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蓮鈎秘籍】(31)星興典  方漁犀  撰
 
·版權所有  禁止外傳· 二十二  渴望靚麗 【編者按】作者在本期談到了三寸金蓮網站早期網友戀蓮本人的纏足故事。應該說,戀蓮的文章寫得很出色,可讀性很強。《山村翠色》的作者方漁犀給這篇文章加了注釋和分析,使文章更加完美了。需要指出的是,自戀蓮發表這篇文章后不久,就與我站失去聯系,一直到現在,還沒有她的消息。只記得她的QQ網名是小雪,曾經與她聊過天,后來在QQ中也找不到她了。知道情況的網友請在此文后面回復一下,便于和戀蓮重新取得聯系。(戀蓮的文章當初是發表在免費的《蓮苑社區》即:http://free.activeclub.net/script/login/login.asp?community_id=47228)后來由本站把戀蓮的文章發布到三寸金蓮網站上,所以至今,在三寸金蓮懷舊版中,還能看到戀蓮的這篇文章。     在小腳女孩翠的影響下,不僅在成年婦女中形成了一股纏足熱,久被壓抑的郁悶,驟然得到釋放,心情無比歡暢。而且對鎮上不少女孩子幼小的心靈上也留下了不滅的印記。    從一九五四年到二00六年,日月如梭,光陰似箭,轉瞬間五十二年過去了,青春不再,垂垂老矣,永興鎮上的幼女,再沒有一個裹成小腳的。但是不排除在寒暑假,請奶奶或姥娘松松地戲纏一番,或者自己認真纏裹一番,然后在開學前放掉。翠裹腳的環境,時過境遷,不會再有了,真正的三寸小腳早已告別歷史,也不會再有了。    二00五年,我有幸在陽光站長的三寸金蓮網站上,看到名為戀蓮的一位網友,于2001年9月30日,以《淚血金蓮——我的纏足經歷》為題上網的文章。不管是否真有其事,卻是逼真地刻畫了一個初中女生渴望小腳的內心世界。全文抄錄如下,括弧內為后加。衷心感謝戀蓮等網友對纏足文化的熱愛,并用文學形式予以展示。三個小標題如下:
我的初次纏足
    沒什么可寫的,就寫寫親身體驗!我很小的時候,第一次看到過小腳,就深深被吸引!于是就很想自己有一雙小腳,但是小時候不會裹,后來四年前(注1)知道了怎么裹,就經常自己裹一裹,也沒用什么工具,只有兩條白布,是我自己偷偷買的。    記得第一次裹時,是個星期五!我晚上放學到家與爸爸媽媽打了一聲招呼后,直截回到臥室,自己用溫水好好洗了腳,于是就開始第一次纏足了。    由于我的骨頭比較軟,我直接就能把四個小腳趾纏到腳下面(不可能吧,沒有有這樣快),但還沒有完全貼在腳底,我就很用力的壓,并且狠狠的拉裹腳布,我感到了最初的痛,直到我感到小腳趾貼在了腳板上,我才用力的裹了一圈。    裹緊后,我把腳布兜在腳跟上,兜回來想把腳弓裹得彎一些,好使腳短一些(注2),我就把腳布兜在彎下去的腳趾上,用力向后拉,直到我連累帶痛拉不動了為止,我又把腳布兜在腳跟上,然后把整個腳緊緊裹起來,這樣,我又把另一只腳裹上,連累帶痛使我渾身是汗,裹完了我的腳好象沒有了一樣,又疼又麻!    這時候我聽到媽媽來我的臥室,我趕緊扯過被子蓋在腳上(此時腳已裹尖,萬不可讓別人看出破綻),開始脫衣服,媽媽問我怎么那么早睡,連洗腳水也不倒,我說不舒服,是啊,腳那么疼,能舒服么,但我還是感到高興,畢竟我第一次纏足了!    媽媽讓我吃飯,我就以不舒服為由搪塞過去,沒吃晚飯就閉上眼睛睡覺,可是雙腳實在太疼了,越來越疼,我一直在流汗,后來不知過了多久我迷糊的睡著了了!    半夜我忽然醒了,原來要起夜,我小心翼翼的把腳拉出來,怕碰到了,找到拖鞋,剛一著地,我疼的一抖!象被刀剜一樣!好險沒把眼淚疼出來,我拖著拖鞋,挨到了洗手間,雙腳的疼痛,使我費了好大的力氣才站起來。    終于到了第二天早上,我穿上襪子,腳已經麻了,幾乎沒有感覺,前一天穿的皮鞋穿不上了!(注3)找了一雙大休閑鞋穿了,穿時碰到了腳,疼的哭了出來,我一天沒有出臥室,飯是媽媽拿來的(注4)。    晚上我解開腳布,雙腳的四個小腳趾都彎了(不可能吧,沒有這樣快,去掉裹腳布,腳趾會回彈回來的),整個腳又紅又腫,并且疼的不敢動一動,過了一夜才恢復!由于第二天要上學我沒有繼續裹,上學時走路腳還很痛!不過我很高興!這就是我第一次裹腳(注5)!
我的初三暑假
    我第一次纏足后發現一兩天的纏裹是沒有什么效果的!于是就想找一個比較長的時間來纏,那時侯我正好要初中畢業了,我就想在中考后的兩個月的假期里好好的纏一下!順便說一下,那時侯我穿33的鞋子(相當于21.5厘米或約相當于六寸半)。為了作準備,我在打定主意的第二天就買了一雙32(相當于腳長21厘米或六寸三)的布鞋穿,穿到中考結束。    終于中考結束了,我高興地回到家里,作了兩天的準備,其間買了一些布,還看了一些關于纏足的書,準備了消炎藥,于是想開始纏了。    沒想到媽媽第二天告訴我讓我到鄉下姥姥家住,我有點失望,但我還是帶了我的書包和準備好的腳布等物品去了姥姥家。    到了那里一看,真好!姥姥家房子很大,有好幾間屋子,我就要求一間靠里面的小屋,住了下來。我就開始正式纏我的腳了。我先是象剛纏時那樣纏。但是彎起的腳弓走路實在是太艱難,幾乎是無法移動!于是我就先纏腳趾,其他的部分只是盡量裹得窄些(非常正確)。    記得第一天,纏完腳趾還沒什么,后來就開始刺痛,一走路就象開水燙,但是我還是堅持,過了一個星期后,我的八個小腳趾就全彎折并平貼腳下了,每天洗腳時看到它們我心里非常甜。    腳趾彎折后,我想好好把腳的形狀改一改,我想把腳纏得尖銳一些,于是我就把大趾甲剪成尖角(錯,應單獨用窄布條束尖)。剪完時大腳趾的趾甲下面露出鮮紅的肉,出了好多血,止血后我按照剪好的趾甲形狀緊緊把大趾纏起來,然后緊緊纏起腳尖,這時候我的腳看起來就象一個尖銳的錐子(沒有這樣快,正常速度,要一年到兩年才行)。然后我不太用力的纏好整只腳。    我這次解纏是在兩天后的晚上,解開時雙腳腳尖腫脹,大趾上的腳布已經粘上了,我一邊洗,一邊解,終于解下來了,疼得直掉眼淚,想不纏了,但已經這樣了,只好纏下去(其志可嘉)。    這次我纏的更緊,并且把腳弓也纏彎了一些(錯,還不到弓彎的時候,早著哩)。纏后我試著走路,只走了一步就疼得倒下了,我爬到床上,過了一會想起書上說,如果不走路,就不一定會走了(傻,沒這么嚴重,痛輕點再走也行),于是我堅持站立,扶著墻壁,在棉被上走(下地走,應在鞋內加厚厚的棉墊,此物稱為“蓮褥”,為“香蓮十友”之一的“香友”),就這樣,我還是疼得渾身是汗,兩腿發抖(纏足最難處是異常疼痛)。    就這樣過了幾天,我發現大腳趾有膿腫(又不便看醫生,應及時外敷內服消炎藥,不可掉以輕心,因感染而導致骨髓炎就麻煩了),還有前腳掌下,倒是感覺不太疼了,我有些害怕,每天都很用力的擠光膿水,仔細洗干凈后才纏,但已經是舉步維艱。    每天吃飯我都提前十分鐘,從我的臥室走到餐廳,一共不到二十米遠,看到姥姥我就停止走路,她問我我就說看看窗外,有時侯姥姥一直在我身邊,我就用盡全力,走幾步,姥姥還夸我走路好看呢,可她不知道我的腳有多疼啊!    就這樣過了兩周,我腳上的膿腫好了,腳尖尖窄極了!大腳趾就象一個小錐子了。    過了幾天,我的五小姨來我姥姥家,穿了一雙很尖很尖的高跟鞋,我趁她穿拖鞋時偷偷試了一下,我的腳尖能頂到鞋尖,這是一般人不敢想的啊!    我問我的小姨能不能把腳尖頂到鞋尖時,她笑著告訴我說:“傻孩子,這只是鞋的外型,誰的腳也不能啊!”    我在心里說,我就可以!    這時候我還有一個月就開學了,一天晚上我把腳尖握在手里,愛不釋手,但還是覺得腳太長,我就想好好纏纏腳弓(錯,還不到時候)!于是晚上我洗好腳,忽然發現我的小腳趾甲掉了,想起書上說小腳趾甲纏后都會掉的。    我把腳心放在床沿護攔上的一個管上,先把腳尖纏好,然后用腳布兜緊腳面,用力向腳跟拉,直到我拉不動了,才兜上腳跟,狠狠纏了幾圈后,才把整個腳纏緊。由于怕腳弓力量大太容易撐松,我又用細一些的布帶勒緊雙足,然后行走,發現重量全都落在腳尖,我的大趾劇痛,八個小趾疼得發麻,汗珠滾滾而下,一不小心大腳趾碰到了窗沿的護攔,淚水奪眶而出(小腳一雙,眼淚一缸),我不敢再動,就在床上躺好,睡覺一翻身,有碰到了腳,好險沒喊出聲來。    這樣過了一周后,我的腳弓已經有些彎曲,并且八個小趾甲都掉了!一天后媽媽來電話讓我回家,我怕媽媽發現我纏足,準備不纏足就回去。沒想到剛解開沒五秒鐘,雙腳已經疼的象被一萬把刀在剜,我只好纏緊雙腳,一小步一小步的蹭到車上。    回家后幸虧媽媽沒發現,我也不長時間的與父母在同一個室內。    在開學前的十幾天里,我只是每天纏好雙腳,沒再進行進一步的纏裹,過了這幾天我適應了一般的疼痛,并且也能走路了(注6),從此我每個假期都在纏裹我的雙腳。我是穿不了一般的鞋了,只好穿休閑鞋。    我在開學前量了一下我的雙腳,那時侯長約16厘米(注7)!我從那時起就沒再上過體育課(如何對老師解釋,說是有腳疾,校醫要脫鞋檢查怎么辦),也是個遺憾。    開學第一天,我穿了一雙滿是炮沫塑料和棉花的37碼的休閑鞋(注8),被一個男生給踩了,好險沒疼死,我哭了好長時間,嚇壞了那男孩!真是不好意思!
 最痛苦的時候
    我很平淡的度過了高中一年的上半學期,寒假時只是把腳稍微緊纏了些,沒有什么大的改變,還是尖尖的,走路也還算習慣,腳趾也不痛。    后來又過了高一的下半年,我在班里是屬于成績比較好的,那次期末考試是前五名。    于是又放假了,下學期上高二。暑假沒幾天,一次洗腳,我發現整個腳是比纏前窄了,但還是不夠理想,我握住一只腳的腳尖,發現腳尖是特別尖窄的,但腳的中間稍寬。    我仔細看了一下書,原來是外腳把骨沒有纏下去,我就想在暑假時將外腳把骨纏好,后來發現這是最痛苦的。    剛開始纏我就用力將外腳把骨用力向下掰,然后裹好,剛開始掰的時候我是盡了最大的力氣,纏好后,剛一下地就站不住了!那塊骨頭疼得我搖搖欲墜,冷汗直流。走了兩步后再也站不住了!撲到床上就想解開腳布,因為那實在是太疼了!    我渾身發軟,手一軟就沒去解,我躺在床上,閉上眼睛就想睡覺,怎么也睡不著,疼得渾身發抖,那時侯心都在顫動,也許那還不叫撕心裂肺,但是確實要命!    我一夜沒有睡著,忍了一夜的痛,第二天早上我早早就解開看腳,外腳把骨原來是差不多直立的,怪不得一站住就疼的要命!    由于太痛苦我不敢在媽媽爸爸在家時纏了,媽媽放假,怕被媽媽知道,就等了幾天,媽媽兩天后去姥姥家了。爸爸每天上班,沒有假期。于是我就開始我最痛苦的時候了。    我由于怕骨頭直立站不住,那次我把腳泡了好長時間!才先拿出來一只,另一只還在泡著,我狠狠地把外腳把骨向下壓,壓得自己淚水滾滾而下,纏好后,再纏另一只腳。纏完我已經疼得不想活著了。    我坐將兩腳舉起來看了半天,覺得自己的腳好漂亮,雖然忍受著極端的痛苦,但我認為是值得的!為了使骨頭有更好的位置,我又用兩條細帶將外腳把骨細細地纏了幾圈,也是狠狠的纏,每一下我都疼得一顫。    纏后過了一會,覺得稍有適應,我站起來試了試,雖然還是錐心的疼,但能站住了。我就用剛纏好的腳載著自己倒了洗腳水,一步三搖、兩步一停,終于從臥室到了洗手間!回來時不停的抹淚,都是痛出來的淚!    白天我就穿上鞋,蹭著小步練習走路,晚上爸爸回來,我就在床上一臥,裝睡。爸爸問我吃飯了么,我就點頭,我怕爸爸看見我痛楚的臉!    每晚我都被疼醒過,醒了就睡不著,一醒就覺得腳特別疼,也許那就是撕心裂肺吧,我只能咬著枕頭哭泣,但每天一看到自己的腳就感到特別欣慰。狠纏了二十天左右,外腳把骨已經緊貼腳底,整個腳已經非常纖小,很是尖窄!走路的時候我就更小心了,盡量沒有異狀,就是特別慢(特別慢,也容易被人發現)。    過了一個痛苦的暑假,我將那塊骨頭纏到了腳底,腳更纖小了。
    注1  作者寫于2001年夏天,四年前,應為1997年,初中二年級學生。    注2  程序錯了,此時剛剛第一次裹腳頭,要裹瘦完成后,才能裹彎,正常情形,要在兩年之后才能進行收弓。    注3  裹腳后,由于四趾屈曲腳底,使得腳背升高,舊鞋腳背已不夠高。    注4  現代女孩心儀小腳,但真要裹腳,卻是困難重重,且不說鉆心疼痛,極難不被發現;一旦被發現,終致前功盡棄。現在尚無確切證據,證明有女孩裹成小腳的,幾乎全為游戲之作。    注5  看來女孩確實品嘗過蓮味,不然難以寫出。    注6  回家開頭幾天,艱于行走,很容易被發現,不知是怎樣躲過的。現代女孩裹腳,最大困難在于如何才能不被人發現,疼痛倒是其次的。    注7  作者一九九七年初中畢業中考后利用暑假兩個月的時間纏足。作者自己說,“那時候我穿33碼的鞋子”。相當于腳長21.5厘米。初中畢業生一般為15周歲,15周歲,腳長21.5厘米,是偏小的。我認識一個女孩,屬猴,生于一九九二年,今年,二00六年,十四周歲,穿39碼的鞋,算鞋大腳一碼,腳也有24厘米長。我的外孫女,屬虎,生于一九九八年,今年才八周歲,到九月份,八周歲四個月,要穿36碼的鞋,算鞋大腳兩碼,腳也有22厘米長。女同志也有腳較小的,有一位今年37周歲,腳長僅22厘米,同九歲的小女孩腳一樣長。還有一位今年四十多了,小時患心肌炎,影響發育,雙腳僅長19.5厘米,買不到成年女鞋,只能穿29碼的童鞋。現在女鞋一般出售的為35碼至40碼,再大再小,都不好買。    作者說,她(真的不知是男是女,暫且算女)纏足前穿33碼的鞋,相當于腳長21.5厘米,或六寸四分五厘。裹了兩個月,裹到腳長16厘米,相當于四寸八分。兩個月時間,難以裹這樣小。    注8  作者說,她僅在假期裹腳,開學就不裹了。四寸八的小腳,一旦去掉裹腳布,勢必寸步難行。如果繼續裹下去,還能正常上學而不被發現。既使不纏裹腳布,也要穿一雙又厚又緊的尖頭布襪。不管走讀、住校,每天洗腳如何不被別人發現?在現實生活中,要想不被發現,極其困難,除非躲進深山老林人跡罕至之處。    戀蓮講了一個美麗的故事,使我們真真切切看到了一顆渴望小腳不畏艱險的少女之心,也使我們看到了纏足文化的魅力。    裹腳,非一日或一月之功,非但一二日無用,短短暑假一二個月也不行,放開后,成果俱付東流,下次,還要重受二次罪。    剛一裹了腳,寸步難行,這一二個月恰好是最疼的時候,萬難避開家人視線。    為了保全裹腳成果,開學后繼續裹下去,將會在讀書上遇到極大困難。要上學,還是要裹腳,將使戀蓮處于兩難境地。    但這不排除在周末或假期,痛痛快快地過一過小腳癮,體會一下小腳女人的感覺。
(本章完,后篇待續)
最后修改日期:2020 年 8 月 18 日

留言

撰写回覆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