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蓮鈎秘籍】(28)星興典  方漁犀  撰
 
·版權所有  禁止外傳·

    家驥和翠這小兩口,可說是天作之合,金玉良緣,美滿婚姻,幸運而且幸福至極。

    纏足文化風靡華夏,“雄”踞腳壇千載,絕非偶然,有其深層的原因。

    兩千年前,偉大的教育家孔子就曾說過:“食色人之性也。”他老人家的意思是,吃飯和作愛,

都是人的本能。他把作愛擺在了同吃飯同等重要的位置。

    在千年纏足史中,婦女的纏足文化和性文化,可說是一而二,二而一,一分為二,又合二為一的

關系,是一個事物的兩個方面。講女性的性文化,離不開纏足文化;講纏足文化,同樣離不開性文化。

    家驥鐘愛翠的三寸小腳,愛得死去活來,有其深層的原因,同性有著直接的和密切的關系。

    梁景時、梁景和在上世紀末出版的一本書中寫道:

    纏了足的女子,走起路來步子小且慢,表現了女子的輕盈飄灑,如古詩云:“纖纖作細步,精妙

世無雙。”

    看小腳女子打秋千、騎馬、雪中行走,別具姿態,以為奇趣。小腳女人行動不便,男人看了生憐

惜之心,增加情欲。

    有些男性直接把女子弓足視為一種“性”的標志,以至有人認為,女人最性感的地方,不是乳房,

不是胯間,而是那一雙三寸金蓮。撫摸小腳,既可撩撥性欲,又可產生快感。

    清初人李百川《綠野仙蹤》第六十四回里,英俊的周璉跟隔壁齊家的蕙娘勾搭成奸,常在夜里翻

墻幽會,這晚周璉把蕙娘接到自己房里,“周璉將蕙娘抱在床上,并肩坐下,然后斟了一杯酒遞與蕙

娘,她呷了一口,就有些醉了。周璉自己也連飲了六、七杯,覺得情欲火炭般發作起來。猛見蕙娘腳下

露出一只鮮紅平底緞鞋,上面青枝綠葉,繡著些花兒,甚是可愛,忙用手把握起,細細賞玩,見瘦小

之中,卻有著無限堅剛在內,不禁連連夸道:

  ‘虧你不知怎么下功夫包裹,才能到這種追人魂、要人命的地步……’”

    在同書六十三回里說,“……蕙娘聽罷,看著周璉笑了笑,將身子向周璉懷中一坐,用手抱住脖

項,口對口兒低低叫了周璉個‘親漢子’,叫罷,便將一條細舌尖兒連根都送到周璉口內,又將一雙

金蓮抬起,著周璉握在手中。周璉又喜又愛,覺得心眼兒上都癢起來,將舌根極力吮咂,恨不得咽在

肚內,把蕙娘的腳握得死緊……”

    在六十一回,周璉和蕙娘的初夜里,作者說:“周璉回手把金蓮握在手內細看,真正瘦小的可憐,

越發情性癡迷……,少刻,周璉春透胸心,將蕙娘舌根狠命吸在口中亂咂,把一雙金蓮用力握得死緊

……”

    清朝時,蘇州流行的一首山歌《纏金蓮》,把男人對女人小腳的著迷,和女人對自己擁有一雙三

寸金蓮的洋洋得意,作了極為生動的描述:

    佳人房內纏金蓮,才郎移步喜連連,

    娘子啊,你的金蓮長的小,宛如冬天斷筍尖;

    又好像五月端陽三角粽,又是香來又是甜;

    又好比六月之中香佛手,還帶玲瓏還帶尖。

    佳人聽,紅了臉:貪花愛色能個賤,

    今夜與你二頭睡,小金蓮放在你的嘴旁邊;

    問你怎樣香來怎樣甜,還要請你嘗嘗斷筍尖。

    這首《纏金蓮》山歌,家驥是知道的。像《金瓶梅》、《綠野仙蹤》這些古典言情小說,在趙家

書房的書柜里,琳瑯滿目,美不勝收。無忌和麗鳳深知,這些書,少兒不宜,不許家驥看,全部鎖得

嚴嚴實實的。只有像《纏金蓮》這樣的俚詞小曲,沒有當回事,才讓家驥看到了。家驥喜歡小腳,是

家庭濃郁的纏足文化氛圍,長期潛移默化,薰陶感染形成的。

    在一九五四年的新婚之夜,家驥終于嘗到了神往已久的斷筍尖和香佛手。

    想必還記得,四十二年前,一九一二年,民國元年,家驥的父母,十八歲的無忌和二十歲的麗鳳,

也是在新婚之夜,飽嘗了斷筍尖和香佛手。

    當鬧新房的家人逐漸散去,洞房歸于一片平靜。陶醉在新婚幸福中的趙家驥,喜孜孜地揭去新娘

翠的大紅緞子蓋頭,蓋頭四周綴有大紅絲線流蘇。

    家驥欣喜地望著翠,翠全身上下,家驥沒有一處不喜歡,俊秀的容顏,高挑的身材,豐滿的體態,

尤其令他心醉的是翠的一雙小腳,一雙尖尖瘦瘦窄窄弓弓的三寸弓足。

    翠羞答答地望著家驥,她對家驥滿意之極,也對家驥書香門第滿意之極,翠是聰明好學的女孩,

渴望知識。新房紅燭高燒,富麗堂皇,陳設精致,絕非窯洞家中可比,恍然夢境,陶醉在極度的興奮

和幸福之中。當她接觸家驥的目光時,家驥也在望著她,兩人都有觸電般的感覺,情不自禁地緊緊擁

抱在一起,他們擁抱得是那樣的熱烈,愛情的火焰在燃燒著他們的身體,在燃燒著他們的靈魂。

    家驥把翠兩只赤裸的,潔白晶瑩,如春筍般尖瘦的小腳,緊緊握在手中,繼之又把其中一只吞入

口中,一吞至踝,香甜無比。兩個人同時感到有一股比剛才更大的電流流過他們全身。

    為什么會有這種強烈的感覺呢?臺灣著名三寸金蓮鞋收藏家和纏足文化研究家,同時又是著名的

外科專家和廣川醫院院長的柯基生先生,以淵博的民俗和醫學的專業知識,對此作出了極為精辟的分

析:

    “腳上的神經特別豐富,是對痛覺、搔癢、按摩、溫冷極敏感的性感帶。纏腳以后,女性一雙腳

上,骨骼畸形、退化,肌肉萎縮,循環衰竭。但是,痛覺觸及神經,卻在反復受傷、刺激疼痛下,變

得更為敏感。雙腳平日,以裹布厚厚保護著。一旦解開來,柔嫩纖細的肌膚,接受揉弄撫摸的時候,

刺激較常人倍增,春情蕩漾。這種感覺,除了小腳的婦人,一般人很難想像。”

    翠赤裸的小腳,勾魂奪魄,嬌艷無比,又香又軟,尖似斷筍尖,香比佛手濃,有一股天然的幽香,

似蘭非蘭,似麝非麝。家驥嘗夠一只,又嘗另一只,享盡人間艷福。

    家驥雙腳品夠,意猶未盡,又將翠兩只嬌艷的赤裸小腳,高舉過頭放在自己的肩上。此時二人,

血液奔流,異常興奮,呼吸短促,緊緊貼在一起,一起一伏。翠脹得難受,有一種撕裂的感覺,鮮紅

的液體,一滴一滴流了出來,染紅了床上一方潔白的手帕,將家驥緊緊摟住。

    此時二人,周身三萬六千個毛孔,無處不是極度的舒暢,是他們二人從未體驗過的。像是飄浮在

空中,周圍是朵朵白云,托著他們上下起伏。又像是飄浮在海中,一層又一層的海浪,把他們推向廣

闊無垠的海洋。

    一雙尖瘦弓小香軟正“七美”俱全的小腳的取得是不容易的,但是,裹成以后,對小腳的回報是

豐厚的,床笫(讀作“次”,注意與“笫”與“第”是不同的)之歡,增添了無窮的樂趣,這是局外

人根本無法體驗的。除了吞咽小腳之外,還有四十七種不同的動作。


(本章完,后篇待續)

最后修改日期:2020 年 8 月 18 日

留言

撰写回覆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