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創金蓮小說】蓮鈎秘籍25  方漁犀  星興典  撰
 
·版權所有  禁止外傳·

第一部  山村翠色  第十八章  小腳健美

    翠從羊頭垴窯院娘家,走回永興鎮婆家,二十多里山路,從早上一直走到下午。雖說大多路段是

下坡,但并不省力。對大腳來說,下坡比上坡省許多力氣,不用說男人,就是女人,只要是沒有裹過

小腳的大腳婆,也能一路小跑,跑 下坡去。可翠一雙小腳,外頭又套上一雙填滿棉花的五寸放足鞋,

使不上勁,下坡身體向前傾斜,抓不住地,格外費勁。一使勁抓地,小腳不勝負擔,隱隱作痛,額上

冒出一粒粒的汗珠。

    翠的三寸小腳,端端正正窄窄弓弓,確實好看。有所得,必有所失。翠身高一米六八,按身高為

腳長的七倍計算,翠如未裹腳,天足應有七寸二分長,為三寸的二點四倍。小腳不但失去了天足的形

狀,也失去了天足的功能。天足用腳掌蹬地前行,小腳已經失去了腳掌,只有一個如同春筍一樣尖銳

的圓錐體和一個隆起的弓形腳背,以盡顯小腳的尖,瘦,弓,小之魅力,卻難以蹬地前行。小腳纏斷

纏死后翠雙腳的肌肉、筋腱均已萎縮。小腿由于血脈不暢,肌肉缺乏營養而萎縮,極度消瘦。翠的小

腳雖說端正剛強有力,也僅僅是在小腳范圍內說的,不用說,萬難與天足同日而語。平日尚可應付,

漫漫山路卻是力不能勝。

    天足走路,大腿只起支撐作用,走路全靠腳掌和小腿肚子。翠的腳掌和小腿肚子沒有了,只能依

靠大腿拉動腳后跟,向前行進,以致走道時,兩只小腳挪的非常的慢,走不快,跑不動,操作無力。

像今天走道多了,小腳,腳腕,腳后跟,一陣陣酸脹,撅痛。

    翠一雙三寸小腳,按照體積計算,要五六雙,以至七八雙小腳,才有一雙天足大,卻要負擔同樣

身高體重的軀體,走二十多里山路,在人類歷史上確是一個極為罕見的奇跡。

    從這點上來說,在千年纏足歷史上,廣大婦女自覺自愿地塑造小腳,實現人類歷史上空前絕后的

最高水平的美容術,充分展現了在人體藝術上的高超創造力和體能方面的巨大潛力。

    婦女的小腳,小到了無以復加、令人難以置信的程度。婦女小腳的功能,也達到了令男性瞠目結

舌的程度。小腳的藝術性和實用性的高度統一,也達到了匪夷所思的程度。

    天津著名作家姚靈犀上世紀三四十年代編輯的《采菲錄》中,有關于小腳健美的報道,這些彌足

珍貴的史料,使我們大開眼界,確信,小腳女人不但完全可以像天足女人一樣的生活、勞動,而且還

可以有比天足婦女更強的體力和技能。如果她們生活在現在的社會,體力勞動大多為機械代替,應該

更加沒有什么困難。對比這些實例,說句玩笑話,現在有志于纏裹小腳的女士,裹成一雙小腳之后,

只要自己有信心,不怕被人發現,生活、工作也沒有克服不了的困難。那才是一道絕佳的風景線哩。

    其中,鄒英在《葑菲閑談》中說:

    足小而好者,其能健步及工作,本非異事,茲更錄數例以證之。林散之《漫游小記》云:“嵩岳

附近來此焚香者不下數百,婦女每多纏足,無一解放者,然登山涉嶺,不覺其難,路險凌高,異于常

輩,此又奇也。”

    恩榮記《潛山農民狀況》云:“婦女多系纏足,荷鋤耨地,不讓男子,旱時且車水灌田,毫無倦

容。”

    蘊卿記《東平婦女生活》云:“她們走起道來,腳雖小而善走。”

    曾鑑泉記《光山婦女》云:“女孩子在三四歲時雖已把一雙腳纏得又尖又小,但因要去砍柴和幫

母親上山采桑,所以倒都一個個練習得健壯多力,忍苦耐勞。農忙時候,她們還很多能夠脫掉鞋子,

拖著裹腳布,下田插秧,耘草割稻。”

    頑石記《膠東娘兒們》云:“膠東小腳頗負盛名,她們雖然腳小,而天生體格十分魁梧強健,比

南方天足婦女健美得多。”故小腳亦未嘗美而不健,正不可一概而論。

    鄒英還在另外一篇文章中寫道:

    野僧之《勞山記》云:“過青山村,爬上一道山,遇一女子,面貌也還不惡,約有十七八歲,頂

了百余斤重山草一捆,足穿套鞋,小得可愛,她不走正路,比赤手空拳的男子漢還要快。她這樣的小

腳,又頂了重草,相形之下,我慚愧得很。”

    子稼之《打蠣子》云:“她們差不多是纏著兩只怪悶人的小腳,但在那些七高八矮、活活動動的

巖石上,來往的輾轉著,一點也沒有傾跌的危險。”

    徐中玉之《嶗游小景》云:“覺得奇怪的一件事,是紅衣綠褲的小腳姑娘,居然也能騎牲口,而

且非常熟練的樣子,倒像一位勇敢的兵士。”

    張肇松之《嵩岳游記》云:“婦女裹足纖纖,皆善攀涉,各攜刀械,或負囊袱,持長竿防遇狼類。”

    劍雄之《蘭州瑣記》云:“婦女最尚纏足,纖小勝南方,而能健步,亦一奇也。”

    《魯省旅行通信》云:“章邱小腳,遠近無不知者。記者曾見一般老婦人,河邊洗衣,雙足瘦小,

實為平生所罕見,然行路不見其困難,斯足怪耳。”

    某君記《綏遠土匪》云:“女匪以纏足之身,騎馬如飛,其著名者,能雙手放手槍,極準確。”

以余所知,其不利于行者,多為裹僵之半大足,若緊纏之真小足者,步履反極便捷。

    從野僧的《勞山記》中,可以使我們有幸一睹上世紀三十年代小腳的真實情景,一位十七八歲的

小腳女孩,頭頂百余斤山草,走在山間崎嶇小路上,比空手男人還快。我想,她還有什么重活不能干

的。就是現在進城去當一個農民工,勞動強度也沒有這樣大,工作環境也沒有這樣差。過去,我們有

一個誤區,以為小腳女人,手不能提,肩不能挑,什么重活都不能干,只能圍著鍋臺轉。看了上面活

生生的例子,可以清楚知道,沒有小腳女人不能干的事情,而且不但比天足女人能干,也比男人能干。

當然,前提是要裹一雙標準的小腳,而不是裹僵的半大腳。十分重要的是,這些女孩子,從幼小年紀

裹腳開始,依然天天下地走動,隨著年齡增長,勞動的強度也逐漸增加,終于鍛練出了一雙剛強健美

的小腳。


(未完待續)

最后修改日期:2020 年 8 月 18 日

留言

撰写回覆或留言