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創金蓮小說】蓮鈎秘籍27  方漁犀  星興典  撰
 
·版權所有  禁止外傳·

第一部  山村翠色  第十九章  兒媳纖趾(一)

    小腳女孩翠,自從嫁到趙家后,由于她十六歲的稚齡,卻裹有一雙六十歲老嫗才有的三寸小腳,

得到了無忌、麗鳳、家驥,上上下下全家人的寵愛。婚后一年,一九五五年,又生了長子趙建設,全

家更是喜氣洋洋,對翠更加寵愛。

    到了一九五六年,趙無忌六十二歲,孫麗鳳六十四歲,老母親已八十二歲了。翠雖說是兒媳,卻

比無忌、麗鳳的大外孫女,也就是家驥大姐趙艷蓮的大女兒周媛媛還要小一歲。媛媛比舅媽還要大上

一歲。趙艷蓮雖然至今仍是三寸小腳,但在無忌父母的精心呵護下,自幼受到在那個時候女孩子很難

受到的良好學校教育。這對一個裹著三寸金蓮小腳的幼女來說,更為難得。她生于一九一五年,民國

四年。一九一九年,民國八年,五四運動那一年,開始纏裹小腳,也是潘婆婆給她裹的。小腳裹了兩

年,七歲了,進小學讀書,這年是一九二一年,學校中女孩子幾乎全是小腳,所以艷蓮并不覺得有什

么不便。過了一年,她的小腳裹成了,僅長三寸,這一年是一九二二年。又過了六年,一九二八年,

民國十七年,艷蓮進了北平一所女子中學,同學幾乎全是小腳,同齡人幾乎沒有不裹腳的。又過了六

年,一九三四年,民國二十三年,她以優秀的成績考入著名的協和醫學院婦產科。五年之后,一九三

九年,以優異的成績畢業,留校給著名的婦產乎專家林巧稚教授擔任助手,在著名的協和醫院擔任婦

產科住院醫生。為了不引起周圍人的關注,趙艷蓮在上醫學院時,就在三寸弓鞋外面套上一雙34碼的

白帆布橡膠平底護士鞋,老師和同學都不知道她是小腳。她也從未想過要放足,一方面,她非常喜歡

自己的小腳;另一方面,她的小腳,裹得非常成功,不妨礙她做任何事情。放了腳,失去了裹腳布的

約束,寸步難行,遠不如用裹腳布緊緊纏裹著更有勁更舒適。她認為,已經纏死纏斷的小腳,放與不

放,應聽其自然,不應一刀切,強迫命令。纏死纏斷的小腳,放也是小腳,不放也是小腳,放足沒有

任何實際意義,既臃腫難看,又艱于行走,沒有一點可取之處。所以她至今依然故步自珍,不改初衷,

仍是一雙三寸小腳。到一九五六年,小腳的婦產科醫生趙艷蓮,已經四十二歲了,接生的孩子數以千

計。產婦并不知道,這位身穿白大褂,腳穿白膠鞋,醫術高超,待人和藹的主任醫師,竟是一雙小腳,

工作卻比其他大腳的醫生都出色。

    趙艷蓮的丈夫周君凱,和她同歲,也是生于一九一五年,是她的醫學院的同一屆同學,現在是醫

院的內科主任,主任醫師。

    趙艷蓮和周君凱的大女兒周媛媛,一九三八年生于淪陷后的北平。北京在一九二八年改名北平,

一九四九年十月一日新中國成立后又復稱北京。一般女孩裹腳年齡約在五六歲,到了一九四二年、一

九四三年,不敢講北平城內沒有一個女孩裹腳,但協和醫院的醫生二十世紀初就再沒有人給自己的女

兒裹小腳了,自然,四十年之后,也決不會再有這種事情了。所以,小女孩周媛媛從小與長長的裹腳

布無緣,雖然媛媛的母親和四位姨媽至今依然是三寸小腳,小姨趙寶蓮僅比媛媛大十三歲也是一雙三

寸小腳,盡管她們都在小腳外面套雙大鞋冒充天足,但媛媛卻實實在在是一雙天足。

    雖然只差十來歲,論說這段時間,在纏足的千年中只是一瞬間,但對于終生裹不裹腳,卻是天差

地別。

    在這段關鍵的時間,有不少親姐妹,也不過相差三四歲或五六歲,很可能姐姐歷盡艱辛、不辭勞

苦裹成了一雙標準的三寸金蓮,而妹妹卻因西風東漸依然天足。

    大腳,小腳,不過一字之差,卻使她們的人生道路發生了根本的轉變。

    姐姐,也許從此失去了受學校教育的機會,一個大字不識,天天挪動著一雙絕小的腳,圍著鍋臺

轉。當然,像趙家小腳五姐妹,均受過高等教育,實是個例。

    妹妹,也許有幸獲得受教育的機會,由小學而中學,由中學而大學,出國,留洋,成為博士,教

授。當然,像山東大學副校長、一級教授馮沅君女士終生裹著三寸小腳,取得巴黎大學東方文學博士

學位,也是個例。

    翠雖然比媛媛小一歲,從歲數上,似乎是媛媛的妹妹,但名正言順是媛媛的新舅媽,連小腳也是

舅媽級的,同媛媛母親趙艷蓮的腳一樣大,都是三寸。

    媛媛一米七的個子,穿39碼的鞋,腳長24.5厘米,是翠三寸小腳長度的2.45倍。差不多,媛媛兩

個腳的長度,等于翠五個腳的長度。鞋底面積、腳的體積,相差就更懸殊了。兩個人站在一起,翠由

于是高跟木底弓鞋,二人差不多高,歲數也差不多大。下面看去,兩雙腳大小相差極其懸殊,不但代

表了兩人輩分,也代表了兩個時代,兩種文化,兩種審美標準,兩種向往和追求。

    在無忌和麗鳳看來,翠與其說是兒媳,不如說是孫女,說是孫女,從年齡上看,完全相符。翠的

姥娘,大表姐的母親,我的大姨,生于一八九七年,光緒二十三年,尚比無忌小兩歲,比麗鳳小四歲。

    在他們二人看來,翠比他們整整小了四十四歲和四十六歲,而小腳卻同他們兩人的一模一樣。他

們從翠的身上,看到了他們幼年時的身影,看到了半個世紀前的景像,十分親切。這樣小的年紀,裹

了這樣小的一雙小腳,使他們又是愛惜,又是憐憫。在翠洗腳時,麗鳳仔細地看過翠精美的小腳,雖

然是小女孩自己纏裹的,無法同潘婆婆的高超蓮術相比,但無疑也是一件藝術珍品,賞心悅目。在金

蓮式微之際,正是一次極為難得的觀賞機會。精美的玉石和象牙雕刻俱可欣賞,一個靚麗的,有血有

肉的,活生生的小腳女孩更可欣賞了。

    家驥更是對翠的小腳,喜歡得如醉如癡,無以復加。

    家驥非常幸運,他如愿以償地娶到了小腳女孩翠,在當時,一九五四年,一般要比翠大上一輪,

即十二歲,才有裹腳的。翠十六歲,大一輪,二十八歲。對于十八歲的家驥來說,顯然以以接受。即

使家驥肯接受,那也找不到。試想一想,五十二年前,二十八歲的黃花閨女少之又少。那時,二十歲

的女青年已算“大齡”了。不像現在,大城市中,三十歲以上的女白領,女碩士,女博士,待字閨中

的比比皆是。二十八歲的大姑娘,真比三九天找一只蛤蟆還要困難了。趙家驥交了桃花運,翠不但一

等一的腳小,而且人生得一等一的漂亮,美女再配上一雙三寸小腳,可說是十全十美了。

    翠同樣十分幸運,她如愿以償地嫁給了鐘愛小腳的趙家驥。家驥當年十八歲。十八歲,周

歲也就是十七歲,還未成年,像家驥一樣喜歡小腳的,可說是絕無僅有的了。當年,在男人中間,喜

歡小腳的,愿意娶一個小腳媳婦的,也要大一輪,總要三十歲以上。十六歲的小腳女孩翠,嫁給三十

歲的老男人,不是太委曲了嗎。鮮花應該插在花瓶里,怎能插在一個令人不快的地方呢。


(未完待續)

最后修改日期:2020 年 8 月 18 日

留言

撰写回覆或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