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蓮鈎秘籍】(29)星興典  方漁犀  撰
 
·版權所有  禁止外傳·

二十  后繼有人

    美麗的山村女孩翠,雖然小腳靚麗,但她從未進入到上層社會小腳女人圈內,從未享用過裹腳中

優越的物質條件,精美的蓮飾,精細的蓮具。現在,她都享用到了。

    家驥母親麗鳳,對兒媳疼愛有加,親如母女。翠更是對婆母百依百順,深得麗鳳的歡心。麗鳳疼

愛翠,還由于,她殷切希望,翠把傳承千年、博大精深的纏足文化,繼續傳承下去,后繼有人。每一

個鐘愛小腳的纏足婦女,絕不希望小腳在自己這一代消失。因此,麗鳳對翠的期望是可想而知的。

    麗鳳首先要使翠領略與纏足文化有關的文化典籍。例如清代石印枕箱本《閨中樂》和《閨中十

要》,書中講述了古代婦女修飾自己以取悅丈夫的十種方法。其中包括了纏裹小腳,小腳對于床笫之

歡的重大作用,小腳的種種裹法,各個地區,南方北方,小腳不同的形狀,維護、保養小腳的方法,

等等。據民俗專家在一九九二年告訴筆者,這兩種古籍,他曾在上海圖書館徐家匯藏書樓見過。

    此外還有方絢的《方氏五種》,即《香蓮品藻》、《金園雜纂》、《貫月查》、《采蓮船》、

《響屧譜》。李漁的《閑情偶記》。以及六卷本姚靈犀主編的《采菲錄》,可說是集中國婦女纏足史

料之大成。

    翠是一個聰明好學的女孩,在窯院中,她利用堂兄金彪讀過的小學課本,在母親大表姐的輔導下,

通過刻苦的自學,學完了小學六年的課程。大表姐幼年曾在英國基督教教會在洛陽辦的教會學校上過

學,還教給翠一些粗淺的英語,認了有三四百個英語單詞。

    翠進門后,趙無忌和孫麗鳳知道上述情況,自然更加欣喜,趙家驥更不用說了。兩位老教師刻意

培養翠成材。翠只有十六歲,正是學習的大好時候。他們為翠買來了初中課本,供她學習,還教她英

語,翠自然滿心歡喜,一天到晚有說不出的高興。

    翠閱讀有關纏足文化的書籍,遇到不少字不認識,尤其是文言文,她以前沒有學過,像什么“之

乎者也矣焉哉”,如讀天書,不知何意。公公無忌是北京大學中文系畢業的高材生,自然是翠最好的

老師。遇到歷史問題,麗鳳更是爛熟于胸。

    通過孜孜不倦的學習,翠不但逐步搞高了自己的文化水平,而且對纏足文化有了深刻的認識。以

前自己喜歡小腳,僅僅停留在感性的層面上,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現在有了長足的進步,進到了理

性的層面,初步領悟了,小腳的魅力,在于它深邃的文化內涵。小腳是外形,文化是靈魂。

    麗鳳還教翠如何刺繡、制作精美的弓鞋和藕覆,制作精美的凌波小襪和蓮褥。弓鞋和藕覆是小腳

最重要的修飾物。精美的高跟木底紅緞滿幫刺繡三寸弓履,絢麗多彩的藕覆,使得翠俊美的小腳更加

艷麗。

    在三寸金蓮繡花鞋方寸之地,繡出精美的圖案,花卉魚鳥,飛禽走獸,百子人物,毫發畢現,精

美至極,體現了刺繡的最高水平。

    昔日,蓮鞋均由婦女自制,爭奇斗妍,美不勝收。翠在窯院中也曾學過繡花,這是小腳女孩的基

本功。但遠不如麗鳳刺繡之精美,麗鳳是潘婆婆手把手教會她的。纏足婆不僅是蓮術大師,同時也是

刺繡高手。纏足女孩行動不便,正好不用走動,坐下來繡花。

    中國的刺繡聞名世界,譽滿全球。地區不同,有蘇繡,湘繡,蜀繡,京繡等。麗鳳學的是京繡,

其中蘇繡最為著名,曾在國際博覽會上得過金獎。

    現在翠用的裹腳布,是專門織造的。是以真絲為原料,用織造“羅”的方法,織造出專供裹腳用

的絲織帶,寬度為兩寸五分,長度根據需要選取,翠用的是八尺長。

    裹腳布,民間大多用家織白土布撕成。城市中,有用加重白洋細布和白洋漂布。很少有人用絲綢

裹腳,因它極滑,裹腳布容易松弛,使小腳放大。這種絲羅的裹腳布,有家織粗布結實發澀的優點,

又沒有絲綢打滑的缺點,“質絲而細,邊完而固,地薄而澀。”真是妙得不能再妙了。難怪翠愛不釋

手。

    翠喜歡精美的裹腳布,同所有小腳女人一樣,是有原因的。

    裹腳布對于小腳女人來說,形影不離,終生相隨。

    一首名為《裹腳》的小曲,生動地反映了這種親密的關系:

    “裹腳兒,自幼的被你纏上,

     行雙雙,坐雙雙,到晚同床,

     白日裹一步兒何曾松放。

     為你身子兒消瘦了,為你行步好郎當,

     為你絆住了我的跟兒也,只得隨你同來往。”

    裹腳布和小腳,是一對孿生姐妹。失去了裹腳布這個立足之本,小腳不但寸步難行,而且丑陋不

堪,由世上最美之物,變成世上最丑之物。差之毫厘,失之千里。

    著名纏足文化研究者、美籍華人高彥頤教授精辟指出:“一位纏足婦女要想健步行走,最好的辦

法,就是用長長的裹腳布把小腳緊緊纏裹起來。”“纏足完全是生活在儒家文化中的一個婦女的理性

行為過程。”“纏足與其說是標新立異,嘩眾取寵,倒不如說是生活在一個男人世界里的一個女人必

須要做的世俗事。”

    裹腳布如同文字,最美好的作品和最差勁的作品,都是由同一種文字寫出來的;同樣,最美麗的

小腳和最難看的小腳,也是由同樣的裹腳布裹出來的。裹腳布,為千千萬萬纏足婦女,提供了一個工

具,一個平臺,可以讓她們充分發揮聰明才智。

    在中國五千年文明史中,從未有過像纏足這樣的事情,為廣大婦女所接受,深入人心,自覺自愿,

延續千年之久。

    翠洗腳用的是直徑一尺的紅漆樟木盆,比大腳用的二尺直徑的木盆小了許多。三寸裸足可放入茶

碗中,一尺腳盆仍是綽綽有余。

    濯足,實為藥浴。翠每次洗腳,均用活血化瘀的中草藥熬制的藥湯浴足。藥物有:

    歸尾,即當歸尾部,治療肌肉、關節疼痛及神經痛;

    透骨草,治筋骨攣縮,舒筋,活血,止痛;

    藁本,治癰疽,腫痛,風濕痛癢;

    羌活,散表寒,袪風濕,利關節,治骨節酸疼,風水浮腫;

    沒藥,散血去瘀,消腫定痛,治跌打損傷,定痛生肌;

    乳香,治跌打損傷,調氣活血,定痛。

    翠將藥湯熬好后,傾入小腳木盆中,熱氣蒸騰,先薰后洗,翠將一雙小腳放在木盆上方的架子

上,一股股藥氣直撲上來,一股暖流從腳心涌泉穴注入,沿著經絡,彌漫全腳,繼之小腿,大腿,全

身五臟六腑,最后至頭頂百會穴,渾身無不通透,舒服異常,一天疲勞盡去。

    薰過許多時候,待水溫有四五十度,可將雙腳放入時,反復浸泡。

    灑在腳縫中的明礬粉末,因為有損皮膚,翠已經不用了,代之以柔蓮香粉。這種柔蓮香粉,原是

從明朝大內傳出的秘方,麗鳳經潘婆婆親授,用多種名貴中藥配制而成。


(本章完,后篇待續)

最后修改日期:2020 年 8 月 18 日

留言

撰写回覆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