厚肉多,趾頭粗短,四趾雖已蜷伏,但遠未裹斷,

僅僅稍稍彎折而已,由于裹尖不徹底,裹瘦無法進行,裹彎更是遙遙無期。辛辛苦苦裹了一年,還有

四寸半。大姨一提起來,欲哭無淚。大表姐癡癡望著自己兩只不爭氣的廢腳,眼圈通紅。張老師仔細

作了登記,又安慰說:“大哥,大姐,盡管放心,我們學校會請全洛陽最好的纏足婆來樣裹腳,像她

這樣有特殊困難的學生,我們重點照顧,一定裹得蓮趾纖纖,將來嫁得佳婿。”

    大姨和大姨夫一聽,感激不盡,深為慶幸,大表姐到此讀書一百個正確。

    張老師又說:“我們教會的孤兒院,有時送來的女孤兒已經七歲,有的甚至八歲、九歲。由于父

母雙亡,從小無人為她們裹腳。我們請了經驗豐富的纏足婆,不過短短三年時間,個個裹成有模有樣

的三寸小腳。到她們畢業時,不但有小學文化程度,而且有一雙人見人愛的纖纖蓮趾,不愁嫁不到好

夫婿。我們教會的這一善舉,得到社會的好評,認為我們教會確是順民心,知民意。為廣大人民群眾

的根本利益謀福祉。我們教會的宗旨是:傳教為主,辦學為民,以人為本,與時俱進。”

    正在說話之間,女校長回來了,張老師忙打住話題,為眾人介紹。

    眼前一亮,一位絕代西洋美女,好似從油畫上走了下來,隨即一股濃郁的西洋香水氣息撲鼻而來。

    往上看,風流朝上走。白白的臉龐,高高的鼻梁,藍藍的眼睛,金黃的頭發,卻是梳著一個地地

道道的中國纂,包著金黃色的發網,插著一支又大又厚四兩重的黃金簪子,金光閃閃,滿頭首飾,交

相輝映,益彰身材高大挺拔。

    往下看,風流朝下走,令人始料不及,這位西洋女人卻是裹著一雙地地道道中國的三寸金蓮,一

雙端端正正尖尖瘦瘦窄窄弓弓剛只三寸的金蓮小腳,小腳上穿著一雙高跟木底大紅緞面滿幫刺繡的三

寸弓鞋,要多俏麗有多俏麗,要多好看有多好看。大姨小腳也算俏麗,竟為之失色。大姨也算見多識

廣,萬想不到一位外國女人竟能裹出如此出色的中國小腳,真令中國人臉紅。

    往身上看,身上穿的是大襟的尺二袖口大紅緞子繡花襖和尺二褲腿大紅緞子繡花褲,鑲上寬邊織

錦欄桿(花邊),莊重典雅,再配上鮮艷奪目的藕覆,益顯小腳俏麗。

    洛陽教會女子小學的女校長,是英國人,純正的安格魯薩克遜人種,卻裹著一雙正宗的中國的三

寸金蓮小腳,看來既大大出乎人們的意料,又非常不合情理。全世界的人都知道,裹腳,是中國的風

俗習慣,或者更準確地講,是漢族的風俗習慣,不是英國人,不是安格魯薩克遜人的風俗習慣。中國

人裹腳,同外國洋人八竿子打不著,怎么會弄到一塊去了呢?


(本章完,后篇待續)

最后修改日期:2020 年 8 月 18 日

留言

撰写回覆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